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6-01-10 21:25:58      字数:3174

  秦众森在家过完元宵节,才坐火车回到滨海。火车照例是拥挤不堪,但是因为弟弟从林给家里的信中有提醒过,提前买好了座票,所以旅程并不算十分辛苦。
  晚饭胡乱在街上吃了点东西,去锅炉房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正准备躺下来休息一下,响起了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吴亦子。自己前脚进门,她后脚就跟来了,消息这么灵通,一定是闺蜜单月红给她通风报信了。
  吴亦子今天一身很随意休闲的打扮,脚上穿着一双平底的布鞋,咋看比平时又矮了一些。秦众森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她咋不多长高几厘米呢?
  离家的前一夜母亲再三叮嘱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回去之后马上落实报考研究生的事宜,第二件事就是尽快跟那个建行姑娘提出分手。今年的研究生考试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只有考虑明年,还有充足的时间来处理。但是,与吴亦子分手的事情刻不容缓,感情方面的事情越拖越往后,就越被动。
  秦众森听了母亲一番啰嗦,苦笑不得。自己跟吴亦子这才算刚刚开始接触,远没有达到男女朋友那层关系,既然恋爱都还不算,谈何分手?
  临出门,母亲又拉住他,特别交待道:“我知道你脸皮薄,不懂得怎样拒绝人家,但是这件事你必须快刀斩乱麻,拉下脸直接跟她说明情况。”
  秦众森一本正经问道:“那我说什么呢,总不能对人家说,你身高不够,达不到我妈的规定,我们算了吧。”
  儿子冷不丁这样一段话把母亲逗乐了,蓝玉轻轻拍拍儿子衣服上的灰尘说:“怎么说,那就要看你自己了,你这么大了,总不能事事都要妈来教你吧。”
  吴亦子手里拎着一个保温盒走进屋,顺手把门又带上。
  秦众森赶紧又把门拉开,留出半尺左右的缝隙。
  吴亦子好奇地打量了秦众森一番,没有说话,直接把保温盒搁到桌上,打开。一股扑鼻的香味涌了出来,散漫了整个屋子。
  秦众森凑过去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说:“怎么又煲汤过来了,我这伤都已经全好了,下回别这么麻烦了。”
  吴亦子找来碗,一边将保温盒里的煲汤舀出,一边回答道:“不麻烦,我妈整天没事就煲上一锅汤,我们娘俩肚子小,喝不了多少。”
  秦众森接着说道:“回家过年,整天大鱼大肉,我这肚子全都是油水,也灌不下东西了。”
  吴亦子装好汤,端到秦众森跟前,微笑道:“我知道,你们山里都是大鱼大肉,吃了会腻,我妈煲的这个是海鲜汤,冬蟹炖番鸭,我妈最拿手的汤,鲜着呢,保准你不腻。”
  秦众森接过瓷碗,喝了一小口,果然味道鲜美,便不假思索一口气喝完了。
  放下碗,秦众森才猛然想起母亲的叮嘱。可是,吃人家的嘴短,现在怎么好意思对人家说,我们不要再交往了,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这种话这个时候怎么说得出口呢?
  看着秦众森很享受煲汤的滋味,吴亦子很开心,又去打了一碗汤,端到跟前。
  秦众森一点也不推辞,既然今天不打算对她说什么了,那就再来一碗吧,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汤。
  喝完了,吴亦子麻利地收拾好保温盒和用过的碗勺,去外面池子洗。
  秦众森追了出去,他清楚吴亦子不会让他一个大男人洗这些瓶瓶罐罐,也就懒得跟她争抢。他出来的目的是想知道吴建国这会儿在不在宿舍,如果让他看见了,说出去影响不好。
  吴亦子也不是第一次在外面的池子洗东西,吴建国也不是没见过她,但是每次单月红都在场,单月红在就好解释,人家是同学嘛。今天,单月红早早就打扮得漂漂亮亮,关门出去了,秦众森是知道的。好在吴建国的房门紧闭着,里面漆黑一团。一颗提着的心放下了。
  秦众森倚在走廊的墙壁上,静静地看着吴亦子的背影。一个多月前,这个人在你的生活轨迹当中,还没有任何的踪影,如今却这么迅速的在你的内心深处扎下了根。如果没有那次意外的摔伤,她和你或许还只是极为普通的朋友吧?对这个在你受伤期间,给了你无微不至关心照顾的女孩,你忍得下心来,跟她说分手?
  她哪一点不好,不如你意了?难道就是因为那差了不到两到三厘米的身高?母亲的意思大概是担心身高会影响到下一代,才横加阻拦。可是这点不足,真的会对下一代产生重大的影响吗?再说了,恋爱又不是参军当兵,也不是航空公司招聘空姐,身高的缺陷可以把他们阻挡在军营和机舱之外,恋爱是两人之间感情的事情,身高是必要的条件吗?
  如果仅仅是因为身高的原因,就要对她说分手,这叫人如何说出口?
  秦众森还在胡思乱想,吴亦子已经洗好餐具,拎着湿漉漉的保温杯,走到跟前好奇地问:“你怎么了,想啥呢?”
  秦众森一下惊醒过来,接过吴亦子手中洗好的餐具,一边走进房间一边掩饰道:“没想啥,就是坐了一天火车有些困了。”
  吴亦子跟着走进来,抓起门后边的一条手巾,一边擦手一边说:“那你就早点休息吧,好好睡一觉,我也该回去了。”
  “再坐一会吧。”秦众森客气道:“你看你每次来,总共都没有说几句话,就要走了。月红要是知道了,还不骂死我呀。”
  “你就那么在乎她的感受呀。”吴亦子不无醋意道。
  秦众森一听急了,有些无语伦次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这么随便一说,你别在意,我其实是想叫你多呆一会儿。”
  “瞧你急的,我也是顺口这么一说,你别介意。”吴亦子笑了起来,“月红是我最好的同学,我咋能吃她的醋。我知道你的好意,不过坐火车真的很辛苦,你还是早点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明天还来呀?真把这当家了。秦众森心里又翻滚起来。
  见秦众森没吱声,吴亦子有些不安地问道:“怎么了,不欢迎我来吗?”
  秦众森回过神,赶紧说道:“哪里,欢迎呀,热烈欢迎。”
  吴亦子这才高兴地拎起保温盒,走出房间。
  秦众森小心护送下楼。
  吴亦子走着走着,突然说道:“明天晚上,你下了班你还是上我们单位来找我吧,我们单位边上有家牛排做得很好,我请你吃牛排。”
  秦众森好奇地问:“为什么要请我吃牛排?”
  吴亦子看来是早有准备,不假思索回答道:“明天不是你的生日吗?”
  秦众森仔细想了想,确实是自己的生日。自己都忘了,她却记住了。可是自己从来没有对她透露过生日日期呀,一定是单月红告诉她的。单月红在办公室上班,兼管厂里的人事,一定看过自己的档案。
  想到这,秦众森拍拍脑门说:“你看我都忘得一干二净了,这样吧,明天还是我来请吧,叫上月红一起来,人多热闹。”
  “你又提月红了,小心我真的吃醋了。”吴亦子撅起嘴说,看见秦众森又是一脸的窘样,不由咯咯笑起来,“我跟你开玩笑了。不是我不想月红来,是人家没有空。”
  秦众森回来后,只在厂门口见过单月红一面,走得很匆忙,像是着急去见什么人,听吴亦子这么一说,关切问道:“她那么忙呀,都去忙什么呢?”
  吴亦子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叹了口气说:“她那个分手的男朋友来了。”
  秦众森从女孩失望的表情上看出,对于单月红的这个男朋友,吴亦子是有抵触情绪的,连忙问道:“又回来找月红重归于好吗?”
  “应该可能是吧。”吴亦子点点头,含糊说道:“那个家伙说是在咱们滨海找到一份新的工作,但是他在滨海人生地不熟的,放弃深圳的工作来这边,那还不是冲着月红来的。”
  “那这是好事呀。”秦众森脱口而出说道:“看得出来,月红应该是很爱他的,现在人家回心转意---”
  吴亦子不等秦众森说完,打断道:“我看未必是什么好事,这个家伙我是看透他了,就是一个爱情的骗子,骗了月红四年,一旦得势就把月红甩了。月红真是傻呀,吃了迷魂药,人家一招手,就又投怀入抱。”
  “这样呀,那你劝劝月红呀。”听吴亦子说话的口气,秦众森不由睁大了眼睛,着急道。
  吴亦子瞟了秦众森一眼,气呼呼说:“我咋没劝过,可是月红一根筋。女人就是傻,一旦深陷进去,就失去分辨能力了。”
  秦众森很不自然地搓了搓手,小心翼翼揣摩女孩这话,她这是专指单月红呢,还是也把她自己也包括进去了呢?她这么不顾一切地对你好,是不是也深陷进来了?
  秦众森一走神,就听吴亦子大声说了一句:“巴士来了。”
  秦众森抬头看去,吴亦子娇小的身子已经上了一辆巴士,圆圆的脸蛋探出车窗,冲他挥手道:“明天见!”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