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神秘的鬼村>第十五章 登山远眺娃娃海

第十五章 登山远眺娃娃海

作品名称:神秘的鬼村      作者:联丹      发布时间:2017-09-05 16:14:06      字数:4152

  朱崇儒坐镇山庄之后,他首先要和几个部门的主要领导见个面、打个招呼沟通一下。按说遇这种情况开个会宣布一声就可以了。但是每个领导都有不同的行事方式,朱是文人,文人做事向来讲究细发。
  在朱崇儒的称呼问题上一直存在不同意见,这主要是和老朱在公司的职务有关。他有股份在公司,按说应该叫股东,股东嫌小,叫副总也行啊!副总不好听,直接称朱总就是了。
  老板武中强就是这样认为的,说朱县来公司工作了,就称朱总吧!
  老朱摇手道:“不行不行,不能称朱总,以后姓朱的不能称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因此我是绝对反对称我为朱总的。”
  至于叫什么,朱崇儒自己也没拿出自己的“管窥之见”。别人又不好乱发言,所以这事就成了列国之争。有叫朱总的(公司没有明文规定不让叫朱总),有叫朱县的,有叫朱掌柜的,还有叫朱老师的。最后老朱一拍手,说:“好,我以前当过老师,以后就按老师称吧!”
  这事才算初步定了下来。
  大象和蚂蚁见面的机会多了,总有个说法,最起码打声招呼吧!而且蚂蚁又是极为崇拜大象的。于振飞老远就站定了位置,脸上挂着十二分的虔诚,笑容里绝对没有掺一丝毫的水分;等大象走近了,蚂蚁深深鞠一躬,然后站直身子再敬个军礼,字正腔圆道:“老师您好!”
  这个称呼与官方宣布的无关,朱崇儒本来就是于振飞的恩师嘛。
  朱崇儒心头猛觉一热,瞬间便恢复了正常,倒背着的双手并没有分开来的意思,稍倾,一副法官审案的面孔,问道:“你是……”
  “朱老师您忘了,我是你的学生啊!”
  “噢噢,你看我这记性?”朱崇儒抽出一只手轻拍一下脑门子,既矜持而又十分恰当的感叹道,“哎呀,教了一辈子书啊,学生太多,记不住喽。你叫什么名字呀,小伙子?”
  “老师我叫于振飞。”
  凛冽的清晨,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个愣头小子相逢在山庄前的小小广场上,一米八五的小伙一直在低着头全神贯注地聆听对方讲话,生怕漏掉一个宝贵的字眼;而那位一米六的长者腰身稍有点佝偻,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气质。他的神态极其高雅和端庄,在和青年谈话的当儿他的眼神始终定格在不远处一棵大树的树梢上,仿佛那儿有他研究的目标。
  “于振飞于振飞,有印象,有印象,你好像是XX届的学生吧?”朱崇儒并没有因为山乡遇一学生而激动不已,他的面部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任教二十年从政十年上台无数阅人无数,不会轻易动容,因而眼前这位和他对话的不是他的学生倒像是一个街上不期而遇的小屁孩。
  “朱老师我是XX届的初中生啊,初一时您给我们带了两个学期的课就调走了。”学生认真的说,脸上的笑容仍旧那么灿烂。
  “是吗?我实在是不记得了。”朱老师的两手又回到原来的位置,并做出一副转身欲走的姿式。
  于振飞突然觉着他曾经的老师好像是伟岸无际、高大地不可仰视的样子。不过也不是盛气凌人目空一切,总之是,总之是……他一副怅然有失、神不守舍,大概是人老了都这样子吧,他想。
  小伙子的感觉没有出错,人和人之间其实是有高贵卑微之分的。比如他和他的老师,几乎是不可同日而语,老师的账上少说也有五个亿,而他的口袋里充其量就是上月刚发的五千块(不够这个数了);若论官职老师做过县长,他至多不过是个班长;现在老师不光是在野人庄这一块,就是全公司,老板都要唯一老师之命适从,他则不名一文。不过这已经是不错了,他还能和老师说上几句话,换成别人就没这份福分了。
  “老师,几年来我总记着您给我们讲过的课,我也一直在幕临您的字体,哪天如您有空替我看一看。”于振飞为这次巧遇而振奋,一直在那儿忘乎所以的喋喋不休。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老师抽回一只手,抬腕瞅了瞅表,“有空咱们再谈,于定飞同学。”
  “老师,我叫于振飞。”
  “好好,于正飞,于正飞。”老师走了,他甚至都没有给他的学生挥挥手。
  老师已经走出好远,于振飞还沉浸在一种莫名的亢奋之中,就像是铁杆粉丝终于见到了他的崇拜者一般。朱老师这么些年来一直留存在他的心中,是他的楷模和偶像。他不可能要求老师见了他会十分欣喜、如老友相逢一般,那不现实。老师是他的长辈,长辈就应该保有足够的沉稳,不能喜形于色,那像什么样子?
  山林中那次和他们巡逻队遭遇的巨型站立行走的动物好像怕了似的,再也没有出现过。当然他们也清楚,那物怕的不是他们而是庄园郎。
  庄园郎在他们精心料理下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体重似乎也增加了几两。这已经是给了他们极大面子了,这位贪吃贪睡,能屙能尿的家伙,精神非常旺盛,见人就呲牙咧嘴,攻击性特强,没有一点感恩戴德的样子。不是夜巡队这伙人,它早不知在哪儿消停了,还这么嚣张?老姚头说的当年顾阿康得到的那只庄园郎的堂叔或是大爷什么的,人家多有情有义啊,哪像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也是活该,它不安分守己,总是与人作对,结果就是一直在笼子里关着。
  巡逻队的工作照常进行,因为暗中多了一个号称野人的凶猛野兽,所以大家的心总是悬着的。每到拐角、黑暗处,免不了战战惊惊,左顾右盼。好在怀里抱着个铁笼里,笼子里关着未加冕的兽中之王,大家坦然了许多。不过,这也不是常久之计,庄园郎不是久居笼中之物,早晚它要回归到它的莽莽林海之中,那时候巡逻队没有了壮胆护身之物,莫非要集体辞职逃跑不成?
  登记预约来野人庄探险留宿过夜的人数已远远超出庄园的负荷能力,三楼办公室包括总经理室在内、楼下小平房伙计们的小屋全部征为客房:院子里早已没有空地,唯一可利用的就是大门外小广场。小广场支起了数十座帐篷,帐篷里自然全是野人庄的工作人员。享受单间的只有女经理一人,巡夜队长于振飞的帐篷里挤了十位兄弟。关键时刻嘛!大家都可以理解,公司以挣钱为目的,公司的所有人员都要服从于公司的大目标。
  于振飞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因此得福,他的帐篷小窗口,往外一伸头就可以看见剃头匠女师傅的窗户。两窗相对,近在咫尺。于振飞身高臂长,如果他存点坏心,稍一伸手就可以掀开隔壁帐房的窗帘。当然他不敢,尽管他有时也存有这份心思,想一睹那个模样好看的女人此时在做什么?
  不过,他有意无意无意之间,常常身不由己地透过自家的窗口,目光瞅向那个窗口。有一回,竟让他达到了梦寐以求的机会,天哪!那位仙子的眼光也瞅向他的窗口,两目相对,目不转睛地竟互相凝视了足有半分多钟!最后,那位总经理还对他莞尔一笑,这次一笑生百媚,把小伙子的魂又勾去了一多半。
  本来,已经熄灭了的情火,又开始在小伙子的胸中熊熊燃烧开来,只为姑娘的那莞尔一笑。那个轻微得几乎看不真切的笑容,一直在于振飞的眼前萦绕,久久荡漾在心海里,撵也撵不走,挥也挥不去。
  “别多想,别臆想天开,人家是有夫之妇,这样做是不道德的!”于振飞一直在悄悄地告诫自己。老板破例地重用自己,自己不感恩图报,竟还要谋算人家的儿媳妇,这样做对得起人吗?如此一想,他胸中翻江倒海的大浪就好像平复了许多,然而涟漪还在、微波尚存,他自己安慰自己说:“只不过想想罢了,有什么错?而且,按说我还在前,他在后呢……”
  “振飞哥,想和你打听个事?”一个声音钻入他的耳鼓。
  银铃入耳,于振飞听罢在他的帐篷里遍寻不见,这才意识到声音是从隔壁帐篷中那个小窗口传过来的。这回看得准确无疑,那个女孩脸上露出灿烂明媚的微笑,眼角间挂着征询的目光。
  “可以呀,你说吧!”于振飞憋不住那颗心儿“嘣嘣“跳,尤其是那一声“振飞哥”让他心摇神驰,幸好那颗心是在胸中若是在手上,早就震(振)飞到不知哪儿去了。
  “这儿说话不方便,这阵你有空吗?”
  “我一般白天都没事。”
  “好,十分钟之后咱们到庄园帐篷外的广场上见。”
  “好,我这就去外面等你。”于振飞习惯性地抬腕看看表。
  这算是一次像样的约会吗?算也不算,大门外的小广场,虽不是人头攒动,也绝对算不上真正的幽会场合。当然,那儿汇聚的人多是以游客为主,山庄的工作人员统统是各就各位枕戈待旦,放屁都挑不出好时间才没空去那儿徜徉哩!
  “老于,依你的判断,野人庄这一带森林里有野人吗?”任总一见面开门见山劈头就问。
  于振飞尚处在激动和混乱之中,他不知女总找他有什么事,更迫切地想知道会不会有好消息等着他;未料到风马牛不相及,所问与他准备的话题相去甚远,顿时他嘴张了几张,一时语塞。好在这个问题不是太难,只在一两个字上说话,有或是没有。可是半转身用余光睨视侧面和他相向而行的女孩时,她的眼神告诉他,她正在急切地等待他的回答。于振飞庆幸自己的口吃,仓促中也可能走题,让对方失望着。他从女孩的神情中已经觉察到,这个问题很重要,不是有或没有那么简单。当然,按常识和一般人的说法,为求保险和万无一失,尽管说没有就足以应付当前的场面了。
  稍倾,于振飞回答说:“我也正在思考这个问题。”
  任总对他的回答似乎是很满意,她反问道:“你也一直在琢磨这件事?”
  “是的。”于振飞点点头说,“说老实话,它虽然离我近在咫尺,但由于是在夜间,即便有点月光,树林中视线不好,我没有看得太真。”
  于振飞对在自己在心仪女孩面前的这篇处女作正式谈话自我感觉良好,既言简又意骇,又没有打马虎眼,敷衍了事。每个字虽未经深思熟虑,起码也是用了心的,因此说出来的话仿佛有点咬文嚼字的感觉。
  果然大美人生气了,面现愠色,嗔道:“问你个话也不好好说,看不清东西怪人家光线不好。如你和你的人让那怪物给吃了,都不知那怪物为何物?”
  于振飞听罢,不但不舒服,反而有一种欣慰。他听得出来,姑娘和他的对话没有一丝生份,倒像是久别的朋友,就是埋怨也是只有亲人对亲人才会如这样说的。他明知人家已经是老总家的候备人口了,可是总有点不怀疑那不是事实,她和他才是最完美的搭配。尽管他没钱,但是他年轻,年轻就是本钱。有可能他这辈子或是加上下辈子也挣不够老板那么多的钱,但有一点他可能保证,他的决不会让他的心上人饿肚子!这个条件貌似低了点,不过他还可以再努力嘛!
  于振飞说:“任总,你相信我,如果下次还有机会,我一定会拍个照片给你拿来看。”
  女理发师“噗哧”一笑,脸上的俩酒窝像两只蝴蝶扇了扇翅膀。蝴蝶的主人笑道:“我又没怪你,你紧张个啥?还有,以后没人的时候不许喊我任总,叫我小任就行了,我的小名叫小鱼儿。”
  小名都告诉他了!小伙子心摇神驰,恨不得抱过来亲一口。但是下意识又告诉他,人家不属于你,别胡思乱想了。
  “小玉儿,小鱼儿……”他刚才没听真,到底是“小玉儿”还是“小鱼儿”。
  最后,那位深居简出、神秘莫测的女经理向他约定:“明天,噢不,明天我有事,后天吧,或者是过两天你等我电话也行,想请你陪我爬到龙脊山顶,咱们远眺一次娃娃海好吗……”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