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 十五 章(1)

第 十五 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2-29 10:11:06      字数:4315

  一
  
  十月十四日早上,秋风瑟瑟,秋雨在空中划下一道弧线,又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山道上,穿着单薄衣装的战士们,踏着泥泞按照规定的时间前往小岗子村。这个村庄住着六十多户人家,是紧邻县城三公里处的交通要塞,战略位置极其重要。高营长下令一连和二连就安营驻扎在这里,随时听候攻打县城的命令。然后又唤来铁成、二连戴连长商议,由铁成带领十多名侦察人员,乔装打扮为老百姓去东门探听虚实,时间紧急,安排后大家各自分散行动。铁成他们把早已准备好的当地村民衣装换上,匆匆忙忙向着东门的方向奔去。不大一会儿,他们来到了离东门不远的的树林里,埋伏在那里注视着正前方,观察着日伪军的动静。
  前方泥泞的道路上,过往着稀稀拉拉出入城门的人们。有戴斗篷、撑着油伞,有挑着东西的小商小贩们,由于是阴雨天出入的人员并不多。东城门的情况一眼就能观察得一清二楚,让他们吃惊的是,看守城门的日伪军不但增加了人数,搜查的也是非常严格。甚至连挑担的工具也不让进入县城,就别说什么铁器之类的东西了。哎!这样看来,敌人是早有心里准备喽,怎么办?怎么办?张铁成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主意。这时,他突然想起了莲英。对!这丫头的鬼点子多,还是找她讨教一番吧。不!是商量。不!不!不!是命令。张铁成话还没说出来,自己的思想先活动了一番。想着、想着,我们的连长张铁成不经意苦笑了一下,时而又摇了摇头,站在他旁边的战士小李望着连长,不知自己的连长在演什么节目?又是笑又是在摇头,弄得他一头雾水。突然小李像是发现了什么,他拍了拍脑门,又悄悄朝四周看了看问道:“连长,你的头晃来晃去的发现了啥了?”
  “发现你的脑袋太小了,去!”张铁成说完自己噗嗤乐了一下,弄得身边的几个战士,更是摸不清是怎么回事了。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心想连长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看看,他乐了,没准又想出什么馊主意来了,这一次够他娘的小鬼子喝一壶的。
  天,阴沉沉的,潮湿的天空中,时而飞过一两只落巢的小鸟,时而落下一片片枯萎的叶子。叶子在空中好像失去了重心,摇荡了几下便坠落在凹坑里,年复一年的季节,就这样轮回着、重复着自然界给予人们无限的感慨。
  天,阴沉乌灰,灰蒙蒙的乌云漂浮在空中,像挂了一块半透明的黑纱,让大地提前暗淡了下来,让人们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和无法言衷的压抑。
  张连长请示高营长后,急忙回到村子里找到莲英,把她拉到一处僻静的地方,附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咬了咬耳朵。莲英听后不但没有害羞,反而咯咯地笑个不停,这一笑,把铁成笑得像呆子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哎!我看你脑袋发烧没有?你咋会想出这样的主意,谁教的?”
  “我、我……”
  铁成结结巴巴半天也没有说出所以然,他看着莲英摸着自己的额头,一脸生气的表情,吓得铁成连长心里也没底了,自己也不知所措。还是莲英深明大义,又及时给铁成解了围,干脆跟着他来到了东门埋伏的地方。来到这里以后,性子着急的莲英,急于解决心爱的铁成哥的燃眉之急,两个人就在埋伏的附近商议着下一步的计划。谁知两个人一起短暂的小时光,让身边的战士们发现了。那些二十来岁的战士们,悄悄地跟在后面偷看着他俩。当他们看到张连长那尴尬的表情时,一个个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笑声惊动了张连长,他扭过头看了一眼;顿时,臊得他满脸通红。瞬间他又变换了一下表情,虎着脸瞪着眼睛,举起了拳头,恨不得过去捶一顿这些俏皮捣蛋的战士。聪明的莲英,看出了铁成那假装生气的神态,故作解围半生气地说:
  “去去去!有你们啥事,铁成哥,没有马车我可不去啊!”
  “有有有!”
  说完,转身指着那几个想溜的战士说:
  “站住!想溜是吗?竟然敢侦察到自己连长的头上,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们!”
  “连长,我们也是不小心路过,您说的话,我们一句也没听到。不信,你问问他们。”
  “是啊!”
  “是啊!”
  “我们是不小心路过,呵呵!呵呵!”
  莲英跟着战士们学舌重复了一句,咯咯地笑了两声。然后,大大方方地走到他们的面前,轻声细语地说:“那你们就小心去找马车吧!
  说完,转身离去,战士们抬头直愣愣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
  “别看了,还不快去找!”铁成连长双手掐腰,威风凛凛地吼了一句。几个战士听到连长的声音这才愣过神来,拔腿向村子里跑去。
  “纪律!听到没有?”看着几个战士远去的背影,铁成又喊了一句。随后,倒背着手自言自语向埋伏的营地走去。
  “哼!这几个小子,哼……”
  天遂人意。还算不错,他们在村子里转悠了一圈,打听到村南老魏头有辆马车。在当时来说,八路军用车,只有用粮票银元做为马车的雇佣租费。当听说马车是去县城,起初这老倔头也不乐意。那是敌占区呀!是有来无回的买卖,说啥他也不同意。不过他回过神来再仔细一琢磨,这八路军为的是咱老百姓,用马车那也是为打鬼子啊!我老魏头,豁出去一辆马车算个球啊!想通了的老魏头,看着战士们递给他的粮票银元,说什么也不接。这一下战士们可就急了,你不要,这不是逼着我们去违反纪律吗?你不知道我们连长那熊样,追着你的屁股骂娘的凶相吧。哼!果真不要了,他还不生吃活吞了我们嘛!好说歹说,老魏头总算接下了银元和粮票。几个战士当时向老乡讨教当地的婚礼风俗。至于赶马车的套路吆喝,那八路军个个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出身,没准有些还是放马的长大呢。他们回来后,在张连长的授意下准备了一番,当他们换上老乡的衣装,呵!立马成为了地道的老百姓,站在人群还真辨别不出来。再看看我们的铁成连长,今儿真像结婚了一样,小心翼翼牵扶着一身红装的莲英坐上了马车。并乐呵呵地坐在车前,扬了扬手中的鞭子,那匹枣红马似乎听懂了车主人的使唤,舞动前蹄,马车叽里咕噜响动着,向着通往县城的道路行驶。到达东门后,天已彻底黑了,城门楼上挂着的两盏大马灯,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耀眼,橘红色的光芒让人们的视线一下子聚焦在这里。
  马车继续行驶着,叽里咕噜的车轱轮声,在黑夜传的更远了。马车还没到城门楼近前,就听到一个伪军扯着嗓子喊道:“他娘的站住,下雨天也不消停,这么多人是干啥的。”
  “哎!老总,老总,这……这咋说呢,刚娶的新媳妇,这不,三天啦!回门哪,县城的家里还有一些东西,说是放着也是放着,不如拿到乡下给她娘家行一个方便。”说完,铁成做出一副无可奈何个的样子,对着马车叹气。
  “不对啊!出城的时候我咋没看见?”
  “对呀!难道说出城的时候是飞出去的?”
  “不对啊!出去的时候怎么没看见?”说着,站在城门上的伪军拉响了枪栓。
  “老总!老总!慢着,慢着。迎娶新娘的时候是从北门出的,我们这里的风俗北为上。不信,您可以问问他们。”
  铁成一边说着,一边扭头用手指着身边的几个人。
  “是啊!这还有错吗?”
  “难道说当地的风俗你们还要改了不成。”
  “他娘的!别吵吵,在吵吵老子开枪毙了你们,等着啊!”说完,有伪军从城门里走了出来,大老远就喊道:“站好了!例行检查。”
  灯光下,两个一胖一瘦的家伙走到了近前。铁成担心,莲英大闹东门的事被他们认出,心里着实为她捏了一把汗,悄悄提醒身边的人做好了准备。
  走在前面像瘦猴般的家伙,一边搓着手,一边嘿嘿地笑着,径直奔马车走了过去。在马车的窗帘前停止了走动,不由分说伸手掀开了布帘,趁着门楼上的一丝灯光凑上前看个仔细。
  “呵!小娘们够漂亮的,怪不得拿捏人。小子,艳福不浅啊!”莲英看出这个伪军的嘴脸,顺手拿出三个银元递了过去。
  “老总,行个方便吧!”
  “嘿嘿!小娘们真懂事,走吧!”
  说完,赶着马车来到了城门楼下,门楼里一个日军领着三个伪军端枪迎面走了过来。他们刚来到马车前,老程递了个眼色,身边的人飞身上前麻利地结束了他们的性命。门外的两个伪军不知为什么,突然端着枪朝他们走了过来。老程一下子愣住了,坐在马车上的莲英,听到动静感觉事情有变。偷眼向外观看,发现两个伪军走了过来,立马掀开布帘伸出头朝着伪军笑嘻嘻地说:“老总,刚才忘了一件事,近前一步小内人这边细说。”
  两个伪军听到这美貌的小媳妇话里有话,端着枪直愣愣走了过去,此时的莲英也从马车上走了下来,两个伪军刚到眼前,莲英来了个老鹰俯冲式,没等两个伪军反应过来,就让他们提前回了老家。
  铁成命令身边的战士,穿上日伪军的服装,暂时控制了门洞下方。然后,他们把炸药放在两扇门下点燃了导火索,并拿出信号枪朝着天空呯呯!开了两枪。闪烁的信号弹划破了夜空,让城里所有日伪军的注意力聚焦在东门,加强对东门的围攻。毕竟铁成带来的的人数有限,眼看着大量的日伪军朝着门洞方向涌来,张连长带领大家迅速离开。他们刚跑出来不远,身后的日伪军眼看着就追到了城门楼,铁成急忙命令阻击敌人,防止破坏弹药计划失败。在战斗中,有几个战士不幸中弹牺牲了。莲英拿着枪和铁成一起奋力还击。此刻,城楼上方的日军,把所有的枪口也对准了他们。在这个没有任何掩体的城楼下方,他们的身体基本上都暴漏给了对方。前进不可能,后退整个身体就给了上方的日军。铁成、莲英他们顽强的阻击冲出来日伪军。正在这时,铁成的腿上身上已中了两枪。他倒在血泊中,继续向疯狂冲过来的日伪军开枪。同时,他回过头对莲英说:“莲英!快走!我掩护,不然就没有时间了。快!”
  “不!铁成哥,我不走,要死咱们就死在一起,我已经是你的媳妇了。”
  “傻丫头,那是在演给鬼子看的,你快走!走啊!”说完,铁成用力推了莲英一把,莲英向后退了一下,又急忙返回身来,牵扶着铁成一瘸一拐向外走去。身旁的一个战士掩护着边打边和他们一起撤退。此时的局势已是上下夹击,敌人的火力太猛了,况且,他们使用的又是短枪,无法阻挡汹涌的火力。当他们走出城门楼时,又遭到城楼上的鬼子举枪向他们射击,不幸身边的一个战士中弹倒在血泊之中。铁成大声喊了一句又一次被莲英拉着向前方冲去。哒哒哒!子弹打中了莲英的后背,只见她晃动了几下,松开了手中的铁成摔倒在地。铁成大声地喊道:“莲英!莲英!”同时,举枪向冲过来的日军狠狠射击。
  “小日本,我日你姥姥!来吧!有我张铁成在,你们这帮龟孙子休想过来。来吧!你们这帮畜生!”他一边喊叫着开枪射击,一边向莲英爬去。此时,一连、二连埋伏的战士们,猛烈地向城门楼上的日伪军开火。天空,一片火光,枪声炮弹声轰鸣。
  “莲英!莲英!”爬到莲英身边的铁成,把莲英抱在怀里,用手指轻轻地梳理着鲜血染红,黏在她脸上的头发,满含眼泪心如刀割的望着自己心爱的莲英姑娘。
  “铁成哥,我真高兴成为了你的新娘,我早就希望有这么一天了。我……我爱……”
  莲英用微弱的声调,对贴在她近前的铁成说出了最后的心里话。铁成含笑使劲地点着头,并轻吻着他心爱的新娘,泪水不住地流了出来。
  顷刻,只听到耳边轰隆!轰隆!两声巨响,整个城门楼被炸飞了出去。一个巨大的火球冲上了天空。顿时,烟雾滚滚,尘埃随着火光向四周喷散而去。空气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血腥味。
  待命在城外的各路部队,看到了飞上天空的信号弹,按照部署开始了对安祥县县城的猛烈进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