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6-01-01 23:28:20      字数:3509

  春节临近了,秦从林回到南溪的那天,正是农历腊月二十四,老家这一天的习俗是过小年。
  弟弟秦人杰已经考完了期末考试,学校也放假了,但是毕业班还在补课。
  秦从林是实习结束,从上海直接回家的。实习的后半段时间,秦从林哪里也没去,每天的轨迹就是在浴室与预防所之间往返。再也没去找舒晓红,她也没有来看望他,电话也没有一个,仿佛早已经忘记了老同学还在上海。
  班上倒是有一件热闹的事情,那就是潘苏宁和陈闽敏果真如秦从林所料,好上了。班主任魏老师看在心里,喜在眉梢。没有人看好班上还能成就第二对,但是在她老人家锲而不舍的坚持努力之下,奇迹硬是发生了。秦从林被老太太的执着深深折服。
  今年南溪的冬天似乎异常的寒冷,秦从林回来的第二天就下了一场少见的大雪,整个南溪县城一下变得银装素裹。
  秦从林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雪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马上联想到小时候下雪的情景,小伙伴们在雪地里滑雪追逐,打雪仗,堆雪人。孩提时代的冬天真美,真开心。那时怎么不觉得冷呢?难道是去了温暖湿润的滨海,自己变得怕冷了?
  除了吃饭,秦从林宁愿一整天都躲在被窝里。想着这么冷的天,弟弟人杰还要冒着冷嗖嗖的风雪去学校;还要在寒气逼人的教室里,坐在冰冷的木凳上,跺着快要失去知觉的双脚;还要在刺骨的寒风中,伸出冻僵了的手,写字做作业做考题,这哪里是人过的日子?
  怎么不是人过的日子呢,当年你自己不也是这样过来的吗?那时或许比现在还冷呢?
  秦从林整天都不出门,最开心的人是蓝玉。看见儿子这么老实呆在家里,不像以前整天在外花天酒地,也不跟自己拌嘴作对,蓝玉就像吃了蜜一样,甭提多高兴。
  到了大年二十八,秦从林刚吃完中饭,又准备躺床上去,蓝玉拦住了他,吩咐道:“你别睡了,再睡睡成猪了。你去一趟汽车站,我估摸着众森应该快到了,你去接一下你大哥。”
  秦从林不去计较母亲的嘲讽,只是就事论事,抗议道:“汽车又没有准点,最不好接了。再说你的宝贝大儿子这么大的人了,又是土生土长的南溪人,有必要去接吗?”
  “你哥这是工作后第一次回家,信里说带的东西多,我怕他一人拿不了。”蓝玉解释道。
  秦从林阴阳怪气回答道:“老大看来这是衣锦还乡,荣归故里呀,我们要不要准备一匹骡子去接呀。”
  蓝玉拍了儿子一脑袋,生气道:“就你怪话多,又要跟我抬杠了,赶紧给我滚到车站去。”
  秦从林穿戴整齐,出了家门。
  汽车站坐落在县城的北面,要过年了,进出的车辆一辆接一辆,人来人往,比平日繁忙多了。
  秦从林一开始站在车站出口等人,站了一会觉得风大,便躲到旁边一家餐饮店的屋檐下去了。以前,每次下车都是急急忙忙往家里赶,没有注意到这几年车站变化挺大的,街上的店铺明显多了。
  站了没多久,餐饮店里忽然走出一个头上光秃秃的黑大个,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秦从林,然后大声叫起来:“咦,你是不是秦从林?”
  秦从林吓了一跳,眼前的这人陌生得很,他怎么能喊出自己的名字?
  没等秦从林反应过来,那人一把拉起秦从林的手,使劲握起来,兴奋地说:“没错,你一定是从林,十年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模样。”
  黑大个的力气很大,秦从林被握的手有点疼,努力挣脱出来,有些不高兴问道:“你是谁呀?我没见过你吧。”
  黑大个一拍光头,赶忙接过话说:“你不记得呀?我是你的小学同学呀,我叫袁光强,大家都叫我袁光头。”
  秦从林努力思索着,摇着头说道:“袁光强?我没有印象呀,你是不是搞错了。”
  “不会错的,你是不是秦从林?生产路小学5班的班长?”黑大个有点着急了。
  秦从林点点头,又摇摇头,纠正道:“是副班长。”
  见秦从林点头,黑大个继续说:“我只记得你是班长,看来你是贵人多忘事,我们还是同桌,我是老留级生,四年级留到你班上,喜欢打架,喜欢欺负女同学的那个----”
  黑大个嗷嗷直叫,啰啰嗦嗦说了一大通,终于唤起了秦从林的回忆,摸着脑门说:“我有点回想起来,你就是那个整天抄我作业的那个大个子吧,那时大家都叫你光头,可是我记得你一头茂密的头发呀。”
  袁光强摸了摸光秃秃的脑门,不好意思说:“那时好像有一种银元叫袁大头,脑袋光光的,所以大家就都叫我袁光头,没想到真秃头了。”
  秦从林想乐却不敢乐出来,眼前这个所谓的小学同学毕竟杳无音讯这么多年了,对他一点不熟悉。
  袁光头却像见到老朋友一样,拉起秦从林的手就往餐饮店里面走去,边走边说:“这么多年没见到你了,我是日思夜想,时时刻刻都在想念着你,想着你对我的好,感激不尽呀。今天,咱们哥俩要好好喝两杯,叙叙旧,不醉不归。”
  秦从林这回挣脱不了,只好跟着光头同学进了餐饮店,听着小学同学不停地唠叨,心里很是纳闷,他怎么对自己这么好呢?自己却一点记不得以前对他有多好过?小学的事情早已经模糊了,何况与他只同学了短短的两年,留下的印记更是少得可怜。
  袁光强拉着秦从林在收银台附近一张桌子坐下来,马上就对收银台边上一个大肚子的女人命令道:“翠花,你去把店门关上,今天不营业了,我要陪我日夜想念的老同学好好喝几杯。”
  秦从林好奇地看着大肚子女人,顺从地去关了店门。原来这店是老同学开的,这样多不好,不能因为自己生意不做呀。
  袁光强似乎看穿了秦从林的心思,马上说道:“从林,咱们安心喝酒,今天是二十八,我本来就准备到今天关门不做的。”
  秦从林这才放宽心来,琢磨了半天该怎么称呼老同学,人家可是从林从林叫的很亲热,自己也不能太见外,于是说道:“强哥,你刚才说了很多,好像我对你挺好的,我怎么没有丁点印象呢?”
  袁光强笑了笑,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把大肚子女人叫来,介绍道:“翠花,这个就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同学秦从林,这辈子我就记得他一个同学,只认他一个人。你去炒几个菜来,我要跟他好好喝一通。
  叫翠花的女人满脸堆笑,冲秦从林点点头就下厨忙去了。
  一会儿菜上来了,袁光强又指使道:“翠花,你去里面把我那瓶有毛主席语录的四特酒拿来,我要跟老同学好好喝几杯。”
  秦从林心想这酒有年头,这光头用这么好的酒来招待自己,看来以前自己真的对他不错,想到这忍不住又问道:“强哥,你快说说,小学那两年,我哪里对你好了。”
  袁光强端起酒杯,饱含深情地说:“兄弟,咱们先干一个,听我慢慢道来。”
  两人碰杯干了,袁光强开始讲诉起来:“兄弟,我这人不会读书,小学读了八年才毕业,整天就爱打架闹事,老师同学谁都不待见我,只有你对我不错。那时你是班长---”
  秦从林又纠正道:“那时我已经降为副班长了。”秦从林再一次纠正道。
  袁光强又碰了一下杯,喝下一口酒说:“我只记得你是班长,那时我在班上天王老子都不怕,谁都敢欺负,唯独对你我不敢欺负。”
  秦从林努力回忆着,笑着说道:“记得那时你比我们高一个头,捏我还不跟拍死一只苍蝇那么容易,为什么不敢欺负我呢?”
  袁光强摇摇头说:“我留级到你们班,臭名昭著,谁都不愿意跟我同桌,只有你肯接纳我,所以我发誓绝不欺负你。”
  原来是这样,看来还真是好人有好报,再坏的学生也有心善的一面,当初自己是怎么想的,居然愿意跟一个人见人讨厌的坏学生同桌?
  秦从林这边想着,袁光强那么继续讲着:“其实我最感激你的事情,是在你的帮助下,我才顺利地度过了那两年小学时光,不然我可能会被我那个脾气暴躁的父亲打死了。”
  秦从林吃了一惊,好奇问道:“你爸干嘛要打你?”
  “还不是因为考试老不及格。”袁光强仿佛回想起往事,脸上露出一丝恐怖的表情,解释道:“你知道我哪里是读书的料,每回考试都不及格,回回都是班上倒数第一。每次考试成绩一出来,我爸都要暴打我一顿,一回比一回狠。”
  “这样呀。”秦从林皱了皱眉。
  袁光强点点头说:“到你们班那年,我妈刚走,我爸整天借酒浇愁,打我打得更凶了,那一次差点没把我打死,在床上躺了一星期,回到学校上课还一瘸一拐的。你问明了缘由,很同情我,从这以后,你开始帮助我,让我抄作业抄考卷。”
  原来是这样对人家好呀,考试帮人家舞弊,秦从林的脸倏地红了,难为情道:“这样呀,这哪里是帮你呀,这是害你呀,害得你中学都没考上。”
  “老弟你真会开玩笑,我能小学毕业就烧高香,阿弥陀佛了。”袁光强一听乐了,“关键是我爸脾气最坏的那两年,我遇上了你这么好的同学,帮我度过了难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我经常对我老婆翠花提起你,以后我还要对我的孩子不断提起你,但愿我的孩子能像你那样会读书。”
  那个叫翠花的女人正好又端上一盆菜,听了丈夫这么说,也附和道:“是呀,光强时常把你挂在嘴上,我们俩都是半文盲,我们的孩子出生了,要是有你这么会读书的叔叔领着教着,该有多好呀。”
  夫妻俩一唱一和,说得秦从林哭笑不得,哑口无言。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