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6-01-03 04:57:24      字数:3268

  秦从林心怀愧疚,第二天主动请缨,再去接大哥。他看过众森的来信,信里火车班次写得很明白,下了火车换汽车,衔接的快就是3点多到南溪,衔接慢最迟也能在4点多到。
  没想到母亲马上就给否决了,蓝玉说:“众森说了,不用接了。”
  大哥信里说了,买了一个大的拉杆箱,东西一个人就能拉回来,用不着派人去汽车站接了。哼,大哥的话老妈就当圣旨一样供着,二哥的话就是垃圾一样扫掉。秦从林心里忿忿不平,老妈这未免太重大轻二。
  随后,秦从林就暗自庆幸,幸好没去接,大哥直到天黑了,才姗姗回到家,火车晚点了。
  与弟弟的心情截然相反,火车晚点,秦众森却是求之不得。秦众森千方百计想要推迟回到家里,哪怕是火车这样的晚点几小时也好。有了这几小时延后,他就能拖到晚上才回到家中,这样在昏暗的灯光下,母亲就不容易发现他脸上还未完全褪去的伤痕,就不会看到之后大呼小叫。
  这样的做法其实是自欺欺人,细心的老妈迟早会看到的,能躲过除夕,保准躲不过初一。
  其实早就可以放假回家的,可是自打摔倒之后,秦众森就一直害怕这一天的到来。回家过年天经地义,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不回去,再说也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外面过过春节,一个人的年冷冷清清怎么过?
  多亏了吴建国家里人采来的草药,效果还真不错,脸上擦破皮的地方基本上都已经好利索了,不仔细打量还真看不出跌到过。但是眉骨上的裂痕,成了永远的烙印了,尽管有眉毛遮挡一些,细心的人还是能一眼看出的。
  秦众森一回到家里,就马上拉开带回来的特大旅行箱,里面塞得满满的。
  秦众森首先找出一对手表,递给蓝玉说:“妈,这是给您和爸买的一对手表。”
  蓝玉接过手表,眉开眼笑,嘴上却批评道:“众森,你这才参加工作,就乱花钱,买这么贵重的东西。”
  秦从林一把从母亲手里夺过手表了,尖声说道:“哇,鬼子的东方双狮机械表呀,老大你可出手真大方呀,这一对手表在走私店里买,也要将近两百块呀。”
  蓝玉一听这么贵,又从儿子手里抢回手表,一边仔细打量一边心疼地说道:“我和你爸都有手表,你花这么多钱买这个干嘛。”
  “妈,你和老爸那手表都土得掉渣了,用了多少年了,早该换了。”秦从林毫不客气批道。
  蓝玉抬起手露出手表说:“别看它土气,可是走得很准呀。”
  秦众森一边埋头在旅行箱里找东西,一边说:“妈,您和爸省吃俭用供我们哥几个上学,现在我参加工作了,理应孝敬你们。”
  “妈您就收下吧,这可是现在最时髦的手表。”秦从林开始劝道,“你们别嫌贵,众森现在是地主土豪,刚毕业收入就比你比老爸工资还高。”
  “滨海是沿海城市,经济发达,收入自然比我们山里高,可是也不能乱花钱呀。钱要攒着留着买房娶媳妇用呀。”蓝玉批评道。
  秦从林听不下去,又去抢手表,说道:“妈,你们真不想要,干脆给我用算了。”
  蓝玉紧紧护着手表对儿子们说:“既然众森钱都花了,还是我跟你们爸用吧。众森是好孩子,赚钱了,懂得孝敬父母了。”
  秦从林不乐意了,嘟囔道:“这么说,我不是好孩子,不懂孝敬你们了。”
  蓝玉笑了,回应道:“这个你也吃醋?你现在还在读书,你工作了也一样会孝敬我们的。秦淮人家的孩子就是听话孝顺,我生的儿子个个有出息。”
  秦从林噗嗤笑出声来,讥讽道:“老妈,你这是蓝婆子卖瓜呀,胜过黄婆子了。”
  秦众森又从皮箱里搬出两套西服和两双皮鞋,放到桌上,对秦从林说:“这是给你和人杰买的西服和皮鞋。”
  秦从林忙不迭打开包装,看了有些失望地说:“老大,你真够懒的,买的一模一样,我一个堂堂大学生和区区中学生穿一样,有脸出门吗?”
  蓝玉听了瞪了秦从林一眼,骂道:“众森好心好意买给你穿,你连句谢谢的话都没有,还挑三拣四的,怪话一大堆。”
  秦众森拍了怕脑门,对弟弟抱歉说:“我光图省事了,这样吧,你回滨海再穿吧,这样就不会撞在一起了。”
  秦从林一想这个方案不错,嘴上还是不依不饶说道:“那不是过年就没有新衣服穿了,以后可别再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蓝玉一把把衣服鞋子收起来,气呼呼说道:“不穿拉到,都给人杰穿了。”
  “妈,别收呀,没说不穿呀。”秦从林一把将母亲抱住,笑嘻嘻说,“大学生理应礼贤下士,我就克服一下,跟中学生过年一起穿吧。”
  秦从林安静了,秦众森问母亲:“人杰呢,还没有放假吗?今天都大年二十九了。”
  蓝玉点点头说:“今天是年前最后一天上课,明天开始休息,初四又要去学校了。”
  “才休息四天呀?放假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记得我和从林毕业班那时都有一星期的假期呀。”秦众森有些吃惊。
  秦从林马上阴阳怪气对哥哥说道:“为了追求升学录取率,你的母校南溪县第一中学,现在简直是不择手段,拼了命去榨取学生的剩余价值呀。”
  “有你这样贬低母校的吗,没有南溪一中,你能考上重点大学?”蓝玉顿时火冒三丈,“对学生严格一点,还不是为了学生好,学校和老师一分钱也没有多拿学生的,这怎么叫做榨取呀。”
  秦从林一看老妈真的发怒了,赶忙走上前,轻轻拍着母亲后背说:“妈,看你急的,大过年的,别生气,我就是说说而已,你还真的当真呀。”
  蓝玉虽然嘴上对秦从林从来没有客气好话,内心里还是最喜欢他的。秦从林一拍她的后背,蓝玉摇摇头,破涕为笑,真拿这个儿子没办法,见风使舵,机灵聪明。
  秦众森又弯下腰找出一大堆东西堆到桌上,对母亲说:“这些是给三伯他们家的,三伯还有云龙云豹和云虎,一人一件。”
  秦从林盯着桌上的物件,皱着眉头说:“云龙云豹这两个家伙真不是东西,也给呀,我看算了吧,给三伯和云虎就行了。”
  “要给就都要给,一碗水要端平,他们怎么说也是你的堂兄弟。”蓝玉瞪了儿子一眼。
  秦从林见母亲又要发怒,吐了吐舌头,不说话了。
  蓝玉一边收拾起桌上的东西,一边对秦众森说:“众森,你饿了吧,我去给你下碗面条去。”
  秦众森一咧嘴,笑着对母亲说:“还真有点饿了。”
  蓝玉猛地抬起头,瞟了秦众森一眼,忽然愣住了,似乎觉得儿子笑起来跟以往有所不同,但是哪里不同又一时半会儿没看出来。蓝玉忍不住上前两步,靠近大儿子,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一番。
  秦众森被母亲看得毛孔悚然,后腿一步,有些惊慌说道:“妈,你怎么了,这样看人,没见过我吗?”
  蓝玉的眼睛又落到儿子脸上,说道:“你笑一下,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呢?”
  秦众森知道要坏事了,细心的老妈可能看出名堂来了,尴尬一笑,转过头去掩饰道:“妈,你老眼昏花了吧,我好好的,哪里不对。”
  秦从林站在一旁吃惊地看着母亲的举动,一团雾水。
  蓝玉又上前一步,将秦众森按在旁边的椅子上,掬起儿子的头捧在手上,细细观望起来,忽地惊叫起来:“儿子,你眉骨上怎么了?这么大的疤呀。快告诉妈,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弄伤的?”
  蓝玉这么一叫,秦从林也凑了过来,大声嚷道:“哎呦,是呀,这么明显的疤痕,什么时候受的伤呀?”
  终究还是被发现了,秦众森突然有一块石头落地的感觉,心里反倒踏实了,平静地说道:“不小心摔到的,伤的不重,你们放心好了。”
  蓝玉关切问道:“这么大的口子,缝了几针呀。”
  “三针,不碍事的。”秦众森如实回答。
  蓝玉心疼地看着儿子,摇摇头说:“都破了相了,还说不碍事。”
  秦众森安慰母亲说:“幸亏是在眉头上,有眉毛盖着,不仔细看,看不出来的。”
  蓝玉弯着腰对着儿子端详了半天,不无担忧地说:“虽说是眉毛掩盖了一点,毕竟还是看得出来,以后讨老婆,女孩要是看出来了,不是要掉价了。”
  秦从林忍不住笑道:“妈,你考虑问题未免太长远了吧。众森一点伤就把你烧糊涂了,我哥这么帅的小伙,这点疤痕就掉价了,再说你儿子又不是东西,怎么会掉价?”
  蓝玉站起身,面对秦从林厉声道:“你才不是东西,有这么说你哥的吗?”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打个比方说。”秦从林捂了捂嘴巴说。
  蓝玉打断秦从林的话说:“打比方,也不能说不是东西。”
  秦从林急了,申辩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着弟弟跟母亲杠上了,秦众森心里暗自高兴。他不清楚聪明过人的弟弟这是无意还是成心跟老妈拌嘴,但是他知道这母子俩争吵起来,就无暇顾及自己受伤的事情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