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 十三 章(1)

第 十三 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2-13 15:03:48      字数:5411

  (1)
  传说在久远的一个时代,一个叫靖公的年轻人就出生在靖公镇,他喜欢练武,以打猎为生。
  突然有一天,镇子里有一位老妇人找到靖公说,她的孩子在山里放羊打草时,被一只野猪生吞活吃了。靖公听后觉得蹊跷,野猪本来是食草动物,怎么会突然变成吃人了。靖公决定亲自上山探个究竟,来到山上以后,他躲在一处山石的背面,足足在那里等了三天三夜。在一个寂静的夜晚,当月亮慢慢升上了树梢,皎洁的月色笼罩着大地。此刻,山石、树木,仿佛披上了一件银色的斗篷。远处,有几座连绵起伏的山峰,像一把把利剑直插在夜空。山林中,不时传来布谷鸟的叫声,声音划破了夜空的寂静,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对猎人靖公来说,这点声音算不了什么,自己有着满身的武艺和经常穿梭在深山的经验,早已习以为常。要是一个平常人岂敢大半夜蹲在这里,恐怕吓也吓得半死。靖公则不这样,好奇心驱使他更加有了精气神;只见他两眼紧盯前方,没有一丝困意,瞪大的眼睛生怕漏掉每一个细节。一天,两天……毕竟三天了,说不困那也不现实,他也是肉身人胎又不是神仙。靖公在看着看着的时候,眼睛就开始打架了。不一会儿,眨着的双眼就合上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阵蟋蟀的叫声让他勉强睁开了眼睛。当他再一次想合拢眼睛的时候,谁知那只蟋蟀就像趴在他的耳边故意大声地喊叫着。这样反复叫了好几次,靖公彻底没有了睡意。片刻,那只蟋蟀又飞落在他的头顶,靖公伸手去抓,那蟋蟀蹭地一下,向着正前方一跃而飞。靖公两眼呆呆地看着,不知不觉在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头满身黑色,带着花瓣的野猪慢悠悠地走了出来。在它的身后跟着一头小野猪。此时的靖公早已耐不住性子,手提着大刀一跃而起飞身窜了出去。只见那一大一小的两头野猪,不慌不忙继续向前走去,直至走到一处空旷的山岗上。当靖公追上来的时候,它们好像并无觉察,还是悠闲地走着,并没有回头看靖公一眼。此刻的靖公窝着一肚子的怒火举刀便砍。一刀下去,刀下空空早已不见它俩的踪影。哎吆!这也怪了,难道说是我看错了嘛。靖公左右看了又看,也没有啊!他急忙转身向后看去。哎呦!只见刚才那俩野猪若无其事悠闲自得地行走着。这下可把靖公气坏了,他举刀便砍。就这样,反反复复砍了六十六刀,始终伤不着它们。而靖公呢?早已累得筋疲力尽瘫软坐在了地上。
  当他再一次站起来的时候,眼前的一幕惊得他目瞪口呆。这不是……不是镇子上的老妇人吗?旁边的不就是她的女儿吗?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靖公!委屈你了,我们之所以这样也是迫不得已。你知道吗?这里要出大事了,这里要面临一场巨大的灾难,只有你们齐心合力才能拯救这里的人们。”
  说到这里,那老妇人用手指了指身边的小女子。
  “她就是我的女儿百灵,时间紧急,我就直接说吧。你们俩即刻举行婚礼,才能挽救这里的人们。靖公!我知道你此时的心情,真的没有时间了,以后你慢慢就明白了。”
  听到这里,靖公更是惊慌失措,他心里一点准备也没有啊!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站在那里一声不吭,两眼直直地看着眼前的草丛。正在这时,那个蟋蟀又一次唱响它那雄壮凄婉的歌声。悠扬,高亢继而声调缓慢,像断了线的水珠砸向悲凉的音符。悲凉给这个夜晚涂抹了一层凄凄切切苍凉的色彩。
  靖公不知为什么,他的身体开始了颤栗并不住地发抖,他的双手下意识地抱在了腰间。这时,百灵走了过来,温柔地问候道:“靖公哥哥,你怕了吗?”
  “不!不!不——!”
  靖公向后退了两步,一声接着一声吼叫道,这声音刺破了寒冷的夜。而在他的身边一句句温馨和美的声调,传入他的胸膛直至心田。他觉得一阵清醒,一阵眩晕。清醒与眩晕碰撞,他觉得他走了很远、很远。他走进了一个粉色的帐篷,他看见了端坐在那里的百灵姑娘,不知为什么正忧伤的哭泣着。靖公不顾一切走过去,单腿半跪在她的面前。一边发自内心的求爱,一边为心爱的百灵姑娘擦着眼泪,安慰着她轻轻地唱着歌儿。
  唱吧!唱吧!
  我的百灵鸟
  唱吧!唱吧!
  我日日夜夜想见的百灵鸟啊!
  你的歌声迷住了森林、迷住了溪水
  迷住了正在吃午餐的猎人
  看那野兔,看那羚羊欢快的奔跑
  看那蝴蝶,看那山雀迷途中回到了家
  
  飞吧!飞吧!
  我的百灵鸟
  飞吧!飞吧!
  我日日夜夜想见的百灵鸟啊!
  你愉悦的心情就是我挥舞的大刀
  我永远、永远守候在你的身旁
  把妖魔把黑暗劈开,迎接晨曦升腾的太阳
  迎接幸福和那甜梦中熟睡的儿女
  这歌声只唱的百灵破涕为笑,她高兴地依偎在靖公的怀里,轻轻地抚摸着他,温和的声音覆盖在靖公的全身。唤忆他,觉醒着他,仿佛在家乡的妈妈河,他第一次下水,他用脚尖轻轻地触碰碧柔的水面,他又下意识地退了回来。水荡漾,一圈,两圈……无限的扩展。风起,风涌着水面拍打着靖公的双脚,感动着靖公,感动着他的热情,勇敢的向水中一点一点深入。直至被柔软的水拥抱着,拥抱着,靖公好像失去了自己,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了。他想用力紧紧地抱住柔柔的水,但是,那个力量始终在心间游荡,似秋千一高一低一起一伏愉悦之乐之天伦。靖公哥哥!靖公哥哥!那声调柔柔地,轻轻地顺着山间流淌,直至像突兀的瀑布一泻千里。
  第五天过后。翌日。
  靖公和百灵在山中采药,当他们来到千古山岭附近时,周围骤然响起唧唧吱、唧唧吱急促的鸣响。直叫的靖公和百灵的脉搏跳动加速,血液沸腾。这,这是为什么啊?
  蟋蟀(俗名蛐蛐、夜鸣虫)乃通古上亿年的灵性昆虫(有1.4亿年的历史),它不仅善于唱歌,蟋蟀还十分好斗。特别是寂静的夏夜,蟋蟀的歌声,犹如在战场上,鸣奏出一曲刀戈马鸣的声音。时缓时急,快慢节奏交加,仿佛身临一场风雨摇曳的战斗。一曲唱罢,另一曲随即奏响。
  唧唧吱、唧唧吱……
  靖公从小生长在这里,又时常在山中砍柴打猎,对于这种声音自然再熟悉不过。这蟋蟀也是很好的预报专家,它懂得气候的阴、晴、燥、暖。莫不是今天真有什么事吗?靖公这样想的时候,抬眼望了望身边的娇妻百灵。百灵看着他,双眉紧锁,水汪汪的眼睛里透视着焦急的神情。
  “百灵,莫怕,有我在,谁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嗯!靖公哥哥。我……我会给你惹麻烦的。”
  “百灵,不许你这样说话,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我应该保护你。”
  “嗯。”
  百灵低声答道,走上前轻轻地依偎在靖公的怀里,靖公的手指抚摸着妻子乌黑的青丝,动情地低下头轻吻着百灵的秀发。此刻,一阵腥风吹来,山石和脚下的土地瞬间颤抖起来。过了一会儿,随着腥风过后,黑雾遮天,大地片刻阴沉沉的。耳边不时响起咚!咚!咚!地声音,并且越来越近。靖公放开妻子,伸手拔出身后的大刀,准备迎接着劲敌的到来。
  “百——灵!百——灵!”
  随着短促沙哑的声调,一个乌黑笨拙的家伙,嘴里喊着百灵,一步一步缓慢地走了过来。
  “百灵!这个乌黑的家伙是谁?他怎么知道你的名字?”
  靖公带着怒气的声调问道。
  “靖公哥哥,你要相信我,这家伙就是千古山岭的干古老熊,他有着五百年的道行,他想修道成人又不甘寂寞。现在成了半人半妖的家伙。有一天,他听到我在唱歌,顺着歌声找到我,见我容貌漂亮,竞想霸占我为妻。我不从,这家伙还威胁我说,要让这方圆百里的老百姓遭殃受难。”
  靖公听到这里,肺都要气炸了。他走近干古老熊的面前用手指着他说:“呸!你这乌黑的老熊怪,你真是痴心妄想。百灵现在是我的妻子了,你要想活命就赶紧滚开!不然,我就劈了你!”
  谁知那干古老熊并不生气,慢慢腾腾看着百灵说:“百灵,跟我走吧!他只不过是一个人间的凡夫俗子,你跟着他有什么好处。跟着我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不然,我就把那小子的头拧下来!”
  “靖公哥哥,你快走!快走!”
  “不!不!”
  说完,靖公举刀向着干古老熊砍去,那老熊也不躲闪随靖公去砍。嘭!嘭!嘭!所砍之处,没有丝毫的伤痕。靖公用力过猛大刀又被弹了起来,震得他的虎穴疼痛难忍。百灵看到此般情景,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她的靖公哥哥肯定会吃大亏的。突然,她轻轻一跃飞到一个高高的树杈,昂着头唱起了悦耳动听的歌谣。
  哥哥吆!哥哥吆!
  你是妈妈河里妈妈的儿
  你是妹妹心田里最英武的哥
  哥呀哥
  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吗?
  妹妹给你数着六十六次大刀
  拯救方圆百里的男女与老幼
  哥哥吆!哥哥吆!
  六十六处爱情的见证
  六十六笔书写不落的传奇
  ……
  
  说也奇怪,靖公听到这歌声力量倍增,感觉身体也轻快了许多,上窜下跳,一招一式和干古老熊打斗起来也不那么被动了。不过,那老熊也非善类,虽然身体笨拙,但他身高八丈却占着一定的优势。他抡起手臂呼呼生风,左右摆动。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向后,但他的两只脚始终不敢抬起。聪明的靖公看出了破绽,决定进攻他的下体。站在高处的百灵继续唱着歌,歌声穿透了黑雾,慢慢的雾薄了,淡淡的露出了天空,圆圆的月儿当空,星光灿烂。这时草丛里的蟋蟀看到了天空,片刻之间唧唧吱、唧唧吱响成一片,这声音也激励着靖公的斗志。
  只见靖公向着干古老熊虚晃一刀,转身向着老熊的身后奔去,举起刀对准他的屁股就是一刀,只听到嗷地一声,干古老熊晃动着身体痛地叫了起来。大熊掌不时的向后扫去,靖公躲闪不及,被老熊的大掌扫了一下,他被甩出两丈多远。站在高处的百灵看的清清楚楚,她停止了歌声。随即看到了干古老熊的身体又长高了许多。百灵忍痛又继续唱歌,为她的靖公哥哥加油鼓劲。受到鼓励的靖公咬着牙就势向前滚去,直至来到老熊的近前,用力把刀举起对准他的大脚掌狠狠刺去。老熊怪并不着忙,就在刀尖落下地瞬间,老熊来了个左右分叉式,把腿分开了。靖公急忙转动身体,举刀直接向他的右脚用力砍去,老熊怪躲闪不及只听哎吆!一声惨叫。干古老熊高大的身躯晃动了一下,站立不稳,向后噔噔退了几步。大脚掌刚一落地,嘭地一声乌血飞溅,瞬间四周落下许多乌黑的血点。这老熊顾已不得疼痛,只见他怒目圆睁满脸杀气地看着面前的靖公,左脚向前跨了一步,弯腰伸出大手把靖公提了起来。这一下可把站在树杈上的百灵姑娘吓坏了。这还了得,靖公哥哥要是落在他的手里,还不是像手里攥着一只小麻雀一样。百灵顾不得自身安危,她飞身下来,用脚尖点地顺着草丛讯速地跑了一圈。瞬间,草丛里的蟋蟀噌噌地窜了出来,一个个高昂着头,摇动着两根长长的须,乍起翅膀奔向老熊流血的右掌。刹那间,只听到吱吱喳喳啃食吸血地声音。
  紧跟着,其他的地方,一只只蟋蟀从草丛、石缝间飞跃出来。两眼注视着前方老熊怪流血的右掌,在不停震动着双翅。只见右边的翅膀上,有一个像锉样的短刺,左边的翅膀上,长有像刀一样的硬棘。左右两翅一张一合,相互摩擦。这时的蟋蟀,不是在运气唱歌,而是兴奋地看着血汪汪地右掌。特别是那些露出两颗大门牙的长颚蟋蟀,大张着嘴,好像在说终于等到了五百年不遇的美味大餐。五百年,正好是老熊怪的时限。
  只见那干古老熊被咬得吼吼乱叫,两只熊掌上下乱晃,不住地弯下身去捉小蟋蟀时,顺势撒手丢下了靖公。小蟋蟀哪经得住他这样的大熊掌,一只只被拍的,死的死,伤的伤。后面,接踵而来的队伍,毫无退缩一批批勇敢地冲向流血的伤口。
  摔在地面的靖公,被老熊怪的大手抓得满身伤痕累累,他强忍着站立起来,回转身拖着受伤的右腿,向后走了三十多步。从怀中掏出了弹弓,拿出百灵新婚之夜给他的击鼓石。据说这种石头镶嵌在鼓槌上,可以敲击六十六种乐曲,音调音符,各有不同音质,似一曲曲动听悦耳的曲子。另外,击鼓石也是见血膨胀的利器。
  靖公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对准食指用力划了一下,鲜血瞬间滴在击鼓石上。然后,他把膨胀的击鼓石放在弹弓,用力拉开对准老熊怪的左眼射了出去。只听嗖地一声,不偏不斜正好射中。
  “哎呦!疼死我了。”,
  老熊怪捂着左眼在原地乱窜乱跳了起来。靖公趁势,又把第二颗击鼓石拿了出来,用食指的血涂抹了一下,又一次拉开。他瞄准了几下始终没敢射出,干古老熊捂着左眼来回晃动,靖公瞧不准机会,也没办法下手。这时,一只长颚大蟋蟀,一下子窜到了老熊的右额之上,张开大嘴用力啃食着,顿时乌血流出,疼痛难忍的老熊怪,抽出左手向额面胡乱拍去。就在这一瞬间,靖公把早已准备好的弹弓用力射了出去。这一次也正好命中他的右眼,好像是这两枚击鼓石专门为他的眼睛准备似的。击鼓石见血迅速膨胀,涨起越来越大,直涨的干古老熊头骨裂开,疼的老熊怪就地翻滚乱踢乱抓。踢到哪里,哪里的山石飞扬乱溅,抓到树木不是被拔下就是拦腰折断。滚来滚去,他的一只脚踢到了百灵站立的那棵树上,只听到咔嚓一声大树当即折断,而站在树上的百灵连人带树一同被摔了下来,正好摔倒在老熊的身旁,被老熊的大手触碰抓到了。靖公看到这里,不顾受伤疼痛的身体迅速从腰中拔出腰刀,纵身跃了过去,对准老熊噢噢乱叫地大嘴狠狠地刺了下去。老熊怪丢下百灵,顺手把靖公抓住揽抱在怀中,用力紧紧地勒着,靖公知道自己难已逃脱老熊怪的魔掌,但决不能让他伤害到自己心爱的妻子。他不顾一切拼命地喊道:“百灵快跑!快跑啊!”
  喊完最后一句话,口鼻流血气绝身亡。
  击鼓石陷入老熊的眼中越陷越深,见血不住地膨胀疯涨,只听到“嘭!”的一声,干古老熊的脑壳瞬间崩裂,就这样结束了他五百年半人半妖的性命。
  百灵见此情景,飞转过身,奔过去抱住靖公的身体大声痛哭。这哭声悲悲戚戚,一声高过一声,惊动了四面八方赶来的老百姓与百灵的母亲。这些老百姓恨透了干古老熊,他们找来各种利器,一刀一刀把老熊的身体割离,用一口大锅把干古老熊的尸体放进去,用滚滚的热油熬了三天三夜,熬了三大缸油。众人把靖公的尸体葬在这个山岗之上,用缸里的油点燃了九九八十一个夜晚。
  后来,附近的老百姓为了纪念靖公,集体搬迁在靖公大战老熊怪的山岗的周围,并长期居住在这里,把这里聚集居住的村镇命名为靖公镇。在后来呢?百灵为靖公生下来一对双胞胎。一个叫靖文,一个叫靖武,世世代代烟火相传直到今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