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二章(2)

第十二章(2)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2-11 12:49:24      字数:3472

  晚上,月亮升起来的时候,震义才回到了自己的家里;走到窗前,看到屋里还亮着灯光。震义轻轻地敲了两下窗,只听里面绣花轻轻地问了一句:
  “谁?”
  “是我,绣花。”
  “震义。”随着话音落地,门吱呀一声开了,震义走了进去轻声说:“孩子呢?”
  “都睡了。”说这话的时候,绣花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拉着震义的手了,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着。片刻,震义被这热情所感染,张开双臂用力地抱住了绣花。女人特有的味道吸引着他,震义瞬间释放了自己的情怀,他把头低下,把急促呼吸的嘴,对准了绣花温湿的嘴唇。
  “娘——!娘哪?”
  孩子的一声喊叫,让他们两个瞬间又分开了。震义急忙来到里屋,看到儿子青山正揉着眼看着外边。当他看到是爹时刚想喊叫,却被震义急忙上前用手挡住了张开的嘴。
  “轻点声,别惊醒了妹妹。”
  “嗯!爹你啥时候回来了,俺想你了。”
  “爹也想你啊!”说着,震义凑过去对着青山的脸蛋亲了两口,又轻轻地抚摸了一下他的头。然后,从口袋里摸了摸像变戏法一样,掏出一把带花纸的糖块。青山一把夺过去,拿一个就往嘴里放,刚放到嘴里被震义轻声说道:“儿子,那跟花生一样不剥皮咋吃呢?快吐出来!”
  等青山吐出来,那块糖的外皮已咬嚼到糖里去了。震义拿着糖一点一点把纸剥去,直接放到儿子的嘴里。这时,绣花走了过来,看着儿子问了一句:“儿子好吃吗?”
  “好吃,娘!你尝尝,甜甜的。”
  “娘不吃,给妹妹留一点吧。”
  说到这里时,震义好像想起了什么,摸了摸胸口顺手掏了进去,拿出来一块花布递给绣花说:“不说还想不起来呢?我在县城扯了一块花布,你看看是不是给孩子做身衣服啥的。”
  “哦!穿花衣服啦!穿花衣服啦!”青山看到花布,孩子的天性自然就活跃了起来,他的喊叫惊醒了熟睡的青秀,不知咋搞的,这孩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绣花赶紧上炕把孩子抱了起来,一边哄着一边指着震义说:“爹爹回来了,我的小乖乖想爹了是不是?娃儿不哭,娃儿不哭。青山快把那个甜的拿过来给妹妹。”
  “给,小馋猫,我就知道你会醒,给你留着呢。”青山稚嫩学做大人的话语,逗得两个大人哈哈地笑了起来。两个孩子没有了睡意,一家人都来了精神,震义就把去县城见到的景象一五一十给全家人描述了一番。只听得青山瞪起了眼睛,不住地晃动着小手。
  “爹!县城那么多好吃的,让我吃吗?”
  “孩子,那都是给有钱人家准备的。我们要消灭日本鬼子,打倒地主老财,我们才能过上好日子,才能吃上好吃的。”
  “爹!我也参加你们的队伍,消灭日本鬼子,打倒地主老财,我天天就有好吃的。”
  “爹!我也参加,我也天天有好吃的。”青秀接过哥哥青山的话茬嫩声嫩气的说。
  “对!我们全家人都参加八路军,一起打鬼子,一家人都有好吃的。”绣花慢声慢语地对着一家人说。坐在旁边的震义抬起头,满脸洋溢着幸福,微笑着看着妻子。过了一会儿,他接过青秀抱在怀里又聊了一会家常,听着听着,两个孩子不住地打着哈气,看起来他们真是困了。
  已是深夜,一家人躺在了一张床上。不一会儿,疲劳的震义打着呼噜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第二天,老程和震义就早早地起床了,他们来到了营部,和高营长简短地聊了一会儿,便踏向去往县城的路上。他们一边走一边聊着,高营长看着老程和震义两个人说:“老程啊!辛苦你们了,这次的任务很重要啊!上级催得急,时间又这么紧迫,争取早一点完成任务啊!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营长放心吧!我们一定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震义,有问题吗?”
  “报告营长,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呵!就是没问题,好样的!老程手下无弱兵啊!”
  “报告!是营长手下无弱兵。”说完,三个人哈哈笑了起来。特别是高营长一边笑,一边用手指着老程。
  在一个下坡处,高营长才不得不和他们挥手告别,直至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才回转身向着魏善庄里走去。
  老程和震义告别高营长后,步履匆匆的向着县城的方向走去。其实,县城离魏善庄也就是四十多华里;但是,交通极为不便利,基本上走的是山中的羊肠小道。鬼子之所以不敢贸然行动,主要是地势险要,鬼子的重武器也进不了山。另外与当前的战争局势有着直接的关系。特别是近一年来,松田龟尾吃了几次大亏,心中早已有了警戒。他盘算着只要不出城门谁也拿他没办法。狡猾的松田龟尾,此刻,就像一只缩头的乌龟躲在窝里不敢轻易出动。
  按钟表说大概四点多钟,老程和震义他们才回到了县城的住处。老程又马不停蹄地来到市场,找到了一处卖关东烟的小铺,足足地买了三斤切好的烟丝,又买了一些熟食、白酒之类的东西,然后回到了临时住的地方。
  次日早上,他和震义来到集市,买了一些伪军们近来所需的粮、油、蔬菜之类的生活用品。准备完毕,老程嘱咐震义让他不要随意出来。这一次他要亲自出马,为的就是不引起敌人的注意,可以多呆一会儿多了解情况。他换下身上的衣装,穿上一身普通的衣服,赶着马车向西城门的方向走去。
  到了西城门的院子里,老程自己把车上的东西卸了下来,又拿起扫帚把厨房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将近中午,老付头来到了厨房,当他看到里面干干净净,又看到老程满头大汗,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心中自然明白,暗暗地喜欢上了这个看似外表粗鲁内心细腻的年轻人。只见老付头围着厨房走了一圈,边走边低声地打着唉声,嘴里还念念有词:“要是我那饭店在该有多好啊!真是难得,真是难得啊!”
  说着,伸手掏向口袋,当他把布烟袋拿出来时,发现布烟袋瘪瘪的已经没有了烟丝,脸上立刻呈现出一丝焦虑与无比的渴望,抬头把眼神投向了老程。老程当然明白了老付头的用意,急转身向后面的一个墙角处走去,片刻功夫,手中拿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只见他把双手举到老付头的面前,老付头提鼻子闻了闻,立刻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啊……嚏!”
  这喷嚏直逗得站在旁边的老程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这声音不大,他又及时憋了回去,伸出手抢过老付头的烟布袋,拿出烟袋锅装满了一锅递了过去。这时的老付头早已没有了以往的沉稳,急忙点着烟恶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又慢慢悠悠地从口中吐出一团一团烟雾,看着老付头缓缓地过足了烟瘾,老程没话找话的说了一句:“老人家好手艺啊!可惜了。”
  “唉!这世道有啥办法呢?咱好歹也不伺候那帮龟孙子们了。”
  “是啊!老人家,那里面到底都是啥东西呀!连伪军也不让进去?”
  老付头没有答话,走到门口伸头看了看,回过身来低声说:“这可不能乱说是会掉脑袋的。不能乱说,知道吗?有两个伪军过去帮忙,就因为话多把命都给不丢了。”
  “是吗?有那么严重吗?”
  “据先前的那两个伪军说,这里是鬼子重要的弹药中转库,他们都是晚上偷偷运来,又偷偷晚上运走的。我猜测也差不多,狡猾的日本鬼子怕人们怀疑,修了两条路通往弹药库,有时从西门进来,有时从城里绕道进来。”
  “哦!怪不得没有看见他们,原来是这样。决不能留着它祸害我们中国人,一定要炸掉它。”老程受到情绪影响,不知不觉直言直语地说了出来。这话刚一出口,老付头急忙用手捂住了老程的嘴。老程轻轻地把老付头的手扒开说:“老人家,您想不想要回自己的饭店?您愿意受他们的欺负打骂吗?他们的所作所为您都看到了,只要小鬼子在我们的土地上一天,我们就会不安生一天,我们就没有好日子过。”
  “是啊!可我是一个小老百姓能有啥办法呢?”老程看时机到了,也该是时候说明白了,他把右手举在胸前比划成“八”字,老付头不看则已,一看顿时愣住了,他把平时不爱睁开的眼睛瞪地圆圆的,脸上立刻表现出难以置信的惊慌。
  “你……你们是八路军?”
  “是的,我们是八路军。老人家您不要害怕,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也知道您是被迫过来的。”
  “嗯。嗯。”老付头一边答应着,一边用坚定不移的目光重新审视着眼前的这个壮汉。
  接着,老程又详细询问了弹药库的具体情况,并询问了那里有多少日本兵把守,有什么样的武器,老付头只是大概说了一下。具体通往山岭洞中的情况,他是一无所知。重要的是老付头说出了弹药库的后山,有一条雨水流失的暗沟。听老一辈的人说,这里曾发生过山体塌坡,形成了今天的山谷,胆大的狩猎者在那里曾经逮过野兔野鸡什么的。听完老付头的叙说,老程半天没有说话,两手掐在腰里,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过了一会儿,他上前握住老付头的手说:“老人家,您提供的线索太重要了,真的太谢谢您了。”
  “不用客套了,我们都是中国人。不过,据我听说里面戒备森严,鬼子们重重把关。还有……后面的一条路就直接通往鬼子的司令部,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过来大批的日伪军。唉!在说啦!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只要你们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就是豁出这条老命我也愿意。”
  看着老人清瘦的面容,说出如此坚定的语言,更加激励鼓舞着老程;他坚信侵略者不会有好下场,相信消灭日本鬼子的时间不会太长了。老程跨步走上前紧紧地握住老付头的双手,眼神里充满了无限的感激。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