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十章(1)

第十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1-27 11:23:14      字数:3881

  (1)
  即将傍晚的时候,悲伤中的绣花慢慢地清醒了许多。在这个深山老林里,哭顶个屁用!你就是哭晕了,也没人知晓。她知道,丈夫的病如果不及时治疗,说不定命也保不住了。她看了看两个年幼的孩子,做出来了令她自己也惊讶的决定。他要亲自下山,为震义请医生抓药,尽管这个决定似乎有点荒唐。但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对于绣花,别说是在这样的深山了,就是在县城做工时,她也很少外出逛街。唉!要是丈夫好的时候,这些事哪能用得着她呀!身边的青秀看到母亲要离开自己,又一次放声大哭了起来。绣花弯下身,一边给青秀擦着泪水,一边说:“秀秀懂事啊!娘要去给你爹找医生,回来给你带好吃的。乖孩子,不哭。”
  说出此话的时候,绣花渐渐压低了声音。她知道这次出去也是碰运气,至于找吃的,这年月简直是太难了。但她能够给孩子说的,也只有这些了。这时懂事的青山走上前抱住了妹妹,不知什么时候,从背后拿出来了一根毛草根递到青秀嘴边。青秀制止了哭声,拿住茅草塞进嘴里用力地嚼着。在一旁的青山眼巴巴的看着妹妹,并使劲地往回咽着液水。绣花不忍看去,一转身踉踉跄跄跑了出去。
  二月的时令是昼短夜长。绣花心里着急,走路的脚步更加快了,不大一会儿,身上就冒出了热气,整个人也呼呼地喘着气息。天格外的闷,树林里,不时低垂着飞往的山雀。也许是暖雪吧,绣花心里嘀咕着继续前行。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天空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雪一会儿就给这山岭、石头、树木的头顶戴上了一顶白白的帽子。此时绣花的心中不免产生疑虑与胆怯。她心中自然明白,必须在天黑之前走出去。不然,白茫茫一片,无法辨认方向,她就会迷失在深山。想到这里,绣花加快了脚步,也许是走得太急的缘故,在一个坑洼处脚步踩空,一个趔趄她直愣愣地摔了下来,躺在坑里的绣花只觉得眼前发黑金星乱转。过了好大一会儿,绣花才慢慢地站立起来,忍住痛一瘸一拐继续向前走去。
  雪越下越大并没有停止的意思,绣花放眼看了看四周,此刻已是白茫茫一片。她放缓了脚步,空空的腹中咕咕乱叫。朦胧中,她好像又走了回来,又好像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阵眩晕,一阵清醒。她知道,她迷失了大山。此刻,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伤悲大声哭喊着,并用尽全身仅有的一点力气,向着眼前未知的方向奔去。
  在一个斜坡处,绣花被树枝刮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又一次摔了下去。这一次,她可没有像上次那样幸运了。因为这是一道山沟,加上又饥又饿,绣花被摔得晕了过去。大概一个时辰,一阵凌乱的枪声使她恢复了知觉。她睁开双眼,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活着出去。她强忍着疼痛,抓住一根树枝,慢慢挪动着身体用力向上攀爬,只听咔嚓一声小树枝断了,把她仰面又摔回了原处。坚强的绣花此刻没有了眼泪,只有痛恨。她痛恨日本人为什么来到中国,为什么不让她们好好过日子。该死的日本人,我们老百姓招谁惹谁了,被你们逼得全家逃到深山老林,吃不上,睡不踏实。孩子他爹,我那可怜的孩子啊!绣花心里想着,咬着牙关骂出了声音:“该死的日本人,你们到处杀人放火,这和魔鬼有什么区别呢?你们这帮畜生,你们早晚要得到报应的。”
  饿了渴了,她就随手捧起身旁的雪,大口、大口地嚼着咽了下去。再一次奋力向上攀爬,红肿的手指使劲向雪地的深度扣去,一下、一下身体缓缓向上。身后,白色的雪地上,留下了一道道血染的痕迹,她紧紧地抓住雪地上的树杈,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爬出了山沟。绣花整个人瘫软在雪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并感觉到肚子里有一种剧烈的疼痛感,她用手揉着肚子并慢慢向前挪动身子。寒冷的雪夜中只有她一个人孤单的身影。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到了那两只逃跑的狼,想象着它呲嘴獠牙,张开血淋淋地大嘴向她扑来。此刻,她没有了害怕,没有了恨。绣花微微地闭上眼睛,脑海中闪现出母亲慈祥温暖的笑容。她想到了在县城的绣花坊,想到了和姐妹们欢颜笑语的场面。想到了在河边震义为自己梳头插花的美好时光。突然一切没有了,她听到了一阵孩子的哭声,是青秀的声音,是我的青秀的声音啊!我不能死,我要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这样想着的时候,绣花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呼唤:“青—秀!青—秀!我的孩子……”
  话还没有说完便昏了过去。当她醒来的时候,一位穿着军装的大姐抱着她,正一口一口给她喂着温乎的小米汤。她警觉的想站立起来,可是,一阵疼痛使她停止了动作。
  “大姐,别怕,我们是八路军,是杨成武司令员的队伍,是咱们穷人的队伍。”
  听到这里,绣花心里安稳了许多,但内心的疑团最终还是让她摇了摇头。枪声与孩子的哭声,在她心里百思不得其解。抱着她的女八路看出了她的心思,指着抱孩子的高个子八路军说:“他就是我们的高正德连长,那位是游击队程一豪队长。我叫项迎春,对了大姐,你怎么一个人来到这里?”
  这一句话提醒了绣花,她急忙挣扎着站立起来,把自己走出山洞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听到这里高连长急忙说:“走!救人要紧。”
  他们牵扶着绣花向着山洞方向走去。
  当他们走到山洞的近前时,绣花不知哪来的力气,推开扶着她的项迎春径直跑了进去,进去的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昏迷的丈夫。旁边,两个孩子早已哭得没有了力气,趴在震义的身上不住地摇晃着,嘴里不停地用沙哑的声音叫喊着爹爹凄惨一片。进来的高连长他们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惊呆了。他回过头神情肃穆地对程一豪说:“告诉炊事员快弄点吃的,救救老乡!”
  紧随身后的迎春这时也走了进去,他蹲下来给震义号脉,看了一下舌头,并伸手在震义的额头摸了摸,回头看着高连长说:“连长,是伤寒,劳累过度没有吃的造成的,没大事的。”
  “哦!没大事就好,这小日本鬼子到处作恶祸害咱老百姓!”说完,他又转过身,看着站在雪地里的战士们愤恨地说:“同志们!日本军国主义践我国土,残害我老百姓,干尽了伤天害理蹂躏百姓的坏事,这笔血账我们一定要清算。”
  “对!让那些残害中国人的小鬼子血债血还。我们一定要消灭它,为乡亲们报仇。”站在身后的程队长,激动地接过高连长的话茬说。
  这时,炊事员端着小米粥和一些吃的走了进来。青山见到有吃的,急忙围拢过来,接过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绣花接过一碗米粥喂着青秀。同时,瞥了一眼着急吃饭的青山,忍不住说了一句。
  “青山,你慢点吃,给你爸留一些。”饿极了的小青山,已顾不得大人们在说些什么了,只顾忙着低头吃饭。这也难怪,在逃难的日子里,孩子们没有吃过一次正经的粮食,没有吃过一顿属于自己的饱饭。站在那里看着两个孩子吃饭的高连长,回头看着程一豪说:
  “老程,告诉炊事员多弄些吃的,让两个孩子和老乡吃饱啊!”老程回答了一声“是”,转身走了出去。这时,高连长回过头,看着面前的绣花认真地问了一句。
  “你们在这里的一段日子里,日子鬼子来过这里吗?”
  “没有,打从我们来到这里以后,小鬼子还从来没有来过,也许他们不知道这里吧。”绣花望着高连长说。
  “报告连长,侦察员回来了。”
  “好!注意警戒。”
  “是!”说完,高连长走出了山洞。在洞外等候侦察回来的冯顺见到连长,利落地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走近连长身边轻声说:“连长,是这样的。去年腊月份,日本鬼子曾经扫荡过魏善庄一带。斧头山道路崎岖离县城较远,又比较偏僻,鬼子觉得没啥价值就没有来到这里。”
  “好!你下去休息吧!”冯顺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去。这时,老程走了过来,高连长就把刚才侦察员回来汇报的情况,给他简单叙说了一遍。两个人经过商议,决定部队暂时驻扎在斧头山休整并加强训练。看准时机,利用地势利用游击战术,打击消灭掉骚扰魏善庄的小鬼子,杀杀松田龟尾的锐气。说完,两个人又一起走向山洞。洞内,绣花和两个孩子围坐在震义的身旁轻声地唠着家常。在经历了颠簸苦难的两个孩子,在短暂平稳的时间里,立马就显现出孩子的天性。兄妹俩不住在打闹,在嬉笑,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是多么的美好啊。高连长没有走进山洞,他不忍打搅一家人短暂的欢乐,就悄悄退了出去。他转过身对身后的老程说:“通知大家,注意警戒。让连队做好暂时驻扎在这里的一切准备。”
  说完,他又回过头,与此同时正好与绣花的目光对视了一下。绣花此刻有所醒悟,赶忙站起身走出山洞要招呼大家进来。当她走出去一看,一下子傻眼了,黑压压的队伍站满了山洞的前前后后。正在她愣神的时候,传来了儿子的喊叫声:“娘!爹醒啦!爹醒啦!”
  听到喊声,绣花又急忙转身回到了山洞。眼前,不知什么时候走进山洞的项迎春,正一勺一勺地喂着震义喝着热汤。
  “他爹你醒了,醒了就好,就好……”
  “爹!”青山也跟着也喊了一句。
  震义没有应声,继续一口一口地喝着热汤。他没有回答,不是说他没有听到,而是大病一场的震义根本没有力气回答。刚刚喝完一碗热汤,震义果真来了力气。他看着面前的迎春激动的说:
  “你们是八......八路军。”
  “我们是八路军,是穷苦人的队伍。老乡,你醒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站在一旁的高连长接过迎春的话茬说,程队长也是亮着大嗓门连声重复着。一连几天,震义在绣花的细心照料下,身体渐渐恢复了起来。高连长和他带领的队伍借助这次大雪也得到了极好的休整,以待时机。
  三月,春风吹来,僵硬的土地开始了松动。山脊上,树上的积雪慢慢融化了,而靠在它的背面还残留着积雪和冰冷的冰块。山崖上倒挂的冰凌,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亮光,一滴一滴流着水珠。此刻,树枝上叽叽喳喳地鸟儿,仿佛要把一个冬季的委屈,说给自个的伙伴们图个痛快。
  山岗上,青山和妹妹青秀,一前一后追逐打闹着,阵阵孩童的笑声闹翻了咋暖还寒的季节。孩子是纯粹的,早已把苦难遗忘的干干净净。不远处,训练的八路军战士拿出各种冲刺拼刺刀的姿势,狠狠地刺向面前的草人。另一边走着整齐步伐的新战士,甩着有力的胳膊向前方走去,来来往往给这个寂静的山林,增添了暖意洋洋的新意。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