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章(3)

第十章(3)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1-29 13:43:23      字数:4907

  在村庄大道的出口处,站在高岗的东野二郎,面无表情傲视地看着一个方向。此刻的魏善庄,到处是枪声与日伪军的叫骂声、哭喊声混杂一片。在村子的东面,男女老少被日本鬼子和爪牙们押送聚集在那里,等候着鬼子小队长东野二郎的到来。狡猾的东野二郎并非善辈,在马大牙离开不久,便率领部下包围了村庄。就这样,村子里的人们没一个能够逃跑出去。
  此刻,来到聚押地的东野站在高处大声地喊叫着:“乡亲们!皇军这次来到这里,为的是建立长期的大东亚共荣圈,建立亲密的和善关系。不过嘛,我们的军队长途跋涉人吃马喂,还需要筹备一些物资,需要大家的帮助。家里有人的出人,有粮食的要统统的贡献出来,皇军大大的有赏。”
  东野二郎操着不太流利的中国话,说着说着就暴露出了贼子野心。“有粮食的要统统的贡献出来,皇军大大的有赏。”这不是屁话嘛,统统贡献出来,还让老百姓活吗?啥他娘的亲密和善,纯粹是狗屎烂臭屁。人群中,村民们心中暗暗骂道。
  “对!皇军要大大的奖赏。”
  马大牙弓着身,接过鬼子小队长的话茬说。
  这时,身边的桥本石秀站了出来,把刚才东野小队长的话翻译了一遍;只见他操着熟练的东北口音,有板有眼添枝加叶修饰着刚才的话语。时不时,还用中国的方言比喻了一番。
  被押的老百姓没有一个答话的,个个低着头,愤恨油然而生,心中暗骂:黄鼠狼给鸡拜年,能他娘的安啥好心。人群的正面,虎视眈眈的小鬼子架起了机枪正对着他们。而周围,端着刺刀的伪军们,像恶狼一样瞪着眼看着面前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这时,东野二郎慢慢悠悠地走了过来,用凶狠的目光扫视着每一个人的面孔。冷不防他走到了张铁成的面前,刚要伸手,被他身旁的张大爷用身体拦住了。张大爷知道张铁成他们是带着任务来的,如果他有个闪失后果将无法想象。我一个老头子,能怕他个球!
  “哎!你是说粮食啊!我知道。”说完,张大爷径直走了出来。
  “是吗?你的快快告诉我,粮食的,藏在什么地方!。”
  “快说!皇军大大的有赏。”桥本石秀也凑上来说了一句。
  “老东西!快说,再不说,老子扒了你的皮。”
  “呸!狗汉奸,你枉披了一张人皮,你看看你自个,嘿嘿!这身上披的还是人皮吗?”张大爷面带冷笑讥讽地说。话音刚落,只见马大牙就是一脚踢了过去,还想动手被东野二郎用手拦住,压低了声调说道:“老头,你要说了皇军大大的有赏。”
  “呸!谁稀罕!”说完,朝着东野的脸上吐了一口吐沫。东野不慌不忙掏出手帕,轻轻擦去脸上的吐沫,然后,又慢慢地把手帕放进了口袋。一瞬间,拔出指挥刀向着张大爷的胸部刺去,又猛地拔了出来,鲜血一下子溅了他满脸满身。东野二郎凶残的举动是大家始料不及的,人群中一阵骚动,鬼子和伪军们急忙端着枪向前包围着。爬在高处的机枪手也拉动了枪栓,情况紧急万分,暴动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这时,张铁成忍着痛暗示大家稳定了局势。
  这个时候,王保长走过来对着大家说:“大家不要乱!不要乱!皇军不会伤害无辜,不会伤害大家的。”说完后,木呆呆地站在那里。村民们小声暗暗地骂着王保长,狗汉奸!皇军给了你什么好处,瞧你的奴才样,把中国人的颜面都给丢尽了。
  过了一会儿,东野走到保长王守仁的身边,用手拍着他的肩膀说:“你的,大大的良民,哟西!哟西!皇军大大的奖赏。”
  王保长也不吭声,抬起头看着天空。这时马大牙走了过来举手便打,被东野二郎伸手挡住了。
  “王保长你的说话,粮食的藏在哪里了?”
  “皇军,也不是我替他们说话,这个季节哪来的粮食啊!再说,你们不是刚搜过吗?”
  “他妈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马大牙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此时,王保长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人群中的张铁成,只见铁成给他使了一个眼色。王保长明白了他的意思,扭过头正面看着东野小队长,叹了一口气说:“哎!还让我们老百姓活吗?那粮食……”
  “粮食。说!粮食的藏在什么地方?”
  东野伸长了脖子,像发现了秘密一样盯着王保长问道。
  “实话说吧,都藏在南山里了。”
  “当真!”
  “有一句假话,你可以开枪打死我。”
  “嗯——你的大大的良民,开路的干活。”
  “好!但我有一个条件,放掉他们吧!这些人也没啥用。来年,我们还要向他们要粮食呢。没人种地,皇军吃啥。”
  “哈哈!呦西!哟西!你的油嘴。马队长!把我们需要的劳工带走,其余的放开。”就这样,鬼子和伪军压着三十多号青壮劳力,推着车向着山里走去。
  已过晌午,太阳像一轮涂抹颜色的火球,高高地挂在上空。小道上,冰冻的土路,在阳光的照射下开始了冰化松动。走着,走着,日伪军的脚上沾满了黄色的黏土,越走越艰难。再看看他们,没有了所谓的军威,一个个累得满头大汗衣冠不整。特别是走在前面的伪军早已迈不动腿了,整个队伍行程缓慢。多疑的东野左看看右瞧瞧,滚动着眼珠产生了疑虑,只见他挥了一下手,示意让部队停止了前进。他坐在马上看着王守仁说:“王保长,你的告诉我,路程的,还有多远?”
  “报告皇军,不远了,翻过那座山弯就到了。”说完,王保长用手指了指前面的小山坡说。东野沉思了一下,指着王保长说:“你的跟随我的左右,不能离开。”说完,又指挥着队伍继续前进。走过山坡这才发现,眼前的小道,也不过是刚好过一辆小推车,弯弯曲曲恰似鹰嘴一般。走在前面的伪军看到这么狭窄的小道,崎岖不平又隐失在前面的山岗不见了,心中自然害怕。胆小的,两腿还不住地哆嗦着打颤。心中暗想:妈呀!万一有八路军游击队的埋伏可怎么办?我他妈的还没结婚呢。都这个时候了,傻小子还想炕头哪。越是这样,那双腿就更不听使唤了,颤颤悠悠不住地打着哆嗦。走在后面的马大牙,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毕竟,他是小队长,经历过风雨。他知道,要是这时候带着弟兄们溜了,那鬼子小队长能放过他们吗?哎!他娘的,先让这帮小崽子顶住吧。马大牙快步走上前去,对准那个打哆嗦晃动的伪军,就是一脚踹了上去,这还不解气,又左右开弓抽了他两记耳光,直打的那个小子差一点趴在地上。
  “妈的,瞧你的胆小样儿,在给老子不争气,非枪毙了你不可!”说完,气哼哼地用手一挥,“走——!”
  队伍这才慢慢腾腾向前走去。被看押推车的人们走在伪军与伪军的队伍中间,张铁成也在其中。当他们推着最后一辆车走到山口时,突然,张铁成回头喊了一句:“太君,不好了,推车坏了,车轮子掉了一个咋办呢?”
  听到喊声,马大牙急忙回转身报告了小队长东野。东野二话没说,直接对着马大牙下达了指令。“马队长,你的过去看看。”
  “嗨!太君。”说完,这小子撇了撇嘴,但他不敢不去,随即小跑着走了过去。走近一看果然如此。忙喊了一句:
  “太君!是真的。”
  “我去看看。”站在东野身边的王保长急忙说。
  “你的,快快地干活。”
  “放心太君,我一定尽快。”说完,王保长镇定自如地走了过去。只见他走上前弯下腰看了又看,蹲下来摸了又摸,拿一块石头敲了敲,站起来推着车子向前走去,张铁成他们也紧紧地随后跟了过去。东野小队长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的不见人影方才如梦初醒。急忙喊道:“停止,停止前进!不然就开枪啦!”
  王保长,张铁成他们不听则罢,听到喊声丢下推车,一溜烟跑向鹰嘴弯的后山,转眼不见了人影,日伪军对着他们只是一阵开枪乱打。
  此时的东野气的哇哇直叫,并不住地破口大骂。骂有什么用呢?已知上当,顾命要紧,妈妈的,跑。时而急忙下令:撤!撤?这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嘛。行不通,晚了。哼!问问你的腿够不够长。啪!一声清脆的枪响,紧接着四周密密麻麻的枪声响了起来。东野二郎看势头不对,急忙命令机枪手开枪还击,并暗中做好了撤退的准备。马大牙带领的伪军们当听到枪响,早已分不清南北了,只是胡乱的开枪,更有怂的举着枪对天开枪。日军哪容得下这样胆小如鼠的士兵,他们用枪顶着这些伪军的后背;甚至对于那些弯着腰弓着腰,将要趴在地下的胆小鬼,干脆开枪就提前报销得了。只可惜这些伪军们,稀里糊涂就阴阳两重天了。活着的伪军们,也是命里注定成为挡子弹的肉盾,被命令冲在前面的伪军个个应声倒下,没死的也是哇哇地直叫。聪明一点的干脆躺在地下装死,爱咋地咋地吧。这时的东野,再冷静也沉不住气了,知道大势已去,自己的手再大还能捂住天吗?干脆,他妈的跑为上策。随即领着身边的残余向外撤退。当他们跑出了伏击圈,再回头看看身边的士兵也不过四十余人。这时的东野再也没有昔日的军威,只见他衣装不整歪戴帽子,浑身上下沾满被炮弹溅的泥土,继续向县城方向逃跑。
  刚跑到村口,就被程队长带领的游击队迎面冲了上来。程队长指着跑过来的日伪军大声喊道:“同志们!给我狠狠地打,为死去的乡亲们报仇雪恨!”
  早已憋足了劲的游击队员,举起枪向溃散的日伪军打去;两军相遇又是一阵激烈的枪战。冲出包围圈的东野,不像刚才那样惊慌失措。相反,急中生出了鬼主意。只见他把眼珠一转,命令手下和伪军队员一边佯攻,一边向村子里撤去。挡在东野去路的程队长一看不对呀!这狡猾的小鬼子,肯定是想损招抓老百姓做掩护向县城撤退。不行,必须拦住小鬼子。老程命令游击队员绕道阻击。可是,小鬼子是铁了心向村子里撤;绕道阻击的六名队员,在日军的猛烈攻击下,一个个中弹牺牲了。嘿!这可把急脾气的老程气坏了,只见他直拍大腿还不住地骂娘。在这紧要关头,高连长带领八路军从后面杀了过来,堵住了鬼子进村的计划。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枪声慢慢小了,八路军和游击队步步紧逼渐渐合拢,收住了包围圈。把东野小队长和他身边的日伪军团团围住。此时,村里的老百姓也拿着棍棒,铁锹、锄头,凡是应手的家伙,拿在手中匆匆都赶了过来。负隅顽抗的东野和身边的小鬼子连连向后退去。马大牙和他的保安队员,看着愤怒,举着家伙的老百姓向他们奔来,早已吓得两腿发软,双手举枪扑通扑通跪倒在地,不住的喊着:“饶命!饶命吧爷爷!”
  此刻,冲在前面的村民大声地怒喊着:“打死小日本!杀死小鬼子!”奔跑着围了过来。被喊杀声吓得魔怔的两个日本兵,不知中了什么邪了,哇啦、哇啦地喊叫着举枪向人群冲去,眼疾手快的张铁成迅速举枪呯呯打了两枪,两个鬼子应声倒下。剩下的两个鬼子和副手桥本石秀,站在东野的身后像三具僵尸,举着双手一动不动。
  血气方刚的东野则不然,他要为天皇陛下效忠,为他的哥哥报仇。只见他举起刀,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眼前愤怒的人们,一步一步向前走去。要说这个时候,你识趣一点放下战刀,乖乖举手,投降不就结了嘛。不!看他那发怒的样子,恨不得把牙齿咬碎了还不解恨。他挥舞着战刀在原地耍了几下,那架势要为自己仗胆,显示大日本帝国的军威和武士道精神。
  高连长看穿了他的意图,顺手接过一个战士递过来的大刀,指着东野二郎说:“小子,不服是吗?好!那就让我陪你练两手,过过招吧!”
  说完,刚要起身,就见身后的程队长忽地一下窜了出来,大跨步举刀向东野砍去。东野也不示弱,来了个急转身躲开了。他站在原地,上下舞动手中的指挥刀,练了一套东洋刀法。然后,大喝一声,向程一豪的胸部恶狠狠刺去。大老程急忙向后来了一个鲤鱼倒挺,腿尖点地反转身体,用手中的大刀向东野的左腿砍去。东野一个没躲开,被大刀在腿肚子上划开了二尺多长的口子。顿时,鲜血流了出来。东野并没有理会,只见这小子咬了咬牙,眉梢跳动了几下,双眼紧紧地盯着程队长,手中的指挥刀变换着花样追杀过来。程一豪并没有胆怯,拿出武当刀法,步法稳健奋力迎了上去。两个人一前一后,各自施展自己的绝活,两刀相碰叮当乱响。在对弈中,程队长一个不小心,被他的指挥刀划在了肚子上;程队长后退了两步,即刻甩掉了上衣,肚子上的血滴答、滴答流了下来。张铁成见状急红了眼,刚想上阵,被程一豪高声喝退了下去。
  “谁也别上来,我要和鬼子一对一比试比试。让他们看看,咱中国人不是好惹的。奶奶的!来了就别想活着回去!”说完,举着大刀直愣愣的向着东野冲去,东野哪见过这样的阵势,稍微一分心,程队长的大刀就已经砍向他的左手臂,只听哎呀一声,右手的军刀掉落在地。站在身后的张铁成早已耐不住性子,冲上去对准东野的后背心捅了一刀,程队长跨步又是一刀,结束了这个猖狂自傲的日本小队长的性命。然后,游击队员押着三个小鬼子回到了村子里,他们埋葬了张大爷、魏大爷、赵大娘母女及其他村民。
  随即组织村民,在魏善村开展了批斗大会,当场宣布枪毙罪大恶极的汉奸队长马大牙和他的爪牙们。
  第二天,村子里又组织了“志愿前线,踊跃参军”的大会,魏善庄与附近村子里的大批年轻人参加补充到八路军、游击队的队伍里。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