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6-01-03 19:57:09      字数:3715

  秦众森回来的第二天,简单吃过中午饭,蓝玉就扎进厨房,为大年三十的除夕团圆饭做准备。每年的这个时候,是一家人聚得最齐的一天,也是她这个主妇最忙碌的一天。今年,将会是这么多年来最为辛苦的一年,因为秦淮树一家四口人也要过来一起过年。
  最初是蓝玉建议丈夫,让秦云虎一个人来家里过年。秦淮树的三个孩子里,唯有小儿子秦云虎还算讨人喜欢,人很聪明,书也读得还行,如果改掉喜欢读野史杂学的毛病,考个本科院校是不成问题的。这比他两个不学无术的哥哥强多了。
  秦淮人听了很是高兴,进而建议最好是让三哥一家人都过来过年,理由是秦淮树刚住过一段时间医院,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做不了年夜饭这么重的家务活。
  蓝玉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但是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反对,只能怪自己多嘴,给自己揽下这样一堆重活。
  南溪的过年不像海边,没有生猛海鲜,只有鸡鸭鱼肉。大鱼大肉要么油炸要么红烧,要么辣椒爆炒要么熬煮炖汤。蓝玉一个人在灶台上忙得团团转,披星戴月一般,为九个人赶做一顿年夜饭。
  还好有个大儿子坐在灶台前,帮她劈柴生火打下手。其他人是指望不上的,丈夫整天都是会,根本无暇顾及家里;小儿子马上要高考了,就是他想来帮忙,她也不会让他来的;剩下就是那个只会张口吃饭动动嘴皮子的二儿子,更不敢奢望,不帮倒忙就谢天谢地了。
  三个儿子之中,就数这个大儿子从小听话懂事,虽说天资不及两个弟弟,但是勤能补拙,高考发挥得也不错,顺顺当当上了大学。大儿子是最值得信任的,但是偏偏就是这个自己觉得最放心的大儿子,在毕业分配的大事上,犯了一把牛脾气,硬是不听从大人的安排。一开始儿子对自己的选择还是很满意的,信中老是提到在工作单位怎样受到重视,现在时间过去半年,工作情况怎样,儿子信中很少提及了。典型的报喜不报忧,这让她这个当母亲的不能不担忧呀。
  等到灶间稍稍有空闲的时候,蓝玉搬了一把椅子,坐到儿子跟前,关心地询问起儿子来:“工作半年了,你对这一份工作感受怎么样,还满意吗?”
  秦众森本来安安静静坐在灶台前,听了母亲问话,眼神一下黯然下来,犹豫了片刻有些违心回答道:“总体来说,单位还是不错的,工厂效益不错,工资收入比一药好很多。”
  这个儿子是不善说谎话的,蓝玉一眼就洞穿了他的心思,板起面孔说道:“众森,你别藏着掖着了,你一定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效益好收入高,都是暂时的,我和你爸想了解知道的,是你在这样一个单位的前途前景如何?”
  秦众森并不想让父母亲为自己过于担心,自己在仙源制药厂的工作只是稍稍出现了一下情况,自己的处境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就那这次摔倒受伤来说吧,牛宏还代表厂长刘联伟亲自到宿舍看望了自己,叮嘱自己好好养伤,工厂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他们这是不是客套话,但是也足以说明你还没有遭到他们的彻底嫌弃,还是有希望的。
  秦众森这样想着,便安慰母亲道:“妈,工作的事情,您不用当心,我过的好好的。”
  “众森,我知道你这是怕我们担心。”蓝玉摇摇头说,“工作是一辈子的事,遇到什么情况,你一定要告诉父母,毕竟我们走过的路比你走过的桥还多,我们多少可以为你引路,让你少走弯路。”
  母亲目光犀利,加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秦众森见隐瞒不过,只好把在单位出现的困境一五一十说出来。
  蓝玉听完,半晌没有吭声,许久叹了一口气说:“你的这种处境跟你爸太相像了,都是被动地卷入了权利斗争的漩涡当中,在里面都是无足轻重的棋子。儿子,你心地善良,不会伤害人,但是你要牢记住,防人之心不可无呀。”
  秦众森惊讶地看着母亲,安抚道:“事态没有您相像的这么严重吧,不就是副厂长副书记争抢一个厂长位子,我尽量远离这场漩涡不就得了。”
  蓝玉听完,很坚定地摇摇头说:“不行,我看你还是离开吧,我让你爸再找找人,活动一下,把你调到一药去。”
  秦众森忽地想起在全省医药协会上,曾经见过一药的副厂长,那个副厂长在牛宏介绍自己的时候,脸上鄙夷的神态,记忆犹新,如果调到一药厂去,那还不要成为他们嘲弄的笑柄?于是很坚定地回答道:“一药厂的领导都知道我舍他们去了仙源,怎么可能接回去呢?我也没有脸面去呀。”
  蓝玉想想也是,刚才急糊涂了,才想起去一药这一出,未免太荒谬。蓝玉又想了半天,没想出好去处,于是问儿子:“那你说去哪好呢?”
  “实在不行,我去考研究生。”秦众森从来没有思考过这种问题,被母亲这样一问,脑海里突然闪出一念,也没仔细考量便脱口而出。
  “太好了。”没想到蓝玉听了大为赞赏,竟有些激动地鼓掌道:“有志气,我们家四个大学生,人杰也马上要入大学了,大学生就要齐了,就差研究生,从林不指望他了,人杰还要等四五年,就看你的了,你报考考研究生我们一定全力支持。”
  秦众森说出口就有些后悔了,看母亲兴奋得手舞足蹈,又担心地说:“不知道厂里会不会同意,再说我能考上吗?”
  蓝玉不以为然,继续给儿子鼓励道:“厂里同意不同意都要去考,大不了辞职不干,这份工作不值得留恋。儿子,我坚信只要你有这一份信念,一定考得起。”
  秦众森还是有些不自信,但是不想扫母亲的兴,于是说:“今年已经来不及了,容我回单位好好考虑考虑,再回母校找老师仔细打听打听,再做决定。”
  蓝玉渐渐平静下来,嘱咐道:“这些都是小事情,最关键是你要有决心。”
  就在这时,秦从林闯了进来,看到灶台上一盘炸好的肉丸,忍不住用手抓起一块,扔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问母亲:“妈,什么事把你高兴的,眉花眼笑呀?”
  蓝玉手里拿着一个木铲朝秦从林头上拍去,笑着骂道:“你洗手没有?你哥说要考研究生,你说我这当妈的能不高兴吗?”
  秦从林躲过木铲,瞅瞅母亲,看看大哥,摇头说:“众森都毕业半年了,考什么劳什子研究生,要考当时就该去考了,现在出了校园,气都泄光了。”
  蓝玉一听,沉下脸责怪说:“你可不许在这说风凉话,自己不上进也罢,还要在这里打击别人的积极性。”
  秦从林把肉丸吞了下去,又去抓了一个,捏在手指间说道:“晚了,你怎么不早点逼我去考呀。”
  蓝玉一把从儿子手里抢下肉丸,扔回盆里,没好气地说:“你自己不思进取,我在后面逼又有何用?”
  秦从林一看丸子没了,又伸手去抓了一块炸鱼,迅速扔嘴里,含糊不清说道:“妈,你老大已经工作了,就不要三心两意了,年轻人谁不会遇到个沟沟坎坎。我刚才在饭厅偷听你们母子俩说了半天,大哥工作上是碰上一些不如意的地方,可我们不能见困难就退吧,要勇于面对它。依着是我,既然已经错误地选择了仙源制药厂,就要扎根下去,搞出名堂做出成绩来再说,不能一味地选择逃离。”
  秦从林一番话说得冠冕堂皇,听起来似乎蛮有道理,蓝玉和秦众森一时半会都找不出理由进行反驳。
  见两人都哑口了,秦从林得意起来,继续口无遮拦地说道:“老大现在最最主要的事情,不是考研究生,而是找个女朋友,赶紧结婚吧,给您生个大孙子。”
  蓝玉听了哭笑不得,这研究生跟结婚生子风牛马不相及,扯得太远了,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东西。蓝玉不想听了,要把秦从林赶出去,一边推搡着一边说道:“你赶紧给我滚出去,别搞得整个厨房乌烟瘴气,都是你的臭屁,影响我们做年夜饭。”
  秦从林一把后推,一边嬉笑道:“妈,你堂堂一中学校长,说话这么不文明,做出来的饭菜我们怎么咽得下口?”
  赶走二儿子,蓝玉忽然觉得他说的结婚生子的话很有道理,于是关切问大儿子:“从林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你现在参加工作了,可以交女朋友了,你找好了吗?”
  秦众森愣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单月红是要把她的闺蜜加同学吴亦子介绍给他,并且那天受伤后,女孩时不时就来宿舍看望他,每次都带着从家里煲好的汤来给他补充营养,这让他很受感动。开始的时候,她都是先找单月红再跟着单月红一块来,后来干脆一个人直接就来了,不拿自己当外人。这算不算就是恋爱谈朋友了,秦众森经常这样问自己?两人谁也没有率先挑明,但是好像又都默认了。秦众森可以看得出女孩对他的好,但是他不清楚自己到底愿不愿意接纳她。女孩什么都好,对自己没得说,就是身高欠缺了一点,而这一点恰恰很致命,母亲蓝玉那一关很难过。她要是有单月红那么高,该有多好!
  秦众森思考了半天,决定还是向母亲坦白,把吴亦子的情况简单说了说。
  蓝玉一听儿子有女朋友了,而且女朋友在银行工作,单位很不错,很是开心,询问道:“你有没有她的照片,拿来给妈看看。”
  还真有,那天女孩借了他一本小说去看,还回来后发现书里夹着一张她在海边拍的照片,照片照得景色很美人也很美。秦众森不懂得,这是她故意夹在里面的,还是当书签用忘在里面的。秦众森把照片收藏起来,她没有过问,他就装起了糊涂。
  秦众森起身去屋里旅行箱里找来照片,蓝玉接过来,借着从窗台照进来的光线,仔细看起来。边看边点头,赞许道:“嗯,长的不错,笑起来讨人喜欢,只是不知道性格怎么样,对你好不好?”
  “对我挺好的,性格也挺好的。”秦众森回答道。
  “那就好,好好处处。”蓝玉满意点头道,说完就要把照片还给儿子,忽然又停住了,余光又扫了扫照片,发现了什么问题似的皱着眉头说,“这女孩子看上去好像身高不高呀?有没有一米六呀,没有一米六你可千万不要找她,太矮了会影响后一代的。”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