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6-01-09 14:43:56      字数:3089

  秦从林平时有睡懒觉的习惯,今天要参加人才交流会,却还是一不留神睡过了头。人才交流会早上八点半开始,醒来都已经快到九点了。
  秦从林瞎忙活的一天,到了晚上快要熄灯睡觉的时候,才从张良嘴里得知第二天就是人才交流会的日子。他不由地庆幸,还好自己果断坚决地爬上了那趟人满为患的火车,站也要站到滨海,不然就白白提早返校了。
  庆幸过后,秦从林又着急起来,简历还没有准备呢,总不能两手空空去参加交流会吧?总不能只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和满腔的热情去说服用人单位吧?
  时不我待,只好挑灯夜战,赶制简历。
  书到用时方恨少,简历到了用时才知道经历太过简单了。
  秦从林手忙脚乱跑到楼下小卖铺买了一根蜡烛,回到宿舍点上,又摸出纸和笔,开始绞尽脑汁。简历写什么呢?怎么写呢?回想自己这二十一年的成长过程,着实乏味。我们这一代,生活就是坐电梯,一层一层快速向上。出生、幼儿园、小学、中学,然后转眼就到了大学。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不再有枪扛有仗打,不再需要扛锄头上山下乡,不再受苦挨饿,我们的故事注定是平凡的,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了。
  没有值得大书特书的经历,只好用大把大把华丽的辞藻来粉饰平凡了。思路这样一打开,一篇篇幅不短的人物就很快搞定了。至于管不管用,是不是自欺欺人,已经顾不得那许多了,能交差就好了。
  招聘会在学校的风雨球场举行。这里原先是学校室内球类运动训练和比赛的场地,去年容纳四千观众的新体育馆落成之后,这里就很少开放了。
  秦从林匆匆赶来,正要入会场,忽见赵小云抱着一大摞资料走了出来。
  秦从林拦下赵小云,好奇问道:“怎么你一个人来呀,张良呢?”
  赵小云脸腾地红了,似乎还在为昨天的事感到害羞,眼睛看着别处说:“他不是要保送研究生吗,用不着过来。”
  秦从林哦了一声,探头往会场看了看,里面人山人海,热闹非凡,继续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有单位要你吗?”
  赵小云一脸苦菜色,失望地说:“我转了一圈,没有一家单位要咱们这个专业的,咱们这个专业的女生就更没人要了。不过,你别灰心,你自己进去看吧,或许你们男生运气好些。”
  秦从林带着赵小云留给他的悲观情绪,步入了会场,随着拥挤的人群,快速地转了一圈。赵小云没有骗他,所有的用人单位的简章上,看不到有需求自己专业的。
  尽管来之前,就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但是一圈下来,秦从林的心情还是坏透了。
  秦从林又转了一圈。今天来的单位还是不少。有一两份来自北京、上海的工作很让人心动,但是桌子上只留下一块空牌子了,桌子后边的人早已经没有了踪影,或许人家来这里只是一个借口,他们此时此刻也许在饱览南国城市美丽的景色去了,他们无须担忧揽不到人才,他们只怕人才踩破了门槛。也有那么几家漫不经心的,仿佛只是为了完成上面布置下来的任务一样,说话口气冷淡,只不断收集学生的简历,像收作业本一样,堆得高高的,但是就是不给一个明确的答复。大部分的单位倒是求贤若渴,和学生亲切交谈,问这问那,好一派其乐融融的和谐场面。
  秦从林漫无目标转了几个圈。会场里进来的人渐渐少了,出去的人渐渐多了。人群中有的兴高采烈,有的垂头丧气,应了周华健同学的那首歌,有人欢喜有人忧。
  秦从林终于下决心,该自己隆重出场了。
  前面一张桌子,一位女同学刚刚站起来,桌子前面空了。虽然连那是一家什么单位都还没有看清楚,秦从林还是果断决定,今天就从这里开始亮相试水了。
  秦从林走上前。桌子对面坐着一位戴眼镜的姑娘,一脸的稚气。这是一家贸易公司,准备招聘几位贸易系的业务人员。
  一看简历,眼镜姑娘就委婉地对秦从林说:“很抱歉,我们是做贸易的,你的专业不太适合我们,你还是另谋高就吧。”
  刚出场难道就要打道回府?秦从林听了心里很不舒服,这一下反倒激起了他的斗志,争辩道:“我觉得专业不专业,其实是无所谓的。多少人专业不对口,照样能在单位起作用;专业对口了,又有多少能真正派得上用堂。读大学重要的不在于学什么课程,而在于是不是掌握了一种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多读四年书,看问题、解决问题能够更加全面、更加深刻。正所谓站得高看得远,这本是读大学的益处,却往往为其专业所捆绑所束缚。你看没有专业的中学生哪里都能进去,多读书反倒不行了。大学生若是被专业羁绊,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
  秦众森一气呵成,眼镜姑娘乐了,夸奖道:“你还挺能讲的。你说的有点道理,只是大学生不能像中学生那样使唤,大学生不是哪个岗位都乐意干,让你进工厂当操作工人,你肯定是不愿意的。”
  这是自然的,不然多读四年大学做什么?秦从林露出一丝苦笑,冲眼镜姑娘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
  眼镜姑娘或许是动了恻隐之心,看着这个能说会道的年轻人失望走开,突然叫住道:“这样吧,我也做不了主,你留下一份简历,我带回去,给单位领导看,如果他们对你有兴趣,我会发函通知你的。”
  秦从林心里像打翻的五味瓶,眼镜姑娘长不了自己几岁,说不定就是刚刚参加工作的,人轻言微,简历给她带回去,十有八九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秦从林很不情愿留下了一份简历,又窜到斜对面一张桌前。这张桌坐着一个很胖的女士,耳垂上挂在两个圆圆的金耳环。金耳环等秦从林一落座,就冲他又是摇头又是笑。秦从林从她笑口常开的嘴里看到一颗金灿灿的镶牙。
  这金耳环够富态的,秦从林一边展开想像一边莫名其妙问道:“大姐,你干嘛见我就笑呢?我身上有这么可乐吗?”
  金耳环收住笑,指着对面的眼镜姑娘那边说:“我刚才看你在眼镜姑娘哪里,聊得蛮起劲的。怎么样,收下你了吗?”
  “没定呢。”秦从林摇了摇头,没好气地说。
  金耳环露出惊讶的神态,喃喃道:“这样呀,我看你们蛮投机的,还以为她答应你了。”
  秦从林听着这话很是别扭,耐着性子说:“要我了,我还会坐到你跟前?”
  “那不一定。”金耳环一傲头,鄙夷道:“他们要了你,你还可以再找,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幸好我们经理没来,他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样的大学生。有一年,一个大学生来我们公司找我们经理,经理跟他谈完以后,觉得这人还不错,准备要他,可是他只留下一份表格后,就再也见不到他的踪影,后来我们经理才知道,他整栋楼一层一层,挨家挨户散表格,最后挑了一个他认为最理想的单位去了,一声招呼也不打,而且就在我们楼上,电梯进进出出还经常可以碰到,我们经理鼻子都气歪了,大骂这个人缺乏道德修养。”
  秦从林一听,心里顿时凉了半截。难怪这桌前冷冷清清,原来是到过其他桌的人,一概不要。秦从林不由地冲动起来,要为那位素未平生的师兄辩护几句,于是说道:“这谈不上道德不道德。现在提倡双向选择,你可以选择人家,人家也有权利选择你。你想想看,你们在这个交流会上见了多少学生,留了多少份表格,但是你们最终不也是要挑选你们认为的最好的人选吗?落选的人,你们又何尝通知了他们?”
  金耳环不为所动,继续高高在上地说道:“你跟我说这些没用。自从那次事件以后,我们经理宁愿要那些老实、诚恳,能安心在一个地方工作的人。只要他屁股坐得住,不这山望着那山高,不把我们公司当跳跳板就行。这种人专业再不对口、能力再不济也无所谓。”
  秦从林睁大了眼睛,这家单位竟然是这样的选人用人,这不是意味着只要屁股沉的,不要脑子活的吗。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见对方发愣,金耳环又开口说道:“年轻人,我看你这人倒是一副实在相,既然那边没有要你,你就留下一份表格,我向经理好好推荐你一下,只要是我着力推荐的基本都能成功。”
  稀罕!金耳环从哪里看出你实在?从小到大,这是第一回听人夸你实在。终于有一家不看中你专业的单位对你发出橄榄枝了,你该作何选择呢?你是那种头小屁股大的人吗?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