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四章(2)

第十四章(2)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2-18 21:27:23      字数:3805

  1944年10月,教导员史凯抱着几本书来到了营部,见到营长就说:“高营长!您看看我给您带来什么好东西啦!”
  “呵呵!还真把我当做学生了,那我可要好好请教一番啦!不过老史,以后别那么营长营长的,直接叫我老高好啦!”
  “这怎么能行啊!您是领导应该的,应该的。”
  “哎呀!行行行!别文绉绉的,酸不溜秋,牙都快掉了。”
  “高营长!我这不是酸,你记住一些教训吧!虎头山这一仗我们损失多大啊!我们牺牲了多少好同志啊!”
  “哦!你来就是为了这个吗?打仗哪有不牺牲的,日伪军死了多少你看到了吗?你真应该早一点来,参加一下那次战争的滋味。”
  “你!”
  说完,史教导员甩头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他指着桌子上的书说:“这些书,是我来的时候,团首长让我转交给你的,让你好好学习学习,降降你头脑发热的温度。”
  说完转身离去,走到门口,正好和进来的程副营长撞了个满怀。
  “哎!史教导员,这……这急急慌慌的是干啥去。”
  “哼!还有你这个副营长,这么长时间在敌后,这万一……你们考虑过后果没有?”
  老程这一次,可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这咋就把我也给捎得上了。
  “老高,这是怎么回事啊?”
  “哎!老程啊!坐坐。我就说了一句别营长、营长的叫,这书呆子可就上纲上线啦,没完没了地说他的文化逻辑。”
  “不过,老高!他毕竟是上级领导派来的,咱们以后说话,还真得尊重他。”
  “执行上级命令是必须的,但是,那些啰里啰嗦的,文绉绉的字眼听起来就牙酸。哦!对了,老程,有震义在那里,你还是回来吧。上次虎头山这一仗要是有你在,说不准还真没有那么大损失呢?”
  “也好,震义已经在那里稳妥了,有啥事情我在过去吧。这次战斗松田龟尾损失太大,一定不会轻易露头了。不过,这个残忍的家伙,气急败坏地进行了清狱;把抓进监狱的人员,不管是老百姓,还是八路军都给杀害了,还把头颅悬挂在城楼上。其中,就有侦查排长冯顺。”
  “王八蛋!”
  高营长眼瞪着窗外,恶狠狠地地骂了一句。
  “老高啊!趁这一次鬼子元气大伤,不如趁热打铁把县城给拿下来。”
  “对!我也是这样想,这次我们想在一起了,是要趁热打他狗日的鬼子,早日解放安祥县县城了。”
  高营长、大老程,他们两个不仅在战斗中配合密切,在日常生活中也是聊得火热。你看,几个月不见,总有说不完的话题。这话题绕来绕去的,又回到了压在心中的主题,那就是他们一直惦记的鬼子的弹药库。这个弹药库到底有多大?有多深?里面藏有多少武器?有多少人看守?到目前为止,老程和潜伏在鬼子内部的猫头鹰也不确定。
  
  金秋十月,魏善庄周围,大片大片的秋庄稼成熟了。在战争的年月,这也是不常见的;炮火连天,命都顾不上,谁还种庄稼呢?在后方,也就是解放区,才有了今天老百姓欢欣鼓舞喜笑颜开的好日子。
  已经参加八路军的莲英,和铁成走在村东南的小道上,他们又说又笑,在没人的地方还不时手拉着手唱着歌,唱着年轻人的爱情静悄悄地成熟了。这一次,我们的铁成哥真美得合不拢嘴了。
  远处,褐黄色的山峰,和这一片片依稀的树木在烈日的暴晒下,依然顽强的生长在贫瘠的大地上。仿佛是站岗的哨兵,在注视着用生命换回来的每一寸土地。小道的两旁,熟了的玉米露出了喜人的笑脸。偶尔会看到几株桃树的枝子,被桃子压弯垂了下来。是的,要是没有战争多好啊!这该是一副多么美的乡间画面啊!
  “铁成哥!你看,那桃子多美啊!”
  说完,莲英径直走了过去,伸手去摘那个熟了的桃子。
  “莲英!住手!你现在可是八路军了,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这是我们八路军的纪律!”
  “不就是一个桃子吗?干啥大惊小怪的,本小姐给得起这个费用的。”
  “莲英!这不是钱的事情,这关乎到我们八路军的纪律,集体的荣誉。”
  “你!你就知道你的纪律,你和你的纪律结婚吧!”
  说完,莲英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铁成轻轻地“唉”了一声走了过去,他拍了拍莲英的肩头说:“莲英!这大白天的,要是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啊!”
  “看就看吧!我就哭啦!”
  说完,又一次呜呜地哭了起来。铁成没有阻止她,任凭她去哭。过了一会儿,哭声小了,铁成走过去轻声说:“你知道我们八路军为什么能打胜仗吗?就是因为我们爱护老百姓。远的不说,就拿虎头山这一仗来说,如果没有你带路,没有你带领靖公镇的老百姓从后面打击鬼子,三连的战士可能一个也活不了。如果没有你的紧急救护也就没有我铁成的今天。正是这种老百姓与八路军的鱼水情深,这种信任,这种铁的纪律,才有了我们的根据地,才会迎来我们的胜利,全国的胜利。”
  “铁成哥,你别说了,我知……知道,我错了。”
  止住了哭声的莲英,突然站立起来,抱住铁成一顿小拳头又捶又打,弄得铁成既尴尬又幸福。
  “哎呀呀!我……”
  铁成突然发出了疼痛的呻吟。
  吓的莲英赶紧收住了手,轻轻地抚摸着铁成的身体,她知道铁成哥的伤势刚刚好,都怪自己没轻没重的。莲英这样想的时候,更是小心翼翼,生怕她的铁成哥有个什么闪失。莲英摸着、摸着,发现铁成的身体不住地轻微颤抖。她朝他的脸部看去,发现铁成正捂着嘴嘻嘻地笑个不停。这坏蛋装得还真像,最后还是露出了马脚,莲英停止了抚摸。
  “好你个铁成哥,还给我装像,看我不捶死你。”
  说着,两个人一前一后追逐在小路上。他们一边跑着一边笑着、喊着,在一个岔路口,看到急匆匆走来的绣花,和身后紧跟着的小青山。他们加快了脚步迎了上去,还没等铁成他们说话,绣花首先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张连长,莲英妹妹,不好啦!”
  绣花还没说完,跟在身后的小青山抢先说了一句。
  “妹妹青秀丢了。”
  “你说啥!”
  “是青秀丢……丢啦。”绣花还没说完,就晕了过去。
  当他们把绣花背到家里,铁成急忙来到营部,向高营长做了汇报。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她们住在魏善庄,好久没有外出赶大集了。娘三个商议着和村子里的人们,一起去三家堡的镇子赶大集。那个地方,离魏善庄也就是十多华里,十月八日正好是大集的日子。她们闲着没事,绣花带着两个孩子,和老乡们溜溜达达就去了。好长时间了,难得解放区的人们这样开心,这样悠闲。到了三家堡,他们来到了一处唱大戏的舞台旁边,两个孩子看着大戏,跟着一起手舞足蹈。舞台上,那声韵悠长的梆子腔调,混杂在嘈杂的声音之中,扮演花木兰的演员随着锣鼓更加起劲舞动着长枪。精彩之处,赢得了看热闹的人们不住的阵阵鼓掌喝彩。大集聚集的地方,大多都是乡间的老百姓,他们带着自己的土特产,换一点零花钱,买一些家里需要的物品。绣花也带了自己绣的好看的手帕,还真别说,她的手帕成了集市中的抢手货,不大一会儿,就卖完了。那年月能够拿着一块精致的手帕,也是一件非常时髦的物件。卖完后,手里有钱了,绣花也有了心思,领着两个孩子到处逛游,看看新鲜玩意。在一个卖布的摊位前,她扯了一块花布,并不住的在青秀的身上比来比去。小青山看到了,两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斜视着旁边卖帽子的摊位。孩子的心思,当娘的能不明白吗?哪怕是一个细微的动作,娘也会惦记在心里。绣花随机也给青山买了一顶小帽子,领着两个孩子,欢天喜地拥挤在人群往回走。走着,走着,突然,前面一阵骚动。人群像树上炸了锅受惊的麻雀四散飞奔,一些胆大的人边跑边喊:“土匪来啦!”
  “山贼来啦!快跑啊!”
  骤然间,整个集市大乱,人们顺着人流奔去。谁也顾不得摊位上的物品,保命那是天经地义。不过真有贪财的,手里拿着的,怀里抱着的,肩上扛着的也拥挤在混乱不堪的人群里。人挤人,人踩人的混乱局势已无法控制。哭喊声,叫骂声乱成一片。绣花在魏善庄住了这么长时间,心理自然安定了许多,今天见到这种局势,她早已慌了神。更何况一个女人家带着两个孩子,她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一手拉着青山,一手拿着买来的东西只顾向前跑。在一个胡同里停下了脚步,稍微平抚了一下心绪。突然,发现左手拿着的东西,她明白了,青秀丢了,我的青秀呢?她像疯了一样哭着喊着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可是,那里大部分摆摊位的人们早已离开了,只留下一片狼藉。她大声地哭喊着青秀的名字,在集市上从东面走到西面,甚至集市的角角落落也找了个遍,始终没有发现青秀的影子。就这样像丢了魂一样,迷迷瞪瞪地回到了魏善庄。
  听完了铁成的汇报,高营长气的在室内不住的走来走去。末了,他指着三家堡的方向命令老程说:“这帮混蛋,竟敢在解放区闹事,我看他们是吃了豹子胆了。老程给我摸清底细,一个不留给我消灭他们。”
  “是!营长!”
  “记住,不能乱杀无辜。他们中间大多也是平民百姓。不知什么时候,史教导员站在中间说了这么一句话。
  高营长回头看了他一眼,无可奈何地摆了摆手,示意老程去办理此事,老程领命走了出去。经过了两天的调查,打听到这帮土匪的道行住处。原来他们是一伙专一劫富的土匪,手下也就是百八十号人马,就在离三家堡不远的草家屯安营扎寨。当莲英听到这个消息后,立马来到了老程的面前,说什么也要领这个命令,她要单枪匹马去完成任务。铁成知道后坚决不同意,他知道土匪就是土匪,变化无常,说杀就杀,说骂就骂。虽然,莲英有一身的武功,但那可是闯进土匪窝。不行!她还是黄花大姑娘,后果是无法预料,我铁成这一关是坚决过不去。莲英可没有这样想,她拍着胸膛表示:“报告程副营长,小女子保证完成任务。”
  话到姿势也摆了出来,活脱脱的一个舞台姿势,逗得在场的人们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来。铁成嘟囔了两句,挤开人群走了出去。晚上经过商议,决定由老程带领一百来人在外面埋伏,由莲英和铁成进入这帮土匪的老巢进行谈判。
  天刚拂晓,他们兵分两路就出发了。程副营长带领部队绕道来到了草家屯,埋伏在附近隐蔽了起来,莲英和铁成着便装骑马,直奔那伙土匪的老巢。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