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悬疑武幻>神秘的鬼村>第三章 有本事还怕没饭吃

第三章 有本事还怕没饭吃

作品名称:神秘的鬼村      作者:联丹      发布时间:2017-08-22 19:15:52      字数:3768

  家庭私人保镖这一行当,并没有特别的界限。凡是涉及公司以及老板家庭等方面遇到的不测以及杂七杂八的大小事项,都属于保镖的管理职权范畴。没事便罢,有事就是大事,这一点当过兵的于振飞再清楚不过了。
  武家的人口不旺,老两口就只有一个宝贝儿子就是武端阳。这个武端阳充其量也就是个草包,除了学习成绩好,别的一无所长。不过照实里说这家伙也不是白给的,他专会巴结和结交有色势力,朱家瑞就是其中之一。朱家瑞是个人精,于振飞当兵这几年,朱家瑞也没闲着,他和端阳一样都在大学堂里深造。后来听说朱家瑞也在这家公司供职,但是他们由于不在一个部门,所以还从未见过面具体情况说不上。
  名义上于振飞管武家的保卫,其实是啥都干了,包括巡夜打杂清理厕所搞卫生等。说是没有给他分配具体活干,其实他一时也闲不下来,想睡会懒觉都不可能。当然凭良心说,活也不太累,伙食也挺好,唯一遗憾的是没有星期天,睡眠也不足。
  
  进了武家的院子仿佛又回到他们老家大石头河,所见几乎全是些熟人。武总这人家乡观念挺强的,雇的人手大多是他家的亲戚以及村子里的人。
  中间父亲来过一两次,对他的工作也不说好,也不说孬,啥也没说,看样子是不大满意。因为他给过他几回钱,他一回也没要,好在他不是执意拒绝,他只说家里用不着。在部队上的时候他一月才几十块钱,也曾多少给过父亲,父亲也没像现在这个样子。
  村子里的人见了他也不像先前那样热情了,甚至懒得和他说话,无非就是敷衍两句罢了。有人还公开叫他“副科长”,副科长意即为看门狗,保卫科副科长,这是他们村里独具特色的称呼。
  整个大院对他最为关注的应该是女主人了,武大婶娘家姓什么他不知道,反正他从记事以来就一直这样称呼。武大婶是个可怜人,与其说她有男人和无男人也差不了多少。听说他们结婚仨月,男人就去劳改了,出来又进去,进去再出来,总之是好像在里面的日子比在外面的日子要久些。家里的事,里里外外全靠她一人张罗。后来男人在外面盖房子发了大财,把她接到城里住别墅,吃香喝辣、穿金戴银、呼佣使仆的。本以为苦日子到头了,谁知才是冰糖里泡醋,酸甜自家知。
  男人说是为了工作方便,和她从不同床共眠,当然男人为了脸面还从未在她面前做出出格的事。对于男人那些风流事儿议论归议论,反正是眼不见为净,她宁肯信其无。
  
  武大婶将于振飞叫进自家的屋子里,神神道道地说:“飞子(他的小名),我每月给你加一千元,你给我把那个老怂盯着点。”
  于振飞听后笑了笑说:“大婶,你这不是砸我的饭碗呢嘛?”
  武大婶不明就里,诘问:“傻娃,这事只有你知我知,咋会弄没你饭碗呢?”
  于振飞知道说也是白说,只好推诿道:“大婶,人我给你盯着,但是钱我不能收。”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钱我给你存着,咱这儿缺啥也不缺钱,啥时候需要你直接到大婶这儿来取,谁叫咱是一村出来的人哩嘛。”
  武总他不可能盯得住,人家是主他是仆,让他往西他不敢往东,他怎么可能知道主人的下落?直到有一天情况起了变化,武总被打了,到底是仇家还是债主就不清楚了。身边两个贴身保镖也没帮上忙,一个跑得比兔子快,一个跟着受了点轻伤。
  武总伤愈之后,特意把于振飞叫到他的办公室,先是问长问短、嘘寒问暖几句,接着言归于正题,问:“振飞(这是老总第一次这样称呼他),你在部队上当的是什么兵来者?”
  “特种兵。”于振飞手心里还攥着老板给他的一支烟,他没敢点火。
  “上过战场吗?”
  “上过。”
  “打过架吗?”
  “打仗有多次,打架只有一次。”
  “一次?”
  “就是和你儿子那次。”
  “嘿,那不算,过去的事就算了。叔问你,打架行不行?”
  “不敢多说,十个人到不了跟前。”于振飞不动声色,说得满有把握。
  “真的?”老板的眼睛突然睁大了若干倍。
  “可以试试。”
  “好,叔给你个机会,让你展示一下你的手段。”
  “行,叔,到时候决不会给你丢人!”
  “好小伙子,跟着我不会让你吃亏的,谁让咱一个村的人呢嘛!”老板拍了拍他的肩膀。
  
  于振飞一米八五的个头,但是高而不笨,身材匀称,四肢灵活。在学校里的时候,本来打架就是他的强项,那一次他一人打了四个,包括老板的儿子武端阳,还有他的军师朱家瑞以及他们请来的俩帮手。最后公安局不以人数定输赢,反以伤势断官司。他被取消了高考资格,其他人则是批评教育了事。论功课,他比不上书呆子武端阳,但决不在狗头军师朱家瑞之下。武端阳和朱家瑞双双考上了他们心仪的大学,而他此时正在建筑工地上搬砖头拉沙子哩,至于他考上考不上那是另一回事,关键是压根就没有让他进考场。
  那次打架的直接后果,也不能就算是断送了他一辈子的前程,人的活法很多,有本事干啥都能吃上饭。他曾经发誓这一辈子再也不打架了,但是老天说了算他说了不算。当兵之后他分到某特种兵部队,每天摸爬滚打、泥里水里、群体混战、捉对儿厮杀。或是瞄准,或是博击,或是刺杀,或是胆量智商管理等等,他均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两年之后他当了班长,立了两次三等功。本来他是可以有机会进军校深造再进一步的,奈何一桩莫名其妙的盗窃案件指向他,发案没有结案,不过问题也不是很严重,他的结局是被廹退役。
  部队所在城市的数家单位,指名高薪聘请他去公司当保安,为了了结心中暗藏的那段不可告人的小秘密,他选择了回乡。谁知天道弄人,姑娘音信皆无,他是苍蝇落在了屁上。
  
  老板答应要选个机会,让他展示一下自己的武功。不知是就这么一说,还是真有其事?他好久没有活动活动拳脚了,他也想一肚子窝囊气没处出,借机发泄一下哩。
  晚上,武府大管家通知他,二天早上去公司后院草坪上,有一场比武活动,其中有他的任务。告诉他说老板吩咐了,要他做好准备,早点睡觉,别耽误到时候上场。
  场面还真是宽畅,不过打的人少,看的人多。这也符合常情,不可能全体观众都上场表演。于振飞举目四下草草观望了一下,比赛好手大概只有十个(算上他),高高矮矮,胖胖瘦瘦,丑的俊的,白的黑的,七长八短,不一类举。其中于振飞认识的只有一个,这就是他们的那位保安队长,刚来时管事的就向他一一介绍过。队长人不错,每回见了他挺客气。听说队长老家是河南人,练过武把式,平时说话挺和气,上场可就变了一个人,三几个人近身不得的,一出手就是死手,专拿人的下处,功夫可是了得!
  
  老板亲自到场宣布比赛事项:“一,凡是参加此次活动者,必须同意以下几点,有疑义或是胆怯者可退场,公司重新安排工作。二、点到不行,不痛不痒,打服为止。三、受伤算工伤,医药费全报,打死暂定为意外伤亡,抚恤金五十万。四、最终胜利者不管是谁,立即提升为保安队长,享受公司中层人员工资待遇。”
  条件是够诱人的,但是老板的用意并非所有人都能领会,他是想借此机会选取敢死之士。决不能容忍南郭先生一类的冒名者混入他的队伍,不怕死、敢拚命、武功高的人才能在必要时派上用场,决不可能像他上次蒙受无妄之灾的现象再发生第二次。保镖保镖就是保住金票,保不住金票要保镖有球的用场?
  比赛顺序以英语字母为序,先出场摆擂的是一位姓安的倒楣鬼。小安一听说让他打头阵就不由暗暗埋怨老先人姓啥不好,却以“A”字打头,这不是让他丢人现眼吗?小伙就是上次老板出事挨打时跑得比兔子快的那位,公司当天即以擅离职守、临时自行改变工作性质(拳击改为短跑)为名,命令他即刻收拾铺盖、饭餐就是鱿鱼卷。小安子放下大丈夫的架子,恭恭顺顺,见人先递烟后磕头,保证书写了十二份,公开场合深刻检查做了三次;更重要的是他是老板小舅子(伪)白连义的亲表弟,面子不大里子大,因此才让他躲过这一劫。谁料想,初一是没事了,十五还在后头呢!安天禄自知此回在劫难逃,耷拉着脑袋哭丧着脸走到场子中间,不像是比武的,倒像是受审的。
  
  其实也怪不得老板发火,保安队先前录用标准太简单,先吹毛求庛的宣布一声,复转军人优先,如果不是也不能说不行;再其次就是年龄在二十岁到三十五岁之间,这一条执行得还算是比较坚决,保安队没有一位超出这一范围的;然后是身体健康没啥毛病就行了,总之是名符其实的少,滥竽充数的多,所以队里头真正有功夫的没有几个。平时又不训练,早上操都不跑,哪还有练功的时间?
  不出所料,安天禄败在邓义辉的手下,邓义辉又败在潘家仪的脚下。老潘当了几回擂主,最后只一拳便让于振飞打得爬地上足有十多分钟爬不起来。公司的观众喝一声采,于振飞仍嫌不过瘾。最后出场的是队长郑关东,老郑按部就班上了场子,两手抱拳,先说一句承让,然后小声嘱咐一声:“兄弟,我当队长,队副是你的,哥每月工资匀出一千给你。”
  于振飞笑而不答,他活了这二十来年,错过的机会太多了,这一回无论如何也不能再错过。即便就是让郑队长把他打成半年汉(残废)他也不会装孬种。
  算不上将遇良才、棋逢对手。无非就是多走了两圈,郑队长出死手哪看是跟谁呢?他甚至到不了于振飞的跟前,小于一米八五,老郑一米六五,首先是身高上就吃了不小的亏;再说小于是正路子加野路子掺杂的拳路。老郑的功夫说是祖传,祖传不一定全好,也有局限性,未经实战者多。
  
  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反正有一点肯定,老郑以后吹牛的机会可能没了。只见他开头是满脸冒热气,接着是淌汗水,最后直接下小雨了。
  最终老郑也没有被打服,躺在地上还嘀咕了一声:“小子你等着!”
  老板当场拍板定夺:于振飞即日起提拔为公司保安队长,工资五千,奖金不算。
  忽然旁边办公楼上不知哪个窗品传来一声清脆的“好身手”,迅即人影一闪,悠忽不见。于振飞不经意地抬头望去,人是不见了,但是声音似乎有点耳熟:哪儿听到过呢?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