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神秘的鬼村>第十一章 女经理出面说狗

第十一章 女经理出面说狗

作品名称:神秘的鬼村      作者:联丹      发布时间:2017-08-31 14:34:04      字数:4402

  动物园园长判明原委之后,当场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一百元钱,道:“小伙子,此物在你手里也养不好,一是你没经验,二是营养也跟不上,不如卖给园里与己与公都方便。”
  顾阿康说:“园长,你我都没这个权力做这笔生意。小狗(他一直都没有给地灵子起一个好听响亮的名字)不属于你我,也不属于我们这座城市。我已经接到回城的调令,过完节之后回到知青点上办手续,顺便把小狗狗也放回山中它的老家去了。”
  园长听小顾讲了他和地灵子的遭遇之后说:“阿康同志啊,这是你的缘分呀!这只小狗我知道它的来历,它既不是猞猁,也不是平常人们说的豺狗,它有一个非常独特的名字叫作‘墓穴门神’,有人说它专吃死尸,其实这是谣传,它不但不吃动物死尸,甚至肉不新鲜都不动嘴的,我说得对吗,小伙子?”
  顾阿康点头说:“园长你说得非常正确,园长你真厉害!”
  “干了一辈子这个活,走南闯北收集动物信息,多少能不懂得一点吗?”
  顾阿康回城之后曾经回到他当年的知青点以及那次演习迷路的龙背山几次,大概是他的朋友和他有成见或是其它别的什么缘故吧,他专程到他那个放生小狗的地方和周围这一带溜达了好多遍,但是那位“墓穴门神”竟然一次也没有接见他。
  姚必成的故事讲完了,大家不禁“啧啧”连声,原来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家伙居然有这么非凡的经历和无比神勇啊,尤其是“墓穴门神”这一称谓更是让人既敬畏又退避三舍。大家在究竟是放生还是留养的问题上大家争论不休,最后也没有取得一致意见,于振飞征询老姚的意见,说:“师父,你给拿拿主意吧?”
  老姚琢磨了一会儿才说:“振飞啊,我看你们还是暂时养上段时间吧!”
  “姚叔,你的意思是……”众人齐把目光投向老姚。
  姚必成道:“依我看这个小家伙好像是病了,否则你们不可能逮住它的,像当年顾阿康那样的故事不会再有第二次的。不过,比较难办的是,这事得请示山庄总经理,地灵子得的如是狂犬病抑或是别的什么传染病,那后果谁也负不起。”
  老姚的话无疑是对的,这事必须要经过山庄的最高领导,于振飞不由想起那位在楼上办公的仙女。她如今在小于的眼睛里已经不是什么仙女了,充其量她不过就是一位待嫁的富豪公子之妇罢了。但她是山庄唯一的统治者,当然山庄的总头目是老板,老板委派她的准儿媳来总督山庄,这里就她说了算。
  尽管于振飞手里握有女老总的电话,或是电话联系或是亲自上楼请示都是按章程办事,谁也不会有任何异议。于队长踌躇了大约有三四秒的光景,然后把头转向邓义辉。他知道邓义辉这小子的能量,看风使舵,油嘴滑舌,恭维人的话说三百遍都不会带有重复的字眼,办外交是好手。所以就说:“辉子,你去楼上询问一下当家的,看人家说咋办?”
  没料到邓义辉听后一蹦三丈高,眉开眼笑而又做个鬼脸道:“让我去见大美女呀,行,我去我去!”
  别看任总貌似深居简出,并非是于振飞一人顾盼到她的美色,山庄里觊觎她的人多了,可见古人早就说过“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当然,半吊子邓义辉羡慕人家小任,这和她本人并没关系,人家认不认识他还都在两可呢!就像当年的他,不也是苦思冥想了好几年,最后还不是竹篮子打水不了了之了?
  于队长点点说:“行,你快去吧!”
  打发走了邓义辉,于振飞不由得心里头酸酸的,这差事本来可以自己亲自出马的,名正言顺地会一会曾经为之苦苦单相思了四年之久的梦中情人。为啥如今又把这一美差轻而易举地随手交给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了呢?于振飞还在为刚才的决定而耿耿于怀时,邓义辉兴高采烈地领着大美女下楼来了。
  女老板好像对此事非同一般的感兴趣,她对周围的人(包括他于振飞)看都没看一眼,径直走向关小狗的笼子,俯下身去仔细打量那只传说中的怪物。她甚至伸出当年那只挥动剪刀如燕子翻飞的巧手去抚摸可怜兮兮望着人们发呆的“墓穴门神”。于振飞是这儿负责的最高执行长官,他理应上前向剃头女出身的总经理介绍一下这只动物的来龙去脉,或者对刚刚获知的对地灵子的了解做一番简短的发言;但是他没有,他和在场的所有人一样目无表情地看着总经理独自一人欣赏那只貌不惊人的小狗。
  “它叫地灵子!”女经理一语惊人,在座的无不暗暗称奇,“学名不叫猞猁也不是豺狗,它是这龙背山中独有的猛兽,曾有人将其称之为‘墓穴门神’。”
  女经理的话不仅是让人一般的吃一惊或是吃一大惊,这也不意味着她的知识有多丰富,人们实在难以理解的是她的这些知识是从哪里得来的?平常一位农家打工妹,即便她有幸上过几年大专,学得又是金融专科,和动物学不搭界的。
  “姑娘,你以前见过它?”姚必成有点倚老卖老嫌疑,不过他问的话也很得体。
  总经理站起身来抿嘴一笑,两颊飞起两朵红云,歉意道:“姚师傅,在您老面前我班门弄斧了。我只是听说,没见过。一知半解,让您老人家见笑了。”
  老姚自然清楚女子是什么身份,他也不敢妄自做大。但是不明白的他又不肯放过,遂追问道:“总经理,老汉的意思是你对它的了解比我还多。这我就不明白了,你是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的?”
  女总经理莫测高深莞尔一笑,言道:“大叔,你能不能容我留点秘密?”
  老姚挠挠后脑勺,不知可否地哈哈一笑,然后又问:“这……”他指了指笼子里的狗说,“咋处理?”
  “路上小邓已经把大概给我讲了,根据我得到的知识,地灵子生病了会找地方自我安置的。这么说来它可能是受伤了,这事就交由于队长他们看着办吧!”
  说完,曾经的女剃头匠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地灵子经仔细检查,果然没错,它的后腿屁股弹子部分有个伤口,伤口不大但是很深,请来姚师傅会珍之后,老人家断定这是一种鹰隼的作为。地灵子这么厉害的勇将,甚至还有神兽之称,从不把狼虫虎豹放在眼里的,竟然不敌一只小小的山鹰的袭击,由此可见世上一物降一物的道理,此言不谬啊!
  地灵子的伤口经细心养护,逐渐有了好转,现在它已获得了一个既响亮又非常有意义的好名字,取名“庄园郎”。庄园郎与状元郎谐音,小家伙本身又有兽王之称,又是庄园里的一只狼,功夫也臻一流,庄园郎这个名字真是再妥帖不过了。
  庄园郎与雪狐狸早已化干戈为玉帛,俩人(兽)暗送秋波,眉来眼去,两情相悦,肝胆相照。当然这些举动都是隔着笼子发生的,管理员(志愿者)为安全考虑计,从不敢设想把它们关一个笼子里让它们成为真正的伴侣。经合议多数人认为这种办法不牢靠,万一要是……所以才暂未让它们圆房,它们尽管都是犬科,毕竟不属于同一物种。
  平时极不容易出大门半步的女总经理,仿佛突然改变了性情,时常来楼下后院的简易房前溜达两个半圈。她来此的原因,从不告诉别人,但是她的举动却明白无疑地告诉大家,她的目的简而又单:她过来纯粹看狗并没有别的事,傻小子们一个个别想入非非了,连狗(庄园郎)都比不上!
  她每回给狗带来的礼物无非是几块饼干,一把水果糖或是几粒巧可力豆什么的。然而这些食物并没有受到庄园郎的丝毫青睐,嗅也不嗅,看也不看,不给漂亮的女经理一点面子。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这也符合这位素有墓穴门神之称的大侠性格;不像雪狐狸,本来也不怎么喜欢的,还要做出一副样子,好像它识相得多,面对庄园里最高统治者送来的礼品,每每做出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吃相却极其文雅,随便舔舐一下,不过做做样子而已。
  任大总经理大驾光临服务人员和保卫人员以及厨师等的小院,来此既不体察民情,也无须访贫问苦。她悄悄地来,匆匆地去,逗留不会超过十分钟,而且这期间不会与人搭讪,甚至一切行动都是在无声中进行的。比如说她逗狗,只会看到她的笑容,却不曾听到过她的笑声。
  这天,庄园的小院里来了一位腿脚有毛病的老人,老人指名要找于振飞队长,于振飞出面接待了这位老人。队长有点衣貌取人的嫌疑,没有招呼客人进屋说话,只陪人家在院子里应付寒暄。于振飞还算有点良心,见老人一条腿稍长,一条腿微短,参差不齐的双腿立在平地上不平衡因而站立不是很稳当,遂亲自跑去房子里搬了一把小凳子让老人坐下说话。老人道了一声谢,但是他婉拒不坐,他给出的肢体语言仿佛是说屁股脏有泥土污垢,就别给这把干净的椅子过不去了。
  于振飞掏出一支香烟递过去,老人用同样的方式示意他有烟。在于振飞自己点烟的时候,老汉的烟袋锅儿也燃起缕缕青丝。于振飞不习惯这种呛鼻的烟草味儿,其中还掺杂了许多中药渣子,尼古丁含量打了折扣。他稍一蹙眉,问道:“大叔,你找我有什么事?”
  “于队长,我就是旁边那个庄子上的人,下边人叫我们鬼火山庄。”说罢老人从怀里掏出自己的身份证给于振飞看。
  于振飞没接,不接的原因是,他想自己算是什么人物有什么资格验看人家的身份证。
  “大叔,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于振飞说。
  “于队长,我是来看狗的,听说你们给它起了个好名叫庄园郎。”
  “原来是这事啊,既然你是我们的隔壁邻居,让你看看就是。走吧,我领你进屋。”
  庄园郎虽然还在笼子里,但待遇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除了笼子扩大了面积,还分成内外两间。内间的休息室铺了厚厚一层麦草,外间是进食场所或者偶尔活动一下腿脚。庄园郎的卫生习惯很好,它从来不随地大小便,需要方便的时候,它会尖声嘶叫并把铁笼子弄得“哗哗”响。白天它的大部分时间主要就是以睡觉为主,除了吃饭和上茅房。今天这一回是特殊情况,山庄的老住户探访过去的老邻居来了,他岂能不让他们见一面?
  “伙计,我们已有三十多年没见了。”见了庄园郎,老汉先是稍稍一怔,接着眼眶泛红,似有泪水溢出,他扔下烟袋锅儿,突然双手抚着笼子叹道。
  于振飞在旁不由一惊:这位老者莫非就是当年那位下山去向知青顾阿康索要小狗的人?想想又觉不大合卯,据姚师傅的说法,那人那时怕有四十岁的光景了,过了三十多年该有七旬左右了吧!看眼前这位老者,腿脚虽不不甚灵便,但年龄决不会超过六十。且不管是与不是,他即忙转身示意身旁的安天禄去请姚师傅过来说话。
  过了不多一会姚师傅颤颤悠悠地来了,他在来客的前后左右细细打量了一番,面朝于振飞肯定地摇一摇头。
  “老师傅,你贵姓啊?”老姚问道。
  老者抬起头来,嘿嘿一笑,回道:“乡里人一辈子在地土上刨食吃,何来师傅之称?这位老哥,也别问我贵姓了,以后叫我瘸老六就是。”
  “你是专门来看我们庄园郎的?”老姚指了指笼子里的小狗。
  “庄园狼?老哥,这个名字是你给起的?”瘸老六问老姚。
  老姚目光转向于振飞,答道:“我哪有那本事?一辈子刚上个三年级就放羊去了,是这些娃们起的。”
  “哎呀于队长,你这个名字起得好哇,它本来就是个狼嘛!”老汉赞道。
  于振飞从地下捡起烟袋锅儿,双手递给自称瘸老六的老者,谦意道:“大叔过奖了,是我们胡编着玩的。”
  “不是胡编,确实是好!”瘸老六接过烟袋锅儿,装烟点火,思索了好一会才说,“于队长,我有个请求不知你答不答应?”
  “大叔你这么大岁数跑这么远过来也不容易,有啥话你就说,看我能不能给你帮上忙?”于振飞隐隐觉得这个老头不是一般的乡下老人。他思维敏捷,说话条理也清楚,貌似还有些场面上的知识。尤其是他对庄园里的事、对他于振飞和那位状元郎怎么那么清楚,莫非他有眼线?
  “我想请你高抬贵手,把庄园狼给放球了,让它回到它们的山里去,咋样?”老人眼睛死盯着巡逻队队长,一副诚恳而又可怜巴巴的样子。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