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 十六 章(1)

第 十六 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1-06 11:15:09      字数:3838

  (1)
  十四年后,当年的小青山,现如今已长大成为了一个大小伙儿。十七岁那年,他光荣地参军来到了鲁东南某部舰队,成为了一名海军战士。1958年11月为了照顾母亲,毅然决定复员回到老家,置身于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之中。
  1958年春节过后,23岁的郝青山,接替了老支书李根源的班,成为了安阳人民公社有史以来,第一个最年轻的大队党支部书记。郝家湾四百多户人家,共分为四个生产小队分别为:第一生产队队长赵二狗;第二生产队队长田石头;第三生产队队长郭贵生;第四生产队队长雷喜娃。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郝青山也不例外,自从接任郝家湾大队党支部书记以来,思想上也倍感有了压力,行为上和回来前也有所区别。人嘛,有所变化也是常事。再回过头看看他走路的步伐,又一次拿出在部队时,当班长的那股劲头。昂头,挺胸,摆动着双臂,时不时还在自家的院子里走来走去。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并没有多大的喜悦。按理说,她应该高兴才是,可是,陈绣花发自内心的高兴不起来。但她又不能给孩子泼冷水,也不能当着孩子的面谈些什什?她知道,讲道理她是讲不过他的,自己的儿子自己心里是有数的。这孩子随他爹的脾气,他想干的事情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实在闷不过气来,只好轻轻地发出一声声叹息。这些,正在兴头上的青山当然看不出来,他忙还来不及呢。他仿佛又回到了部队,风风火火的,只有到了傍晚才回到家中睡觉。和以前不一样的是,和母亲说话唠闲磕的时间也少了许多。
  一天傍晚,青山刚走进院子里,一眼就看到煤油灯下的母亲,一个人坐在那里发愣,他也没多想,还以为母亲在等他呢。
  “娘!”青山喊了一句,直接走进了屋里。在走向自己的房间时,他意识到今天的气氛有所不对,半天啦,娘咋也不答应一声呢。他回过头,关心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又一次发自内心地喊了一句:“娘!您怎么啦!是生病了吗?”青山关切的问。
  “亏你还想到娘,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娘吗?”说完,绣花“哎!”了一声,又摆了摆手,示意他回屋休息。这叹息声包含了很多因素,对于绣花来说,在那个年代,她是见过世面经历过风雨的人。要是丈夫活着……青山这孩子说不定还有个好前途呢。绣花的脑子里,不时闪现出战争时期打日本鬼子的情景和独立营的战士们。哎!我们的八路军大部队……高营长、项迎春、大老程他们也不知去哪里了?我的小青秀也该长高了吧,绣花的脑海里不时泛起一阵阵幻想。
  此时的郝青山也不知自己错在哪里,哪里惹母亲生气了,退也不是站也不是。恰在此时,门外听到一阵脚步声走来,人还没进屋,话音已传进屋里。
  “大嫂子!青山回来没有?”
  “哦!是他忠诚叔啊!快进来!快进来!”话音刚落人已走进了屋里。
  “忠诚叔!您来了,快请坐。”郝忠诚的到来,正好打破了刚才娘俩尴尬的局面,郝老师看了看青山拱手说道:“郝书记!恭喜!恭喜啊!”
  “他叔您太客套了,咱都是一家人…..”
  “叔!我以后可全靠您的指挥啦!”青山娘话没有说完,青山涨红着脸抢着说了一句。
  “我们都坐下吧,唠唠家常,本来想着早点过来,我也知道,你刚刚上任会很忙的,我就推迟几天过来。不晚吧,青山。”
  “不晚 !不晚!叔,看您说的。”青山接过郝老师的话连忙说。顿了一下,郝忠诚看着青山直奔主题问道:
  “大侄子,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我……我一定好好干呗!”
  青山没有想到郝老师,自己本家的叔叔会这样直截了当的问他,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好。郝忠诚知道他刚回来,对于农活怎么干,不会像在部队那样顺手。出于对本家郝震义大哥的尊重,也知道绣花嫂子这么多年来,一个人把青山抚养长大甚是不易;不然,他也不会在这样的节骨眼上来到这里。一来目前的形势非常紧张;二来青山刚刚上任不久。
  “他叔你就别卖关子了,直接给孩子说说吧,我也正为此事发愁着呢?”说完,用手指了指青山,用眼又狠狠地瞪了他一下。
  “青山,你是个好孩子,听毛主席的话,敢于挑重担,这也值得我们每个人去学习。锻炼几年没准还是一块好钢呢。当村书记可不像在部队,一个命令下去什么事都办了,普通老百姓可不是这样,他们平时闲散自由惯了。况且,这年月,只要是能填饱肚子的事儿他们就赞成。哎!做人要谦虚,事事要小心,要多动动脑子。”
  “叔,我知道啦!”
  “你知道啥?大伙还有多少口粮,大锅饭还能吃多久?”
  “娘!您说话小声一点儿。”
  “嫂子,小心隔墙有耳,咱们都要支持孩子。现在的形势,估计哪里都一样吧。”
  郝忠诚一边有意无意地提醒着青山娘,一边把话题岔开。并说了一句他自己也估摸不透的话语。接着,他们又聊了一些其他的话题,过多的是赞扬社会主义,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等等的话语。过了一会儿,郝忠诚看时间也不早了就告辞回家了。
  
  1959年2月22日,也就是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俗称小年。虽然是小年,但也不是像现在这样热闹,那时候吃的是大锅饭,能填饱肚子已是皆大欢喜了。
  前几天刚下过一场小雪,雪下的不是很大。当太阳出来的时候,光线照在洁白的雪上,亮晶晶的白光,就像给大地披上了一层白色的棉袄,给这小年又增添了一丝暖意洋洋欢乐的气氛。在郝青山上任的计划里,他第一次召开了郝家湾全村社员会议。这次会议,他选择在村东南,郝家湾小学的操场上召开。其中,老支书李根源也参加了这次会议。
  上午九点多,郝家湾的青壮劳力、老人、妇女们都聚集在这里,参加了这次大会。像这样的会议在当时的年月并不少见,开会简直成了家常便饭。传达上级的文件,上级的会议精神,公社的指示精神,以及村里的大事小情都要召集全体社员开大会。老百姓吗,不管你听与不听,那是必须到场的。否则,不是扣工分挨批,就是政治立场问题。
  开会的主席台早已摆好了。说是主席台,其实就是两张桌子并排一起,下面放着几个凳子而已。桌面上并排放着五个大碗,是给主席台上坐着的人喝水用的。主席台中央坐着郝青山,左边紧挨着青山的是安阳人民公社耿书记员(本来张书记要来,临时有急事,只好让书记员过来代替一下。)郝青山的右边坐着老书记李根源、民兵连长赵拴柱。耿秘书的左边坐着副书记郭金贵。
  郝青山看了看台下站满的人群,他从座位立站起来,两只手扶着桌沿,鼓足了劲扯着嗓子喊道:“大家静一静!开会啦!开会啦!毛主席教导我们要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下面请公社耿书记员给我们做明确指示,大家鼓掌!”
  说完,郝青山看了一眼耿书记员,又弯腰拿起身边的暖瓶要为他添水,耿书记员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暂时不需要。
  “毛主席教导我们,‘一切行动听指挥’。广大社员们!贫下中农们!我代表张书记给大家讲两句,我们公社的全体社员,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取得了一个又一个大丰收。社员们一个个喜笑颜开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我们还要继续努力,跨长江,过黄河……”
  耿书记员的讲话出乎郝青山的意料,但是,这也在情理之中。将军身边无弱兵吗?耳聪目染,这位聪明的耿书记员经常性跟着张书记下乡,张书记的讲演稿不都出自书记员的手吗?这样的讲话对于他来说岂能费吹灰之力。将近半个时辰,耿书记员的讲话讲完了,大家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郝青山让老书记讲话,可是,老书记说什么也不肯讲,青山没有在谦让下去。他扬起头又一次清理了一下嗓子,双眼注视着正前方。会场上,老人们自己带着大凳子小凳子坐在那里,年轻力壮的干脆站在那里,把两手戳在袖筒里仰面看着台上。有的随便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把双手插在棉衣里,紧紧贴着身体取暖。那些小媳妇怀抱着孩子,也挤在这些人群中。一些半大不小看热闹的孩子们,在人群里,窜来窜去做着他们的游戏。郝青山用眼光扫视着人群的同时,也在努力的寻找着母亲与郝老师郝叔叔的身影。他没有看到,也没工夫想的太多,他把所有的注意力,又恢复到眼前的讲话上。
  “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同……同志们!战……大爷大妈们!叔叔!婶婶!兄弟姐妹们!”
  郝青山的开头白引来众人一阵阵笑声,这不是他讲的有多么好,而是他讲的语句显然和今天的场合不是佷吻合,让大家觉得很好笑。特别是同志们,让这些老少爷们觉得不顺耳。哼!你有多大的派头啊!当听到“战”字时,大家又原谅了他,这孩子毕竟刚从部队回来,可能是一时不习惯吧。今天之所以来这么多人,村里的老少爷们,也是寄托了很大的希望。郝震义是大英雄,他的儿子也不会是孬种吧。大都都想着早日过上富裕美好的共产主义生活,但这些毕竟没听说过,也不知道啥情景。“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哎!上面说的再好,老百姓并不见得都能理解,反正是很好吧,管它呢,只要好就行。况且,全国刚刚解放也不过十年吧。大多数人没文化识不了几个字,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在当时的大形势下,主观思维像滚滚江水随波逐流罢了。
  郝青山在主席台上大声的讲着,他没有写演讲稿;他觉得,这和部队当班长也没啥大的区别,不就是表决心说说以后的计划吗。大家听着听着觉得这小伙子有股子像他爹当年的劲头,不再小声议论了,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两眼瞪着前方,专注的听着台上郝青山的讲话。
  “郝家湾是个好地方,虽然现在山上光秃秃的,我们一定要用毛主席思想武装我们的头脑,争取把秃山变青山,把梯田变良田种植果树,我相信人定胜天。让我们的山沟沟也要亩产跨长江,过黄河,到北京天安门向毛主席报喜去……”
  此时的人们听着这激昂的话语,再也仰止不住内心的激动,不知谁高喊了一句:
  “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人民公社万岁!”
  人群里顿时振臂高呼着,一遍又一遍这响亮的口号。郝青山也站了起来,紧接着耿书记员、老支书李根源、郭金贵、赵拴柱同时也站了起来,激动的高声呼喊着,呼喊着和众人同样的口号。这激昂的声音回荡在大地、山谷和高高的天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