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一章(2)

第十一章(2)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2-04 11:12:43      字数:3179

  三月,春风习习,春暖花开,树木的枝杆上已是吐露新绿。大地上,绿莹莹的小草冒出了尖尖的嫩芽,早春的野藤早已耐不住性子,绽放着一串串黄色的花朵。遍野的桃树又一次用古老的性情,舒展着中国人既有的含蓄以及温厚抒情的人文秉性。
  天空不时传来鸟鸣的声音。树林里,三五只喜鹊,站立在高高的树梢上喳喳喳喳地叫着。
  “高连长!你看这喜鹊叫都半天啦!是不是有啥好消息了?”震义望着在院子里叫个不停的喜鹊,对高连长说。
  “是啊!举国上下联合抗日,这不是天大的好消息嘛!依我看,这是小日本的命数到啦!”
  “连长!团部通讯员来了,看起来真是有好消息啦!”程一豪刚跨进大门,就冲着高连长喊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团部通讯员就来到了院子里。
  “报告高连长,团首长信件您签收一下。”
  “好!好!快坐屋里休息一会儿,喝点水,落落汗。”
  “哎!”通讯员应了一声,迅速从包里拿出一封信递给了高连长。高连长展开信纸看了一下内容。首先是上级团首长布置的新任务,要他们积极配合华北地区,我八路军大部队的战争战役。紧紧拖住县城的日伪军,变防御为主动进攻,争取早一点拔掉这个据点解放安祥县的老百姓,建立与巩固我们的根据地。第二封是任命书,团首长要求高连长他们的部队,要扩充为独立营的编制,任命高连长直接升为独立营营长,程一豪带领的游击队直接编制扩充到高营长的部队,程一豪任命为副营长。战事紧急,双方签完字,通讯员就匆忙转身离去。
  中午吃过饭,高营长就告诉通讯员小方,通知所有干部到营部开会。在会上,高营长传达了上级新的指示,分析了当前的战争局势,让大家做好打大仗的精神准备。并让他们发动群众融入到群众中去,充分发挥优势与敌人展开多种形式的战斗。
  散会后,屋里就留下老程一个人。高营长唤住震义,(郝震义在这次改编中,也光荣的参加了八路军)。让他把在押的桥本石秀叫了出来。不大一会儿,郝震义带着桥本石秀来到了营部。
  “报告!”
  “进来!”高营长高声唤道。只见桥本低着头迈着小步走了进来。
  “桥本,近来咋样?生活还习惯吗?那个叫龟田稻……稻米的咋样?”
  “报告长官,比以前好多了,就是……”
  “就是怎么了!你说吧!”
  “就是想家了。”
  “哦!想家吗?这正常,正常嘛。不过,你告诉他,战争胜利了,我们欢送他回家,我们共产党的队伍是讲信誉的。”说完后,高营长把话拉到正题上来,仔细询问了县城日本鬼子和伪军的情况。桥本仔仔细细回答了高营长的问话。老程关心的是鬼子的武器弹药,与武器装备的情况,在桥本回答的时候,他不住地在小本子上记着,并密密麻麻画了很多自己明白的记号。这一点大家知道吗?在那个年月,部队里没几个有文化识字的人,能在队伍里念一篇文章写一些字就相当不错了。就拿大老程来说吧,一个穷苦人家出身的孩子,在队伍里能够指挥打仗,拿起笔杆子哗啦哗啦写出字来就已经算个人物了。
  根据桥本提供的数据,他们大致摸清了,住在安祥县县城的日伪军的基本情况。高营长两手掐着腰,在屋里不住地走来走去,在他的脑子里闪现着几个点:一是伪军驻扎通往县城的要道;二是日军的弹药库;三是日伪军的粮库;四是消灭掉松田龟尾。打定了主意,高营长停止了脚步,抬起头看着桥本说:
  “桥本,我问你,为什么我们消灭你们这么多人,松田龟尾还是按兵不动,为什么?”
  “大概是害……害怕了吧。”
  “胡说!”老程猛地拍一下桌子大声呵斥道,吓得桥本急忙低下头两腿直打哆嗦,一句话也不敢说了。高营长倒了一缸子开水,端到桥本面前说:“桥本,喝水吧!你好好想一想,松田这只老狐狸为什么,像缩头乌龟一样不出城按兵不动呢?”
  “这……这个问题,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在他们的队伍路里,像我们这样的身份也是被他们排挤的对象。他们不相信我不说,有时候,还对我拳打脚踢的。不过……我想想,可能……好……好像有一次,他给东野打电话说华北弹……弹药库什么的。这次,我们去魏善庄抓壮丁之前,还看到有几辆军车,至于装的什么我就不知道啦。”
  “哦——哦——”高营长轻轻地应承着,拉着长调,不知不觉走到桥本的面前,拍着他的肩膀说:“桥本,坐下。坐下。正因为我们知道你是被强迫抓过来的,在你的内心里,还有一定的正义感才留着你。我相信你也是爱着自己的国家,爱着自己的父母,爱着自己的兄弟姐妹。你也希望早一点回到自己的家乡,参加打击侵略者的战斗,早日和亲人团聚,是不是?”
  “是的。是的。”桥本泪流满面回答着,他哽咽着说出了自己的身世。本来,他有着一个四世同堂幸福的大家庭,上有爷爷、奶奶,下有弟弟、妹妹。自从日本人占领了朝鲜以后,殃及大河两岸,到处是狼烟四起兵荒马乱。人们命都顾不住了,哪还有心思做生意呢,他爸爸只好领着家人四处逃难。日本军国主义为了扩大战争局面,抓去大量的青年男女充实到队伍里。而那些年轻的姑娘成为了士兵发泄私欲的工具,这些该死的日本军官,鼓吹什么是为了效忠天皇稳定部队,谁要是当了“慰安妇”,那是无上的光荣。十六岁那一年,我被他们抓去当兵,爸爸为了阻止他们,却被宪兵队抓去活活打死了。爸爸,那可是我们一家人的主心骨啊!如今的家里……说到伤心处,桥本呜呜地哭了起来。
  高营长一边安慰着他,一边讲述了当前的大好形势,让他从思想上认识到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必然。讲完后,又叮嘱了几句,让通讯员叫来郝震义带桥本回去休息。
  桥本他们走后,高营长和老程两个人,又商议了好半天。有时候,为了一个问题,两个人还争论的面红耳赤,直至两个人的意见统一才各自散去。
  三天后的一天晚上,指挥部的小院子里热闹非凡,院子里的柱子上点燃着好几盏马灯。高营长摆了四桌宴席,在这里举办营级编制的喜庆宴会。一桌是高营长、郝震义、王保长,以及其他有家属的人们。另一桌是老程、张铁成、冯顺等几个人员。其余的是八路军和村里的乡亲们。虽然他们的桌子上没有大鱼大肉,也没有什么山珍海味。但是,人们的脸上,个个洋溢着无比喜悦的笑容。打了胜仗啦!八路军的队伍也扩大啦!老百姓谁不高兴啊!特别是高营长高兴的过了劲。这不,酒也喝多了,说起话来,都变得结结巴巴。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南北都不认识了。这也难怪,打了胜仗,编制提升,高兴一次也算是对自己的奖赏吧。不只是怎么回事,高营长又摇摇晃晃回到自己的房间,手里拿着两个瓶子走了出来,对着大家说:“告诉大……大家,我手里拿的可是缴获的日本清……清酒。去,小方把那……那两个日本人叫来喝两碗。”
  “这……这行吗?”
  “让你去,你……你就去。”
  “是!营长。”说完,小方向着押桥本的房间走去。当这两个日本人来到现场时,大家已喝得差不多了。这时,老程站立起来拿着日本清酒倒了两碗,自己倒了一碗当地酿造的白酒。他端起来对着桥本和龟田稻米说:“来!端起你们的日……日本酒,我们庆……庆贺,比试一下看谁的酒量大。”
  “嗨!”
  “嗨!”
  两个人也不敢反对,端起酒看着程副营长。老程本来就是爽快人,只见他端起碗仰起头咕噜、咕噜灌了进去。随后,看着桥本他们,把碗口朝下晃了晃,表示喝完了。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端起碗喝了两口,特别是桥本,那样子好像吃错了药一样龇着牙。接着,两个人勉强喝完了碗里的酒。
  “你们,咪西咪西的。”老程学着日本人的语调,指着桌上的饭菜说。说完逗得在场的人哈哈大笑起来。酒足饭饱之后,已是两个时辰过去了,在场的人们又说又笑各自回去了。
  第二天天刚亮,值班的哨兵快步跑到营部报告说,昨晚不知什么时间,被关押的桥本他们,打晕看守的人员逃跑了,今早接班时才刚发现。高营长听完后,也是大吃一惊,急忙命令通讯员,通知程副营长带领人员马上去追赶,并命令说:不管死的活的都不能让他们逃跑了。可是,当他们派战士们追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们追了十多里地,连桥本、稻米的身影都没看到。回来后,气得大老程把帽子都甩到地上,这还不说,还被高营长狠狠地批了一顿。高营长也是气得两眼直冒火,拳头砸在桌面上咚咚直响。这能怪谁呢?酒,喝多了真正是误事;高营长算是彻底检验了酒的威力。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