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山岗,不落的传奇>第八章(1)

第八章(1)

作品名称:山岗,不落的传奇      作者:九州赪城      发布时间:2017-11-21 14:09:25      字数:3192

  (1)
  
  经过了一天天岁月的磨练,郝阳在成长中慢慢成熟了起来,从一个弱不禁风的白面书生,到一个积极能干的乡长秘书,这些不是他天生就具有这个本事,而是经历多了,自然就明白了许多道理。
  时光荏苒,郝阳在工作的同时,并没有忘记研究桃树嫁接的方法,和孙家屯“十全十美玉桃宴”的培育新技术。时而也帮助果农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在他看来这不仅仅是自己的工作,也是他对未来发展开发研究的一种希望寄托。
  一个周末,郝阳休息回到了郝家湾看望父母。刚跨进自家的大门,就看到母亲拿着一把扫把在扫着院子。
  “妈!我回来了。”郝阳亲切地喊着。
  玉芬抬起头惊喜地看着儿子:“呀!儿子,今天咋回来啦!我说呢?树上的喜鹊喳喳地叫个不停。难怪啊!是我儿子回来啦。回来就好,妈也想儿子了。”顿了一下,玉芬接着问了一句。
  “哎!妈问你,有相中的妮子没?”
  “妈,你说什么呢,我工作那么忙,哪有时间想这些啊!”
  “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了。上岗村和你同学一个村的妮子,是你二姨介绍的,去看看吧。”
  “妈,我一回来你就唠叨,弄得我都不愿意回来啦!”
  “看你这孩子妈不说了,大事你自己决定吧,耽误了可谁也别怪。”
  “嗯,赶紧弄吃的吧,我饿了。”
  “好!好!我的乖儿子。给儿子弄吃得去。”当妈的永远都是这样。玉芬心疼自己的宝贝儿子,也不再多说什么。郝阳又来到了父亲的身边,絮絮叨叨地和父亲聊着,虽然父亲不能说话,但他能听懂儿子的话语。听到儿子的进步,郝青山发自内心的高兴,儿子争气后继有人啦!这样想着,郝青山的脸上洋溢着美滋滋的笑容。哎!难怪啊!可怜天下父母心。郝青山和所有做父母的一样,信奉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愿。有时候,他郝青山也会翻翻旧账,回忆一下以前的自己,想到高兴的时候,也会拍着自己的大腿,哼着解放军进行曲,陶醉在昔日的回忆之中。
  
  一九五三年,郝青山在鲁东南某部当了一名海军,从战士到入党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工作上更是精益求精严格要求自己,第二年便被提拔当上了班长。在以后的多次训练中,他带领的尖刀班,在一次次和兄弟连比赛中夺冠,得到了师部首长的认可和一致好评。
  一九五六年,在某舰队执行任务中,由于舰船突然出现故障,必须立即排除。郝青山临危受命,三次下水,冒着生命危险最终排除了故障。一次在水下足足呆了五六分钟,大家都以为他出事了,其实不然。他不但修好了故障,还为自己赢得了“水下大王”的美名,并荣立了二等功。上级领导打算一年半载后给他提干。可是,母亲的一次病重,让他转念了想法。他下决心回到老家让母亲安享晚年。他深知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的不易,他不能让母亲孤孤单单一个人去生活,坚决不能。这样想的时候,他不知有多少个夜晚辗转难眠,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徘徊,在黑暗的煎熬中,他第一次流下了痛苦的眼泪。不知为什么他又想到了父亲,他深深地感到自责内疚,在矛盾中度过了七个夜晚。作为男人,要敢于承担。作为儿子,他应该尽孝。他不在犹豫了,他下定决心要回到家乡孝敬生他养他的母亲。
  在一个风平浪静的夜晚,他一个人来到海边面对着军舰,对着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庄严的敬了一个军礼。这一次他没有哭,对着军旗久久不愿放下右手。他知道这一刻也许是他最后一次对着军旗,对着军舰敬礼。这样的情感只有穿过军装的人,才能深刻体会到其内心深处的感受。临别时,他又一次来到沙滩上远远的望着海中的舰船高声的吼叫,任凭海浪打湿他的衣装,任凭海风吹散他额前的黑发。
  
  滚滚浪涛啊!
  请你记住今夜
  今夜,我是你唯一的航灯
  今夜,我是你最亲近的守卫者
  
  滚滚浪涛啊!
  你看见了吗,我把我的青春播种在你的胸膛
  我把我的爱如同你一样拥抱
  拥抱你如同拥抱我伟大的祖国伟大的人民
  
  滚滚浪涛啊!
  你拍打着,拍打着浪花幸福的泪水
  和着脚印在沙滩上戳印一个钢铁战士永恒的心
  时光荏苒,我是你唯一的不悔的守望者
  ……
  
  1958年11月郝青山背着行囊回到了阔别五年的家乡。那时候正是全国上下大搞人民公社(俗称大锅饭)、“大跃进”及“总路线”,树立社会主义三面红旗的运动之中。当然,这场运动也涉及到郝家湾这个穷山僻壤的山坳里。从此,让这个习惯了平静,习惯了平平淡淡村庄里的人们觉醒了。人们纷纷猜测,看起来国家没有忘记他们,也许,好日子还在后头呢。这样想的时候,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村民们再也没有怨言了。甚至,他们走路的样子也和以前有了区别。甚至,夜晚的梦也香甜了。不信,你听一听就明白了,郝家湾的大街小巷都在传说着王二狗的梦话:娘!让我媳妇给我端饭,我要吃那白馍馍。这个梦,也让许多人羡慕,打心眼里责怪自己,为啥自己没有做这样的梦,是不是睡觉的方向不对了,还是自己的枕头垫的不够高?这样看起来,郝家湾的人们真的有变化了,这样的变化不知将持续多长时间,不知蔓延多少地方?
  正是在这个时代,我们的郝青山回来了。这个时代的退伍军人,时刻保持着军人的作风,保持着军人的姿态。不说别的,就看看他走路的样子,足以让你发愣,琢磨着他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到底学到了什么?村子里很多人瞄着他,半大的孩子们跟在他的屁股后面学着他走路的样子,仿佛要从他身上学到解放军保卫边疆的革命精神。毕竟,他出去五年了,五年,青山的变化着实让人吃惊。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一只手捂着嘴,瞪着溜圆的眼睛,那神情写满了若有若无刻满皱纹的脸庞。
  这些,青山并没有多想,也没有理会这些老人和孩子们的追随模仿,而是习惯性的继续,按照自己平时走路的步伐更加起劲。高兴之余还要放声的歌唱,亮一亮在连队时的对阵歌曲。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天空出彩霞呀地上开红花呀
  中国人民力量大打垮了美国兵呀
  全世界人民拍手笑
  帝国主义害了怕呀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全世界人民团结紧
  把反动势力连根拔
  那个连根拔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天空出彩霞呀
  天上开红花呀
  中国人民力量大打垮了美国兵呀
  全世界人民拍手笑
  帝国主义害了怕呀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全世界人民团结紧把反动势力连根拔那个连根拔
  嘿啦啦啦
  这首歌曲在当时来说,可谓是流行歌曲。然而,在这里的人们却全然不知。当然,我们不能责怪他们,也不能说些什么。在这个偏僻的地方,人们的肚子都吃不饱,哪有心思唱歌呢?对于我们的热血青年郝青山来说,这首歌他太熟悉了。在部队的岁月里,不管走在路上还是在饭堂的门口,战士们都会大声高歌或是在现场互相对唱较劲。郝青山唱歌的架势真像又回到了军营一样,由于太专注了,在走到拐弯处还差一点被一块石头给绊倒,这才停止了歌声。
  他向前边走边打量着这个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家乡。五年来,这个地方实际上也没有多大变化。村子里的小道基本上都是用石头铺的,盖房子的墙体也是用石头一块一块垒砌起来的,而屋顶则是用茅草杆麻杂泥铺盖而成的。一眼望去,整个村子仿佛是一块块石头堆积而成。街面上,有几处房屋墙体的墙面上,写着毛主席语录和大跃进总路线的标语。“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人民公社好。”“以钢为纲,全面跃进。”的口号和宣传标语。
  他知道,这些字是出自郝老师郝叔叔的手。墙面上,有几处坑洼不平的地方,字体显然有些出格不对称;有的笔画粗细不一,歪斜的让人看着不舒服。但在这个偏僻的山村,能有人写出这样的大字就已经相当不错了,我怎么能这样想呢。郝青山暗自责怪自己,迈动的脚步并没有因此而走乱。他用力地摆动着双臂,仿佛要把这个破旧的山村甩出去,去建一个崭新的属于年轻有活力的新农村。
  郝青山这个在部队受到过锻炼的好苗子,当他复员的档案转到了安阳乡人民公社时,张志国书记立马就注意到他了。一个荣立过二等功,又是尖刀班的优秀班长,完全可以留在公社,可……可是名额有限啊!张书记无奈地叹息着。转念又想,郝家湾大队书记李根源已经快六十的人了,不如春节后,由郝青山接他的班,岂不是一桩美事。本着为人民负责的态度,老书记一边想着,一边嘿嘿地笑了两声,自认为是为安阳人民公社,做出了一件重大又不失原则有意义的事情。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