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二章(1)

第十二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2-08 19:14:12      字数:3344

  一天天过去了,老程按照吴二贵的安排,为岗楼里驻扎的伪军送粮送菜,一步一步接近他们,熟悉他们,渐渐与他们打成一片。但是,对于东面日本兵把持站岗的情况,却一无所知。老程想尽了各种办法,可是,吴二贵始终说不出一点有价值的信息。对于二贵来说,那里也是他们的禁地,二贵也很少涉足,他的这帮弟兄更是不可能前进一步。
  一日,老程和震义买完东西回来,正在往下卸东西时,两个日本兵拿着一瓶酒,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他们走到送菜的车子旁边,东翻西翻在寻找着什么。
  “你的!咪西咪西的有。”
  一个日本兵对着老程说道。老程也没理会,只顾自己忙自己的。当他蹲下来捡着地面的东西时,感觉一股热乎乎的臊腥尿水浇到自己的肩上,并顺着肩膀流的满身都是,他忍不住抬起了头,只见那个日本兵张着嘴正在往他身上撒尿呢。老程咬了咬牙,忍了又忍慢慢躲开了。两个日本兵没有找到吃的,便来到了伪军的厨房里,一人拿了一个贴饼子,咧着嘴呲着牙,边吃边向外走去。
  时光如流水,一晃到了五月初五的端午节,老程带着震义拉了一车过节的粮油菜肉来到了吊桥边,看到值班的伪军就大声喊道:“大姚!小姚!放吊桥啊!”
  “哎!是程老板啊!今天过节有什么好吃的没有?”老程指了指满满的一车东西,又拿出一瓶白酒在空中晃了晃说:“放心吧!全都是好吃的,犒劳犒劳大家。”
  吊桥放下来后,老程他们急忙拉着马车向里面奔去。在一个陡坡处,大姚、小姚伸手在后面帮忙推了一把。老程从兜里掏出两包烟递给他们,两个伪军还谦让了一下,老程知道这些伪军的心思,二话没说塞到他们的怀里,拱拱手说:“辛苦!辛苦!中午饱餐一顿啊!”
  说完,拉着车慢慢悠悠向城楼走去。来到厨房门口,他们把车上的东西卸下来帮忙送到厨房。看到了后厨的师傅老付头走了过来。这个老付头是地道的北城门的老住户,早些时自己开了一家饭馆。这家饭馆位置好,生意红火,让一个日本商人相中了,就给霸占强拆了。后来,又在那里建了一座赌场。这还不算完,又把老付头抓过来给他们做饭;刚开始给日本人做饭,后来又给伪军做饭。因为老付头做的饭日本人吃着不习惯,两个日本兵顶替他以后,就再也不去那边了。
  老程和震义早就打算好了,趁过节这个机会和老付头接触一下。不过,二贵起初也提醒过他们,每次货物买回来后,交给老付头就赶紧离开,要是让日本人和大队长邱四发现了,他也吃不消。卸完后,他们又把过节的货物帮助运到厨房。来到后厨一刻也没闲着,一个帮忙淘米,一个把粽子叶放到装有半桶水的大木桶里。然后,又把那些菜呀鱼肉之类的东西,拿出来洗一洗。老付头既不表示感谢,也没有反对他们帮忙,只顾忙着自己手中的杂活,沉默半晌也没有和他俩说上一句话。老人家满头的银发,看年龄也已过了花甲之年,两只塌陷的眼睛更加显得苍老与消瘦。不过,老人家干起活来很麻利,不管是切菜的刀工,还是收拾一条条活鱼,刨膛刮鳞只是抽一袋烟的功夫,看的老程暗自竖起了大拇指。再想一想,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伺候这么多伪军,没有足够的力气能行吗?
  他们干了一阵子,歇息的时候,老程掏出一包烟,顺手拿出一根烟递给了老付。他摆了摆手,自己从衣兜里拿出一个烟布袋;然后,把烟袋锅从布袋里扣了一下便拿了出来,老程赶紧划着火柴凑了过去,把火苗对准烟袋锅,老付头吧嗒、吧嗒吸了两口,一股青烟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烟雾一圈、一圈……打着旋飘在空中。这时的老付头,好像整个身体放松了许多,半闭着眼睛,又一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此时的老程也点燃了一支,不大一会儿,厨房里弥漫着一股股烟雾。老程看着老付,好半天不知道话从哪里说起。
  “老人家,这活一个人干,也够您累的。”
  “唉!”老付头打了一个唉声就不再说话了。一袋烟过后,他顺手在鞋底子上磕了两下,掏出烟布袋,一同烟袋锅放进了口袋里,又一次拿起刀在案板上嚓嚓地切起菜来。老程和震义一起忙活着,帮助把厨房的火点燃,或者给老付头打个下手,共同忙碌着端午节,这个民间有纪念意义传统的节日。
  已是晌午,忙碌了大半天的老付头他们,把两大桌子饭菜摆好,等待着那些伪军们下岗后,一起过上一个传统的节日。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传统不传统的这倒没什么,关键是可以大吃大喝一顿。饭菜刚刚摆好,伪军们也陆陆续续回来了,三三两两围拢一起,咧着嘴说笑着,等待着吃个肚圆打饱嗝的准备。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与大声的喝叫。
  “吴二贵!吴二贵!你他妈的聋了,叫了半天咋不出来,是不是他妈的腿短了。”
  “大……大队长。哎呦!哎呦!”
  “欠揍,这下舒服了吧!”这邱四不容二贵解释,上前就是拳打脚踢,只打的二贵两眼冒金星。这还没完,又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老付头!老付头!”听到喊声,老付头立马小跑着走了出来,见到邱四老付头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听候着邱大队长的吩咐。
  “走,让我尝尝你今天的手艺。”
  “哎!”说完,老付头赶紧走在前面给他们带路。邱四和他的手下也跟着走了进去。
  “呵!够他妈的丰盛啊!”说完和他的手下坐下来就吃。桌上的酒也被他们打开,这几个小子也不顾那些站岗放哨的伪军们,端起碗互相碰着喝着,吃饱喝足了,抹一下小嘴就出来了。刚好,看到从厨房里走出来的震义,这一下惹麻烦了。只见邱四指着震义说:
  “过来!”震义刚走到他的面前,只见邱四抡起右手,照着郝震义的脸上,直接就打了过去,只听到拍地一声不左不右打在震义的脸上。他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差一点摔倒在地。你想想看,这邱四吃饱喝足了得有多大的劲啊!
  “哎呀!你怎么打人呢?”
  “打你怎么啦!打你还是轻的。弟兄们!给我上!”说完,他手下的喽啰们,也凑上前拳打脚踢乱揍了震义一顿。吴二贵和那些伪军们眼看着,谁也不敢上前去劝阻。在厨房里听到动静的老程只是偷眼看着,也不敢贸然出来。他知道这个丧心病狂的邱四,好像是得了变异性疯犬症,是见谁咬谁。从根本上来理解,就是从一个叫花子,脱变为有权有势大队长的急性转折;再加上他唯一可以依靠,可以信赖的老娘的自杀,给他的心理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这种伤害,扭曲了他从根源上无法控制欲火的发泄。站在人前显胜的邱四,只不过是披了一张人皮罢了。再看看他身边的人吧!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批地痞小混混充当他的左膀右臂,这些人不但言听计从,还他妈的坏的流脓。对付老百姓的手段恶劣,偷、抢、奸、淫、打、砸样样都干,若见了日本人比他妈的乖孙子还要乖。
  “老总!老总!停停手吧。我这里还有一瓶好酒,给一个送菜的动手不值得,不值得。”说着,老付头拿着一瓶酒走到邱四的面前,看着他满脸堆笑的说。
  “好吧!看在酒的份上今天先放你一马。弟兄们!走!我们接着喝。”
  伪军们眼睁睁地看着邱四与爪牙们第二次坐在那里吃喝。待他们走后,才敢走进去吃他们剩下的残羹饭渣。其实,这些伪军们对于邱四的行为,也是打心眼里恨得咬牙切齿。但是,没法呀!谁让咱们生活在最底层。唉!认命吧。邱四欺负他们不说,平时,那些岗楼里站岗的日本兵仗着自己的身份,转转身说来就来,动手打骂这是常事。同样是伪军,在这里的伪军,和劳工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一来他们的岗位设在前沿执勤放哨,说白了也就是挡箭牌;二是这里所有的苦力,还不是让这些伪军们去干嘛。唉!说归说,气归气,这些伪军们只有忍气吞声;过后,照样像泄了气的皮球瘪着吧。
  通过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老程感觉到问题的难点与困惑。他们回到了魏善庄和高营长见了面,分析了当前形势的复杂性和怎样展开工作的有利条件。首先,他们接近了这些伪军们,和他们相处的这些日子里,从言行上可以看出,这些伪军们也是恨透了邱四平时的专横跋扈,和他手下的所作所为。老付头的善举足以证明,中国人还是向着中国人;表面上看他是麻木不仁,实质上内心深处,有一团憎恨的怒火压抑着他自己,早晚有一天会爆发的。高营长告诉老程,上级得到消息,鬼子近来行为表现诡异,但需我们进一步打探证实,防止日本鬼子狗急跳墙,做出不可预料的极端行为。
  事实证明,日本军国主义发动侵略东南亚的这场战争,失败是必然的。为了防止他们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上级首长指示我们,要做好各种心理准备,在战术战略上紧紧围绕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重要指示,让来犯之敌闻之丧胆,战之丧命的军威与民族气节。把这场战争发展为人民的战争,夺取全面胜利的战争。最后,高营长鼓励老程说:营部已经做好了各种充分准备,支持他们的敌后工作,为这次拿下松田龟尾,打一场解放安祥县县城的漂亮战斗。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