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6-01-06 22:22:32      字数:3269

  听了秦从林的哭诉,舒晓红忍不住笑了,右手掩着嘴巴哈着热气说道:“你别装可怜了,你没有谈过恋爱,谁信呀。”
  秦从林很快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玩笑道:“可我确实是地地道道、道道地地的处男子呀,我自己相信,这是真的。”
  舒晓红脸一红,骂道:“秦从林,女同学面前说话正经一点。”
  秦从林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舒晓红却揪住这件事继续说道:“要是以前,你说你没有谈过恋爱,我或许还能信你,但是自打在上海见了你那小师妹,我彻底不相信你了。你说说,你跟那个小师妹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家千里迢迢都追到上海去了,还说没有事吗?”
  秦从林心想这事都过去这么久了,她怎么还念念不忘,争辩道:“我不是早就对你说明白了,我跟她纯属偶遇,绝不是事先约定的。”
  “追究你们是偶遇还是事先约好的已经不重要了。”舒晓红摇头道,“但是从这件事上看,你的小师妹喜欢你是不争的事实,即便你们事先没有通气,人家也是存心的,幻想过你在上海实习时可能出现过的地方,还真让她这么幸运撞上了,真应了那句话,功夫不负有心人,机遇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
  秦从林大吃一惊,舒晓红这话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至少黄幼红选择那个时间段请假去上海,就不太正常吧,这似乎不应该是一个刚进入大学的新生该做的事。这女人的心思就是不一样哦,心眼咋这么多?看来,舒晓红是认定了小橙子跟你关系不一般,所以,在上海剩下的时间里,再不理睬你了?
  秦从林想到这,接着申明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跟那个女孩是清白的,我们只是认识不到几天的朋友而已。”
  舒晓红撅起嘴,全然不信道:“又骗人,真的才几天吗?”
  秦从林笑了,回答道:“你别咬文嚼字,我的意思是认识没几天。”
  舒晓红眨巴着明眸的大眼睛,顽皮笑道:“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呀?你都把我搞糊涂了。”
  “你心里明镜似的。几天没几天,你还会不知道是几天,都一样。”秦从林哼了一声。
  舒晓红收住笑,严肃起来,说道:“不跟你玩嘴皮子了,燕子着急等我呢,燕子伤心着呢,要不你也跟我去安慰安慰她吧,平日里燕子对你也不错呀。”
  秦从林连忙摆摆手,这水万万趟不得,虽说跟燕子关系不错,但是跟朱平也不赖呀,去了偏袒到底哪一方呢?再说俗话说两个女人一台戏,她们说着说着就要抱头痛哭,自己晾在一旁多无趣。最可怕的是万一她们越说越有气,又把我们男人贬低到了地上,自己会不会又被卷进去挨批斗呢?于是说道:“还是你自己去吧,慰安女人这种事情我做不来的。”
  舒晓红看秦从林又没有正型了,沉下脸骂道:“又说下流话,不去就给我滚远点吧。”
  秦从林离开舒晓红,继续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着。早饭没有吃,肚子开始呱呱叫了。这大过年的啥地方都热闹,可就是馆子店全部都关了,上哪解决中午的温饱问题呢?这倒真是个难题。大年初一,都是拜年最集中的时候,上谁家都是给人家添乱,还是滚回你自己家去吧,人是铁饭是钢,不能为了躲那些老家来的人就自己的肚子饿坏,得不偿失呀。
  秦从林晃晃悠悠往回走,进了院门,竖起耳朵听了半天。很奇怪,里面静悄悄的,七婶婆的家教不赖呀,她的那些儿孙们真懂礼数,不像自己那些个堂兄弟,饭桌上大吵大闹的。
  秦从林推门进了客厅,母亲蓝玉正端坐在单人沙发上,戴着老花镜专注地看着报纸。
  秦从林几步窜到饭厅,探头看了看,饭堂里空无一人。
  蓝玉听到动静,放下报纸,摘下眼镜问道:“从林,你鬼鬼祟祟看什么呢?”
  秦从林倚在饭厅的门上,好奇问母亲:“他们人呢,你没留七婶婆他们吃饭?”
  “怎么是我没留,他们死活不肯在这吃饭。”蓝玉摇头说。
  秦从林内心一阵狂喜,有未免有点失望,后悔道:“早知道他们不吃,我就用不着跑出去吹冷风了,吃西北风了。”
  蓝玉看了看手表,关心问道:“儿子,你还没吃饭呀?”
  “多稀罕呀,这大过年的,馆子店都关门了,你让我上哪吃去。”秦从林叫起来。
  蓝玉一刻不停,顺手抓过一条围裙就朝厨房走去,边走边说:“我去给你下碗面条去。早上乱糟糟的,我还以为你跟众森一起上你小姨家拜年去了,一块被你姨父留下吃饭了呢。”
  秦从林紧跟在母亲后面说:“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最烦拜年这一套,今天你提拉着东西来拜,明天我又提拉着还给人家,转来转去一点意思没有。”
  蓝玉没好气说道:“我也不巴望你去给人家拜年,你也别说风凉话。”
  秦从林看着母亲只抓了一个人吃的面,问道:“你们都吃过了?”
  “昨晚剩下很多饭,中午就我跟人杰两个人吃,我们俩就草草热了几个菜吃。”蓝玉回答道。
  秦从林哦了一声,继续问道:“人杰呢?又关上门看书去了,这么认真呀。”
  “嗯,是呀,”蓝玉应了一声,转而批评道,“你以为都跟你一样不上紧吗?现在就剩不到半年了,不抓紧怎么行?”
  秦从林一看又引火烧身,赶忙说:“别提我呀,我的高考都过去四年了,再说我再不努力不是照样上了大学。”
  蓝玉轻轻拍了儿子一嘴巴,说道:“你可别在人杰面前灌输你的经验,人杰可没有你的本事。”
  秦从林双手搭在母亲的肩上,嬉笑道:“谢谢妈,你总算一回,看得起我了。”
  蓝玉推开儿子,一边下面一边笑着说:“去,别嘴贫。”
  秦从林美美地吃完面,满意地揩了揩嘴上的油,回到客厅。蓝玉又坐回了原位,继续看着报纸。秦从林凑了过去,低头看着母亲手上的报纸,问道:“妈,你看什么呢,这么专心致志呀?”
  秦从林说完,仔细看了看,母亲手里的不是报纸,而是一份汇总的高考招生志愿填报表,里面详尽的刊登了所有大学在本省的招生名额和招收专业。秦从林看了,一把夺过招生表,扔掉一边。
  蓝玉吃了一惊,问道:“从林,你干嘛?”
  秦从林二话不说,拉起母亲就往院子里走去,埋怨道:“妈,你这堂堂副校长,怎么每每都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呢。”
  蓝玉被儿子弄得一团雾水,听儿子说话的口气,很不高兴地说道:“我又怎么了?又哪里错了?我一个堂堂的中学副校长,居然每每被自己的儿子贬得一钱不值。”
  秦从林一看,母亲大概是被自己气糊涂了,居然学着自己的口吻说话,赶忙解释一下说:“没错,您是德高望重的副校长,可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再好的医院也不敢给自己的孩子下药,副校长也一样。您教得了别人家的孩子,可是您教不好自己家的孩子,一到家里,您就会犯糊涂。”
  蓝玉还是莫名其妙,看着儿子大声问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秦从林一看老妈有些生气了,赶紧去把房间门关上,然后低声说:“妈,我建议您以后别在家里,每天抱着那本招生表不放,翻来翻去的看,这样不好。”
  蓝玉瞪了儿子一眼说:“我哪里天天抱着不放了,再说了,怎么不好呢,我看了就会心里有数,可以帮着人杰看看今年都有哪些学校哪些专业在我们这招生,到时可以给人杰做参考,这不可以吗?”
  秦从林尽量用平缓的口气说:“您还没有抱着不放吗,打众森开始,每逢我们要高考了,您就搞来这么一本招生表,在我们面前翻来覆去地看。您不知道您每次刷的一声翻过一页,我的心就免不了要咯噔一下。您不知道您这样做,这给我们脆弱的心脏增加了多少的压力,给我们稚嫩的肩膀增添了多重的包袱呀。”
  儿子绘声绘色描绘,蓝玉听了好笑,反问道:“你的心就那么脆弱吗?那也就是你,人杰比你强大多了,才不会像你背包袱。”
  秦从林看老妈不为所动,急了:“妈,您怎么可以妄断人杰看了不跟当初的我一样想呢?您还是别帮倒忙,给人杰添负担。算我求你了。”
  蓝玉意识到儿子这回说的不像是玩笑,而是真心肺腑之言,松口道:“那我偷偷看,不让人杰看到。”
  秦从林一看母亲退步了,老妈终于被震慑住了,更进一步说:“就您看书那专心致志、旁若无人的样子,不能在家看,要看您带到单位去看。”
  看着儿子得意忘形的样子,蓝玉气呼呼地回敬道:“你倒是管得挺宽的,连你妈也敢指挥。”
  秦从林得理不饶人,争辩道:“那还不是为了您好,也为了您的宝贝小儿子好。万一到时人杰考不好,把怨气都撒到您头上,后悔都来不及了。”
  秦从林话一出口,蓝玉马上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连续呸了三声,异常坚定地说:“不许你胡说八道,人杰一定考的好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