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寻找阿米娜>第九章 卡斯木带领职工抢运水泥大干苦干昼夜不歇

第九章 卡斯木带领职工抢运水泥大干苦干昼夜不歇

作品名称:寻找阿米娜      作者:陈兵      发布时间:2017-07-01 06:39:25      字数:3369

  我们的主啊!求你不要惩罚我们,如果我们遗忘或错误。求你不要使我们荷负重担,犹如你使古人荷负它一样。我们的主啊!求你不要使我们担负我们所不能胜任的。求你饶恕我们,求你赦宥我们,求你怜悯我们。你是我们的保佑者,求你援助我们,以对抗不信道的民众。(三;286)
  
  卡斯木不急也不恼,平心静气、一往情深地说:
  “苏联在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上已经走过了四十三年的路程,而我们建国才只有十一年。我们在建设事业上也许还要走过曲折的道路,可是我们毕竟是在前进,也总是得前进的。我们的祖国就像我们的母亲。作为她的儿女,我们总不能因为她贫穷就把她抛弃吧?”
  阿米娜仍是不服气:“就算你的道理是对的,你应该建设她,那为什么不可以使自己发挥更大的作用,作出更多的贡献呢?”
  “我是在努力使自己作出更多的贡献。”
  “为了谁?就为了你们这个小小的转运库,为了这个小小的霍尔果斯边卡吗?”
  “不,是为了我们的祖国。”
  阿米娜大声地说:“你应该为人类作出贡献,明白吗?为人类!”
  卡斯木断然地说:“祖国没有,拿什么为人类作贡献?”
  阿米娜不再说什么,在劝说卡斯木出国这件事上,她是再也不抱任何希望了。
  他们离开草坪。卡斯木挽着阿米娜的胳膊往霍尔果斯边卡走去。夜色浓了,空气凉爽了许多。田野更加寂静,偶尔有一两声狗吠从边卡传出来,而县城那边的狺狺之声已经连成一片。快到公路的时候,阿米娜问:
  “你要我到边卡来干什么?”
  卡斯木笑笑说:“做教师呀。你不是喜欢当教师吗?边卡没有学校。孩子们上学要跑好几公里路到县城去。就因为路远,好多孩子都不上学了。我们可以在边卡办一所学校,让各单位的职工子女还有附近老乡的孩子都来上学,请你当老师。各单位都会拥护的,你也高兴这样做吧?”
  阿米娜也笑了:“你不是也很富于幻想吗?只是你这个幻想和我的实际差得太远了。这倒是一项慈善事业呢。你要给我安排的就是这么个工作吗?”
  “你不喜欢?”
  “告诉你吧,教师我早就当够了。我不是孩子了,也不想再当孩子王了。我要到外贸部门去工作,到进口公司、海关、或者检查站去工作,当翻译。”
  “说来说去还是想到外国去,对吧?”
  “首先我要说明,要到外国去的想法并不是坏的想法。不是有许许多多的人经常出国或者常年待在国外吗?他们一样为祖国作出贡献。他们的工作是整个社会工作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其次,我要找一个机会,亲眼看看那封信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最后,就我个人来说,我的爱好,我的兴趣和专长促使我希望和外国人打交道。我要开开眼界,长长见识。我要让别人知道我的能力。我绝不仅仅当一个小学教师。我要为社会贡献的更多。你说我这种要求不合理吗?”
  卡斯木想了一下说:“也好,开开眼界,长长见识。你的俄语不是很好吗?我设法让你来当翻译,就在霍尔果斯边卡,直接和苏联人打交道,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阿米娜这时才高兴起来。“我回去就和妈妈说,让她和孩子都来,咱们就在霍尔果斯安家。”她转身搂住卡斯木的脖子,翘起脚跟在他清癯的脸上很响地亲了一下。
  卡斯木把转运库的干部叫到一起开会,讨论抢运工作。他先让人把各方面的情况作了一个汇报。
  技术员刘强说,三号库的水泥已经运出了二分之一,大约一千多吨,全部堆放在高地。高地上能放水泥的地方已经放满了,再抢出来的只能往绥定运。上绥定一个往返要两个小时,要保持现在的抢运速度,需要增加两倍的车辆。
  “马上给管理局打电话,要求加派车辆。”卡斯木说。“司机们的情绪怎么样?”
  刘强说:“司机们还行,开始的时候干劲都挺大,有的人还自己动手搬水泥袋子。也有人不太愿意留下来,可是明知这是管理局的命令,不干也不行。有一个司机走了。”
  “谁?”
  “孙福祥。”
  “孙福祥?不是那个标兵吗?”
  “对,是标兵,可就因为是标兵他才不愿意参加抢运呢。他说这么来回倒短最毁车,也跑不出公里数。”
  “他就这么走了,也不请假?”
  “跟谁请假?他是油田运输处的,是管理局的标兵。”
  “妈的!”卡斯木骂了一句。“什么标兵?逃兵!你给管理局写个报告,以咱们霍尔果斯转运库的名义写,告他,就说他自私自利,破坏抢运!”停了一下他又补充说,“以后不要让司机搬水泥袋子,他们好好给开车就行了。”
  会计谢乘凤汇报生活情况。她面露忧虑地说:“这两天伙食搞得不太好。一下做这么多人的饭,炊事员有点手足无措。发糕蒸不出来,馕烤糊了,想改善一下伙食,又没有肉。仓库职工一个月的肉票全在这两天吃了,还说见不着肉,因为人太多。矿区来的职工和民工只带了粮票,没有肉票。最主要的问题是粮食不够吃。按个人的定量,平时不干重活还将就,像现在抢运这么大的体力消耗,还吃那么一点定量根本不够。他们说,以前夏天割麦子的时候一天吃五顿饭,还都是往饱里吃,现在可倒好,白天黑天连着干才吃三顿,还得喝稀的。也不敢多做多吃,怕以后没有了,这才两天。”
  卡斯木问:“那话是谁说的,割麦子一天吃五顿饭?”
  “阿不都拉。”
  “他这时候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在煽动不满情绪吗?”
  搬运组长依明补充说:“阿不都拉还说咱们的工人将来非得肺结核不可,每个人的肺里都有一个水泥疙瘩。”
  “混蛋!”卡斯木气愤地说。“这话极坏,极端错误!照他这么说谁还敢干活?听见他这么说当场就应该批评。这个家伙工作一贯消极,组织纪律性极差,这次抢运大家都来得很快,就他晚到了一天。这两天他在干什么?”
  依明回答说:“开吊车。”
  卡斯木说:“现在吊车还有什么事情好干?让他把吊车停下来,和大伙一块扛袋子去!咱们转运库就谢会计一个女同志,她可以不去扛水泥,其他人都得去!”
  他回头又对谢乘凤说:“这两天你干得不错,也很辛苦。你的工作比扛水泥重要。这么多人一下来到码头上,能开出饭来就是胜利。凉开水送得也很及时。粮食不够吃也不是现在的事,抢运嘛,特殊情况,大家都得克服困难。定量不能突破,严格按定量做,按定量吃。你和采购员说,上绥定多买点土豆、甜萝卜,青菜也尽量多买一些。比比解放前,比比红军长征,这点困难算得了什么?”
  调度员范兴中汇报水文情况。经与伊犁洲水文站联系,他们提供的情况是,今年七月九日,伊犁河水流量达到一千八百四十秒公方,是解放以来有记录的最高值。伊犁河流域的气温也在七月上旬达到最高峰,超过了三十九度。预计今年七月份三十度以上的高温天气可能将持续二十天以上,所以最近这些天河水不可能回落。但会不会继续上涨,他们不敢说。从我们自己设的标志上看,这两天来水位一直没变,没涨也没落。
  听到这里,卡斯木和他的几个干部陷入了沉思。他们又一次面临着重大抉择:是把抢运继续下去,还是抢运就此结束?如果说两天前,当他们面对搬运的巨大困难和洪水即将上岸的巨大威胁这两个重大问题,曾经使他们决心难下的话,那么在经过了两天两夜的苦干之后,这两个问题不但没有缓解,反而更加尖锐地摆在他们面前。一方面,洪水的威胁丝毫没有减小;另一方面,抢运中又遇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与此同时,畏难情绪和洪水不一定继续上涨的侥幸心理却在滋长。这样,要把抢运继续下去就得比当初下更大的决心。卡斯木想让大家就这个问题讨论一下。但他转念一想,那样做势必动摇抢运的决心,涣散斗志,使侥幸心理漫延开来。于是不等别人开口,他便斩钉截铁地说:
  “洪水是没涨,但是也没落。不要把希望寄托在洪水不会继续上涨的假设上面,万一发生意外谁敢负责?抢运是困难一些,累一些。但这是保险的办法。咱们当干部的一定不要动摇。既然把大家动员起来了就要坚持到底,坚持到抢运的最后胜利。”
  沉默片刻,刘强小心翼翼地说:“进口公司王站长催咱们卸船,说苏联商务代表催他了,再不卸船他就要向自治区报告,否则他负不起责任。”
  没有人说话,他们在等卡斯木表态。
  卡斯木也没说话,他在侧耳倾听。寂静中有个声音在响,在从遥远的地方隐约传来。这个声音很快便被在场的人捕捉到了,因为他们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这是苏联货船的轮机声。这说明又有一条船正向这边开过来。因为是逆水航行,船开得很慢,声音也很低沉。从声音判断,这是一条载货三百吨的重船,明天上午即可到达码头。大家都知道,来的肯定又是水泥。在这个时候进货,对于他们的抢运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他们的心头十分沉重,像压着水泥袋子。而那“突突突”的轮机声又像是不停地催促,不断地往他们身上加压。
  卡斯木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毫不犹豫地吩咐说:
  “不管它!咱们干咱们的,该休息的洗澡睡觉,该上班的马上都叫起来,干!”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