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6-01-08 15:57:35      字数:3160

  火车终于抵达终点站滨海,秦从林累得身子骨都快要散架了。十二个小时的旅途,几乎站了十一个小时,唯一坐着的一个小时,也是一位老大姐看他可怜,让他小坐了一会儿。
  秦从林万万没有想到,现在南下的列车居然这么的拥挤不堪,还没有过元宵节,车厢里就塞满了出来找工作的民工。记得四年前第一次的春节后返校,车厢里空荡荡的,运气好的话整排座位都没有人,躺下来睡觉都没有问题。后来,人渐渐多了起来,但是像今年这样的爆满,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早知如此,真应该事先托人买好票再出行。
  秦从林是临时决定提前返校的,母亲蓝玉听到他又要提前回学校,很是吃惊,愣了半天才问道:“怎么又提前回学校呀,这个寒假我可没怎么唠叨得罪你吧?”
  是的,这个寒假母子俩倒是很相安无事,除了那天为高考招生表的事情跟老妈争执了一下,几乎都没有什么冲突。招生表的事情虽说是自己先惹起的事端,但是吵过之后,老妈真的把招生表收了起来,再也没有看见她翻阅了,这说明母亲默认了儿子的观点,也说明这番争执是行之有效的,是值得的。
  秦从林决定提前返校,是基于两个缘由。
  首先,这个寒假南溪冷得异常,秦从林很不习惯,与其整天在家缩手缩脚,还不如回温暖的滨海施展拳脚。
  其次,秦从林突然想起班主任魏老师在实习结束前,离开上海的时候,好像说过元宵之前,在学校有个供需方面的人才交流会,届时会有全国各地的众多用人单位来学校招聘人才。
  恢复高考制度已经十多年了,以往的大学生完全由国家统包分配的就业方式,这几年开始发生变化,双向选择取代了单纯的国家分配,毕业生和用人单位可以互相选择。
  昏昏碌碌的大学生活就要进入最后一个学期,只剩下半年时间就要毕业了,而工作的事情还没有一点眉目,正好可以借助这场交流会试试身手,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秦从林把自己的真实想法一五一十告诉了母亲。
  蓝玉听了很高兴,不再反对儿子提前返校,并且对儿子赞赏有加:“你终于有紧迫感了,老妈特别支持你提前回学校。回到学校你要好好准备一下,怎样去面对用人单位,怎样跟用人单位交流,一定不能打无准备之仗,给人家的第一印象一定要好,人家才会对你满意,印象深刻了人家才会录用你。”
  母亲一张嘴就是一大通道理,秦从林有些不耐烦回答道:“妈,我知道了。”
  蓝玉仍然不放心,继续嘱咐道:“现在是双向选择了,不光人家选择你,你也可以选择人家。我希望你在做选择的时候,慎之又慎,千万别像你大哥众森那样冲动,光看那个工厂有个华丽的外表,效益好工资高,这都是短视行为。选择单位关键要看有没有前途,适不适合你们年轻人的发展,这些才是最主要的。”
  秦从林最烦的就是母亲在耳边唠叨,听到这里更是泄气,嘟囔了一句:“我们这种专业,这么冷门,有人要就不错了。”
  蓝玉一下哽噎住了,儿子一直不喜欢所读的专业,当初若不是她固执己见,逼迫儿子报考重点大学,又责令儿子在志愿表上一定要填上服从分配四个大字,儿子或许就进不了滨海大学,而是去一所普通院校。假如是去普通院校,那么凭儿子的考试成绩,可以随随便便轻轻松松挑选一门自己喜欢读的专业。只是,普通院校牌子毕竟没有重点院校响吧,权衡利弊,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以后在社会上总是会更吃得开吧?
  想到这,蓝玉安慰道:“从林,别说丧气话,谁说没人要,我那个农林大学的同学听说你是滨大的,举双手欢迎你去呢。”
  秦从林懒得再理论了。已经否定多少次了,母亲还在惦记着农林大学,搞科学研究你儿子是那块料吗?唉,人都是没有先知先觉的,走过的路只能回头看去,才懂得哪一条最好的路径。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认这个命吧。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人杰别重蹈覆辙,有哥哥的沉痛教训,弟弟再不能走错路。
  滨海的天就是暖和,一轮红日才刚刚跃出海面升上山头,秦从林就忙不迭脱下身上厚重的羽绒服。
  拖着沉重的步子,秦从林辗转回到宿舍。站在宿舍门口,刚要掏出钥匙,低头一看,门居然没有锁。奇怪了,提前这么多天,居然还有人比自己更早返校。这是谁呀?这么早回了莫非也是来参加这个人才交流会的吗?
  秦从林咣当推开门,进去一看,里面坐着的居然是张良。张良正坐在床边上全神贯注看着一本厚厚的英语书。听到动静,张良手一抖,书落在桌子上。
  张良显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推门进屋,满脸挂着惊讶之色,慌里慌张站起来,声音有些颤抖地说:“老四,你怎么这么早回来呀?”
  秦从林已是疲惫,直奔自己的床铺而去,铺开席子,也顾不上床铺有多脏,就斜躺了下去,好半天才半睁着眼对张良说:“你这么早,就不能我这么早吗?”
  张良搓了搓手,有些难堪地回答道:“哈哈,彼此彼此。”
  “老三,你这么早回难道也是……”秦从林本意是想问张良是不是也是来参加人才交流会,猛地看见他身后那张床蚊帐里好像有个人在糯动,便好奇地坐了起来,朝床铺走去,边走边问道:“老三,你蚊帐里面什么情况?好像里面藏了个人呀。”
  秦从林说着就要去掀蚊帐,张良急忙站起来护住蚊帐,大声道:“老四,你别乱来。”
  秦从林停下手,朝蚊帐里仔细瞄了一眼。没错,被窝里躺在一个人,头虽然已经全部蒙上了,看不出是谁,但是他心里已经有数了,故意问道:“老三,你真行,还金屋藏娇呀,里面是谁呀?”
  “老四,你把脸转过去。”张良红着脸对秦从林说。
  秦从林很听话转过身,就听得里面一阵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一会传来蚊帐打开的声音,像是一个人从床上下了地。
  秦从林猛地回过身来,一瞅果然是赵小云,与自己猜测的无两样。
  看见秦从林,赵小云一下羞红了脸,点了个头,一句话没说,一路小跑溜出宿舍。
  等到赵小云走远,秦从林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张良说:“我说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校了,原来是一对奸夫淫妇,偷偷来这里偷情来了。”
  张良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半晌才回应道:“老四,话到你嘴里怎么就这么难听呢,谁奸夫淫妇了?”
  看着室友尴尬的模样,秦从林收起笑容,拱手道歉起来:“老三,真不好意思,我真不知道你们这么早回来,搅了你们的好事。”
  张良这才轻松下来,嘟囔道:“我们又没做什么坏事。”
  秦从林忽然来了干劲,旅途的疲惫顿时烟消云散,对张良扮了个鬼脸,说道:“谁说你干坏事了,你们是在谈恋爱,干坏事那也是理所当然。”
  张良推了秦从林一把,骂道:“去你的,我说没干坏事就没干。”
  秦从林一咧嘴,摇头说:“鬼才相信呢,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把人家咔嚓了?”
  张良板起脸,正色道:“老四,你别胡说八道胡思乱想,我们俩真没什么。”
  秦从林看了看张良,指了指那张有些凌乱的床,嬉笑道:“都这样了,你还说没有,说出去谁信呢?咱们都是男人,做了就要敢于担当,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是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张良争辩道,“可关键是我真没有做呀,没有做,叫我怎么承认?”
  秦从林不说话了,一屁股坐到张良床铺上,掀了掀被窝。
  张良急了,扑了过来,推开秦从林,大声地说:“老四,你想干什么?你能不能不这么无聊呀?”
  “这怎么是无聊,这里面很有意思。”秦从林站起身,狡黠地说,“我就是想验证一下,两个人都钻一个被窝了,干柴烈火,还能相安无事?”
  张良眼见说不过室友,干脆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应付道:“你就不能把人往好处想呀,我们就相安无事咋了?”
  “哟哟哟,”秦从林连着几声尖叫,然后紧盯着室友说:“这么说,你们是盖着被子纯聊天了?”
  “我们就盖着被子纯聊天,怎么样?”张良生硬地回答道。
  “看起来你还是当代柳下惠了。”秦从林先是击掌,随后竖起拇指夸赞道。
  “我就是柳下惠,怎么着?”张良仍是硬邦邦地回答道。
  秦从林绕着室友转了一圈,眨了眨眼睛说:“柳下惠我看不像?”
  张良追问道:“那我像什么?”张良追问道。
  “看你这副猥琐的样子,我倒觉得你更像会下流。”秦从林噗嗤一声笑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