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旅店烟云>第五章 旅店试营

第五章 旅店试营

作品名称:旅店烟云      作者:遇上你是我的缘      发布时间:2017-09-16 10:28:43      字数:5244

  2010年4月10日上午,三弟和他媳妇与我们办理了兴文县石海招待所的交接手续。兄弟媳妇、我和伯会晚上就到了古宋镇香山东路59号,与临江副食一墙之隔的石海招待所底楼。兄弟媳妇忙着打牌,就简单地给吧台上班的前台陈静说明了招待所已经转让,马上支付了工资后便扬长而去。
  陈静模样还行,个子不高,身材丰满,脸圆且胖,留着运动头,只不过把头发染成了当时的流行色。领了工资要走,伯会便问了她房间的情况,哪些是单间、双人间和三人间以及价钱,并请她带几天,等熟悉了再走,工资照付。陈不愿意,微笑着一扭一扭地就走了,真有意思。是啊,她是兄弟媳妇请过来的,现在得知店子已转,而且也领到了工资,是该走了。尽管伯会挽留她,她也是去意已定,无心再做,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强人所难呢?
  当时就想,想当初在东莞虎门开餐馆的时候,也是没人带,还不是自己去摸索经验闯荡出来的。只要知道价格和房态,那就好办了。没想到,房间的钥匙也是乱七八糟放的。大门外面蜘蛛网飘来荡去,灰蒙蒙的,玻璃门上也是黑不溜秋的。倒是玻璃门两边的“登记”和“住宿”的这四个大白底红字还能看得清楚。靠近大门的柱子两边打着红底白字的酒广告,左边是“喝泸州老窖原浆酒”,右边是“广交天下知心朋友”。头顶的卷帘门一直都那样固定悬吊在半空中。吧台顶上的吊灯坏掉了好几个,顶灯也有些不亮的,后面还做了一长排的三层格子的酒柜,一直转到楼梯旁边。楼梯很长,靠着大门右侧一直延伸到楼顶,外边一侧安装了不锈钢的护栏。在楼梯下,铺上了一张小床,体瘦的人可以睡两人。总之,吧台是狭长而不宽,人多了完全就没地方坐下来。吧台连着大门,桌子很高,中间凹陷下去,放了一台电脑,右侧平放着一台扫描仪和一个小烟柜。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摆着的香烟。还有一个高大的烟架,是放到门口右侧的。另外,角落里还摆着一台小电视机。整个底楼,大抵就是这些家当了。
  陈静走后,伯会说:“你在这里守着,我要上去看看房间,看哪些没有住人的把房门锁上,免得客人乱窜。有人来住,你就说单间带卫生间的50元,没带卫生间的单间、双人间都是30元,三人间50元。我上克(四川方言,就是上去的意思)一哈儿(四川方言,就是一会儿的意思)就下来了。”
  我说要得,就坐进吧台的电脑面前。正巧,临江副食的老总过来了,他是我兄弟媳妇的亲大哥。我们之前也是认识的,所以就招呼了他。
  他笑着问:“今晚有空过来耍啊?”
  我笑着回答:“今天刚接过这个店子,以后由我们(指我和伯会)来做.”
  他便“嘿嘿”一笑说:“要得要得,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哈。”
  我笑了:“以后要请老表多多关照。”
  他又笑了:“你客气了哈,我们晚上都回来得晚,说不定还要经常麻烦你们起来给我们开门呢。”说完就朝隔壁去了。
  眼前的这位是临江副食的老总,四十多岁的样子,中等身材,体胖发稀,扁平鼻,一说一个笑,和我说话的时候手指都夹着冒烟的烟卷,不忘屈臂把烟卷递到嘴边吸上一口。我第二次从东莞回来的时候,他们在县中医院前边的桥头租用信用社的地方开副食门市。因为合同到期,现在撤回到自己买的门市上来了。
  老表刚走,伯会就下楼了。她说:“我刚到二楼,就闻到厕所里面那股尿味了,抽水箱和洗脸池都脏得很,上面还有印迹。房间的地板上好多都是黑乎乎的,就是口香糖干了粘在地板上。看来下一步我们得好好打扫一下卫生了,要不然就没得人来住。黄孝琴是甩手掌柜,才不管这些。反正出钱请得有人。她只顾斗打牌哪有心情和时间来管理哦。所以钱也白花了,卫生还弄糟糕的。”
  她又问:“刚才有人来住宿没得?”
  我:“住宿的倒没得,黄总从这点过,我和他打了招呼,顺便聊了一哈儿。”
  伯会笑了:“对头的,刚刚过来。打打招呼是肯定的,一来出于礼貌,二来要搞好关系。黄总没问你啥子啊?”
  我笑着说:“他问我今晚有空过来耍啊,我回答说石海招待所现在是我们在做。他又说那我们以后就是邻居了,我说以后多多关照。他又说,你客气了哈,我们晚上回来得晚,说不定以后还要经常麻烦你们给我们开门。”然后就走了。
  正说着话,就有两人过来开房。需要一个双人间。问好多钱,伯会说30元。请他出示身份证,只有一个人有,另一个没带。伯会就只好扫描带来的身份证,收取现金,找出钥匙交给他们,并告知房间号码。那两人便“咚咚咚”地上楼去了。
  不一会,又过来一位美女,要个带卫生间的单间。伯会报价说50元,美女说要看下房间。伯会便同她上楼,实地查看了一下说:“条件不是很好,将就。”就拿出身份证来登记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进来一对情侣,说要个好点的单间,问多少钱?伯会说50元。男生又说要房间大一点的,伯会回答说有,在三楼的301房。
  男生再问:“房间咋样啊?可以看一下不?”
  伯会说:“可以啊,房间里有电视,空调,带卫生间。走嘛,上去看哈嘛。帅哥。”
  男生和女生一同上楼,觉得价钱不算贵,能接受,下楼后就掏出身份证来给我扫描和交钱了。
  从前台离开不到几个小时,我和伯会就开出了好几个房间。虽然说总共是四层楼,但房间数量不多,也就是十五个而已。只有四个房间带独立卫生间和热水器,其余的都用公用卫生间和热水器。听说这里先前是大兴饭店,兄弟媳妇接手以后才装修成招待所的。刚开始也许还不错,因为是新装修,又新添了好多新东西,房间看起来还不错的。不过,我们接手的时候,兄弟媳妇都已经做了四年半的样子了,而她给房东签定的合同有效期是十年,即从2006年1月18日至2016年1月18日止。也就是说,我们还能再做五年多点就到期,合同期满还想做的话可以和房东谈判,但是房租肯定要上涨,上涨多少那就是未知数。现在这个房东老板可不像之前的,一年两万多块钱就能打发了的。再说了,就算合同到期,也没有必要再做了。因为这将牵扯到重新装修,那可不是一点点钱能够搞定的。若不投下二三十万来装修的话,或许还当真没有旅客来住了。
  陆陆续续有人来住,伯会忙着扫描收钱发钥匙。我也没有闲着,要不就是上楼给客人调电视、开空调、打开热水器。要不找个啥东西,比如插排衣架之类的。总之,现在没有请人,都是自己在做,那就要尽力做好。听伯会第一次去看了以后的情况来看,从明天开始还真的要进行大扫除了。首先就要买来洗厕灵,先把厕所的尿骚味除掉,然后再铲除房间内的口香糖痕迹,第三还要浸泡床单被套或者枕头套上面有痕迹的。一句话,就要拿出点干劲出来,反正就我们俩人,你也别指望谁能帮到你。伯会已经把工作分配好,我上楼打扫卫生、拆洗(换)用过的床单被套枕头套,她负责守前台和做饭,到时候轮换。
  说干就干。第二天,她就把洗厕灵和84消毒液买来,逐一把厕所仔细地清洗了一遍。这下子就好了,再也闻不到那种刺鼻的怪味了。房间里已经发黑粘得很紧的口香糖痕迹,一般的工具很难铲除,她突发想到了用一把旧菜刀紧握在手用力来回铲,这样一来才彻底地消灭了红地板上那些可恶的黑东西。
  她告诉我:“现在这个店就是我们的了,你干活就要像干活那样,把卫生搞彻底,整干净,特别是像房间角落、门后,走廊还有卫生间里面和灯泡上的蜘蛛网,都应该随时清除,要让客人进来就看到虽说简陋点,但还算干净。遇到不挑剔的人,兴许马上就会住下来的。要想找钱,就必须要辛苦,别人可帮不了你。过段时间我都要看看,还差好多床单被套枕头套,好补充进去。一晃这“五一”黄金周就要来了,看样子是要忙几天的了。”
  我听得连连点头,她说咋办我就咋办。接店以后的前几天,我和伯会都在清扫卫生死角,完毕了不忘喷洒些空气清新剂。如此一来,从底楼到顶楼就有些香味的了。
  兴文县石海招待所地处古宋镇香山东路59号,与喜相逢歌城、原来的兴文县临江副食商行(后来更名为“老百姓大药房”)、农业银行和宜宾商业银行(兴文)支行、交通运输局、国土资源局、县卫生计生局、县中医医院和兴文县石海农村商业银行等等尽在咫尺。我还看到,在交通运输局门口,还立有一块“宜宾市严管街”的标志牌。因为兴文县人民政府和中共兴文县委就在香山西路上,一座谢新桥(现又叫“古宋桥”)就一分为二,这座大桥就是连接香山东西两路的重要纽带了。
  从已故的兴文县《凌霄文萃》原主编,兴文县书法家协会会员,原兴文一中退休教师贾子谦撰写的散文《古宋大桥》中不难看出大桥的简单来历和功能,现摘录与此与诸君分享:
  《古宋大桥》
  我爱古宋,更爱古宋大桥和她的夜色。我爱她的青春活力、艳丽包容。小小长桥,尽显兴文县城的现代风采。
  古宋河是慷慨的,一座长堤把淙淙的流水拦腰截断,河水就深起来,最深的地方会超过5米,所以那水就显得很深绿。而且这深绿又一直蔓延到百家渡,成了一泓深绿色五里长湖。又因为落差小,这水也就很静,静得风姿绰约,像一个处子。河岸也宽了,细柳垂杨,微风吹来,那柳条就舞动着飘飘的丝,招惹着穿梭的雀燕。不到天黑,月亮和星星便娇羞地在天空出现,掺和了两岸的灯影倒映于波光粼粼的水色之中。这样的情景,十年前是绝对没有的,因为那时的古宋河,上游有座硫酸厂(现已搬迁),废水有味有色,全都倾泻于河中。加之河水流量很小,废水便沉积于水底,于是就成了市民诅咒的五彩河,成了大自然的山水画中之恶作剧的败笔。如今,因为这条河重新妆扮,而且又穿城而过,所以就增加了意想不到的美艳。水太重要了,如果没有这条河,就等于画家笔下的山水画没有瀑布和溪流一样,一定会索然寡味。所以,水是画的灵魂。而我眼前的这条河,简直就成了古宋城跳动的心脏和水墨山水画的点睛之笔。
  我爱古宋,很大原因就是因为看重了这条原本不大的现在却美丽了的河。
  在我的记忆里,这里早前并没有桥,只是用了几块木板搭起来供人通行而己,说它是桥,还根本说不上。河的北岸是古宋城,南岸是比较宽的水田坝子,老地名就叫盐井坝。只是因为城市人口增多,木柴市场就移在河对岸。再后来,因为兴文县政府从晏阳镇迁到古宋,人口猛地增加,盐井坝成了新区,房屋多起来了,政府因势利导,撤去了那些木板,修起了一道不足二十米的石拱桥来。2006年,四川省第四届旅游发展大会召开,宜宾是东道主,兴文是分会场。借助东风,这座桥是沾光了,一家伙扩宽到40公尺,雕栏玉砌得像江南春色的苏州河一般。启幕那天,万人空巷,争相一睹。
  又因这桥的伟岸,于是便有了与之配套的河滨公园。一座长廊、一台亭阁、两座高大的雄伟的石狮,再加三十副本地文人制作的对联和古色古香具有浓厚苗族风情的四壁浮雕。中西合璧,顿生愉悦之感。这里本是一溜斜坡,河边乱石如林,设计师们就用围湖造田式的手段,用了几千立方土石,堆高填平,成了东西两片足供数百人游览的平台。于是一座座花台、一株株古老的秀木拔地而起,一改昔日的荒芜景象。从此这大桥便成了古宋城中心之中心,成了众目睽睽之地,妆扮得有如妇女们脸上之红唇与秀眉一般。
  而且每晚的夜宵小摊小店,便如雨后春笋。茶馆酒肆、人群簇拥,很是热闹。在众多的人群中,最显眼、最具社会化和人情化的是轮椅族。如果你仔细观察,便可瞥见十数个行动不便、接近瘫痪的老翁老母由佣工或子女推着缓缓地行进。轮椅上的老人一个个怡然自得。这些老人,有退休教师、单位职工或残废军人,是老有所养社会进步的良好表现。除了轮椅族,便是打工族,他们三五成群把一天的疲劳抖落在这里。这些人大多来自农村,五六十岁的居多,其中有留守老人或缺夫少妻单干户,自觉自愿到城里来打工。他们各有各的心事,大桥便提供他们交流心得的场所,以致成了不期而遇的五湖四海。这也是一批可爱的人,他们为雇主解忧,为患者分担痛苦,衣着都很整齐,有的穿金戴银打扮得和主人一样漂亮。
  打工族,表面看是弱势群体,但他们有的是尊严。雇主选择他们,他们同样选择雇主,哪家条件好,哪家工资高就往哪儿跳。他们在一起往往评论社会是非,城乡差别,比较有自由权。这些人不给社会添乱。当代社会缺失不得,所以仍然是和谐社会组成部分。
  大桥是多功能的,好看使人愉悦,好耍使人快乐。在快乐的人群中,最大的群体是健身族。这是一个女人世界,女人是主体,少数男人只是陪衬,是组织者或导舞人。这些人,人人精神饱满,充满自信,相信健康是幸福之本。这里没有乐池,只有坝子,她们便在乐曲的欢奏中尽情地舞呀跳呀!尤其是年轻一点的女性,更能体现体型的魅力,轻盈活泼,进退有致。她们用眼神和手势表示语言,以及舞曲的内涵和生活的富有。这些人是新生活的实践者,她们不进舞池,不讲优劣,只是尽情地欢乐着。一曲既终,余音缭绕,何其快哉!
  更有所谓的休闲族,在夜晚,尤其是夏秋之夜,百米长廊和“谐亭”外的草坪,便座无虚席,一杯茶、一支烟,宇宙问题、人生问题便娓娓道来。前唐后汉、柴米油盐、男女隐私都是侃料。也有围城雀战的人,也有奕棋比赛的人。总之,五花八门,十色俱全,同样是欢乐的天地。古宋当然比不得大城市,没有人在此谈生意、搞买空卖空那些市场潜规则,所以纯净得多。
  这就是古宋大桥和大桥之夜,这不是生活的粉饰而是生存与生活的自在。感谢大桥的设计者和辛勤的建设者,为古宋城树立了一块社会进步的丰碑。人,总是爱美的,热爱生活便是热爱自由、享受公平。生活是绚丽的,多采的生活,使人看到城市化未来的曙光和城市化进程的维妙变化。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