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二章(3)

第十二章(3)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2-13 08:56:23      字数:5952

  第二天,老程回到了魏善庄见到了高营长,把老付头说的情况详细汇报了一遍,高营长一边听,一边不住地点头。稍后,高营长把县城得到的情报说给了老程,两个人一起分析商议着下一步的计划。目前,县城的日伪军如缩头的乌龟,让他们走出县城的确也是个难题,但需制定一套严谨的战略方案,狠狠敲打老乌龟的硬壳,让它把头伸出来,智取方为上策。首先要打探一下城里鬼子的虚实,然后,在分两队人马行动,一队打东门,一队佯攻北门。
  按照计划,八路军的部分人员,乔装打扮成老百姓,拉着大车小车的东西,分头向县城方向出发。张铁成带领的人员去了东门,另一支队员,由侦察排排长冯顺带领着去了北门。先说东门,张铁成他们刚来到这里,就看到东门外排着长长的队伍;搜查的伪军,看着来来往往进城的人们,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并不时大声地吆喝,看到不顺眼的人,还拳打脚踢以泄私愤。此时,一个挑着山货的中年人走了过来;伪军迎面走上前,对那人浑身上下摸索着,又看了看肩上挑的框子,搜查完毕,见没什么油水可捞,抬腿踹了那人一脚,顺口骂着脏话。说了一声;“滚”。紧接着,一个挎着篮子的老大娘随着人群走了过来,篮子上面盖着一块粗布。那个伪军走上前,一边上下搜着,并不时用眼睛的余光,撇着篮子里露出来的鸡蛋。这个伪军,搜了半天见没什么值得贪占的,便伸手抓了篮子里的三个鸡蛋,老太太见状,急忙伸手阻拦;不料,正好碰掉了伪军手里的鸡蛋。这一下老太太可不干了,抓住伪军的衣领不依不饶还要和他理论;执勤的伪军哪吃她这一套,伸手把老太太推开,老太太没有站稳,一下子摔了个四脚朝天,胳膊上挎着的篮子也被甩了出去,只听啪地一声,篮子里的鸡蛋扣倒在地摔了个稀碎。被摔倒的老太太,躺在地上好半天才发出声音,继而是一阵呜呜的哭声。这时,从后面走出一个带着礼帽,二十刚出头的漂亮小伙儿,他来到一个伪军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你!一个大男人,给日本鬼子当走狗不说,还欺负自己人,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简直是猪狗不如!”
  听到骂声,三个伪军围拢了过来,其中一个指着小伙儿说:“妈的!你真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弟兄们,给我上,废了他!”
  说完,三个伪军一齐冲了上去。那小伙儿也不躲闪,也不逃跑。只是握紧了拳头,微微侧过身体。当他们靠近时,他猛地伸出拳头,虚晃一招;同时,一只脚已踢了出去。一个伪军闪身躲开了拳头,另一个伪军靠前的同时,正好被小伙儿一脚踢飞了出去。哎吆!这还了得,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儿,竟敢踢了自己的弟兄;再说,这些伪军,平时哪吃过这些亏。另外两个伪军也不示弱,又一次冲了上来,提拳、抬腿向小伙打去。小伙也不白给,错身一跃而起躲开了。只见他绕到伪军后面,恶狠狠用力向一个伪军腰部踢去,也许是用力过猛,只听到“啊”的一声,那个矮胖的伪军倒地的同时,噗地一口吐出了鲜血。不过拔刀相助的小伙也暴露出自己真正的面貌。她,头上戴的礼帽也被甩掉了。
  “啊!原来是一个女孩。”
  “是啊!是个女孩,还是一个练家子出身。”
  “这么厉害!哎哎!快看巾帼英雄!”
  “是花木兰吧,男扮女装。”
  “是专门来收拾,这帮欺负人的家伙!收拾这帮伪军!”
  “是啊!狠狠揍他,解气!真解气!”
  “收拾他!狠狠揍他!”
  人群里一片骚动,说什么的都有。重要的是人们出了一口恶气。
  最后的一个伪军,看到眼前是一个漂亮的姑娘,不知是吓晕了,还是被姑娘的美貌迷傻了,还凑上前伸手去摸那姑娘的脸蛋儿,那姑娘也不躲闪,顺手来了一个麻利的索婉反倒身,并抬脚踹在他的屁股蛋上。那伪军噔噔噔向前被甩出两丈多远,一个没站稳直挺挺地趴在地面,像狗啃屎一样,半天没有声息。这时,又过来几个伪军,其中一个高个子伪军卷着袖子,嘴里还不住地骂着走了过来。
  “呀嗬!这小妞还会两下子,来!陪大爷过几招。打赢了,还算罢了。嘿嘿!打输了,干脆给我当个压寨夫人咋样?”
  话音刚落,那个高个子伪军的脚就踢了过来,那姑娘一闪身躲开了。只见那个高个子伪军站在原地,紧了紧腰带,伸胳膊伸腿练了一套长拳。还别说,真是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看起来这家伙还有两下子。大家都替那姑娘捏了一把汗。特别是铁成鼓足了劲,待机会上前好好教训一下这帮伪军。练完后,高个子伪军提拳冲了上去,那姑娘急忙闪开,两个人一招一式打了起来。按钟点说,也就是十多分钟,显然那姑娘有点招架不住,步步向后退去。这时,人群中又是一片骚动,甚至,胆大的人还喊出了声音,姑娘,快跑啊!站在人群中的铁成可不这样看待,他心中自有分晓,也只有像他这样的行家才能看出里面的玄机。
  高个子伪军占了上风,更加来了精神,只见他伸出长长的胳膊,朝姑娘的面门恶狠狠地打去。那姑娘也不躲闪,眼见高个子伪军整个身子斜了过来,她上半身向后倾去,顺手抓住高个子伪军的胳膊,右腿弯曲瞬间抬起,整个膝盖正好顶在高个子伪军的裤裆里,只听哎呀一声,高个子伪军双手捂着裆部倒在地上乱滚。其他的伪军见自己的人吃亏了,哗啦一下七八个人围了上去。眼见这个姑娘就要吃亏,站在人群中的张铁成,和身边的几个战士递了个眼色,这几个战士早就憋了一股气,看不过眼了;也发自内心佩服姑娘的武功与过人的胆量。心想,这姑娘不简单,但决不能让她吃亏。早已窝了一肚子怒火的战士们,手里拿着棍棒、扁担、护身的刀具一起冲向了伪军,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棍棒已揍了过去。片刻,这里乱成一团。守城的伪军们看大事不妙急忙吹响了哨子;听到哨声,十多个日伪军端着枪从门楼里跑了出来。铁成看大势不妙二话没说,背起受伤的老人家,拉着那姑娘转身向前方跑去。穿过一片树林,他们来到这里,与埋伏的战士们汇合一处。
  为了安全起见,张铁成命令三个战士,带领老乡们先离开这里,自己和十多名战士阻拦追赶的敌人,掩护老乡们安全撤离。可是,被救的女子说什么也不愿离开,张铁成见战事紧急只好依她了。那女子从一名战士的手中要了一支步枪,熟练地趴在地上瞄准着正前方。此时,追赶的日伪军已来到了不远的地方。举目望去,来到近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伪军队长邱四,和新上任的龟田稻米小队长。只见邱四探头探脑望着前面的树林,像一只狗一样提鼻子闻了又闻,转过身来到龟田小队长身边,低声下四地说道:“队长大人,您看前面的一片树林隐蔽的有,土八路的有。我们的大大的在明处,不如让我们的山炮,快快地消灭这些土八路的岂不更好。”
  “吆西,树林埋伏的有,山炮的来不及。让八路的跑了,你,我的,怎么向上司交代?”
  “是是!不能让土八路跑了。有皇军在,我怕他们被您吓也吓跑了。”
  “呦西。呦西。你的前方的带路。”
  稻米话锋一转,两眼带着凶光看着邱四说。这邱四没想到为了讨好他,自己则出卖了自己;继而勉强微笑了一下,又撇了撇嘴。心想,我这不是自个给自个下套吗?不去吧!怎么可能,这他妈的日本鬼子比鬼还精呢。
  说到这里,我们反过来讲讲,龟田和桥本逃到县城之后的情况;刚开始,松田龟尾对他俩逃跑出来的经历根本不信,用尽了各种办法去试探他们。特别是桥本一个高丽棒子能真心实意跟皇军干吗?对于稻米,他没有像对待桥本那样疑心疑鬼,毕竟他是纯种的大日本帝国的血统。如果八路军蛊惑他,策反他,最终他的血液里流动的还是日本人的血。我可以原谅他的年轻无知,但决不允许桥本这个外人出卖皇军,如果真是那样损失就大了。刚开始,他们用各种办法威胁,甚至诱惑桥本,但始终没有从他的身上找到投降的蛛丝马迹。重要的是这个稻田还算有点良心,念起救命之恩,苦苦哀求以死作证,才保全了桥本今日的自由与性命。在以后的日子里,两个人的情绪慢慢得到了恢复;特别是龟田稻米,走在街上大摇大摆的模样,似乎在他的身上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这个纯种的日本人,又一次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恢复了原有的军国主义霸性,完全忘记了在魏善庄教育善待他的日日夜夜。桥本呢?变得比以前更加沉默寡言,特别是在主子的面前显得畏畏缩缩,连出气的声息都比以前细微了。
  当邱四带领着他的手下走近小树林时,张铁成高喊了一声:“打—”
  埋伏在那里的八路军战士和那女子,听到喊声随时扣动了扳机,走在前面的伪军一个个应声倒下。
  呯……!哒哒哒!……
  一阵阵枪响,又有几个伪军被机枪射中倒下。剩下的伪军吓得早已没魂了,掉头就往回跑。有几个胆小的,两腿像筛糠一样不住抖擞,身子一软瘫倒在地。站在后面的日军小队长龟田稻米,看到溃散后退的伪军愤然大怒。他抽出战刀向空中一举,口中用日语大声命令道:“突撃(する)——”
  听到命令,日军端起枪一边打,一边朝树林里射击。冲在前面的机枪手干脆趴在地上,疯狂地向小树林射击。
  哒哒哒……嗒嗒嗒……枪声越来越密集了。
  张铁成看局势对他们不利,急忙命令战士们,向前方的日伪军投了几个手溜弹,乘着烟雾向后方撤退,直至来到来到河岸,看到停泊在那里的小船。这时,鬼子们也发现了岸边的小船,更加疯狂地向他们射击,阻止他们过河。在撤退中,身边的三名战士不幸中弹牺牲了。
  哒哒哒……又是一阵横射。张铁成他们被子弹挡在河岸边的凹坑里,无法靠近小船。情况万分紧急,眼看着身边的同志们一个个中弹倒下。张铁成急得满头大汗,但怎么也想不出突破重围的办法。打着,打着,不知怎么回事,鬼子停止了扫射,并回头向身后冲击。凭经验判断,张铁成知道这肯定是北门的冯顺,带领着同志们赶来支援。原来冯顺带领的一支队员刚来到北门,守门的日伪军听到不远处有枪声,就急忙把城门关上了。冯顺断定是临时出了意外,便带领身边的战士们,及时赶到了东门外,从后面开火打击敌人。毕竟武器悬殊,冯顺和战士们手中使用的都是短枪,龟田带领的日伪军人多火力又猛。在战斗中,冯顺带领的六七个队员相继牺牲;但是,他们还是拼命阻击拖住冲上来的日伪军。直到最后,冯顺深受重伤被敌人抓住。铁成眼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无能为力,有几次想冲上去却被身边的女子拉住,他知道就他们四个人,冲上去也是送死,只好忍痛牵扶着受伤的战士,和那女子坐船向对岸划去。
  龟田稻米带领日伪军返回来的时候,早已不见了张铁成的身影,只好回到了县城,立即向松田龟尾大队长报告了战况。在嘉奖会上,松田龟尾表扬了龟田稻米英勇善战不愧为天皇陛下的忠臣,是日本大帝国主义的骄傲。此刻,龟田稻米的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幻境中一名穿着和服美丽的日本少女,正微笑着向他走来。
  “举杯!庆贺稻米君。”
  当听到举杯的声音时,幻境中的龟田一时惊慌,伸出的手正好碰着了桌子上的酒杯,只听到哗啦一声,酒杯倒下酒水洒在他的身上,高脚杯瞬间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在魏善庄独立营的营部里,迎春和绣花正在给受伤的同志们包扎伤口。这时,高营长走了进来,他看到坐在那里低头不语的张铁成,径直来到他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压低声音温和地说道:
  “铁成同志,你的伤恢复的咋样了?”
  铁成听到营长的声音,急忙起身站起来行了一个军礼。
  “报告营长,没事的,只是受了一点轻伤。”
  说完,低头不语了。
  “铁成同志,我知道你此时的心情,打仗哪有不牺牲的。这次我们虽然没有按原计划完成任务,但收获也不小啊!最起码暴露了敌人的面目。下一次来一个顺藤摸瓜,打他一个措手不及,看这只老狐狸还能沉住气不!”
  “营长,下一次我一定参加,我一定替牺牲的同志报仇!”
  “我们大家都要替牺牲的同志报仇,解放安祥县,解放全中国。”高营长走过去扶着铁成的肩膀坚定地说。
  “营长!莲英姑娘来了。”
  高营长的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通讯员小方的声音。随着话音,一前一后走进来两个人,前面的是小方,后面跟着的是莲英姑娘。脚步刚一停稳,莲英就主动上前,对着张铁成深鞠一躬,弄得铁成满脸通红,连连摆手,又急忙上前牵扶莲英姑娘。
  “这……我……我们八路军不兴这个,快起身,快起身。”
  铁成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而站在一旁的高营长,见此情景哈哈地笑了起来,他看着莲英说:“八路军是我们人们的军队,起身吧,莲英姑娘。”
  “谢谢高营长!”
  “要谢,你就谢我们的铁成连长吧。”
  说完,莲英又要躬身行礼,铁成见状急忙躲到营长身后,高营长跨步上前拦住说:“八路军和老百姓是一家人嘛!要说感谢,我们更要感谢老百姓的大力支援。你们就是我们的大后方,是我们的根据地。”
  “哼!那我也要感谢。”说完,连英姑娘举起右手,行了一个不算正规的军礼。高营长、铁成连长并肩立正,还了一个正规的军礼。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莲英姑娘就起床了,她没有打搅别人,自己单独来到村庄外一个空旷的地方。她选择好地势,用力紧了紧腰里的紧身带;然后,活动一下腿脚,便开始一招一式练了起来,大概一个多时辰,她收住了拳脚,同时,耳边响起了一阵鼓掌的声音。她抬头一看,只见铁成连长站在那里,正笑着看着她使劲拍着手。懂事的莲花莞尔一笑,双手抱住紧贴右跨躬身,行了一个优雅的女子传统礼,让站在那里的铁成看得目瞪口呆。
  “铁成哥。”
  “嗯!嗯!练得好!练得好!”
  铁成答应着,抬起右手竖起大拇指连声称赞。
  “铁成哥过奖了。”
  “好功夫啊!你在县城的一切我们都看到了,你一个人打倒了好几个伪军,不愧为女中豪杰,像那花……花朵一样。”
  本来铁成想说像花木兰,可是话到嘴边却忘了词啦,只好改口说成花朵。这一出口不大要紧,直逗得莲英咯咯地笑得弯下了腰。笑完了,她看着铁成说:“你们八路军可真有意思,把花木兰说成花朵。”
  “莲英,不……不……不是,是我说错了。我们的队伍里的战士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没上过学堂。唉——”
  说完,铁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莲英歉意的看着铁成止住了笑声。
  “铁成哥,对不起。”莲英小声说着,嘴里还不停地继续嘟囔着。
  “这县城一点也不好玩,到处是欺负人的坏蛋,一点也不好玩。”说着,自顾自个的向着村子里走去。
  说起莲英,我们要从她的家乡说起;莲英的家乡在靖卫县与安祥县交界处,大约五十公里处叫靖公镇的地方。莲英生长在一个大户人家,她所学的武功,是她的祖上一代人一代人流传下来的。到了她们这一代人的时候,她的父亲靖烈实在有点犯难了。靖烈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叫靖莲科,女孩叫靖莲英。莲科喜文,父亲靖烈教他武功可是绞尽了脑汁,只可惜莲科不是那块料,怎么教他都不上道,练武的架式还不如打鸟的姿势好看,气得靖烈大声呵斥,还不住地摇头叹息。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列祖列宗,为此还生了好长时间闷气。后来仔细一想总算转过弯了,只好如他所愿,送莲科漂洋过海到国外深造留学。不过,老天还算长眼,他的姑娘莲英天生就是练武的料,虽是一个女儿身,但天生活蹦乱跳,喜欢舞枪弄棒。有时候,还偷偷摸摸带着护院的家丁来到深山打猎。天长日久,这丫头练就了一手好枪法。只要她出去一次,回来时保准带一些野兔、野鸡之类的猎物。不过,她学的文化比起哥哥那就差远了,但在当时的社会也是响当当的文武双全了。
  这一次巧遇抱打不平,不知这丫头动了哪根神经了,一个人女扮男装,偷偷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安祥县县城。你说,你安分一些也好,还逞强惹下了如此大的麻烦。这丫头的脾气秉性,还真像她老祖宗靖公遗传给她们的,有爱打不平拔刀相助的气节。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