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苦追七年《小说》>红颜祸水惹事端

红颜祸水惹事端

作品名称:苦追七年《小说》      作者:鲁励      发布时间:2017-05-01 16:01:22      字数:5352

  徐凯发话后,这帮学生便宛如孙悟空离开花果山时一群无人管的猴子,毫无拘束地哗然,有的喝白酒;有的喝啤酒;有的喝葡萄酒;有的喝饮料。吃喝过程中,有的划拳;有的比剪刀、石头、布;有的猜籽;五花八门。
  大家喝得十分尽兴时,徐彪向同学们提出建议:“各位兄弟姐妹们,今天徐总出了血,大家还是去表示感谢之意才够哥们哈。”
  毕竟接受正规教育的学生,三三两两来到徐凯喝酒吃饭的桌前,有的同学热情称呼:“徐叔,感谢你给我们创造这次团聚的机会。”
  有的同学敬重地称呼:“徐总,谢谢您以如此慷慨为我们同学们提供如此轻松的聚会。”
  有几个贪图钱财的女生娇嗔地拖着徐彪来到桌前坦言:“徐哥,难怪你能如此阔绰,原来我认为你是打肿脸充胖子,原来果然有一位富老爷子,值得庆贺。”
  徐凯为了博取徐蔓蔓的欢欣,来者不拒,都礼貌接受既与他们碰杯,还提出殷切希望:“同学们,好好读书,前程无量。”
  徐蔓蔓趁川流不息同学们敬酒的空隙时间,端着一杯葡萄酒:“徐总,答应给我安排工作的事,至少要我能喝稀饭,解决我日常开销哈,不要像打发乞丐拟的三五百元,还让我喝西北风。”
  徐凯隐晦地暗示:“进我的公司工作,工资不是很高,入了账的,那么多号员工,免得互相猜忌,奖金才是真正的票子,只要你懂事,什么都有。”
  徐蔓蔓借题发挥:“徐总,你别把话说过头了哈,我的心可大了,要房子、车子、白金戒指、耳环、穿名贵衣服,得到的奖金能买到这些?”
  徐凯神秘兮兮:“你说这些要多少钱?超不过一百万,算了,保留点神秘感吧,到我办公室细说。”
  徐蔓蔓仿佛看到五彩斑斓的荣华富贵的美好憧憬,同时也估计他的目的是让自己用青春去换取这些财富,何不抓住此机会捞一把,她掏出手机递给他:“把你的手机号码拨通就知道我的手机号码了,拨完我先敬你一杯,但愿你这棵大树能为我遮拦风雨。”
  徐凯用她的手机拨通自己的手机号码:“如果你来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给你换手机,这款手机好落伍哟。”
  徐蔓蔓尽显青春的魅力娇滴滴地喊到:“徐总,我往后就是瞎子跟到月亮走,沾你的光哦,我敬你。”用脚去轻轻地踢他的脚。
  徐凯被她勾魂摄魄的声音叫得浑然一体都痒舒舒的,她脚下的小动作更使他明白,只有花一笔钱,就能把玩弄于手心:“今晚尽兴喝酒,明天再谈其他的事。”他们碰杯后,徐蔓蔓矜持地喝了一小口,徐凯举杯畅饮。
  参加聚会的三十余名同学,有十余名女同学,看到徐蔓蔓刚与一个同学的父亲见面,就如此放**荡不羁,有人鄙夷;有人羡慕;有人不屑一顾;有人心里骂她:“真是一个不知廉耻的狐狸精,为了几个臭钱,关门咬住一个姓的长辈,简直是一个不可救治的下贱货色。”
  一些羡慕她美色的小伙子,心里的怒火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剑,恨不能把她刀俎成碎片。
  她有一个关系密切的学妹,为她担心,她已经是一个银监局官员的秘密女友,马上又转入一个建筑老板的怀抱,她不知天高地厚惹风流债,不知会是什么结局,心里为她捏着一把汗水,多次用目光警示她,无济于事。
  一场酒宴就像大浪淘沙一样,各种思想在这种场合检验会出现不同的结果,一些具有上进心的同学,吃饭后便匆促地告辞;一些学习成绩一般的农民子女,需要刻苦攻读的学生,也忙着赶功课也辞别;一些学习成绩差,好逸恶劳的学生,浸泡在这难得的酒宴上;与徐彪臭味相投的男女同学仍然留在原地喝酒。
  徐蔓蔓深情款款地陪伴着徐凯。
  包间只剩下不到十人,还在继续喝酒,他们几乎都喝得满面通红,仿佛舌头都像短了一截,有的喝得言辞闪烁,有人喝得走路都有些东倒西歪,丑态百出。
  驾驶员提醒徐凯:“徐总,别喝多了,酒多伤肝,影响身体。”
  徐蔓蔓用激将法鼓劲徐凯:“哎呀,有人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杯多,看样子这句话在徐总身上不管用哦。”
  徐凯看透了她的心思,既然你要主动送上门,自己也不能拒她千里之外:“只要蔓蔓有雅兴,我就奉陪到底,我们先行告一段落,休息一下去喝咖啡,喝完之后我们去唱歌,我虽然不会唱,可以读歌,如何。”
  徐蔓的学妹等待着与她同行,终于忍不住提醒她:“蔓蔓姐,别喝了,还要回学校复习,还有几天就高考了,不参加高考拿下到毕业证。”
  徐蔓蔓漫不经心:“玲玲,你先回学校去吧,我稍后就回来。”
  徐凯不知她是故意吊胃口:“玲玲同学,你有事先忙去吧,我们要商量徐蔓蔓到我的公司上班的事。”
  玲玲听到他们的逐客令,知趣的回避:“要得,蔓蔓姐,早点回校哈,我就不等你哟。”
  徐凯招呼儿子:“徐彪,你们都喝得差不多了,收场吧,以后有机会再喝。”他吩咐服务员:“算一下多少钱,把发票扯来结账。”
  服务员马上在对讲机呼叫:“总台,雅五结账,就送发票来。”
  巴台服务员听到结账的呼叫声,马上打电话给黄经理,黄经理来到巴台看完账单,安排收银员用电脑打了一张发票,亲自来到雅五,满面春风地招呼:“徐总,的确对不起,我没来敬您的酒,您也知道,我们这一行,生意忙就是这阵,来,我敬您。”
  服务员给他们各斟了一杯啤酒,徐凯举杯碰后:“理解,我今天消费了多少钱。”
  黄经理和他碰杯后,微笑着告诉他:“你们实际消费一万元,按八点八折收费,只收八千八百元。”把发票给他。
  徐凯接过发票,从携带的真皮手包取出一叠钱,抽出十二张递给他:“黄经理,经常享受你的优惠政策,不好意思,你们有这么大的摊子,租金、人员工资、各类菜的成本也相当高,还有税收,这些加在一起,一直打折就会影响你的正当收入,以后就照实收,不能为了照顾朋友做亏本生意,做生意也是为了赚钱。”
  黄经理接过钱连声致谢:“能交徐总这样的朋友真是三生有幸,我敬您,有空时请您喝茶。”二人碰杯后畅饮。
  徐彪的同学们看到结账如此昂贵消费,有此惊愕,便前来告辞:“谢谢徐叔叔,等我们赚钱后孝敬您,我们回学校了。”
  徐彪年青父亲手上的钱:“爸,把这点钱给我,我手头有点紧。”
  徐凯毫不吝啬地把手里的钱给他,叮嘱他:“儿子,我可以让你随意用钱,到你成人后,我就不会给钱了,要自己赚钱才有钱用,如果光靠用我的钱,你就要成为一个废人。”
  徐彪把钱揣到钱夹子里,见父亲在同学面前说这样的话,心里甚是不爽:“老爸,把账记好,我赚钱会还给给您,让小汤开车送我们回学校去了,拜拜。”他暗示驾驶员,小汤等待徐凯表态,徐凯挥挥手:“小汤快去快回,别耽搁久了哈,我还有事要用车。”小汤便陪同徐彪走出房间。
  此时,徐蔓蔓的手机铃声响起,她离开座位,步入走廊接听电话:“花哥,有事吗?”
  对方喜笑颜开地安排:“蔓蔓,晚上我们在老地方见。”
  徐蔓蔓哄他:“花哥,我们最近准备高考的事,不能出来,等考试之后再见。”
  对方讥笑道:“你不是说没底气考试吗,今天是那根神经过敏突然想到要认真复习考试了,只要你混个高中毕业证,我就会联系一家银行你去上班。”
  徐蔓蔓哄骗他:“花哥,你不晓得,最近学校做了一条硬性规定,如果违反学校规定外出,坚决不发毕业证,我如果没有拿到毕业证,银行能让我上班吗,读了三年毕业证都拿不到,如何有脸面见自己的父母,请理解我的苦衷!”
  花欣木然地提醒并警示她:“我对你如何,自己心里有杆秤,你要是真的为学习上的事,我当然理解并支持,如果是别的意思,掂量一下后果。”
  徐蔓蔓焦急地解释:“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像女人那么多心多肠的嘛,我没有必要骗你。”
  徐凯坐在椅子上悠闲地品茶,见她神秘地接电话,悄然无声地走进她身后,居然有人如此胆大妄为,他便大大咧咧地脱口而出:“在广蜀县城还有人如此嚣张,如果和我比,我随便一句话就能用钱砸死他。”
  徐蔓蔓还没来不得挂断手机,花欣从电话里听到这句话,惊愕地问:“蔓蔓,是谁这么牛皮?”
  徐蔓蔓没等他说完就挂断并关掉手机,回头斥责徐凯:“徐总,我们还没有正式确立工作关系,你没有权利干涉我的自由交往,更没必要伤害我的朋友。”
  徐凯目空一切的语气:“在广蜀县城,包括县委当安的在内,我其他不比,我就是比他们钱多,如果有谁不服就站出来比试一下。”
  徐蔓蔓身处进退两难的境地,徘徊彷徨,既然自己把心思用在学习上,没有好的学习成绩,靠读书取得一份好的工作只是梦想,既想用青春赌一把从他身上捞一笔钱,得到自己想得到的金钱和物资,但是又担心他如果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就会落得丢掉名声,丢掉工作,一贫如洗的境地,到时落得声名狼藉。
  徐凯注视看她眼神呆滞无神,脸上愁闷得像块乌云,欢笑时,闪烁着欢乐的光彩,眼睛明亮得像秋天的湖水荡漾着迷人和幸福的光驱,被也神情荡漾的表情迷惘得魂不附体,泰然开导她:“蔓蔓,我们现在去喝咖啡,边喝边聊天,天下没有过不去的坎。”
  徐蔓蔓心思凝重地勉强接受:“好吧。”被动地跟在他身后,艰难地移动着步履。
  徐凯故意逗乐:“我想考考你的智商,一颗心值多少钱?”
  徐蔓蔓轻描淡写地回答:“小儿科,一意。”
  徐凯继续提问:“什么人一夜变老?”
  徐蔓蔓不屑一顾地表情:“姑娘结婚前是与结婚后的变化,由姑娘变成老婆。”
  徐凯打开她的话题,呵呵大笑:“你既然这么聪明,为啥愁眉苦脸的?”
  徐蔓蔓淡然地笑道:“你是有钱不知无钱的苦恼,眼看高中就要毕业,考大学没有希望,我是一个农村姑娘,父母对自己抱着很大的希望,眼看一切希望都会变成泡影,在这十字路口,我得做好选择,选择得好,终生幸福,一步之差会误入歧途。”
  他们来到饭店门口,驾驶员小汤送徐彪回学校又回到此地,他看到老板陪同客人来到时,主动走出驾驶室,为他们打开轿车门。
  徐凯座在副驾驶位置,徐蔓蔓座在后排。小汤回到驾驶室,做好驾驶机动车的准备工作。
  徐凯吩咐他:“小汤,去浪漫咖啡厅。”
  小汤轻车熟路地驾驶着轿车,穿过来往如织的车群,来到浪漫咖啡厅,咖啡厅安装了中央空调,温度调控在适宜气温,装修得很雅致,大厅设计的是四人一组的小包间,分别两个两座的沙发中间摆放一个茶几,小包间之间用淡黄色的布帘遮挡着。
  徐凯与徐蔓蔓及驾驶员进屋后,值班经理主动问:“徐总,几位?喝什么?”
  徐凯安排:“安排小汤在大厅喝茶,我要一个包间和这位姑娘谈点事,最好的咖啡,送些小吃来。”
  值班经理安排另外一名服务员:“请带徐总去浪漫风情雅间,咖啡煮好后和果品一并送来。”
  徐凯与徐蔓蔓跟随服务员来到浪漫风情雅间,温柔敦厚地打开门:“请稍候,咖啡煮好和果品一并送到。”
  包间是两座的布艺沙发,一个茶几,茶几上放了一个微型摇控器,墙壁上张贴有穿泳装的男女仰卧在海难,格外浪漫,室内还有电视、电脑,既可以看电视,还可以上网,旁边有个卫生间。
  徐凯彬彬有礼地招呼:“蔓蔓请坐。”
  徐蔓蔓矜持地坐下后:“徐总,你也请坐。”
  徐凯坐下后,便和她聊家常:“蔓蔓,你家住那里?家里还有什么人?”
  徐蔓蔓瞪大眼睛注视他:“徐总,你问这些有什么意思?”
  徐凯哈哈大笑:“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了解一下你的家庭情况是想如何帮你,才能让你一心一意在我手下工作。”
  徐蔓蔓喜怒无常地笑道:“真的就这么简单,没有别的意思?”
  有人敲门:“徐总,我们给您们送咖啡和小吃来了。”
  徐凯答复:“请进。”
  值班经理和服务员端着果盘给他们送来两杯咖啡和各类小吃,轻轻地放在茶几上:“二位慢用,有什么吩咐请招呼一声。”
  徐凯点点头:“好的,有事我会呼你们。”
  值班经理和服务员出门轻轻带上门。
  徐蔓蔓漫不经心地告诉他:“我家有爷爷、奶奶,父母,还有个弟弟,住在徐家村一组。”
  徐凯继续了解她的要求:“你如果到我公司来上班有什么要求?”
  徐蔓蔓开诚布公:“很简单,我想要的东西已经说了,只是不晓得如何才能实现,现在的人几乎都是靠说些甜言蜜语的话哄女孩子开心。”
  徐凯毫不犹豫地表态自己的观点:“只要你人跟我心跟我,绝对能满足你的要求。”
  徐蔓蔓迷茫地问他:“如何才算是心跟你了?”
  徐凯委婉地透露:“你什么时候毕业考试?什么时候能离开学校到公司来上班?”
  徐蔓蔓反问他:“我还有一周就考试,你要我到公司来上班,具体搞什么工作,待遇都没说,我吃、住都如何解决的事都没谈好,我如何来上班?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提的问题,要我如何答复?”
  徐凯只好给她表明态度:“既然你一定要现在就说,我只好实话实说,只要你不嫌弃我,答应跟我过一辈子,房子、车子、票子,要啥就有啥。”
  徐蔓蔓喝了一口咖啡,别有寓意:“这杯咖啡有点苦哈。”
  徐凯故意挑逗她:“只要我真正能开出这个条件,莫说是你,就是大学生都会接受,如果你不信,我把事办成之后请你来吃我的喜酒。”
  徐蔓蔓犹豫不决,虽然与花欣有了一段时间的儿女之情,在他身上也获得一些经济补偿,毕竟自己是一个姑娘,要和自己同学的父亲一起过日子,如果自己答应了他,就相当于失去了选择伴侣的自由。
  徐凯劝导她:“现在就算是一个国家公务员,一个月能得到多少工资,什么都计算在内,一年最多赚四万,三十年赚一百二十万,只要你真心跟我,弹指之间就有他们赚几十年的收入,几年或者时间久了,一个人赚的钱就是他们几个或者几十个人赚的钱,一家老少吃喝都不愁,你还想什么?”
  徐蔓蔓还是徘徊不定:“我们是一个姓喽。”
  徐凯更是不假思索地回答:“姓和名字只是代号,算不了什么?”
  徐蔓蔓锁定他的话:“如何才能兑现你的承诺?”
  徐凯简明扼要地回答:“我把房子,车子,存款卡都上你的名字,惟一条件就是我们必须办完结婚证后才能兑现这些。”
  徐蔓蔓提出疑问:“你又不是单身,如何能办结婚证?”
  徐凯鲜明表态:“只要我把这边的事确定下来就会落实那边的事。”
  徐蔓蔓回答他:“我基本上可以答应你,你还是把你家里的工作做成熟在说吧,你如果离不脱就是重婚。”
  徐凯信誓旦旦地承诺:“放心,一周之内搞定。”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