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神秘的鬼村>第十三章扑朔迷离的野人强奸案

第十三章扑朔迷离的野人强奸案

作品名称:神秘的鬼村      作者:联丹      发布时间:2017-09-02 10:34:45      字数:4519

  老人拄一根棍,笑吟吟地站在屋门口。还未等于振飞开口,瘸老六就道:“振飞,多心了?”
  刚才还说人家偏激、固执、反常呢,就这几个字足以让于振飞的一切疑虑和憋闷全部化解。于振飞三步并作两步,飞身上前,笑道:“大叔,我就知道嘛!”
  “你这个傻小子!来,快进来说话。”瘸子大叔招呼道。
  小屋算不得太乱太脏太差,除了有简单的几样家具之外,还有铺的盖的,穿的用的,该有的应该全有了。小屋大约是新盖的,分里外三间,最外面的一间算是会客室吧!如前所说,屋里一盘大炕伟岸地卧在最佳位置,占去了全屋二分之一的地盘。剩下的部分是一张桌子(写字台那种样式),两把椅子,还有几把方凳摞起来放在墙角,屋地上铺的是地砖,屋子里的陈设简单、朴素、实用,这在当地农村来说已经是相当奢华的了。每间屋子均是一门两窗,窗户上镶嵌着加厚玻璃,门不是流行的防盗门,是木门,但是很结实的那种。
  中间一间是厨房,里面于振飞没有进去,听老人讲最里面还有一间和会客这间一个样式,是他女儿回来时偶尔住一住的。
  老人说他们老两口育有一女一儿,女儿好歹上了个高中没上大学是因为实在供不起了。老伴进城打工多少能挣几个钱,他家里的这些家当都是女儿参加工作以后才置办的,包括房子也是。如果没有女儿这份工作,儿子上大学是不可能的。当初翻修房子时,根据充分听取了儿女的意见,老屋也并非是重新设计,尊重原先的式样,在原来老屋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必要的改动。
  “我猜想你肯定会来我这儿,那天你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你对我这个人有许多许多的疑问,对吗,娃?”
  于振飞不知从哪儿说起,他对老人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亲切,仿佛一家人才有的那种亲情。老人和他非亲非故,加上这次他们才见面两回,刚才还差点赌气返回呢,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
  “没事我跑这来干啥呢?”于振飞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杯子是一种带把的细瓷杯,市场上很少有这一类杯子,因为价格不菲。茶也是好茶,于振飞喝茶外行,不过他尝得出来味道不错。凭他的感觉,这老头确实透着神秘,他住在一个即将报废了的鬼村庄,过着接近小康水平的老财主生活,他究竟是个什么人?听说当初公司在这儿建庄园时给过他和一个半盲人一笔钱,不知确切数目,可能发财了吧?
  “你们老板当时在这儿征地,说要给我和你麻眼儿大叔一笔钱,我们一个子儿都没要。人活得要有志气,先人的地皮不能卖了当饭吃。”老头看他的神色仿佛猜透了他的心思,有意或无意的做了解释。
  “大叔,我想向您请教的问题实在是很多很多,而且您也说了我肯定有许多疑问要来找您的。不过这回咱就谈一件事,这山里有野人吗?”于振飞看时候不早了,他不想在这儿吃午饭,让一位残疾老人侍候他,因此开门见山说。
  “野人?”老人的脸上悠地现出一丝诧异之色,反问道,“怎么突然又扯到野人头上了呢?”
  “不,大叔我就问您一句话,咱山里有野人吗?”
  “有!”瘸子六叔肯定地点点头回答。
  “你见过?”
  “没!”瘸子六叔摇摇头说。
  “见都没见,你怎么一会摇头一会点头的?”
  “点头的意思是听老人们讲过早先这山里确实有野人活动,摇头的意思是最近这些年再也没听说过有野人的踪迹。”
  “说了半天您就说这山里没野人不就行了,谁也不会赖着你!”
  “不过最近出现一种很像野人的东西,我见过。”
  “您见过?那是什么东西呀?”
  “不知道!”
  “这就怪了,你也说不知道。”
  “还有别的要问吗?”
  “暂时没有了。”
  “那好,你等着,六叔给你做饭吃,吃了饭咱慢慢聊。”
  “怎么好意思让你做饭?算了我还是回吧!”
  “那你这趟不是白来了?”
  “没白来,和六叔您接上线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我说你是滑头果然还名不虚传呢!”
  “大叔,我听您说话咬文嚼字的根本就不像个普通乡下老汉,倒像是个学问人,你说怎么回事?”于振飞不由间又提出了新的疑问。
  “你算说对了,我们家按说也是个知识分子家庭呢!”瘸子六叔一不小心就亮了全家的档案。
  “知识分子家庭?”
  “是啊!儿子如今正上着大学,女儿高中毕业,我文化低点,这么些年跟你婶学了不少……”
  “我婶?”
  “你婶是知青。”
  “知青?”
  “知青是那个年代的一个专用名词,可能你听不懂。”
  “我懂,我能懂,不就是那时候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吗?”
  “对对对,就是就是。”
  于振飞想问一下瘸子六叔是怎样和六婶成的亲,张了张口,没敢往下说。一个青年人问老人的婚事,这是大不敬啊!只好把话题又拐到野人的问题上,说:“六叔,你说那个像人的东西你是在哪儿见到的?它长得什么模样?”
  “一次在家里,一次在村里,一共两次,两次都是在夜里。它长什么样没有看得很清楚,反正是个头很高,大约有姚明那么高吧!”
  姚明他也知道,这老头真是挺逗的。于振飞又问:“它没有伤害你吗?”
  “没有,它好像很饿的样子。头一次是在夜里,我的门向来是不关的,怕什么?山里没有贼,有贼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偷。那物半夜摸进家里,它直接进了我的厨房,厨房里不会放食物,食物都在地窑里。那物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啥,最后厨柜里有半碗剩饭端起来喝了。喝剩饭的声音很响,我被吵醒了。睡得谜哩麻唬的朝厨房喊了一声,那物好像怕人,听到我的声音之后好半天再没动静,我正要穿衣起床想看个究竟,那物竟‘哧溜’一声从我眼前蹓走了。好大好笨重的身子,动作倒还很麻利!”
  于振飞眼睛瞪得溜圆,不住地点头摇头。
  “第二回是你五叔病了,我夜里不放心想去瞅瞅他,半道上又和那个大个子几乎没撞个满怀。我盯着它,它盯着我,两个人谁也不让,就这样僵住了。大概是坚持了大约不到五分钟,忽然不知从哪儿传来一声夜鸟的叫声,那物受到了惊吓,它决定不和我玩游戏了,它慢悠悠地转过身子,啪达啪达走了。那个走路的姿势,不由让我想起三十几年前你婶遇到的同样的怪物……”
  “我婶!我婶也遇到过怪物?”
  “不说了不说了,陈谷子烂芝麻的。振飞你稍坐,大叔给你做两样好菜,咱爷俩喝两盅,你可不敢偷着跑了啊!”
  瘸腿六叔本是姓任,排行老六,因此取名任天佑。至于任天六为何叫成任天佑的,已经无从查考了。乡里人也不全是文盲,搞文字游戏的专利也没说全让城里人给注册了。他们堂弟兄十来个,尽管早就凑不成这个数了,但名姓还是一直保留着的。老大叫任天乙,老二不叫任天二叫任天良(两),老三任天山,老四任天士,老五好说直接就是任天武,老六任天佑……往下就不说了,下下面还有干字辈,地字辈,支字辈……一直可以排到下下个世纪。
  这十来个弟兄,就老五任天武和老六任天佑是嫡亲兄弟、一奶同胞,其他都是一个头爷的孙子。老五比老六大十来岁,瘸六叔非常尊敬他的哥哥,向来是以唯五哥之命是从的。任天武的眼睛是先天性的,别说是没钱医治就是有钱也治不好,不过有一条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视力可是越来越差了,老六所以没进城全家团聚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照顾这位半瞎眼的哥哥。
  早些年,任天武在队上做事,全劳力一共也就是不足十个人,说生产队太大,说是生产小组又没有这个单位,糊哩糊涂就糊哩糊涂吧。当时村子对外宣布的名称是“龙脊山革命领导小组”,任天武自任组长,任天佑任民兵班长兼治保委员,这已经是鬼火山庄的最高领导核心了。上级来人联系工作、传达文件,一般都是找这两人说话。下山办事,向上级汇报工作,购买农具啥的也是这两人出面。当然多半都是任天武做主拿事,任天佑只不过是个壮胆的跟班而已,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五哥的安全。
  发生顾阿康事件之后,任老五带老六下山数次,当年姚必成见到的就是这二位。
  李美丽遭野人袭击的事件几乎传遍了全县七八个公社,由于有人封锁消息,这件事才没有向更大范围传播发酵,就是有记者在场他也不敢私自把消息透露出去;再说了即便他发了稿件也得有地方刊登啊!另外那是不是野人最后也没有定性哩,没有证据,一根毛也发没有扽下来,一片脚印也没留下来,一切全是道听途说,抑或是人云亦云,以讹传讹。两个当事人一个被吓昏吓傻了,一个急于救人没有采取应有的进攻措施,如果当时放一枪(他是基干民兵,他肩上扛着一支半自动)即便打不死或打伤、或打断一条腿进而这个野人无法行走被活捉,这将会成为一件轰动全国、乃至轰动世界的奇闻。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现实是串门办事在队部借宿的外村小伙任天佑在野人手里解救了女知青李美丽,李美丽经受不住巨大的惊吓神经发生了问题,成了半植物人。
  当时的场景其实谁也没看到,人们闻讯而来后看到的结果是任天佑光着上身下身只穿一件短裤愣愣地眼望着远处,他的衣服盖在李美丽身上。李美丽紧闭双眼,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地躺在一片草地上。
  在李美丽没有苏醒之前,任天佑被限制了自由,临时关在队部的会计室里。后来又被羁押到县城蹲了十几天小牢,吃了几天白米饭,据他说是开了洋荤。仍没有结果,这才暂交生产队治安处理。
  李美丽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哥哥,哥哥事后来了一次,他看了看昏迷不醒偶尔说两句昏话的妹妹,谁也没有告诉一声便转身走了,这之后再也没有了她哥哥的任何消息。听说李美丽有个相好的男朋友,等到工作组去落实的时候,没有人承认,说大家都是相好的朋友,远没有发展到男女朋友那一步。最后把任务落实到生产队,按理说生产队应该有义务负责病人的生活起居等项的,一直没有合适的条件。当时李美丽是刚刚离开工作岗位才发生的事故,定工伤也是合理的。不过这件事报上去之后没有批复,具体原因不得而知。
  任天佑没有定性为强奸犯的最直接的一个理由是,李美丽身上有许多抓伤,而任天佑的指甲缝里却没有一丝痕迹和血迹,而且他的指甲也远没有那么锋利。这也是判定为野人作案的唯一依据,就是爪子,人叫指甲。
  任天佑的嫌疑虽然洗涮干净了,但是他的责任并没有推卸干净。李美丽醒来之后就认定那个救她的小伙子,她说他救她一命,她这条命就是他的,她要跟他走。但是她说了不算,此时她的神智一时清楚一时糊涂,而糊涂的时间比清楚的时间多得多,因此政府不会把一个神经不正常的人说的话当成一回事的。经生产队、公社和县革委合议决定,李美丽可以暂时交由任天佑负责监管。监管不一定就是夫妻,有关部门针对这一条对任天佑做了明确规定,两人的关系是一种什么关系说不清楚也不说清楚。
  李美丽已经不再美丽了,身上就不说了,她的半边脸颊受到损伤,一只眼睛几乎失明。
  任天佑背着一个又傻又丑几乎没有知觉的女人回到龙脊山,也就是他的鬼火山庄,十年之后他们经有关部门批准办理了婚姻登记手续。说来也怪,李美丽生了女儿之后身体和精神完全得到康复,一次也没有再犯过病。她的忌讳是,那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事、她撞见的那只野人怪物对她做了什么,只字不对人言,也不许人说(在她面前)。她现在的男人当时只看到表,她藏在心中的才是里。
  李美丽很爱她的丈夫,在教女儿识字的同时,她也把文字知识传授给这位目不识丁的男人。
  龙脊山庄没有学校,为了让女儿获得知识,李美丽带着小儿子一块去县城打工挣钱供女儿上学念书,所谓打工不过是捡拾垃圾废品而已,像她那个丑样子人见了都要躲着走的,哪个单位会要她去做事?
  任天佑家的全部家当就是几张兽皮和一副某朝在位皇上给山庄守陵部队下发的圣旨。圣旨是山庄居民对陵地的责任义务以及精神依据,当然时过境迁,精神方面的要多些,总之这是先人留下来的皇封,就是有人给一个亿也是不能卖的,兽皮不值几个钱。女儿要上学,老婆娃娃要吃饭,任天佑无奈之下攀登龙脊山顶采撷珍稀药品,不幸高处坠下摔伤,任老六成了瘸子六。
  瘸老六家一时顿时陷入极大的困顿之中。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