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弃女的春天>故事窗口、家访途中遇怪人

故事窗口、家访途中遇怪人

作品名称:弃女的春天      作者:鲁励      发布时间:2017-04-25 05:29:42      字数:5799

  《弃女的春天》记叙一位新民警田赛芙进入职场所前的生活、学习、情感故事,一个曾经是被遗弃了十八年,历经辛酸的磨砺,在她人生最艰难之际,得到一位老师的热心帮助,使她把继父母折磨当成锻炼,历经艰险,坚持不懈地奋斗,终于考入警官学院。
  二○○五年,贪图金钱的养父逼迫卧龙中学高中一年级女生田赛芙嫁给一个六十开外的土财主,班主任老师郑乾坤不辞艰辛地寻找品学兼优无故辍学的她,幸遇善良黎大娘的运筹帷幄,予以暗中关照,暗助田赛芙脱离苦海,并安排儿子全家精心给予她无微不至的关照,使田赛芙在老家成了失踪者。郑乾坤得知她的准确情况,并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为她办理转学手续,使她重新获得了复学的机会,诚心指导她树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念,并用荀子的《劝学篇》鼓励她攻克难关,树立正确的学习理念,在郑乾坤的鼎力帮助下,田赛芙始终保持着领先的学习成绩。正当田赛芙扬起理想风帆,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国人民警官大学时,她的身世引发生父母与养父母之间的争议,这件事让她无限沮丧,内心不禁陷入了生存绝境。郑乾坤获知这一消息,放弃了因帮助田赛芙而与他无法达成共识的未婚妻,他多次费尽心思深入田赛芙内心与她倾心交流,帮她荡涤心灵阴影,从人性化、亲情化、理性化的角度打开她的心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他耐心的开导下,田赛芙终于接受了有着难言之隐将她暗中送人寄养的亲生父母,从而享受到人间真爱。与此同时,郑乾坤与田赛芙的师生之情也悄然发生着变化,彼此不可遏制地相爱,却发现他们的生辰属相系水火相克,且年龄也相差十二岁。一对有情人能否结为终身伴侣?他们的缘分能否有着美好的结局?相信读者朋友读完这部小说之后心里自然有了答案。小说中的故事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主人翁义田赛芙爱憎分明,在逆境中茁壮成长,郑乾坤义薄云天地履行一个教师的职责,他们用真诚的心灵去凝固一份情谊,用心血去浇灌一株永葆青春的爱情之花。本作品弘扬了真、善、美的崇高品质,鞭挞假、恶、丑的庸俗嘴脸。
  
  二○○五年秋季的一个星期天,秋姑娘穿着金黄色的大衣,风尘仆仆地来到卧龙镇,在田野山川间、果园花丛中,秋天真像一阵风似的,穿梭其间,给人们送上了一幅幅辞夏迎秋的画卷。
  校园里的梧桐树叶已经枯黄了,黄叶三三两两飘然飞落,年满三旬的郑乾坤是高中二○○七级一班的班主任老师,他个子不高,那圆圆的脸蛋上嵌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眼神充满了笃定,嘴唇薄薄的,一笑小嘴一咧,明眸皓齿,眼睛一眯,还生出对小酒窝,着实可爱,从嘴唇里迸出的话语,总是那么热情、生动、流利、滔滔不绝,像一台永不生锈的播种机,不断地在学生的心田上播下理想和知识的种子,要是学生调皮捣蛋惹他生气了,他就会瞪大眼睛,小嘴一翘,能挂起一串小油葫芦。他徒步踏过校园地上梧桐树叶铺成的“金地毯”,踏上去软软的,绵绵的,这真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那秋天的金黄是如此柔美,就像只用金色渲染而不用墨线勾勒的中国画那样,到处金色欲流,轻轻流入云际……
  他苦苦思索着,田赛芙为何辍学?必须到她家问明原因。徒步行走在乡村的田野里,目睹一片金黄,谷穗一株株在田地里,一阵微风吹过,像波涛翻滚,一阵阵的,此起彼伏,好似在跳舞。发出的“淅淅簌簌”的声音,又如在一曲优美的弦乐,社员们脸上都洋溢着高兴的笑容,秋天送给人们的是一幅丰收的画。
  迈过山川间,一阵瑟瑟的秋风吹过,碧绿碧绿的叶子渐渐变成了红色的。呵,乍一看,满山都是红色的,正所谓“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多么怡人的景色!红色的叶子被秋风一吹,徐徐飘下,一片,两片……不一会儿,乡间的道路上就堆满了一层叶子。秋天送给人们的是一幅美丽的画。
  果园中,一棵棵果树像挺立着身子,一群小朋友们兴高采烈地在果园的小径上走着。树上结出了一个个果实:苹果树上红彤彤的大苹果;梨树上黄澄澄的香梨;金灿灿的鸭梨挂满枝头,好像一个个金葫芦;葡萄藤上,一串串诱人的紫珠子从上面垂下来,晶莹剔透;橘树上一只只橘子像一盏盏灯笼;柿子涨红了脸,好像节日的红灯笼,光彩照人;石榴咧开了嘴,好像在冲着你傻笑;黄澄澄的香蕉弯着腰;水果散发出一阵阵诱惑人心的香味儿好像在欢迎来人的品尝,在看地里,茄子穿上了紫袍,冬瓜披上了绿纱,绿莹莹的青椒显得格外有精神……,呵!一幅丰收的画,一幅美丽的画,一幅充满果香的画,一幅伊人的画,构成了一个缤纷绚丽,色彩多姿的秋。这是秋姑娘精美的礼物,这礼物令人心醉。秋天送给人们的是一幅充满果香的画卷。
  他揪心辍学者,无心贪恋秋天的美妙旋律。
  虽然如此,农村广袤大地上,野菊花开了,很远就能看到一丛丛,一簇簇黄色、白色、的菊花,那么幽雅、自信、执着,高傲中隐隐有些寂穆,颇有秋水伊人的风骨。近处看,野菊普普通通,甚至还带一丝丝羞怯,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国色天香,等到走过之后,忍不住想念,萦绕于怀。
  浅黄的花,墨绿的叶,纤细的藤蔓,依旧是一贯的装扮。风吹过,摇曳生姿,或微微点头,或侧侧身子,恰似风摆柳。瞬即又俏模俏样地站立着,歪着头,带着浅笑,用眼角眉梢瞅着你,气质绝佳。秋天送给人们的是一幅伊人的画。
  当他穿山越岭,终于打听到她家的住址,田赛芙的音容笑貌在他脑海难以抹去,她是一个十八岁的姑娘,长得中等身材,肌肤略呈暗古铜色,长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日常显得疲惫不堪,浅浅的柳叶毛,挺挺的鼻子,樱桃小嘴,衬在她那瓜子脸上,一张小而乖巧的嘴,说出话来让人甜到心底里,步履矜持时满头黑发飘洒彰显姑娘无比的魅力,而她性格孤寂,总是沉默寡言,除了上课时才能听到她必要时发言,除此以外很难听到她的一言半句,让人捉摸不透,同学们背地里给她取名为“冷面西施”,学习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如果凭她现在的学习成绩,高中毕业后考一本是手到擒来的事,已经开课半个月了,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她却辍学,班上不见她的踪影,四处了解,她既没转学,也没有她辍学的原因,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必须亲自到她家去问明原因,查到了她的家庭住址就在竹山村三组,离学校不远。
  他目睹这里的农民几乎还停留在传承多年的生产格局中,除了种植水稻就是其他粮食作物,在广袤的农村的田野里,一片金黄,谷穗一株株在田地里,一阵微风吹过,像波涛翻滚,一阵阵的,此起彼伏,好似在跳舞。发出的“淅淅簌簌”的声音,又如在一曲欢歌。农民们脸上都洋溢着高兴的笑容。秋天送给人们的是一幅丰收的画。面积大的稻田里,收割方式发生了一些变化,由于农村的青壮年外出打工,为保证晴朗天气水稻及时颗粒归仓,经济条件好,经济条件好的社员请外地运来的收割机代替人工收割,收割机将成片成熟了的水稻吞进肚子里后,吐出了黄澄澄的稻谷和成排稻草,有人忙着挑运稻谷,有人忙着将田里的稻草捆扎成一个个稻草立在田里;在小块稻田里,社员们有人弯腰收割水稻,有人摇动着打谷机,有人将水稻喂进打谷机装打谷机的拌捅里,不断转动使稻谷从稻草中分离,虽然他们都累得汗流浃背,几个月精心耕耘获得丰收的喜悦心情使他们忘记了此时的辛劳,收获的稻谷晒干后,装入粮仓既能满足全年生活需求,多余的稻谷还能卖成钱,为小金库增添新的数字,稻谷是这里农民的主要粮食收入,玉米、小麦、以及五谷杂粮等粮食都是次要收入。
  郑乾坤侥幸地看到一位肩上担着一挑装满黄澄澄稻谷的大箩筐,在田埂上休息的壮年社员,他用肩上的绿色毛巾擦汗,主动殷勤地上前散烟:“大哥,请问田赛芙的家在那里?”
  这位壮实的庄稼汉穿着一条短裤,浑身晒得黑里透红,壮实的肌体就像练过健美操似的,浑身的肉紧紧的扎在骨头架子上,脸上的胡须挂在嘴边,他粗皮老茧的手接过香烟,从短裤包取出打火机点燃烟吸了一口,他用毛巾擦着身上的汗水时一双迟钝的眼神特别注意地打量了他好一阵子:“看样子你是个有学问的人,问她家的事做啥子?”
  郑乾坤看他的眼神,毫不忌讳地解释:“我是她的班主任老师,没有别的意思,是一般性的家访。”
  霎时,挑稻谷社员挥挥手,脸色变得更加难堪,有一种难言之隐的苦涩,匆忙吐了一句话,挑起那挑担子飞快地离开:“你少操这份闲心,趁早回去吧。”
  郑乾坤真是有些迷惘,一个老师对学生普通的家访,这些人不指路反而劝退,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迷幻?他这人也有一种与常人不一样的脾气,别人说不能去的地方,他执意会去,别人说做不得的事,他非要做,当然,都是做一些合理合法的事,他悄然无声地跟在挑稻谷社员身后,据他的表情与神态一定知道田赛芙家的事情,先了解清楚她辍学的主要原因才好做劝她回校读书的工作。
  当挑稻谷的庄稼汉迈着沉稳的步伐、连走带小跑的把稻谷送到晒场,将稻谷倒地后,咕噜咕噜地喝了一气茶水后,挑着空箩筐又返回田野途中。
  郑乾坤喜笑颜开地走在他身后:“大哥,请抽烟。”
  庄稼汉仍然没给他好脸色:“小白脸,你别费心,我忙着挑谷子,没心思和你说其他的事。”
  郑乾坤仍是契而不舍:“大哥,先抽烟嘛,烟、酒是和气茶,我没有恶意。”
  庄稼汉接过烟后,瞅他一眼:“你们教员无非就是多招些学生,多得奖金,不然,你吃错药了,跑到乡里来把学生追回去。”
  郑乾坤给他点烟,委曲地解释:“大哥,你冤枉我们了,我并不是为个人的奖金而来,田赛芙的确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她放弃学业确实太可惜。”
  庄稼汉仍然是一副冷冰冰的神态:“她的学习好孬与你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要挑谷子,没时间和你说这事。”
  郑乾坤仍然不放弃这个机会,从他松动的语气发现了解情况的机会:“我帮你打谷子,有空时间请你摆一下关于她不上学的龙门阵哈。”
  庄稼汉劝他:“你是一个老师,没有必要吃这份苦,不是我泼冷水,不要浪费时间,我估计你就是跑破几双鞋都不一定有效果,回你的学校去吧,谢谢你的烟。”
  郑乾坤固执己见:“大哥,别客气,我帮你打谷,等你有时间再听你讲讲劝她读书的难度到底有多大。”
  庄稼汉态度终于柔和些:“这是你自找的,我可没请你哈。”
  郑乾坤看到他态度的转变,更是喜上眉梢:“没事,我也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子女,干过庄稼活,先帮你打谷子。”果然,他把背着的黑色挎包挂到田埂上,来到打谷田里,拿着镰刀弯腰与田里的社员们一起割水稻。
  稻田里社员们七嘴八舌,活不离手,话不落地。
  有位中年妇女笑呵呵地问:“权老板,你在那里请来一个小白脸来哟。”
  被喊着权老板的社员申诉:“菊兰,你别冤枉我权林哟,是他自己想来受这份罪,我可没请他。”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女劝他:“年青人,别信他们这些人的鬼话,做你的事去,像这样累一天,包管你晚上睡觉时骨头都像散了架似的。”
  郑乾坤看到这些纯朴、善良的农民,说话做事直截了当,没有拐弯抹角,没有文质彬彬的语气,真是回归到一个实实在在的生活群体:“没事,今天是双休日,我们学校放假,下地劳动不碍事。”
  权林责斥:“菊兰,是不是你冤枉我嘛。”
  菊兰仍然不相信他的话:“你肯定是让他喝了迷魂汤,把一个老师弄到田里来打谷子。”
  大家喜气洋洋的连说带笑的觉得干活不累。
  郑乾坤看到田里的社员们这样随和,就以为能从他们随和闲聊中获得重要线索:“不怪权老板,我是想了解田赛芙的有关情况。”
  七嘴八舌的社员们霎时鸦雀无声。
  权林瞪眼看他很不耐烦地指责:“你如果再多言多语,就请你马上滚开。”
  郑乾坤窘迫、惆怅、纳闷,田赛芙弃学到底是什么原因,她发生了什么事,不提她这一家的事大家都喜笑颜开地畅所欲言,提起她乡亲们如此惧怕?对她家如此冷酷?虽然此时他累得汗流浃背,思想上就像两个人打架似的,一个说,她田赛芙读书不读书管你啥事,费这个神,此时不离开,留下来被这几个农民小耍,不值!另一个指责道:你们老师还是被人们称赞为两头点燃的蜡烛,照亮了别人的同时也照亮了自己,你该管、可以管、有能力管而不管,老师都像你这样该管的不管,品学兼优的学生都流失了,还要你们这些老师有什么用,简直不可理喻。于是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件事管到底,只好委曲求全:“要得,我不说田家的事。”为了活跃气氛,他施展课堂讲课的本领:“为给大家解闷,我说一个笑话行不?”
  权林稍稍松动一下紧张的情绪:“反正你是靠耍嘴巴皮吃饭的,要耍你就耍嘛。”
  郑乾坤终于可以随心自如地和大家交流:“有一个偏远的村子,年青体壮的劳力几乎都外出打工去了,家里几乎都是中老年人和妇女,有个社员叫秦何成,他成天好吃懒做,是一个出了名的混世魔王,游手好闲,专门打留守妇女的歪主意,妇女们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办法收拾他出口气,一个寒风刺骨冬天的下午,有个名叫三妹的年青妇女,挑着一挑水桶,看到秦何成即将路过,她坐在井边嚎啕,‘边哭边诉说,天哪,那么办嘛,我老公给我买一条48K的金项链掉到井里去了,怎么捞得上来嘛!’地里出来几个妇女扛起锄头来到井边,有人骂她,‘你这个背时的婆娘,你不把项链打捞上来,钱是小事,你老公怀疑你送给别人了,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他不打死你才怪。’有人出主意,‘你们谁胆子大,不怕冷,下去帮她捞。’有人劝她‘你这样哭项屁用,拿点钱请人给你捞出来。’秦何成听到有这样的好事,就走来劝她们,‘你们这些婆娘,要钱不要命喽,一条48K的金项链最多值一万块钱,你们几个给她作证,就说掉到井里没捞出来。’有位比较健谈的妇女劝她,‘有秦哥这位能干人在场,何不拿钱请他下井帮你捞?’几个妇女也劝她‘要得,请秦哥帮忙。’三妹果然呈现出一副可怜的神情求秦何成,‘秦哥,你帮我捞出来,我给你一千元钱打捞费,行不?’秦何成摇头晃脑,‘我的命只值一千无嗦,不干,不是我泼你的冷水,井这么深,井的面积那么小,如果淹死一个人值多少钱?丢了就丢了,退财人安乐,回去吧,没有人敢下去给你捞。’一位平常寡言少语的妇女劝她,‘他说的话有道理,既然你的项链已经掉在井里没捞出来,我们都给你作证,人的命比金项链值钱,算了,我们回去吧。’几个妇女边拖带拉的把三妹拖走。”
  快言快语的菊兰马上插嘴:“你这个教书先生说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别人落了一根那么值钱的金项链,你编成笑话,有些缺德。”
  权林阻止她:“菊兰,你这人就是快嘴婆,让他说完。”
  郑乾坤借笑话就是解除沉闷,消除他们对自己的戒备之心,接着说笑话:“几个妇女悄悄地躲在离井不远的地方,窥视秦何成到底想搞什么名堂,他假装回家,刚走了几步,看到四处无人,马上回到井边,做了些预身的动作,脱掉外衣,穿着一身保暖内衣,慢慢朝井内走去,几个妇女回到井边,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块大预制板盖在井台,哈哈大笑,秦何成,你慢慢在井里做黄金梦吧!”
  田里响起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农民们的笑声中,听到了他们纯朴与善良、坦荡,没有丝毫虚伪掩饰,这是天地间真正的欢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