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6-01-07 15:15:02      字数:3029

  休息了短短四天,春节浓浓的气息还没有丝毫散去,秦人杰就背上沉重的书包重返学堂了。
  四天不见恍若如隔了四秋,看来大家都已经习惯朝夕相处的生活了,一天不见反倒浑身不自在。
  四天回来后,同学们马上就遇上班上发生的两件出人意料的事情。
  第一件事情,总有惊人之举的项武回来了!项武一大早就坐在那张空了二十多天的座位上。
  项武在正式的上学期间不辞而别,连期末考试都可以不闻不顾。而现在只是寒假补课的时间,中国人最隆重的春节才仅仅过去三天,大部分的国人还沉浸的新春的欢快之中,他却回来了,从遥远的省城回来了,回到这个他只是寄读的学校。这大大出乎了同学们的意料。
  除去同学们的惊讶,对于项武的回归,学校方面出奇的平静。从校长到班主任还有任课老师,都缄口不言,没有人拿他说事,也没有人再去追究上学期末他与舒大堤打架最终不辞而别的事情。
  项武也变得低调了,变得安静了,坐在座位上一整天都一声不吭,默默地抱着书本阅读,除了去下厕所,甚至连身子都懒得挪动。
  这么鲜明的变化,不由地要引起同学们的各种猜疑和议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个人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第二件事情,就是下午快要放学的时候,班主任老师高明突然宣布调整座位,而且是空前的大调整。经过半个小时的忙乱,重新落座下来的同学,发现身边面目全非了。有人欢喜有人忧。但是大部分同学经过这么一折腾,都很兴奋,就好像在一直平静的湖面投下一颗小石子一样,泛起了涟漪。
  放了学,路过齐一家,齐一邀请大伙上阁楼坐坐。
  秦人杰心有余悸地问道:“你奶奶不会再来赶我们走吧。”
  齐一拍着胸脯说:“你就一百个放心,这几天过年他们都忙拜年走亲戚呢,无暇顾及这边。”
  四人进了阁楼,很久没有进来阁楼,里面还是老样子,只是书桌的上面墙上多出一副版画,里面的内容是鲤鱼跳龙门。
  秦云虎一看,马上批评道:“老猫,你这幅画太俗气了,一个胖嘟嘟的娃娃抱条鱼,境界太差。你应该换一幅高雅一点的,换成圣母玛利亚抱个小孩比这也强多了。”
  舒大堤嗤之以鼻,笑道:“老虎,你大错特错,亏你还自吹自擂饱览群书,连这么简单的意图也不知道吗,这一定是老猫奶奶贴上去的,保佑孙子鲤鱼跳龙门。”
  “我怎么不知道,我是纳闷老猫怎么也迷信这个?”秦云虎争辩道。
  齐一耸了耸肩,无奈地说:“我是不信这个,可是他们趁我不在时贴的,我也没办法。”
  “不信,你留着它干嘛,撕了,把它撕了。”秦云虎盯着齐一说。
  齐一没好气答道:“不信就一定要撕了,留着它说不定管用呢。”
  秦云虎伸出手指点着齐一说:“暴露了吧,你还是信的。”
  “我信不信重要吗,你要是不信你替我撕了。”齐一反问道。
  秦云虎摇头道:“我才不撕呢。”
  “老虎,怎么你也信,不敢撕?”舒大堤插话道。
  秦云虎仍然摇着头说:“我是不信,但是不敢撕。”
  “为什么呢?”舒大堤好奇问道。
  秦云虎表情严肃起来,认真地说道:“这就好比你不信菩萨,但是进了庙里,你敢乱说话吗?”
  大伙都被秦云虎奇怪的想法逗乐了。
  笑过了,秦人杰换了个话题说道:“你们说,今天高老师怎么会突然想起换座位呢?有点让人难以理解哦。”
  秦人杰这么一说,众人都表达了同感。
  秦人杰继续说:“不过,换完座位后,我粗略这么一看,似乎找到答案了。”
  “什么答案?”齐一马上追问道。
  秦人杰分析道:“你们注意到没有,老牛和项武经过座位这么一调整,算是彻底地分开了,一个靠走廊,一个靠窗。会不会是高老师有意要把他们俩调离,又怕意图太明显,所以干脆来个大调整,掩耳盗铃一下。”
  秦人杰分析得头头是道,哪里知道换位其实是母亲蓝玉私底下授意老同学高明进行的,是一个母亲担心儿子被一个男同学带坏、担惊儿子被一个女同学勾走,是一个母亲的杞人忧天,才滥用了校长的权力和老同学的关系造成的。
  秦云虎听了频频点头,赞许道:“老木一针见血,我也这么看。现在既不是新学年,也不是班级人员大变动的时候,调整个别座位还说得过去,这样大动干戈太不正常,也就是说这里面一定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呀,现在是什么时候,关键的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学习上,高老师突然祭出这么一招,必定是针对老牛和项武了。”齐一也附和道。
  “你们这是什么逻辑呀,太想当然了。”舒大堤不以为然,矢口否认道,“你们以为简单的把我们的距离拉开,就能让我们平安无事?首先,你们要清楚,我和项武坐得并不近,中间隔着个老木呢,其次一间教室能有多大?再远也不超过十米远吧?再说了,我就一定还会跟项武闹出事来吗?不会了,事不过三的。”
  大伙一听,又觉得舒大堤这分析也很有道理。
  秦人杰纳闷问道:“那高老师无缘无故调整座位,又演的哪一出呢?”
  齐一才懒得为这事费心,玩笑道:“管它什么缘由,我倒是觉得这次换位,项武最占便宜了,杨红兵跟他同桌,如愿以偿,不用舞剑了。”
  “可是杨红兵一百个不乐意呢,她还是喜欢跟老木同桌,钟情老木。”舒大堤反驳道。
  秦人杰踢了舒大堤一脚,忿忿不平道:“老牛最喜欢胡说八道,我算是彻底明白了,你够阴险的,你把我班花留给我,目的就是自己一个人去捡校花,这叫丢芝麻抱西瓜。”
  舒大堤听了很开心,回答道:“还是老木知我呀,这话我爱听。”
  “你都跟项武干了一架,还没有死心呀?”齐一一旁打击道。
  舒大堤傲着头说:“干嘛要死心呀,喜欢一个人就要不顾一切,勇往直前。”
  “那也不能做无谓牺牲呀,前方布满荆棘,枪林弹雨,小心你成了英雄黄继光。”齐一讽刺道。
  “越是艰难,越要一往无前,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我还不要呢。”舒大堤一副无所畏惧大义凛然的样子。
  “有志气,有骨气。”齐一竖起了大拇指,“老牛,你的这份自信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人要有自信,可是千万别盲目自信。你好好分析一下,项武为什么找你干仗,还不是因为项红吗,项红为什么叫项武找你麻烦,还不是因为你偷了人家照片。”
  “停!”舒大堤打断齐一的话,气呼呼说,“什么是我偷了人家照片,是你们偷的,我是不想出卖你们罢了。”
  齐一拍了拍舒大堤肩膀说:“我知道你很伟大,照片不是你偷拿的,你是替人背了黑锅。可是项氏兄妹不这么认为,就是认为你对人家图谋不轨,所以才想警告你一下,让你死了这条心。”
  舒大堤不为所动,继续争辩道:“这个不用你提醒,我早就清楚。她现在不喜欢我,并不意味着以后也不喜欢呀,多少一开始不被看好的爱情不都成功了吗,爱情需要时间来验证。”
  齐一不屑道:“这些都只有在小说里,才可能出现,骗人的,现实生活中是绝对没有的。”
  “只要你功夫深,不怕铁杵磨不成针。”舒大堤一点都不泄气。
  齐一哈哈大笑起来,淫笑道:“只怕是你那玩意磨成绣花针了,没有用了,人家更不要你了。”
  “老猫,不管你说啥,都不能动摇我的决心。”舒大堤毫不退缩,“不过,考虑到现在是高考的关键时刻,本着一切为高考让路的原则,我会暂时按兵不动,等到高考胜利以后,再对她发动猛烈的进攻。”
  “你这样退避三舍,说来说去,还是胆怯了。”齐一刺激道。
  “这怎么是胆怯了呢,我信心饱满,只要老木不进来掺和捣乱,我一定会成功。”舒大堤说着握紧了拳头。
  秦人杰一直饶有兴致看着齐一舒大堤这对冤家激烈争辩,忽地听到舒大堤提及自己,连忙申明道:“这里没我啥事。”
  “你是说过不跟我争,但我还是不放心。”舒大堤转向秦人杰说,“那天老虎揭露了,项武请你跳舞,项红也去了,你要老实交代,那晚你跟项红到底有没有一起跳过舞?”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