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1970-01-01 08:00:00      字数:3654

  秦从林握了握胖女孩肉感十足的手,自报家门道:“我叫秦从林。”
  胖女孩回道:“我叫蔡丽丽。”
  秦从林看着身旁一声不吭的瘦女孩,也把手伸了过去,问道:“请问尊姓大名?”
  瘦女孩并没有伸出手,毫无表情回答道:“我叫黄幼红。”
  秦从林明显感受到瘦女孩的冷淡,但是他不计较这些,继续说:“黄又红?你是不是双胞胎呀,是不是有个弟弟或是妹妹?”
  “怎么了?”黄幼红依旧不动声色。
  秦从林笑道:“你叫黄又红,我猜想你应该还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叫黄又专,又红又专。”
  “你这是瞎胡扯呀。”一旁的蔡丽丽被逗乐了,笑道:“幼红家里就她一根独苗。再说人家是年幼的幼,又不是又红又专的又。”
  “丽丽,你费那么大劲解释这些干嘛?”黄幼红冷冷地说。
  瘦女孩越是冷漠,秦从林却是越来劲,接着说:“黄又红蛮好听的,又黄又红,黄红在一起就是橙色,我最喜欢的颜色。我以后就叫你小橙同学,或者小橙子吧。”
  “抗议,我抗议,一见面就给人家取外号。”蔡丽丽叫起来。
  “有什么好抗议的。”黄幼红没好气地说:“嘴巴长在人家脸上,随人家怎么说,这种人满嘴都是火车。”
  秦从林脸皮厚,接着话说:“哈哈,火车上跑火车,比火车还快了。”
  “细想一下,小橙子还是蛮好听的,一下把你的可爱勾画出来了。”蔡丽丽安静下来,就着这个话题继续往下说道:“大师兄,你是中文系的吧?”
  “我是生物系的。”秦从林装出擦汗的表情说:“小丽同学,难道你是学中文不成?”
  “是呀,我刚录取了中文系。”蔡丽丽被对方一下就猜中,很是敬佩,报上自己的系别后,指了指身边的女伴说:“小橙子录取了—”
  蔡丽丽刚要说,被黄幼红扯了扯衣角,便不再说下去了。
  
  
  秦从林下了火车没有回学校,直接去了哥哥单位。
  秦众森正倚在床头看书,秦从林蹑手蹑脚走进来了。仔细看过大哥的宿舍后,大声嚷起来:“待遇不错呀,一个人一间,这算什么级别的待遇呀?”
  秦众森吓了一跳,放下书站起来,问道:“从林,你啥时候冒出来的呀?”
  秦从林拿起书,胡乱翻了翻,扔到床上说:“我就不明白你看书能看到不闻窗外事呀。”
  “你不明白的事多呢。”秦众森倒了一杯开水给弟弟,笑着说:“开学还早呢,你怎么就回来了?”
  坐了一天车,秦从林还真渴了,接过水杯猛地喝了一大口,咽了咽唾沫说:“还不是你妈整天叨唠,受不了,回来享清净。”
  “学校现在空荡荡的,怕是你要难熬了。”秦众森懂得弟弟的个性,坐不住,怕寂寞。
  秦从林伸伸懒腰,回答道:“不会,一个人最好,舒舒服服睡上十天好觉。”
  秦众森看了看时间说:“看你能的。”秦众森当然不相信,但也不想去坏弟弟的兴致,看了看时间,岔开话题说:“晚上在我这吃饭吧。”
  秦从林一屁股坐在床上,晃着两只脚说:“我没打算走呀。你这上班一个月了吧,该发工资了吧?”
  “你来的正是时候,昨天刚发的。”秦众森笑着说:“一会大堆也要来。你坐一下,我下去叫几个菜,买箱啤酒来,管你跟大堆喝个够。”
  秦众森出去了,一会儿提了几盆菜上来,放到铺满了报纸的办公桌上。
  还没等全部放好,秦从林就迫不及待伸出手抓起一只卤鸡脚,边啃边说:“今天让你破费了。”
  舒大堆从外面走进来,一进门就高声喊着:“还没进屋就闻到香味了,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呀。”看见秦从林,他一愣,惊问道:“老二,你怎么回来了,还没开学吧。”
  “不可以早点回来吗?”秦从林吃得满嘴流油,戏虐道:“专门回来打你们的土豪的,现在你们不一样了,都是有工资的人了。”
  “请你吃个饭还是请的起的。”舒大堆哈哈一笑说:“老大才是土豪,我第一个月工资170多,我们工资差不多,老大奖金却比我多100多,你说是不是土豪?”
  秦从林在两人之间来回看了看,问道:“是吗?”
  舒大堆哭丧着脸说:“我们医药公司效益差,哪里像老大的仙源制药厂,现在是市里有名的企业。老大是不是?”
  “别扯了,坐下来喝酒吧。”秦众森笑而不答。
  舒大堆毫不客气倒满一杯酒,对着秦从林说:“老二,来干一杯。不要怕花老大的钱,这点钱对他来说毛毛雨了。你是不知道,老大这一月有多风光。上班头一天上班,就上电视了。”
  秦从林不相信,问道:“是吗,还有这等好事?”
  “后面又上了一次。”舒大堆补充道:“工作一个月上两回电视,比市长出镜率还高,你说让人羡慕不羡慕?”
  “我没听明白,参加工作一个月,上两回电视,凭啥呀?”秦从林脸上充满了好奇。
  秦众森解释起来:“瞎猫撞上死老鼠。”秦众森解释起来:“第一次是电视台来厂里拍专题报道,我们新来的大学生被厂长拉进去凑人数,稀里糊涂就上了电视;第二回是医药协会会上,摄像镜头正好对着我多照了几秒钟。”
  “不管是不是撞上的,说明了老大在单位还是受重视的,你是没看见,电视上老大光彩夺人呀。”舒大堆不等秦众森解释完,就抢着说:“再看看我,我是整天窝在仓库里看人家搬东西呀,实在窝囊。来,老大这一杯酒你一定得干了。”
  秦众森按住酒杯说:“你跟从林多喝点,我就不要勉为其难了。”
  “不行,这杯酒是我真心要敬你,祝贺你工作的第一个月就跟度蜜月一样,甜呀。”舒大堆推开老同学的手说。
  “大堆兄,你这样一说,我倒是觉得众森这样未必是好事呀。”秦从林沉吟了半响说:“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众森这是幸福来得太快,这么快出头,说明这个企业不是一个正常的企业,没有完善的规章制度,用人随心所欲。”
  “老二,你瞎操什么心。”有人这样泼凉水,舒大堆不满道:“要是也度这样的蜜月,我开心死了。”
  “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众森的选择是错误的。”秦从林继续说:“众森还是应该去那些制度更完善的单位上班,比如一药这种大的国企。”
  “一药现在徒有虚名,效益不好。”舒大堆摇头道。
  “但是众森就适合这种按部就班的工作,脚踏实地一步一个坑的工作。像仙源这种暴发户一样的单位,我倒是觉得更适合你大堆来。”秦从林坚持己见。
  舒大堆盯着秦从林说:“你这是夸我吗?说我不脚踏实地是吧?”
  “我可没这么说。”秦从林乐呵呵说:“会叫的孩子有奶吃,我只是说你比较善于抓机会,制度的不完善可能会给你创造比较多机会。而众森不会叫,不懂主动,总是要等别人来给机会。”
  “危言耸听。”舒大堆一脸恐慌的样子回应道:“你这是说我是耗子,会钻漏洞对吧。”
  秦众森一边给大家倒酒一边对同学说:“你别听他的,他总是要整出一些跟人不一样的歪理来,喜欢唱反调。”
  “哈哈,标新立异。”舒大堆大手一挥道:“不说老大了,说说老二吧,老二你也马上毕业工作了,你跟我们说说你自己适合什么样的工作和单位呢?”
  “我呀,还没想好呢。”秦从林摸了摸后脑勺,想了想回答道:“我这人好高骛远,高不成低不就的。”
  “哈哈,你还挺有自知之明呀。”舒大堆亲切地拍了拍好朋友的脑袋说。
  秦从林大口吃菜,嘴里含糊着说:“反正还有一年,管它呢。”
  “是呀,喝酒就喝酒,扯那么远干嘛,面包总会有的。”秦众森不想弟弟太扫兴,举起酒杯说。
  “对对对,喝酒。”秦从林舒大堆都跟着端起酒杯嚷起来。
  三个人喝得正高兴,耳尖的秦从林忽然觉得楼下有喊声。秦众森听了走出去,探头往下一看。果然楼下站着一位披着长发的年轻姑娘,正抬头仰望。
  “你找谁呀。”秦众森俯身问。
  长发姑娘回答道:“我是新来的,你能不能下来帮我把行李搬上楼呀。”长发姑娘回答道。
  秦众森匆匆下了楼。
  长发姑娘很大方伸出手说道:“我叫单月红,你也是新来的大学生吧。”
  “我叫秦众森。”秦众森握了握姑娘柔软的小手,有些心猿意马回答道;说完提起地上的大箱子,边走边说:“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
  “是吗?”单月红跟在后面说:“我听说今年一共分来三个大学,还有一个叫什么?”
  “吴建国。”秦众森回答道:“今天周末出去会朋友了。”
  单月红哦了一声。
  秦众森帮忙着把一个大大的箱子拖进单月红房间,随口问了一句:“你吃过了吗?”
  单月红打量着自己的宿舍,漫不经心地回答:“还没呢。”
  “要不要到我房间吃点?”秦众森热情发出邀请。
  “好呀。”单月红毫不推让,很干脆的回答。
  秦众森激动的领着单月红回到自己宿舍,一番介绍后,秦众森说:“小单,你坐吧。我出去再叫几个菜。”
  单月红随意瞄了一眼,拦住秦众森说:“菜够丰富了,不用麻烦了。”
  舒大堆热情站起身,倒了一杯酒递给单月红说:“欢迎众森的新同事,一起喝一杯。”
  面对一屋子的陌生人,单月红也不客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单姑娘喝酒挺爽快的呀。”秦从林怔怔看着女孩喝酒的动作,夸赞说。
  “是吗?”单月红抿了抿嘴说:“在北方读了四年书,性格有点像男孩子了。”
  “长发披肩,哪里看得出像男孩子了。”秦从林一点都不认同。
  舒大堆附和道:“就喝酒像,刚才那架势一仰脖子一杯酒下肚,就把我们都镇住了,真是是巾帼不让须眉。”
  单月红被说得脸红起来,露出女生才有的羞涩说道:“谢谢夸奖,来喝酒吧。”
  四个杯子又叮叮当当碰在一起。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