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神秘的鬼村>第十二章 于振飞探秘鬼火村

第十二章 于振飞探秘鬼火村

作品名称:神秘的鬼村      作者:联丹      发布时间:2017-09-01 15:10:25      字数:4475

  于振飞听罢,笑了笑说:“大叔,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做不了主,这事你要问我们领导。她说放我们马上就放,她不吐口我们不敢采取任何行动。”
  “你们领导是谁?”瘸六叔问道。
  “我们领导?”于振飞挠了挠后脑勺,故作为难说,“大叔你知道巡逻队刚成立,我们才来不几天,真不知这儿管事的是哪个?不过我知道会计在哪儿,要不你去问问她。”
  瘸子六叔用烟袋锅儿指指于振飞,笑嗔道:“你小伙子是个大滑头啊!不过也对,不给领导添麻烦,是个好兵。我走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瘸老六一瘸一拐地走了,他甚至都没回过一次头。
  瘸老六走出好远,姚必成老姚头方才像是回过味来似的,小声嘟哝道:“这老头是谁呢,咋这么面熟?”
  于振飞笑道:“师父,不想那么多了,我想问一下你的狼青见了我们庄园郎还那么紧张吗?”
  姚必成摇摇头说:“紧张是不那么紧张了,但还是有点那个……振飞,我想起来了,刚才来的那个老头姓任。”
  “姓任?”于振飞心里不由得心里“咯噔”了一下。
  “老鬼火山庄曾经共有四大姓,合起来就是‘钟华任史’,如今这四大门派衰落、退化、迁徙等等原因吧,如今的山庄几乎已经没人了。”
  于振飞不想把这个“任”和那个“任”混同于一起,世界那么大,哪有哪么多的巧事?
  “姓任的这小子也是那一年跟他的哥啊什么的来村子里联系讨回顾阿康的小狗狗上山放生的时候,这小子走了桃花运。”姚师傅老狗想起了千年事。
  “桃花运?”于振飞不禁来了兴趣。
  “那时候这小子长得帅呀,哪像现在瘸瘸啦啦的。”
  “怎么就交了桃花运呢?”于振飞想知道个究竟。
  姚大叔坐在刚才于振飞给瘸大叔搬来的小凳儿上,点上一支烟,两腿一交叉,摆起龙门阵:“因为路途问题,他们哥俩不可能当天回山,因此就临时住在队部里。队部里的会计是个女知青,那天晚上有些账目要急需第二天公布,因此她算完帐回知青点时晚了些。我们村子不是很大,从队部到知青点路也不是很远,一拃长的一点嘛,就出事了。”
  于振飞趷蹴在老姚头旁边,恭恭敬敬给他点上一支烟,此时听他讲故事强似套出他的螳螂拳。
  “这件事到如今都还是个谜呢!”姚老汉抽了一口烟说。
  “什么事?”于振飞有些迫不及待的样子。
  “你急啥呀小伙子,这事又与你无关!你再吱唔我还不说了呢!”老姚头故意卖关子嗔道。
  “不急不急,大叔你喝口水慢慢说吧!”于振飞果真倒了一杯水端过来。
  夜巡队的队员都在睡觉,其他人也是在各自的岗位上做这做那,小院里这阵格外安静。于振飞缠着老姚把故事讲完,老姚正要开口,忽听有人喊:“姚师傅,你的狗要生小狗了!”
  老姚闻言不管不顾地起身就走,于振飞恨不得把传话的那人暴揍一顿。姚师傅走了,于振飞一点睡意都无,他一个人把自己关进队部的小办公室里,试着把姚必成的故事编撰完整,但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找到圆满的答案,毕竟他不是那个时代的人,他想像不出那个时代的青年男女是怎样恋爱交友的?因此,姓任的那位瘸大叔的桃花运究竟是由何而起最后什么结局,他无从知晓。
  夜间的巡逻工作仍在照常进行,邓义辉小组的人报告说,他们曾发现一只直立行走的庞然大物堵在他们前行的路上,两家距离大约十五六米,互相对视了不到十秒钟,结果他们是转身撒腿就跑。这样丢人的事发生在巡逻队里如若传扬出去势必会造成不良影响,但是这条路又非走不行,如不然达不到巡逻目的。碰上好天,如有好事者站在楼层阳(阴)台上借着月光发现夜巡队偷工减料,缩短了巡逻路程,扣工资都是小事,不开除几个还怪了,当然事他于振飞自然是首当其冲的了。
  第二天还是那个时辰,于队长亲自带队,小组长邓义辉抱着笼子压阵跟在最后。于振飞心里也没底,如是鬼怪还好,若是野兽就难办了。根据他的经验,大凡鬼怪都怕阳气重的人,像他们这四五个二十郎当岁的人,正是在“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的血气方刚时候,个个气壮如牛,哪里会被邪气镇住?因此说他们怕鬼不如说怕野兽,万一要是碰上个最近没搞到伙食的大个愣头青,论理不说理,全靠死力气,他们四个人手里攥根烧火棍半截砖头和一个打鸟的弹弓怕是抵挡不住。
  果然,原时原地同样的物种出现了!月光皎洁夜明如昼,咋看上去,那物似是头狗熊,再细一瞅,又像是直立行走的高大野人。龙背山虽然高大险峻,树高林森,但限于面积不是很宽阔广州大,因而从未听说过有野人出没的报告,如此说来这应该是头大熊无疑了。
  大熊还以为是原班人马,昨夜已经交过手的,而且全都是些怂货,裤子尿了个半湿,逃跑速度不比博尔特差。这样的胆小鬼有什么出息?昨晚它是踩点探路,今晚可以收网了。只听那物怒吼一声,张开双臂便猛扑了过来。
  前面的几人以于队带头,知道不是对手,反抗也是徒劳,见大熊来势凶猛,急往两边一闪;人倒是避过去了,倒楣的是那个笼子,笼子里还关着一位他们的小朋友——小狗、庄园郎、“墓穴门神”哩!
  好个庄园郎,紧急关头,隔着笼子嘶鸣一声,刚趴在笼子上方的庆幸得手的大熊仿佛如肚子上被火烧着了一下一般,哇哇怪叫着爬了起来,不管青红皂白,撒丫子就一路狂奔,速度只能说是在博尔特之上。
  从此之后,庄园周围静若芷水,再未见有高大猛兽现身。
  与此同时,又一场新的说法在与鬼同乐庄园波澜泛起,并且庄园管理委员会还以此名义发布了一条公告:
  最近,在龙背山下与鬼同乐庄园周围一代,发现有野人活动踪迹。一个男性野人与我安全巡逻保安人员发生了激烈冲突,庄园保安人员英勇无畏,在一条小狗的帮助下,与男野人斗智半勇,最后战胜了野人。故此希广大游客注意,凡来山庄的人员必须三五成队,而且须在保安人员的陪同下方可进山。同时每日下午三点以后,禁止游客进山或是走出庄园。
  到底山上有没有野人出没?他们上次碰到的究竟是不是野人?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保安队长应有的责任,或者还有别的什么原因,于振飞决定亲自到鬼火山庄造访一下那位瘸腿老人。
  公告发出去之后不久,游客成直线速度急剧递增,比平常最旺季还要多出十几倍都不止哩!庄园承受能力有限,只能让游客在市区几个新设的办事处提前预约。预约的结果是排起了长队,时间已经约到本世纪末和下世纪初,也就是说需要到八十五年之后才能有幸去山庄游玩娱乐一次顺便观察一下野人的状况。当然山庄不保障你看到看不到野人,而且时间方面还受到极其严格的限制。这也是公平公正合理的,给凡是想去山庄的人都应该留有一次机会,你等不到那个时候是你自己的事,总有先来后到的嘛!否则的话,照往常接待宾客的方式,随时来随时入住游玩娱乐时间不限,这样的话预约排在最后的人怕是本世纪也没有机会来山庄看野人了。再说那个野人(如果真有的话)整日在野外作业,有一顿没一顿的,天敌数不胜数,生活压力太大,心脏负荷得起?得了什么病抑或是受了什么伤哪里去治?他们的平均寿命恐怕不会高于某洲大陆最贫困地区的人。
  这样说来,排队到最后的客人和野人的邂逅相会根本上就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合同上说得很清楚,公司既不保证你今天可以见到野人或是明天可以见到野人。野人是自由的,它随处可去,能不能和你邂逅那只有看缘分了。
  本来山庄的生意就格外的好,消息发布出去之后,庄园会计室的验钞机已经报废了超过八十台以上,会计室的财会人员也由三人增加到三十人。公司还为此专门配备了一辆运钞车,聘请的都是专业保安,荷枪实弹的干活,全是真家伙!
  老板给他表哥打电话,一开口就埋怨道:“大哥,我们的思想太保守了,当初庄园修得太小,现在要扩建一是来不及,二是无法规划,真急死人了!”
  那边电话回过来,不冷不热地说:“兄弟,悠着点吧,才吃了几顿饱饭就当心撑死?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边。这算啥呀?好戏才开场呢嘛,你就慌成这样子了,典型的小农意识!”
  大哥到底是见过大世面建立大事业的人,时间就是金钱。根据实际情况,二话不说,连夜赶写制作,随即派专车送来一副门头匾,“与鬼同乐”改为“野人庄”。相比之下,野人庄稍稍要明快一些,不那么太吓人太瘆人了。与鬼同乐虽然奇妙,稍嫌阴森、沉重了一些,尽管娱乐效果相近。乐什么乐呀,正常人能有与鬼同乐的吗?万一见了真鬼不吓个半死都算是英雄人物了。现代人们追求感管刺激,既冒险、神奇又要保障安全,不要搞出个半神经,传出去不砸了公司的锅?
  于振飞出大门时见有许多人站在那儿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他不由回过头来往门头一瞅,果然山庄新换了招牌,“野人庄”赫然在目。那几个字必定也是出于恩师的手笔,他一眼就认得出的。上次见了朱老师没有说上话,此事一直在他心中纠结着。虽然他没有干上大事业,手头也没有攒下几两银子,毕竟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为父不可,为叔总没问题吧!在他的心目中朱老师绝对是个大人才,是他从上学到当兵这些年所遇到的不多见的人才。他本来也想上大学考师范步朱老师后尘的,如今看来教师这门行业里头不可能会有他的名额了。
  于振飞和他的小队全是些昼伏夜出的行当,因此白天除了睡觉,不应该再有别的差使了,当然特殊情况例外。出了野人庄往东,大约不到三五里地的样子就是鬼火山庄了。山庄已经破败不堪,进了村既不闻鸡鸣又不见狗吠,平常农家小院人喊马嘶的场面与这儿无关,这儿既不是世外桃源也非是隐没在山林中神秘的村庄,说白了这儿就是一个鬼村,鬼多人少,多少年前就如此,何况现在?
  十几座墙倒屋塌的小院只有两家尚矗立着似有缕缕炊烟的烟囱,不用问就这两家有人了。于振飞径直走直了就近的这家,进门一看果真是那位瘸大叔在屋里,说具体些就是炕上。于振飞家在农村,早些年家家户户没地方招呼客人,来人统统上炕。炕上是全家最舒适、最惬意的休息场所,睡觉之前、下地之后的所有业余时间全是在炕上度过的。炕所以这么难得,首先值得炫耀的就是屁股下面的那点温暖,当然还有其它许多优点。他们这个山庄,由于一年四季难见点阳光,阴冷潮湿,家家一盘热炕就如同布帛菽粟一样重要不可须臾离开的。
  “大叔,你好啊!”到了人家家门口,他能不客气点?
  瘸子老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和蔼,先是惊讶地瞅了他一眼,接着迅即收回目光,眼睛瞅着别处,冷言道:“你来做什么?”
  “大叔,你忘了我是谁了?”于振飞看这老头和那日简直是判若两人,看来是用着人和人用着完全不是一码事。
  “没忘没忘,你不就是那个副科长于振飞吗?”
  于振飞心下不悦,他是本地人岂能不知本人有把狗叫副科长的习惯?他有心转身一走了事,但是好奇心促使他非要留下来不可,他一个强壮小伙子,还是当过兵、当过特种兵的,难道这点胆子能耐都没有?想到这儿他故意装不懂,打岔道:“大叔,我不是副科长,其实我这个队长连个屁都不如,人家哪天不要我了,我卷铺盖就走,一点响声都没有。”
  “你不就是那个帮人看门的狗队长吗?”
  于振飞闻言,暗暗吃了一大惊。他以为老人是开玩笑故意取笑的,可是抬头望去,老头扳着脸,一点笑模样都没有。他想发一通火对骂两句,或者转身就走以后永不再来。最后他还是忍住了,不是他的函养好,他听说过往往身体有残疾的人,想法和常人不一样,偏激、固执、反常。他不想和一位半残不废的老人计较,吃亏就吃一次亏吧,脸丢到一个荒辟的村落不会有人知道的,他转身之前说了一句:“大叔,你休息吧我走了!”
  他大约走出去至多十几步,本身这一户人家就没设什么大门,院墙也没有,下了坡就出村了。
  “回来!”声音从背后传来。
  他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稍一愣神,本能地转过身子。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