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6-01-04 23:19:25      字数:3122

  晚上六点,人都到齐了。两家九口人围坐在桌旁,秦淮树秦淮人兄弟俩居上而坐。
  秦人杰正对着三伯秦淮树,咋一眼看过去,心里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二十多天不见,病榻上的折磨,三伯明显苍老了,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完全一副小老头模样,与小不到两岁的父亲坐在一起,真是天壤之别,哪里看得出这是亲哥俩?
  满满的一桌菜上齐了,宴席就要开始,秦云龙眼睛瞅瞅桌上,又歉身环顾了一下饭厅,睁着一双大眼问道:“大过年的,难道没有酒吗?”
  秦淮人严肃看了侄儿一眼,转头对秦人杰命令道:“人杰,去我屋里柜子里,把酒拿来。”
  父亲早有交代,很快秦人杰去拿来一瓶沉缸酒,摆在桌上。
  秦云龙站了起来,弯着腰,抓起酒瓶在手上掂了一掂,失望地说:“叔,这好不容易过个年,你也小气了吧,拿个甜酒酿子糊弄我们呀。怎么也要上个白的呀,我可是听说你们家都是好酒,汾酒西风郎酒名酒一大堆。”
  秦从林听着大堂兄信口雌黄,火腾地冒起来,没好气地说:“不喝拉倒。”
  秦淮人瞪了儿子一眼,转过头对大侄儿解释说:“你爸出院不久,胃不好,不能喝烈性酒,今天大家就委屈一下,都喝这甜酒吧,这样也更喜庆一点。”不等秦云龙说话,秦淮人又面向秦淮树继续说道:“哥,你说是吧。”
  秦淮树听到桌上说酒,心里的酒虫早已爬遍了全身,听弟弟这么一说,咽了一口唾沫,只好沮丧地大儿子说:“听你叔的。”
  秦淮人抓起酒瓶给兄长倒酒,一边小心翼翼地倒着,一边说:“医生交代了,说你身子弱,滴酒不能沾。今天过大年,一滴酒不喝,也说不过去,就喝这一杯,意思意思吧。”
  秦淮树看着眼前小小的酒杯,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许久才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就一杯吧。医生说了,再喝命就没了,还是保命重要。”
  蓝玉一看,这大过年的,秦淮树尽是些不吉利的话,很不高兴,赶紧提醒丈夫道:“开始吧。”
  秦淮人端起酒杯要致开场白,忽地又转向秦淮树身旁的秦云虎叮嘱道:“晚上,你负责看着你爸,别让他多喝。”
  秦云虎点点头,没说话。
  酒席正式开始了。两家人难得在这样的场合下聚在一起,桌上的人大多都略显拘谨。秦淮树秦淮人虽说是亲兄弟,但是两家的孩子却是大相径庭,生性完全不一样。秦淮人家三个儿子,都属于好学生好孩子系列,尽管老二秦从林从小调皮捣蛋,但是做事并不出格。秦淮树家这几个孩子,就明显不同了,除了小儿子秦云虎之外,其他两个顽劣极了,上房揭瓦,偷鸡摸狗,虽说够不上丧尽天良坏事做绝,但是也够令人厌恶的。所以,平日里,除了秦云虎之外,秦众森三兄弟是不愿意跟这哥俩来往的。
  秦云龙秦云豹哥俩也看得出秦众森三兄弟对他们的不感冒,特别是老二秦从林经常话里有话,含沙射影,指桑道槐,所以他们也懒得与这三兄弟打交道。
  但是叔叔秦淮人他们却不得不抱住,叔叔是副县长,南溪县的父母官。哥俩都不会读书,考不起大学,只好去当兵去找工作。南溪是个农业小县,没有多少工业,也就没有多少工作岗位,找工作都要有关系,要找关系只能靠着副县长的叔叔了,还能指望酒鬼爸爸?酒鬼爸爸不添乱帮倒忙就不错了。
  所以巴结好叔叔是非常必要的。
  看见场面这么沉闷,秦云龙第一个站了起来,要敬叔叔酒。秦云豹一看也不甘落后,他没有哥哥灵光,所以做什么都愿意跟在哥哥后面。
  秦云龙敬完酒,迟迟不肯落座,立在桌边。
  秦淮人是看着这几个侄儿长大的,一瞅这架势,就知道大侄子又有事情要求他,于是问道:“你有什么事?”
  秦云龙就等叔叔问话,立刻回答道:“叔,你看我在乡下粮站也干了这么多年了,是不是该挪一下地方呀。”
  不等秦淮人表态,这边秦云豹也站了起来,说得更加直接:“叔,还有我呢,我现在被分到车间干重活,你跟我们厂长说说,给我换一个好一点的岗位吧。”
  秦云虎看着两个哥哥在这么多人面前丑陋的表现,听了他们几近厚颜无耻的话,鼻子都气歪了,大声呵斥道:“你们都闭嘴,叔叔帮你们找好工作就不错了,你们还挑三拣四的,不满意你们凭自己本事换去呀。”
  秦云龙一看居然被弟弟数落一通,恼羞成怒,举手就要打他,秦淮树颤颤巍巍站起来,怒视着大儿子说:“云虎说的没错,谁让你们以前不好好读书,你们要是像众森从林那样上了大学,不就不要麻烦叔叔了,不就可以找到好工作吗?”
  秦云龙看父亲发话了,不好再对搅局的弟弟发作,但嘴上还是不满地嘟囔道:“叔现在是管农业的副县长,正好管着我们呢,把我调进城还不是一句话。”
  秦云豹紧跟哥哥说:“还有我呢,叔是副县长,给我换个工种也是一句话。”
  秦云龙正好没处发作,顺手拍了弟弟一脑袋,愤愤地说:“你滚一边去,先把我调进城,你以后再说。”
  秦云豹委屈地摸着脑门,悻悻地说:“我凭什么以后再说。”
  “就凭我是你哥,我的事解决了才轮得到你。”秦云龙霸道地说。
  秦从林实在看不下去,看着龙豹兄弟俩的拙劣的表演,真是叫人哭笑不得,吃下去的东西都要翻江倒出来,忍不住冷笑一声说道:“你们都太抬举你们的叔了,你们以为南溪县府的衙门是专门为你们叔开的吗?”
  秦云龙秦云豹面面相觑。兄弟俩最怵叔家的老二,倒不是怕他,只是觉话在他嘴里说出来,不痛不痒却听了很难接受,他们总是找不到语言来回击。
  蓝玉一看这局面马上就要失控了,赶紧出来圆场,他知道这个时候丈夫不好对两个侄儿说啥,只有自己出面来安抚一下他们,于是说道:“云龙云豹,从林说的也是实情,虽说你们的叔叔是副县长,可是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的副县长,连常委都不是,说话的分量不重。我也知道你们对工作不满意,但是现在就业的人太多,还有很多人连工作都找不到,你们就耐心一点,好好工作,好好表现,有机会叔叔一定会帮你们忙的。”
  “对对对,婶婶说得对,你们不要着急,叔叔是爸爸的亲弟弟,你们的亲叔叔,叔叔还能不帮你们。”秦淮树附和道,“现在最最关键的是你们自己也要争气呀,别给人家话柄呀。”
  蓝玉说得很在理,本来已经可以控制场面,秦淮树这么一番画蛇添足,从来不把父亲看在眼里的秦云龙撇了撇嘴,不以为然道:“爸,你别多嘴,你说得大错特错。我看最最关键的是叔叔帮不帮这个忙,叔叔存心要帮忙,一句话两句话的事,叔叔不想帮忙呢,那说啥都没有用。”
  秦云龙说完,双手抱臂,看着桌上的人发出一阵冷笑。
  秦从林忍无可忍,站了起来,刚想嘲讽这个狂妄愚蠢的堂哥几句,不想秦云虎已经离开座位冲到了大哥跟前,咆哮道:“秦云龙,你王八蛋,你要是再说这么恬不知耻的话,我跟你没完。”
  秦从林一下愣住了,在场的两家人都目瞪口呆。秦云龙也傻了,瞅瞅怒气冲冲的弟弟,慌忙中直起身子向后缩了缩,嘴巴上依然强硬道:“怎么着,你个小屁孩,还想反了吗?你敢打你大哥?”
  秦云虎毫不示弱,举起拳头回敬道:“我就揍你,怎么了?”
  兄弟俩当桌推搡起来,秦人杰秦云豹一看不妙,各自上前,抱着两人。
  秦淮人腾地站起来,大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威严地说道:“都别吵了,吃饭。”
  秦云龙浑身一哆嗦,坐了下来,不敢吭声了。
  秦云虎依旧环眼怒睁,挣脱开秦人杰的双手,突然仰头对着天花板长叹一声,捶胸顿足道:“天哪,悲哀呀。”说完,竟不顾一切,拂袖而去。
  秦人杰哪里想到好好的一场家宴,大过年的团圆饭,竟然出现这样的插曲,来不及多想,追了出去。
  屋子里一下乱作一团,秦淮人脸色铁青,自己的一番好意,竟是这个结局,三哥这一家人真的是招惹不得呀。
  秦淮树惶恐不堪,清醒时候的他还是明了事理的,懂得礼义廉耻的,看着儿子们在弟弟家上演大闹天宫,他是急火攻心,无可奈何,只好掩面羞愧地对着弟弟一家人说道:“惭愧呀,一群逆子,没有一个省心。”说完转过头,对剩下的两个儿子说:“我们也走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谁也没有预料到,团圆饭还没吃几分钟,就不欢而散。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