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五章(3)

第十五章(3)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8-01-03 14:40:24      字数:3397

  黑夜,夜黑的像乌鸦的羽毛一般密不透风,只有子弹的光亮穿梭在黑色的夜空。
  枪声依旧持续着,日军加强了通往弹药库的一道道禁区关卡,要想进入洞内,简直是难上加难。嘿!就是那孙猴子来了恐怕也变不进去,别说老程他们了。
  话分两头,守卫在县城里的日本中队长松田鬼尾,在战斗打响时唯一想到的就是弹药库。可惜他的兵员太少,没有办法,只好让桥本石秀带着一小队日军过来增援。到了这时候我们必须说明一下,桥本石秀上次从魏善庄逃跑,其实是八路军故纵放出来的,安排暗插在日军的内线,在以后的多次战斗中,日军的行动情报大多都是他送来的,其代号猫头鹰就是朴成顺同志。和他同时故纵放跑出来的龟尾稻田,禁不住松田鬼尾的说服与威胁,又一次参加了伤害中国人民的战斗。其实,放走桥本石秀与龟尾稻田,是高营长他们下的一招险棋——弃卒保车的战略方式。
  朴成顺带领的日军小队来到这里以后,发现两军对战激烈,要想亲自和老程联系简直就是一万个不可能。他深知两军对战的目的就是:一个要炸掉弹药库。一个是要保护弹药库。而弹药库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也一无所知,何不趁这个机会探个究竟。他决定深入洞内,以便把看到的情报及时送出去。进去以后,他发现洞内的情况,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机关关卡层层。洞内就像迷宫一样,弯弯曲曲,上上下下,每一处道口都有日军把守,检查相当严格。关键是你想进去,必须有鬼子中队长松田鬼尾,亲自发放的特别通行证;而这样的通行证,是鬼子驻扎在保定的上峰发放的。朴成顺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向洞内深入,走来走去,他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洞外炮声隆隆,洞内安静得连自己的心跳声都能听到,好像外面的战斗,和这里面没有任何关系一样。他走着走着,感觉到洞内的气体慢慢涨了起来,热得他出气都不顺畅。他慢慢解开了衣服的扣子摘掉了帽子。但是,还是感到这种热,让他浑身不舒服,令他急躁不安,口中像冒出火焰一般。他晃了晃脑袋,暗自盘算也许洞内就是这样。他想着、想着自己不觉放慢了脚步,感觉脑袋昏昏沉沉,走动的双腿沉甸甸的,仿佛整个人像木头一样向前挪动。
  眼域,朦朦胧胧,似乎看到了美丽的家乡,美丽的河畔,一群群鸟儿盘旋着、盘旋着飞上了天空。他看到了母亲、父亲,还有可爱的小妹妹在向他招手致意。
  此刻,安祥县县城的西北方向,响起了两声咔嚓轰隆、咔嚓轰隆两声巨响。瞬间,自天空至地面闪电闪烁了两下,亮光显得格外的刺眼。片刻,所有的枪炮声渐渐停止了,整个城市陷入了寂静。大地上仿佛像蒸笼似的闷热,地面上冒着热气。天空的颜色一下子由灰黑色转入土红色。大群、大群密集的蜻蜓组成了一个约50平方米的方阵,自南向北飞行。一片嗡嗡地声响,气势之大,让双方举枪对阵的官兵们都傻呆呆的望着。仿佛这个世界要举行一次,飞禽走兽宣泄般的大游行。五彩缤纷的蝴蝶、土色的蝗虫、黑色的蝉,以及许许多多蝼蛄、麻雀和不知名的小鸟飞翔涌动。
  正当人们呆呆地像泥塑一般摆着各种姿势观望时。地面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奇观,有成千上万只老鼠钻出洞穴,聚集在一起“发愣”。骤然间又仓皇逃窜,大老鼠带着小老鼠跑,小老鼠则互相咬着尾巴,连成一串向城外转移,一片惊惧气氛。
  突然,不知喊了一声:“看!紫光!”
  刹那间,地面上冒出一串一串的火光、火光则多为红色。同时,伴随着轰隆隆的地声。各种闪光如闪电般照射着天空,时而条带状、柱状,时而如探照灯般环绕在天空,编织成五颜六色的网状。半空中,蓝色与红色两个色体,像科幻电影中的两个巨人一样,向对方抛出红色、红黄色、白色的火球。而此刻,人与动物这个团体,显得又是多么渺小啊!
  天空越来越沉闷,这时候只听到一声天崩地裂一般,咔嚓轰隆!咔嚓轰隆一声声巨响,随着巨响,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大地上,一股股热气升腾;大地上,裂开一道道地缝,并不断地摇晃着、颤抖着。树木、房屋随着晃动,倾斜折断倒下倒塌。县城里有几口深水井,不断的向上冒出带着热气的井水。大街小巷,房屋瞬间倒下成为瓦砾,从危险中逃跑出来的成年人,与小孩子的哭声喊声连成一片。昔日威风凛凛张牙舞爪的日伪军们,此刻,一个个丢下手中的武器抱头鼠窜,其狼狈的景象,比战斗中失败还要泪丧惊恐三分。不过,对于老百姓们来说,他们宁可相信这是老天爷在发威,在对侵略者的惩罚。这是他们的先人们睁开了眼,是天兵天将下来收拾这帮禽兽不如的恶魔。而对于自己的生死早已置身事外。当然,他们极少人知道,这是大自然的威力,或者科学的论述。
  地壳板块互相挤压,导致板块内部存在,或拉伸或挤压的内部应力。当某一天这个应力超过板块所能承受的极限时,地面就会被拉开一条裂缝,或者突然向上折叠并崩开,就形成了地震。
  这些自然现象,对于松田龟尾来说不可能不懂。日本国本来就处于海岛地震多发地带。而松田龟尾曾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其前身为创建于1868年的京都兵学校)。其中著名的日本侵华理论家、九一八事变的发动者石原莞尔,“剃刀将军”、日本甲级战犯东条英机,南京大屠杀的制造者松井石根,以及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等,臭名昭著的侵华日军军官也曾在这个学校学习毕业。这个经验丰富狡猾的老狐狸到了这个时刻,也不在清高的认为自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军官了。当他看到外面的自然现象也是一脸的懵逼。在日本大大小小的地震他也见过,可是今天天崩地裂的现象确实让他胆战心寒,从脊梁骨里往外窜出一股凉气,这个老东西不自然的信起邪来。莫非真是中国龙显灵了,也不对啊!谁都知道他们是“东亚病夫”,八国联军的干活为啥大大的不显灵,今天……咔嚓轰隆!又一声巨响,把站在院里思索张望的老狐狸吓得差一点摔倒在地。这老东西也不知是吓傻了,还是自己给自己壮胆,竟然从腰中拔出指挥刀,在院子里摇摇晃晃走了一圈。突然,他仰头看了一眼,恰在这时,一道闪光从天而降。松田龟尾哈哈地笑了起来。咔嚓轰隆!又是一声巨响,老东西嘎然而止停止了笑声,此刻的窘态比哭都难看。他慢慢地把战刀举起,双手握住刀柄用力向胸口刺去。
  咔嚓轰隆!轰隆!两声巨响后,一场狂风暴雨像瓢泼一般倚天而降。
  地震,而对于民国时期没经历过的老百姓来说,哪知道这些科学道理。他们刚刚脱离晚清政府的腐败愚民政策,紧接着迎来了中华民国的战火连天,各路军阀抢地盘争权夺势互相蚕食,加之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老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像掉进了水深火热之中。心中仅存的信念,哪怕是自欺欺人的迷信,也算是一种对自己的安慰。从理论上来说,这仅此是一种形式抑或自欺欺人的心理;但是,人们宁愿相信也非真正去理解。内心隐喻出现他们信从的,神圣膜拜的“神”或者说上苍的“仙”、“龙”的出现。当想到小鬼子同样被埋进地底下有同样的结果也是值当的。甚至,有的老百姓停止了向外逃跑的行为,摇摇晃晃满身尘灰,额头、肢体流着鲜血,站在街面大声呼唤:说什么老天睁眼了,老天开恩了,让日本鬼子到阴曹地府为大爷站岗放哨。值得!值得啊!哈哈哈!哈哈!......
  还有的人哼着小曲,若无其事地走在大街上,上了年纪的老爷爷、老奶奶被救出来以后。干脆坐在空地上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房屋倒塌散落一片。熟悉的街巷堆满废墟,成为扭曲、陌生恐怖的状况。
  此时,一只大黄狗爬了出来,只见它慢慢抬起头,对着天空骤然吼叫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三天过后,一切恢复了平静,一切恢复了正常。蔚蓝色的天空闲眷着几朵白云。轻风吹去,即刻成为若隐若现的仙,仿佛醉酒低头浅吟飘游的画面。岂不知,刚刚离去的惨状与其毫无瓜葛,自然天地无罪,非是非,是非是,终是一曲一曲未了。
  未了的安祥县县城,在也没有了往日的面容了,再也没有了东门、西门、南门与北门的城楼了。那些熟悉的,那些好吃的值得再吃一次的;那一棵树,甚至墙面上的一纸广告美人妩媚的笑,统统地被埋在了凌乱的砖头瓦砾之中。这些,当然包括了影响华北地区战争的弹药库,从此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安祥县县城四周的山,还是像以前一样鼓着包,像以前一样矗立着伟岸的峰。密密麻麻的树林,迎来夕阳西下归巢的鸟儿,叽叽喳喳!喳喳!出去了一天的鸟妈妈、鸟爸爸,把寻找到的食物喂养给自己的子女,把一天的见闻分享给邻居,分享给子女。
  山道上,一位老者肩挑一担干柴。身后,一位少童,蹦蹦跳跳扯着稚嫩的声音唱着歌谣,悠扬的童声自山间,自溪水向远方传去。
  一日山中一老少
  肩挑干柴燃烟火
  两担担
  两山山
  四朵云
  五沟沟
  五岭岭
  七星盏
  迎着那弓起的脊背
  迎着那伟岸的胸襟
  把我童年的笑洒下这山岭
  等待着三月哦
  阳光灿烂花开漫山遍野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