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经典言情>苦追七年《小说》>筹措入城细商榷

筹措入城细商榷

作品名称:苦追七年《小说》      作者:鲁励      发布时间:2017-04-29 14:47:34      字数:6061

  姑娘的兴致被突如其来警察扰乱,她在卧龙镇初中即将毕业,父亲是镇政府财税所的一名事业干部,母亲原来是农民,学会裁缝手艺后,在镇上摆摊做衣服,家里过着温馨自足还有节余的日子,自己的学习成绩在年级名列前茅,立志报考广蜀县重点高中,父母很欣慰积极为她筹备,取出积蓄多年的钱在城里买了一套一百一十平方米的旧房子,购买了一些简单的家具,洽谈租赁一间门市母亲做布料和服装生意,耍“五一”假时她随父母第一次到城里的新家,父母在到处选租赁门市,她兴致勃勃地跑到渠江边来观看潺潺流动的江水,谁知碰到这位警察拦住她的去路,气得她脸色绯红,顿感羞涩难堪,长期生长在农村乡镇的她没有想到城里还有这些规矩,走什么路都会受到限制。她不服气撅着嘴嘟嚷:“马路又不是你家修的,为啥非要管如何走路?”
  圆森听后便知她是刚从农村来,缺乏城市生活经验,更没有城市交通安全意识,指引着她朝斑马线:“往这边走。”只好耐心开导她:“城里和农村区别大,农村是谁修路谁有主宰权,公路上车辆少,如何走路随意性强,城里的路是国家投资修建的,是保障车辆和行人通行,促进经济繁荣的交通运输线路,各类车辆和行人按照规定的线路行驶,这是法律规定的,我是提醒你,只有按照法律规定的线路行驶,安全才有保障,不信,你看看路上有多少车,稍碰一下谁能承受?”
  小姑娘仍然娇嗔地嘟嚷:“说得怪吓人的,我就不信。你别罚我的款哈,我没有钱。”
  圆森知道一时半会很难说服她,他用纸巾擦着脸上的汗水,笑哈哈地告诉她:“我只是劝你走斑马线,没有处罚你的意思,有事忙去吧,以后走公路小心些。”
  她怏怏不乐地朝渠江边走去,观赏江水的兴致全都被圆森给搅黄了。
  圆森回到指挥岗位上,目送姑娘没精打采的去江边,心里似乎有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农村人进城,要让他们适应城市的生活环境,任重而道远,稍不注意就会酿成交通事故,仍然全神贯注地指挥着交通。
  此时,他听到对讲机传来呼叫声:“358,358。”
  圆森听到指导员句欢在呼叫及时回应:“353请讲。”
  “一辆灰色捷达牌轿车疑似酒后驾驶,请拦截检查。”
  “明白。”圆森回答后,取出摄像机提在手上,做好执法时全程摄像的准备工作。
  圆森精神抖擞地注视着路面行驶的轿车,果然有一辆灰色捷达牌轿车奔驰而来,他迅速用手势指挥该车依靠在公路边接受检查,该车靠边停放后,他上前行礼:“同志,请你出示驾**驶**证。”
  车窗玻璃摇下后,一个年青女驾驶员严峻而又诡秘,满面通红伸出头:“黑帅哥,你用这种方式泡妞啊?”
  圆森闻到随风飘散浓烈的酒味,坦然自若地指出:“请你严肃点,我是履行公务,请你出示相关证件。”
  句欢驾驶警车奔驰而至,女驾驶员想继续驾车逃逸,圆森马上伸左手取掉车内的钥匙,女驾驶员撒泼:“警官非礼,我要投诉黑脸警官非礼。”
  圆森理直气壮地解释:“你可以投诉我,我指挥你停车到取车内钥匙已经全程摄像录音,请你自重。”
  女驾驶员见这招不灵,马上就改变另一种方式,她取出一瓶啤酒,马上还要喝酒,他义正词严地批评她:“珍爱生命,关爱他人,你现在是在轿车上,不是在酒吧,也不是在饭馆。”
  句欢驾驶警车来到现场,接过圆森手里的轿车钥匙,对女驾驶人开展工作:“请你不要这样放纵,喝酒驾驶轿车是严重的交通违法行为,请你克制一下配合我们的工作,出示你的驾**驶**证件,如果你继续不配合,我们会用拖车把你的轿车和你一起拖回大队,暂时留置,到你酒醒才处理。”
  圆森摄像的同时给她介绍:“他是我们中队句指导员,请你明白我们是按国家法律规定管理道路交通,喊拖车的费用由你出哈。”
  女驾驶员便扑到方向盘上捂鼻子痛哭着:“遇到龟儿子抛弃我,还不如死了强。”她才勉强配合,便将检测情况记录在违法处理处罚通知书上。
  圆森安慰她:“失恋也不能用酒后驾车的方式发泄嘛,这是对你生命财产极不负责的表现,请你到后排,我们把轿车开回大队,等你酒醒后再处理。”
  女驾驶员开门下车后,摇晃着身子垂头丧气地进入后排。
  圆森在对讲机呼叫:“352。”
  贵潜明立即回答:“358请讲。”
  圆森回复:“查获一名酒后驾驶人,353即将带回大队。”
  贵潜明吩咐:“请他稍等二分钟,我马上就到。”
  “好的。”圆森转告他:“句指导,贵中队马上就到。”
  女驾驶员已经躺在轿车后排酣睡。
  圆森惊叹不已:“天哪,如果不把她驾驶的轿车拦截住,不知她会闯什么祸。”
  句欢敏捷地指出:“我们就是要百倍警惕,将事故隐患消除在萌芽状态。”
  贵潜明乘座电视台新闻采访车来到现场,下车后,从圆森手中接过检测记录,他在句欢耳边低声交涉了一番。
  从轿车内走出一位文质彬彬戴眼镜的年青人,十分客气地向圆森自我介绍:“我是广蜀电视台办公室主任,她是我女朋友,我们为一件小事,她耍小孩子脾气,用酒精麻醉自己,还把我们台里的轿车开出来差点惹祸,请原谅,我把她带回去加强教育。”
  贵潜明慷慨陈辞:“你们电视台是重要的宣传阵地,也是我们的友好单位,发生这种事情的确令人费解,驾驶人醉得和事不知还驾驶机动车,不幸中的万幸是我们民警强行把她拦住了,制止了一场醉酒驾驶的悲剧发生,如果不是我们的民警把她强行拦住,发生了严重后果法不容情!”
  戴眼镜的年青人点头哈腰地表示歉疚:“的确对不起,怎么处理由你们定,我代表她接受处罚。”
  贵潜明耐心细致给他解释:“你可以把车开回去,人带回去,我们并不是为了经济处罚,而是希望你们单位吸取教训加强轿车管理,当事人双方引以为戒,避免发生道路交通事故,至于如何处理,我们请示领导后再做决定。”
  年青人递了一张名片:“名片上有我的联系方式,你们决定之后通知我们来接受处理。”
  贵潜明从圆森手里要过车钥匙交给年青人:“给你,请你们一定要理解配合我们的工作。”
  年青人彬彬有礼地接受:“请贵中队,句指导放心,我一定会诚挚地配合,先走了哟。”
  圆森迷惑不解地看着他们,明显是无证驾驶、酒后驾驶,为何不直接处理?这些事都要请示领导,是法大还是权大,如果有权有势的单位都像他们这样,如何执法?我们国家何时才能真正走上以法治理道路交通的正常渠道?既然领导作了决定,自己只好顺其自然,胳膊肘儿拧不过大腿。
  贵潜明从圆森的眼神已经看出他不理解的心思,开导他:“圆森,只要我们问心无愧,没有徇情枉法,进入以法治理道路交通,还有一段艰辛的过程,我坚信,国家的法律会越来越健全,人民的法律意识越来越高,用科技手段,科技信息化管理道路交通的日子,越来越近。”
  句指导与贵中队商讨:“今天是‘五一’,大队如何安排执勤民警的生活?”
  贵中队沉稳地告诉他们:“大队食堂安排了生活的,还熬了防暑降温的良药,刚才糖酒公司还送了饮品到大队。”
  圆森的电话响起:“宁铃,你别催嘛,现在是公路上机动车通行的高峰期,我走不开。”
  对方焦灼地催他:“圆森,你看看时间,十二点半了,你还不来,别人都吃得热火朝天的,我们还在等你。”
  圆森心里十分矛盾:“好了,晓得。”
  句欢估计是女朋友在催他,本来约好今天与女朋友相聚,只好让同事:“圆森,你也是二十五岁了,有事去忙吧,我替你执勤,吃完饭来换我。”
  圆森表现得十分为难,支吾其词。
  贵潜明把话接过来:“中午的车流量大,人流量少些了,你们俩换上便衣都去吃饭,吃饭后来换我。”
  句欢和圆森只好进入警车内换上便衣,骑上自行车朝各自吃饭的餐馆奔去。
  上车后,圆森拨打宁铃的电话,对方没接他的电话,他蹬车来到“随和”饭店“常相聚”包间,只听到宁铃痛哭流涕地闹腾:“圆森这个不识抬举的东西,哄骗我。”
  有位女同学劝她:“你就是不听我的话,偏偏喜欢这么一个全自动的马路‘吸尘器’。”
  有个男同学劝她:“他这样无情无义,离开了这台‘罚款机’你就不能活啊。”
  宁铃听到同学们如此讥讽圆森,悲喜交集,悲的是同学们用这么龌龊的眼光看待圆森的工作,喜的是自己虽然嘴里恨他,内心并不恨他,理直气壮地反驳:“不许你们这么说圆森的坏话,否则,我们就没得朋友做。”
  圆森敲门后推门而入:“对不起,我来晚了。”进门时,一身的汗味熏人,怕闻汗味的姑娘只好用手捂住鼻子。
  宁铃像孩子似的转悲为喜,用纸巾擦干泪水:“大家请坐,别客气,好好庆祝一下。”她拖着圆森来到身边的椅子上坐下。
  三桌的男女同学情不自禁地把目光投向圆森,此人虽然皮肤黧黑,具有不卑不亢地气质,与众不同的眼神,难怪被大家誉为校花的宁铃会对他如此倾情,各自开始进餐。
  服务员带着微笑忙碌着给年青人斟酒,圆森如饥如渴地吃了一块西瓜,端着一杯橙汁给宁铃解释:“我们的中队长在为我们执勤,我先用饮料敬大家,吃点饭,带个盒饭去换他。”
  宁铃爽笑着朝圆森面前的碗里拣菜:“要得,只要你来站一下我都满意,把我给你拣的菜吃完。”
  圆森制止她:“别拣了,同学们看到笑话,我去敬大家了哈。”
  宁铃端着啤酒杯:“我和你一起去,给大家介绍一下。”
  宁铃来到每桌:“同学们,这是我圆森哥,他在上班,不能喝酒,他喝饮料我喝啤酒敬你们。”
  圆森客气地到年青人的桌前:“如果耍假还可以喝点啤酒,上班不能喝酒,以这杯饮料略表心意,能喝酒的喝酒,不能喝酒的喝饮料,我敬各位,大家吃好喝足。”
  同学们都礼节性地站起,有个细高个年青人故意装怪:“你是交警,我喝酒开车抓到后莫罚款哈。”
  圆森借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现在物资丰富,酒是无限的,生命是有限而珍贵的,酒后求情还不如酒前克制。”他和大家碰杯后,自己喝饮料,宁铃一杯啤酒喝个底朝天,她监督着同学们干杯。
  三桌敬完后,圆森便吃饭,宁铃吩咐服务员拿来一个饭盒给他盛上饭菜,他提着饭盒匆忙离开这凉爽热闹的酒宴,宁铃绽放幸福笑脸的送到门边,返回喜庆宴席。
  小姑娘心灰意懒地在江边观察着滔滔不绝滚动的江水,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进入城市,看到摩肩接踵的人群,车水马龙的车辆,鳞次栉比的楼房,遍地玑珠溢彩的商场,让她眼花缭乱,心情荡漾,看到这么大的江水,江面船舶在鸣笛中航行,虽然不是广袤无边,也是让她大开眼界,两个中年人左顾右盼地寻找,来到她身边,中年妇女招呼她:“方琳,县城比我们镇上好嘛。”
  方琳回过头望着这对中年夫妇,男的年纪接近四十岁,中等身材,肤色黧黑,穿一件淡黄色衬衫,灰色裤子,脚穿黑色凉皮鞋,眼睛虽小很精神,分头发型下盆子脸堆满笑容,女性微胖,肌肤洁白,瓜子脸上有一双杏仁眼,弯细有眉毛,鼻孔和耳朵比常人小些,樱桃小嘴,穿一身绿色暗花连衣裙,留有一头运动员发型,脚穿一双四季皮鞋,原来是自己的父母,她憨笑:“爸,妈,您们找好门市没有?”女儿在父母的中间离开江边朝新家走去。
  中年男人抚摸着她的头胸有成竹地安慰女儿:“女儿别担心,无论能不能找到门市,只要你能考上广蜀重点高中,妈妈都会陪你,爸爸就不能陪你了哦。”
  中年妇女瞪眼骂他:“方天歌,你有病哪,才四十来岁的人,说些啥子话哟?”
  方天歌马上向她道歉:“杨秀翠,请别误会,对不起,我不是别的意思,我是说你们在城里,我在镇里上班不能经常回来陪你们。”
  方琳看到父母争吵便劝他们:“爸、妈,您们别咬文嚼字钻牛角尖,我们在城里买房子只是改变家庭住址,爸爸可以买辆车天天回来嘛。”
  杨秀翠支持此观点:“是啊,天歌,镇上离城里又不远,你买辆车就可以天天回家。”
  方天歌顾虑重重:“我们家买了房子,所有的积蓄都用得差不多了,还要留点钱女儿读书,节省点吧,买车的钱我要赶好多次车,再说,我自己都说不清楚,这段时间,两个眼睛都跳得特别厉害,晚上常常梦见死人,有一种心浮气躁的感觉。”
  妻子杨秀翠开导他:“眼睛跳自己工作小心点,你在财税所工作,每天收发钱别发错了。做梦的事就更加不要大惊小怪的,白天事多,晚上梦多,到你退休没事,成天闲耍,保证不会做梦,钱的事就更别担心,你的工资收入是固定的,加上我做生意多而不少能落几个,该节约的就节约,该用的钱还得用,你少疑神疑鬼的,买一辆啥子摩托车?”
  方天歌心中的结仍未解开:“我们这次买房子从签订协议、办理房产手续、买家具、搬家具进城、升火煮饭,什么都没择日子,不知道是否吉利!要买就买辆自行车,价钱便宜,寄自行车还能锻炼身体。”
  杨秀翠仍然慈眉善目地劝导丈夫:“迷信这东西,越信越迷,不信万事大吉,回家后你和女儿安安稳稳地看电视,我炒几个菜,你喝两瓶啤酒,好好睡一觉,晚上凉快了才出来走走看看。”
  方天歌忍耐住心中的忧郁,沉稳地安排:“这可不行,随便整点吃的填饱肚子,女儿想出来就出来,不想出来就在家里看电视或者看书都行,我们得抓紧时间把租赁门市的事落实好,否则,我心里总感觉到不踏实。”
  杨秀翠目睹丈夫苦涩不甚的表情,了解他的性格,只要他想办的事,从来都是一蹴而就,绝对不会半途而废,只好顺从他的意思:“好,你是当家人,我听你的,陪你不要愁眉苦脸的,我把生意做好多赚些钱,你早点退休,帮我当助手,就没有那么多操心的事了。”
  方天歌一家三人穿过繁花似锦的闹市区,回到滨江路二段一幢一单元六零一室,自己购买的新住宅,他打开防盗门,换上凉拖鞋,开启电扇、电视,坐在木沙发上看电视,杨秀翠换上拖鞋走进厨房,从冰箱取出四季豆,丝瓜,青椒,瘦肉,忙着煮饭炒菜,乖巧的方琳换上拖鞋后,也来到厨房,协助妈妈煮饭。
  杨秀翠悄悄叮嘱女儿:“女儿,你爸不开心,成天胡思乱想,你去陪陪他,想法把他逗笑,别让他愁眉不展的。”
  方琳果然对母亲的话言听计从,信手拈来的神态:“妈妈,辛苦你了哟。我保证把爸爸逗笑,信不信?”
  杨秀翠甜笑道:“你是我们家的开心果嘛,当然相信,去吧,城里煮饭用天然气,不需要你帮忙,我把饭煮好,菜炒好端到桌子上,你们就过来吃,等你爸返过神来我才教你煮饭。”
  方琳来到客厅,给父亲把开水斟在茶杯中,按照事先设想的办法娇嗔地与爸沟通:“爸,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
  方天歌看到女儿幼稚地脸上释放着神秘感:“啥事,只要爸能办到的事,一定会同意。”
  方琳为激励他买车:“爸,你们再辛苦几年,我大学毕业后赚钱的第一件事就给您买小轿车,再也不让您为回家的事发愁。”
  方天歌蹙眉苦思,仿佛看到女儿五彩斑斓的美好憧憬,是啊,女儿自从走进学校到现在,学习自觉性相当高,几乎长期保持着名列前茅的学习成绩,而且经常得奖,一直没让父母担心,她如果能保持这个成绩,一定能考一所好的院校,再辛苦七年,她大学毕业后,自己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妻子做小生意赚钱,女儿大学毕业一定考一份好工作,一家人的日子甜甜蜜蜜的,的确让他荡涤了心中的阴霾,绽放出轻松的欢愉:“是啊,爸等到你毕业后买车让我开,爸不中用,只能买自行车。”
  方琳沾沾自喜:“自行车有什么不好,为了鼓励您骑自行车,我先把车学会,上学和放学也骑自行车,每天早、中、晚三餐都可以在家吃饭,就能节省钱。”
  方天歌果然让女儿用这简单的方法就把他逗得乐滋滋的,他喝了几口茶精神焕发地来到厨房,关切地问妻子:“需要我做点什么,快点煮饭吃,饭后我们得抓紧去租门市,同时还要去买辆自行车,上下班骑车。”
  杨秀翠看他的表情,知道他已经返过劲,为让他有更旺盛的精力投入工作,商谈租门市的事,他毕竟是男人,在镇财税所工作,租门市还是买车侃价钱有丰富的经验,一定让他养精蓄锐便于应酬:“你一个大老爷们,不要没事老往厨房钻,想想正事,二十多里路,好累哟,还是买摩托车嘛。”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