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 十四 章(1)

第 十四 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2-16 17:55:37      字数:3898

  (1)
  夕阳西下,山脊上的落日,像一团燃烧的火球慢慢往下滚去。夜色渐淡渐浓,像湿润的水墨画铺展开来,给人们增添了不少匪夷所思的疑问。夜幕上空,稀少的星星在乌云的遮挡下时隐时现,仿佛在猜测,不!也许她也知道在这里将要发生一场智与智的对弈,强与强者的比拼与生死战斗。
  就是这个夜晚,犹如一盘蒙面而坐的两个对弈着。一个就是独立营营长高正德,一个是日本大队长松田龟尾。本来窝了一肚子火的松田龟尾,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周密计划,决定快速智取占领靖公镇。然后,趁黑夜偷袭魏善庄实现他的计谋。这一次松田亲自出马,出动兵力2000余人,汽车20多辆,迫击炮、山炮50多余门。兵分两路开进西南地区进行“偷袭扫荡行动”。当他们来到狼牙岭,队伍疲乏,他打算在山下休整一夜;第二天,带领一只队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获取靖公镇。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在狼牙岭和八路军的先遣部队二连不经意交上了火,阴差阳错打乱了松田龟尾的全盘计划。不过,作为战争的老手来说,只有顺水推舟将错就错灵活变动地实施下一步方案。龟田也看到了眼前的有利局势,自己有先进的武器,有山炮,射程远,命中率高,还怕那些土八路的干活!嘿嘿!八格!早早地端掉八路军独立营的根据地,以解心头积怨多年之恨。
  至于对自己不利的方面,他也不是没想过,战争乃瞬息变幻,谁敢说计划能追得上变化呢?这个熟悉中国传统文化的老家伙,还时不时用中国的古语来安慰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其实,他偷袭我军的计划早已被潜伏的猫头鹰及时把消息传了出来,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合,刚来到狼牙岭就遭遇到八路军的阻击哪。这次阻击虽然赢得了时间,但是,由于二连是轻装上阵,武器装备相差悬殊,以至于双方在交战中伤亡惨重。这就是战争,战争的残酷是要用生命代价来衡量的。
  高营长站在山头,看着山间时明时暗炮火轰炸的地方,又根据莲英介绍的情况,认真观察着眼前的地势,分析着战场错综复杂的脉络,和随时都可能发生的紧急情况。虎头山的地形像个铜盆,又似一个装满东西的布袋,纵横不到七公里,四面环山,地势险要。虽然鬼子来的方位形似丘陵,但眼前除了两条弯弯曲曲的蛇道之外,根本就没有正常的通行道路。狼牙山距县城三十多公里,即使有大批的援兵也需时间。兵贵神速,想到这里高营长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从双方交战的数量,以及兵员伤亡相比,情况并非乐观。要知道,这次八路军战士以1000余人的数量,与比我方多出一倍的日伪军进行较量。高营长把四个连长叫到一起再三研究眼前的战略方案,并进行了及时的部署,随后进行了安排。一连抢占最高制点虎头山,二连占领虎牙口、断崖岭。三连绕道敌人的南侧以防日伪军狗急跳墙进攻靖公镇。四连占领北侧,在战斗打响之后绕道狼牙岭,偷袭敌人的炮兵部队。战士们统一左臂以系上白毛巾为记号,进入战斗后,缠住进入口袋的日伪军,决定给他们一个有来无回的歼灭战。
  没有了枪声,夜显得格外的寂静。高营长借着微弱的星光观察者敌人的一举一动。山岭之间,炮弹爆炸的地方燃着了一堆堆火焰,一股股硝烟的味道混杂在战场难闻的气息。此刻,烟雾笼罩了整个狼牙山的上空。
  时间进入子夜。埋伏在那里的战士们,一个个露出了疲惫的神情,不住地低头打盹。执勤的战士猫着腰,不住的提醒着大家。这时,侦察员过来轻声报告说:“报告营长,敌人已经进入伏击圈。”
  “好!小方,通知大家,按计划准备战斗。”
  “是!”小方答应一声,迅速消失在夜幕。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突然,从东方传来了一阵阵密集的迫击炮、榴弹炮之声。顿时,山头上火烟滚滚,山石乱溅,火球乱飞。而山下正在观望的龟田和他的部下不时发出一阵阵狂笑。呦西!呦西!土八路的想和皇军较量,简直是自不量力。然后,他转过身给传令官下达命令。命令步兵一面佯攻正面,一面集中火力再一次炮击正对面的山头。而隐蔽在战壕里的高营长听到了炮声,觉察到自己的计划晚了一步;急忙命令小方,通知四连,先解决掉敌人的炮兵部队,不然,我方将损失严重。此刻,山下的日伪军在炮兵的掩护下,对虎头山的一连和守卫在虎口的二连,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呯呯!哒哒!哒哒哒!轰隆!轰隆!随着炮弹的落下,发出一声声震耳的啸叫。炮弹所到之处弹片乱飞,碎石乱溅。整个山坳,弥漫着一股股硝烟滚滚冲天。一连、二连战士,面对多于自己数倍的日伪军,顽强的打退敌人一次次冲锋,敌我双方伤亡惨重。阵地前,躺下了一具具日伪军的尸体,敌人的第三次冲锋又被彻底击退了。
  守卫在南面山峰的三连,遭遇了第二路日伪军的进攻。战斗打得相当的激烈残忍,一次次打退,又一次次冲锋相互咬着不放。敌人之所以这样,就是想争取更多的时间,夺下这个要道进攻靖公镇。连长李公平咬紧了牙关,指挥着三连的战士坚守着阵地,他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左侧的战士喊道:“连长!敌人上来啦!”
  “打!”
  “打!”
  随着一阵枪响,又是一阵激烈的战斗。在夜幕的掩护下,二十多个日军,偷偷摸摸从右侧冲了上来,和战士们进行了近身的肉搏战。星夜刀光闪烁,寒光逼人。在拼刺中,不仅仅是勇猛与机智,重要的是内心世界里,充满了正义赋予你的胆识。
  山岭上,一场壮烈的搏斗开始了。一名受伤的战士怒视着冲过来的三个日本兵,在拼刺中,他故意把身体让给左侧的小鬼子。鬼子兵恶狠狠地刺了过来,他一个急转身把刺刀扎向了鬼子的胸口,只听到扑的一声就结束了小鬼子的性命。而此时,另外两个日本兵的刺刀已刺向了这名战士的身体。他咬紧牙关把刺刀拔出又一次刺向了鬼子的胸口。在另一侧,人多势众的日本兵恶狠狠地用刺刀刺死两名战士后,气势更加嚣张。他们冲过去包围了,站在岩石上的老班长吕胜;老班长仰着头,蔑视的看着冲过来的日本兵,微笑着拉响了捆在一起的手榴弹与日军同归于尽。连长李公平更是杀得两眼通红,手握着长枪的刺刀上,流淌着侵略者的血迹,又一次投入了战斗。此次日军的偷袭,在三连战士的奋力拼搏下,二十多个鬼子,一个不留地被消灭在阵地上。借着星光,连长李公平看着阵地上,躺满了敌我双方的尸体,内心充满了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仇恨,和对昔日战士的怀念。这次战斗,充分体现了八路军战士的刚强与悲壮。有抱住日军摔下山崖的,有抱住日军头部,嘴中咬着半块耳朵的;有掐住日军脖子,把鬼子兵摁倒在地上的;有搬着大石头砸中日本兵头部,背部被刺刀刺中流着鲜血的,有许多许多这样的画面,这样的战士倒在了血泊之中。特别是三连副连长杨丰,一个年仅二十五岁年轻鲜活的生命,在用尽子弹后,含笑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三连二百多名战士,仅剩下八十多名。战斗并没有因为惨重的伤亡而停止……
  
  四连连长魏勇,带领着战士急速地向着北侧渐进,因为没有道路,只能是走走停停,绕来绕去。激烈密集的枪声,恨得战士们真想立即投入战斗。但是,魏勇知道,如果不端掉敌人的炮兵部队,这场战争我们的损失将会更大。四更天的时候,他们看到了狼牙岭的山岗上,日军并排的炮兵部队正在猛烈的轰击。他们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北侧陡峭的山崖边,会出现八路军的部队。连长魏勇带领战士们,绕到日军炮兵的后方,形成一个包围圈,把早已准备好的手榴弹拿在手中,居高临下狠狠地投掷了下去。这一下,恐怕他们想都没有想到,自己的青春年华就这样,在熟悉的轰轰隆隆声中葬送了余生。炮兵部队没了,战场上似乎少了隆重的声响。炸掉了炮兵部队,四连的战士们继续前行,他们在北侧选择了有利地势,趁冲锋的敌军不注意打了个措手不及。
  而守卫在南侧的战士们,依然在拼命的战斗着。天刚蒙蒙亮,李公平看了看阵地上的战士,数了数,加上受伤的战士也就是53人。他刚想说什么,突然,一个战士喊道:“连长!敌人上来了。”
  说完,他们又投入了激烈的战斗。人在,阵地在。李公平做好了誓死捍卫阵地的决心,即使拼到最后,剩下他一个人,他也不会让鲜艳的红旗倒下,他也会战斗到底。想到这里,他又一次向敌人猛烈的开枪射击。打着、打着,不知为什么?冲锋的敌人像炸了锅的马蜂,向两侧乱跑。等打近了一看,原来是莲花领着护院的家丁和乡亲们从后面偷袭过来,只打的冲锋的日伪军溃败退回了狼牙岭。南侧的山坡上遍地尸野,狼烟滚滚。这一次,三连消灭了敌军400余人,自己也损失惨重,直至战斗的最后仅剩下17人。
  高营长带领的一连,和守卫在虎口牙的二连,顽强地阻击了日军,第七次疯狂的冲锋。一连虽然占领了制高点,但由于敌军炮火猛烈的轰炸,一连的伤亡也相当严重,高营长在战斗中左臂中弹受伤。
  在守卫虎口牙战斗中,狡猾的松田龟尾,利用夜晚偷袭了这里。日本兵用炸药炸开了虎口的阻碍,大片的日伪军趁机冲了进来。二连战士拼命拦阻,冲进来一批,顽强的又被消灭或堵了回去。就这样反反复复,战士们拼命殊死抵抗,把他们又一次次压了回去。虎牙口,这个令人生畏的地方,在一天的时间里,演绎着正义与非正义的殊死搏斗。尸体堆积如山,血流如河,一遍遍染红了虎口啸天的凄惨画面。
  躲在后方指挥的松田龟尾,看大势已去,这只老狐狸也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只见他耷拉着头,下达了收兵。带领残余部队600余人,扔下一片尸体,仓皇逃回了县城。
  
  这次战斗,一连、二连清点人数,仅剩100余人,三连17人,只有四连伤亡人数较少。日军被打死打伤一千多人,前沿的伪军彻底消灭,邱四在战斗中也被打死。龟田稻米身受重伤,在逃回县城的途中不治身亡。
  后来,他们在虎头岭,掩埋了牺牲的八路军战士,在狼牙岭埋葬了日伪军的尸体。
  也许,真的有来世。也许,真的有灵魂。据后来人讲,在深夜,狼牙岭上有野狼的啸叫声声和天狼吃月的现象。一旦声音传出,虎头山将会传来虎威阵阵的咆哮。片刻,野狼的声音消失,大山再一次寂静空荡;涓涓溪水顺势而下,仿佛智者在叙说一个故事,在弹奏一曲和睦优美的乐章。
  时光如梭,遍山的野草绿了黄了,远处的山峦也变得粗狂了许多。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