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九章(1)

第九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1-24 12:30:47      字数:4307

  (1)
  1939年4月份,日本人打县城的时候,绣花就回到了老家。很快各地的战争爆发了,绣花和全家人随着人流漫无目的地行走着。在一次逃亡中,她的父母和弟弟被日本人的炮弹炸死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四处奔波,后来正巧遇到了震义的父亲郝兴收留了她。19岁那年,她和22岁的郝震义成家结婚了,并生下一男一女,男孩取名叫郝青山,女孩取名叫郝青秀。青秀的名字还是一个过路的道士给起的,说这孩子命硬和娘的名字同音不同字可以缓和一下,以后会有大作为。当时绣花和震义听得也是似懂非懂,只是苦笑了一下,穷人的孩子有口饭吃就可以了,不曾想那么多。临别时,只见那道士从包裹中拿出笔墨,俯在地上写了一行字交给陈绣花。“一石击二鸟,光明托来晨寡辉,暮春梧桐天降喜”。孙岭道士。并让她保存好,日后会有好运当头的时候,夫妻俩听完后表示千恩万谢。道士走后,绣花小心翼翼地把那道士写的黄纸条,包裹好珍藏了起来。
  在以后的日子里,由于当时的社会兵荒马乱,狼烟四起,丧心病狂的日本鬼子到处实行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杀光、抢光、烧光),来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日本鬼子见人就抓,稍有反抗就被刺死,用枪打死。光天化日,奸淫取乐,成了日本兵变态发泄的表演。甚至连六十多岁的老人、孕妇,幼童也不放过。畜生!只有畜生才能做出这样丧尽天良惨无人道的行为。
  1943年秋末,日本鬼子又一次进行了抢粮大扫荡的行动。在这次扫荡中,郝震义的父母也被日本人枪杀了,郝家湾偌大的村庄片刻陷入了火海之中,哭声、狞笑、血流遍地惨不忍睹。大地上到处都是烟火滚滚、血流成河、尸骨遍野凄惨的景象,再一次记录了日本侵略者,丑恶的嘴脸与妄想吞噬我中华民族的真实写照。这部血泪史将永远载入史册铭记不忘。
  秋冷,秋风瑟瑟。郝震义含着眼泪偷偷掩埋了父母的尸体,并带领着妻子儿女逃进了深山。迎着呼呼的秋风,郝震义抱着刚满三岁的儿子青山,绣花抱着不到一周岁的小女儿青秀,踏着朦胧的月色,向后山的方向奔去。也不知走了多久,直累得两个人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再看看两个人的身上、头上早已被汗水浸湿了。绣花用手不住的拨弄着额前被汗水黏住的头发。站在他旁边的震义放下了怀中的孩子,两眼呆呆地望着家乡的方向,慢慢向前挪动着脚步,握紧的拳头不住的向空中挥舞着,发泄着内心的悲痛。这是一个男人最无奈最无助的行为,父母没了,家也没了。想到这里,郝震义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只见他扑通一声跪倒,把头扎在地上呜呜地放声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抬起头用尽胸腔的声调大声说:“小日本鬼子,我日你姥姥,日你祖宗八辈,你等着,我会回来的,不把你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收拾掉,我郝震义誓不为人。”
  然后,撕心裂肺痛哭着叫着爹娘;尔后,向着家乡的方向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当他站立起来转过身后,正好看到妻子绣花也抱着孩子,跪在地上眼泪汪汪泣不成声。她散乱着头发,额面沾满了长长的青丝。不知是劳累过度还是悲伤,只见她喘着气息,从喉咙里发出哽咽悲凉的哭声。郝震义见状急忙走了过去,跪在对面紧紧地抱住了她,用双手抚摸着妻子的后背,梳理着妻子凌乱的头发,用男人宽厚的肩膀舒缓着妻子的苍凉悲痛。绣花深爱着自己的男人,也深深地理解丈夫的用意,他们都是穷苦人,悲痛哭泣能代表什么呢?况且,怀中还有一个不满周岁的女儿,如果悲伤过度,没了奶孩子该怎么办?这些道理,绣花怎么会不懂呢。
  他们抱着孩子,斜挎着包裹,牵扶着向前继续走去。前方,前方是什么样子,到了那里会是什么情况?他们也不知道,但总比等死强多了吧!
  已是傍晚,天慢慢地暗了下来。他们在附近寻找到一个可以歇息的小山洞暂时歇息。奔波劳累了一天的震义和绣花,顾不得被汗水侵湿的衣服,抱着孩子坐在那里就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当他们睁开眼睛时,发现天空稀疏的星星已不知去向。一阵凉风吹了过来,绣花抱着孩子的肩膀不住的在颤抖。不行,时间长了肯定会生病。想到这里,震义急忙打开包裹,拿出棉衣给绣花盖了上去,又把剩余的衣服铺在地上,把小青山也放在了上面。然后,他看了一眼妻子、儿子都睡着了,自己摸着黑走了出去。回来的时候已是二更天了,他用手摸了摸儿子身上盖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滚落一旁,便顺手又把衣服盖了上去。不大一会儿,他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绣花第一个醒来,看到了震义身边有两包鼓鼓囊囊的东西,心里明白肯定是丈夫怕自己和两个孩子挨饿,摸黑从山上摘的野果子。心想要不是这天杀的小鬼子,自己有这么勤快的丈夫该多么幸福啊!想着,想着,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摸了摸震义带着血泡的右手。出于本能,震义机灵地打了一个冷颤,忽地一下坐了起来,他怒目圆睁,紧紧地攥着拳头。当看到眼前的人是绣花和一双儿女时,才缓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把握紧地拳头松开了。他擦了擦额前的冷汗说:“哎!我以为是小鬼子来了。”
  “孩子他爹惊醒你了吧,要不你在睡会儿。”绣花内疚地说。
  “不睡了,两个孩子还这么小,万一他们来搜山,发现了可咋办?我们还是往深山里面再走一走吧。”缓过神儿的震义,警觉地说着宽慰着绣花,并催促一家人尽快离开这里。
  “嗯!”绣花答应了一声,轻轻地晃了晃怀中的青秀;晃了几下,小青秀还是不醒,好不容易醒了,小东西并没有睁开眼,而是重新钻进母亲的怀中找奶吃。看到此情,夫妻俩人会心地笑了。绣花撩开衣服用手把奶头塞进了青秀的嘴里,小东西用力地吮吸着停止了翻腾。此刻,也许是一泡尿憋醒了小青山,他揉了揉眼睛,走到洞外扒下裤子,对着一棵树就撒了起来。撒完后,回到原来的地方又要躺下来,被震义拦住说:“别睡了孩子,吃点东西我们赶紧走。”青山揉了揉眼睛说:“爹,我们去哪?”
  “去我们要去的地方,吃东西吧,长大了好打日本鬼子。”
  “嗯,爹,日本鬼子是不是长得很难看,像鬼一样吗?”
  “比鬼还难看的恶魔。”
  “爹!我长大了一定要除掉恶魔,听爷爷说用火烧管用,他们怕光亮。”
  “对!用火烧死恶魔一样的小日本鬼子。”绣花嚼着野枣也跟着说了一句。忽然,呯呯!远处传来了两声枪响。看来日本鬼子又进村了,那些无辜的老百姓又要遭殃了。那年月,人们听到枪响就胆战心惊。不过,躲进深山的郝震义一家人,心里踏实了许多。他转念又一想,是不是八路军过来了;在家里的时候,他就听人们传闻,说八路军游击队就在这一带活动,没少打死日本鬼子。他们抓不到游击队,就发动了各种残忍的大扫荡,抢掠烧杀,祸害老百姓。仅仅在野场村就杀害了118名无辜的群众,其中就有14岁的抗日小英雄王璞和他的母亲、弟弟和奶奶祖孙三代人。
  这些强盗、魔鬼,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郝震义心中暗暗骂了几句,领着全家继续向西北方向走去。荒山野岭的,哪来的正经路;震义走在前面踩着羊肠小道慢慢前行。在一个山坡处,绣花不小心踩掉了一块石头,身子不由自主向前倾倒。为了不伤到抱着的孩子,她用力转了一下身子,自己却重重地摔在山坡上。当震义回过头看到时已来不及了。他急忙走到近前扶起绣花,发现妻子的脸上被树枝划伤了好几道血口,并不住地淌着鲜血。郝震义用手轻轻地沾了沾她脸上的血,心疼地说:“绣花,摔疼了吧。”
  “没事的他爹,我们赶紧走吧。”绣花咬着牙安慰着丈夫。为了不耽搁时间,震义扶着一瘸一拐的绣花走上了山坡。中午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条潺潺流动地溪水旁边停下了脚步。又饥又饿的震义第一个来到了溪水边,他用双手捧着水,来到儿子面前喂他水喝。
  “爹!水好甜啊!娘!快来喝呀!”青山刚喝完水,便抬起头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嗯!这就过来。”绣花笑着答应了一声。拿出包裹里的衣物铺在地面,把青秀放在上面,顺手轻轻地拍了几下,转身向溪边走去。
  虽是深秋,强烈的光线照在地面,却也暖意洋洋。绣花一边解开上衣的衣扣,一边用毛巾湿着水轻轻地擦着脸庞和身体。当她再一次用水时,无意中看到了水中倒影的面容,这是自己吗?她不敢相信,她真的忘记了被人们称赞的美丽的绣花姑娘。清清的溪水,倒映着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在清清的水面清晰可见。唉!要是没有这一场战争该多好啊!绣花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这时,震义走到了她的身后,深情厚意的用手指梳理着妻子披在肩上的黑发。绣花轻轻地依偎在丈夫的怀里,随他梳理拨弄着自己的头发。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梳理出两条好看的辫子。他用手拉了拉,像淘气的孩子一样,在绣花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用草滕扎上了两条辫子,又顺手摘了两朵红花插在绣花的头上。绣花看了看水中倒影的自己,禁不住捂着脸咯咯地笑了起来。儿子看到后也跑了过来,冲着母亲拍着小手,一边跳一边喊:“噢!娘变成新娘子啦!娘变成新娘子啦!”
  逗得一家人热热闹闹地笑了起来。哇哇的哭声止住了这热闹的场面,绣花赶紧跑过去,抱住青秀用手拍了拍她说:“光顾着他们了,把我的小乖乖给忘了是不是?不哭,不哭。”说着,又亲了一口止住哭声的小青秀。
  一家人喝完了水,又吃了一些干粮,把身边的东西收拾好,向着西北方向继续走去。大约走了两个时辰,他们来到一个叫斧头山的山峰前停了下来。震义只身向着北面的山峰走去,在快到近前时,他发现草丛后面露出一个山洞。山里人的警觉,让他捡起手腕粗的树棍,屏住呼吸慢慢地向前靠拢。在走到洞口时,突然发觉扑楞扑楞从草丛里飞出两只鸟,扇动着翅膀迎面冲上了天空。震义顿时加剧了心跳,但随着鸟儿的飞走,揪着地心一下子又舒展了起来。他走到近前把洞口的杂草分开,低下头向里面走了进去,发现里面空空荡荡,仿佛像一个窑洞的大石洞。石洞的后方有一条延伸的洞泾,时宽时窄不知延伸通向何方。
  震义停顿下来,眼睛不住的在四周看来看去,无意中发现草丛里有一窝鸟蛋,他走过去伸出手摸了摸,还有一丝温乎乎的气息。这意外的收获,也正好给妻子补一补虚弱的身体。谢天谢地!谢谢飞走了的鸟母亲,有朝一日,我郝震义会回来的,会成为大山和你们的保护者。震义发自内心的默默念叨着,一路的劳累奔波,都被这意外的收获淡化远去了。
  他起身走出洞外,把妻子和孩子们也领进来了洞内。小青山毕竟是个孩子,当他来到了洞内,歪着小脑袋看着父亲说:“爹!这就是咱们以后的家吗?嗯!还真好!你们睡西面,我睡东面。行吗?爹!”
  “行!都行!”震义高兴地应答着。勤快的绣花一刻也没有闲着,她把孩子放在震义的怀里,转身来到洞外,拔下了半人高的野草,并排铺在地面,为这个临时的家准备着过冬的铺盖。野草,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是铺在地面上最好的过冬棉褥了。
  夕阳西下,太阳落山了,七八只鸟扇动着沉重的翅膀,叽叽喳喳地叫着归巢了。刚才还是火球一样的太阳,此刻无奈地躲在山的背后。等待着中华儿女用热血的头颅去点燃,去推翻大山一样的压迫——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