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四章(3)

第十四章(3)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2-20 20:58:55      字数:3942

  早晨的太阳,像滚动的火球一样升腾,火红火红的,仿佛离你很近。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红彤彤的光线把大地山川拉开了距离,把不大的草家屯照射的像刚涂抹了一层鲜艳的色彩,湿漉漉的好看耐人寻味。
  当太阳一杆多高的时候,草家屯这个不大的村庄立马显现出细致的轮廓,村庄,被一片高大的树木包围着,给人一种无法探究的奇思。村口,一处高大的瞭望台显得非常抢眼,只见上面站着两土匪,在不住的晃动转动着身体。其中,一个土匪眼尖,看到了两个骑马的人,由远而近奔驰而来。瞭望台上粗壮的土匪见状,急忙催促小个子土匪下去报告。不大一会儿,铁成和莲英就来到了离瞭望台不远的地方,他俩急忙甩蹬下马,牵着马缰迈着大步走向大门。刚接近门口,就听到了一阵哗啦哗啦地拉枪栓之声;站在高处的土匪端起枪对着他们,下面的四个土匪提枪也走了上去。人还没走到近前,一个土匪就大声喊道:“站住!干什么的?站好啦!”
  管事的一个土匪,撇着嘴,斜眼看着他们问道:“是借道的,还是拜绺子的。”
  “当然是拜绺子的。”
  “老规矩。”
  土匪说完,走上前把他们两个的身体搜了个遍,把所带的武器也给下了。然后用一块黑布把眼睛蒙上,一前一后押着向前方走去。他们东拐西转,上上下下走了一阵子,把莲英和铁成走的懵瞪转向,稀里糊涂地来到了一个地方。殊不知,这就是土匪聚集的地方,俗称“聚义厅”。聚义厅正前方的高台上,坐着一个穿戴整齐的壮汉,瞟了一眼押进来的铁成和莲英,微微地抬起手利落的挥了一下。人群中立马走出两个土匪,来到莲英和铁成的近前,把他们捆着的双手解开,蒙眼的黑布取了下来。铁成睁开双眼,澄清了一会儿,当眼力恢复了正常。眼前看到的一切令他吃惊。哎吆呵!这是他娘的土匪窝吗?这里的装饰摆放,怎么和想象中的土匪窝差距那么大。铁成咱就不说了,站在他身边的莲英也怔怔地愣在那里,心中充满了疑惑。在她的眼里,土匪的聚义厅那可是老气派了,辉煌不说,神秘啊!可是眼前的这……这哪叫聚义厅吗?除了一把单调椅子和柱子上挂着的几盏油灯外,也没有啥新鲜玩艺。再看看他们手中的武器,讶呵!这荒山野岭的。喽啰兵配备的竟然是湖北的汉阳造,机枪则是捷克造的ZB26式重机枪。再看看那几个壮汉,呵!还他娘的是德国造的MP40冲锋枪。当头的就不用提了,手中的短枪乌黑锃亮的,这……这不是德国双响盒子炮吗?他们怎么会有这样先进的武器呢?铁成瞪着双眼百思不得其解,在心里打了好几个问号,他始终没纳过味儿。
  大堂的两边各站着三个大汉,真有点像唱大戏的武将一般,手持大刀煞气威风。
  正堂上端坐的壮汉,也就是被称之为大哥的土匪头目,看上去有几分威风。粗眉大眼,四四方方的脸膛儿,好似涂抹了一层土红色的颜料。哎!只可惜啊!他走错了道。
  只见他微微地睁开了眼睛,似看非看地瞧着莲英和铁成说:“西北连天一片云,哪路神仙来登门?”
  “里马子。”莲英镇静的回答道。
  而站在旁边的铁成不觉愣了一下,转脸吃惊地看着她,好像是初次见到莲英一般,疑惑的眼神重新审视着他心目中爱的姑娘。
  接着,老大又开口问道:“你拜见过阿么啦?”
  “当然,我是靖公镇舵爷手下跑堂的,唔呀有个底。”
  “好吧哒。”
  “天下大大的啦。”
  “今日登门是为何桩儿?”
  “在找一个小豆儿。”
  “豆儿?”听到这里,众土匪这才七嘴八舌地喊道:“我看是尖豆吧!”
  说完,众土匪咧开嘴哈哈地大笑起来。
  台上的老大一言不发,只是冷笑了两声,看着自己的喽啰们肆意地狂笑,只笑得他们东倒西歪前仰后合。有捂肚子的,有笑出鼻涕泡的,有抹着眼泪的,真是什么样的表情怪像都有。过了一会儿,台上的老大,只是轻轻地把左手举了一下。瞬间,聚义厅内鸦雀无声,没有一丁点声息。铁成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得在心中竖起了大拇指。
  老大向前探了探身子,转脸看了看坐在台下的两个土匪问道:
  “老二、老三,踩盘子的回来没有?问一下有没有绑红票的。
  “大哥没有,这几天您是知道的,再说了兄弟们要一个小豆儿有啥用啊!”
  台下的两个人说完,不再言语了。台上的老大不知什么时候,把眼睛闭上了;他抬起右手向外摆了两下,意思是说,送客。旁边,过来两个土匪对他们说:“请吧!”
  莲英双手抱拳拱拱手说:“谢谢老大!后会有期。”
  说完转身离去,她走了两步,发现铁成没有走的意思,边回转过身伸手拉了一下铁成的胳膊说:“走啊!”
  “等等,请问一下老大,你们是周大铜的队伍吗?”台上的老大当听到“周大铜”三个字时,惊的一下子从坐椅上跳了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故作镇静的向前欠了欠身子,睁开了那双大眼睛看着铁成问道:“周大铜,你认识他吗?”
  张铁成没有回答,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向上走去,被旁边的一个土匪及时拦住。那土匪接过信件递了上去。土匪头子不慌不忙把信件打开,把三页的内容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突然,抬起头冷冷地说了一句:“拉出去砍了。”
  呼啦一下,五六个土匪涌了上来,他们正想动手,被莲英一跃而起从后面把两个土匪踢翻在地。其余的土匪见情况不妙,立刻从腰中掏出手枪对准他俩。
  “怎么啦,害怕了吗?还是想继续当你的土匪?!”铁成厉声的质问道。
  “害怕,老子从来没有害怕过!”
  “大哥!别跟他那么多话,让弟兄们废了他们算了。”
  “对了!废了他。”举枪的土匪们也跟着嚷嚷道。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外面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大厅被震动了一下。片刻,从外面跑进一个喽啰兵报告说:“当家的,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八路军,他们包围了我们,把……把外围的墙都给炸塌了。”
  “他娘的,看起来是想抢我们的饭碗,不给我们活路了。”
  二当家的大声喊叫了两句,领着几个弟兄们就想往外面冲,被坐在正堂的大当家的给拦住了。
  “慢!老二,别冲动。”
  “都冲到家门口了还说冲动,你要害怕他们,我领着弟兄们去!”
  “老二,你说什么?!”不知为什么?这一句话冲撞了大当家的肺管子了。只见大当家的提着枪走了下来,他刚想抬手,只听“啪”的一声,子弹斜着打向聚义厅的方向。人群中老三丢掉了手中的枪,鲜血顺着手腕流了下来。开枪的不是别人,正是老大的手下张雷,他看到老三举枪瞄准了老大,就急忙向他开了一枪。众土匪见老三被打挂彩了,慌乱之中也没有了主次,回过头端起了枪围住了莲英和铁成。
  “哼哼!来呀!先把他们捆了押下去。”老大高声喊了一句。左右来了几个土匪,不由分说把莲英和铁成捆起来并押了下去。
  
  这时,大厅外响起了一阵枪声,呯!呯呯!哒哒哒哒哒!急促的枪声围着土匪的老巢打了起来。大厅里顿时混乱,部分土匪向外冲去,只有跟着老大的一伙人聚在大厅的西侧,这些人端着枪紧紧地跟着。他朝四周看了一眼,急切的问道:“张雷!老二、老三呢?”
  “大哥,枪响后,这两个小子领着二十多个旧党就不见啦。我想是钻地洞溜了吧。”
  “是啊!大哥,您太讲信用了,刚才那一枪分明是朝您开的,不是我眼快……哎!土匪就是土匪。您别忘了有一句话叫:狗改不了吃屎。表面上他们服服帖帖装得像人,其实不然,依我看他们是瞄准上了那几杆好枪,一旦腰杆直起来,那也是吃人的狼啊!刚才分明是老三想开黑枪,要不然,恐怕这里要变天啦!”
  “是啊!大哥我们不能再忍了。毕竟我们是正牌的国军,不能稀里糊涂和土匪混在一起。”
  听到部下这样中肯的劝慰,这个老大也不住地点点头。这时,室外有人高声地大喊:“草家屯聚义厅的周大铜听好了,你们被包围了,逃跑的老二也被我们抓住了,希望你以大局为重,以民族为重。共同抗日是你唯一的出路。我告诉你吧!我就是和你一起长大的程一豪,你的过去我都知道,那是你和国军的过错。只要你积极参加抗日,我们举双手欢迎!”
  周大铜听到这里,心中如浪潮一般上下翻滚,却不知道该怎样控制。他沉思了片刻,回头向紧随自己的人问道:“刚才押走的两个人呢?去!张雷!快把人找回来。”
  “是!”说完,张雷带人走了出去。当他们走到半地下的一个拐弯处时,突然,听到呯呯的枪声。接着,一阵阵枪声响了起来。张雷左右看了一眼,急忙带领部下向枪响的方向赶去。走近时,他们才发现是老三的一伙人。只见老三左手提枪,一边打,一边狂叫道:“弟兄们!给我灭了那两个兔崽子,和那一帮抢咱地盘的龟孙子们。”
  说完,又是一阵密集的枪声。身后的张雷,打心眼里看透了这帮土匪的嘴脸,对着身边跟随的人命令道:“弟兄们!给我狠狠打,把这些敢对大哥下黑枪的混蛋们给我报销了。”
  说完,手下的人们端起枪朝着面前的土匪打了起来,老三和自己的手下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和自己搅在一个锅里的弟兄会向他们开枪。老三,你想多了,子弹可不长眼睛,只要扣动扳机,你他妈的就去阴曹地府和阎王爷说吧。哒哒哒!一阵枪响,又倒下了两个土匪。狡猾的老三看势头不妙,走上前用枪顶着莲英和铁成的后背,躲在了一堵墙的后面。然后,高声对着张雷他们喊道:“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王八蛋,要是再走近一步我就对尖豆开枪了,别以为三爷不知道,你们和她们眉来眼去的,早就串通好了,早就不想吃一锅饭了,是不是?”
  站在旁边的铁成看得清清楚楚,他灵机一动,用力把肩膀撞向了老三,老三看势头不妙向右边躲闪,铁成用力过猛,把整个身子暴露了出来。老三扬手呯呯开了两枪,正好打在了铁城成的肚子上,只见他摇晃了一下,一头栽了下去。莲英转身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已经晚了;她顾不了太多了,迅速抬腿一脚踢飞了老三手中的枪。身后的张雷疾步走了过来,一梭子结束了他的性命。
  张雷命人解开了莲英被捆着的双手。莲英不顾一切,跑过去扑在铁成的身上,哭着喊着他的名字:“铁成哥!铁成哥!你醒醒!你快醒醒!我是莲英!”
  莲英大声地哭喊着,摇晃着衣服上溢满鲜血的铁成。任凭她大声地哭喊,铁成紧闭的双眼始终没有睁开。扑在他身上的莲英又一次大声哭喊着,她相信,她的铁成哥哥会睁开眼睛的。张雷不忍看去,他蹲下来,老练地用手摸了摸铁成脖子上的脉搏,大声说了一句:“人还活着,快,抬出去,还有救,快!”
  说完,众人涌上来背着铁成向门外走去。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