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31 22:08:02      字数:3024

  秦人杰出完馊主意,却不敢陪着舒大堤去完成归还底片的壮举。
  其实一开始,秦人杰还是很想亲眼去见识一下舒大堤归还底片时的场景。面对喜欢的女孩,老牛会不会也像自己那样惊慌失措,紧张得说话都打结呢?
  但是,经过一夜的长考,秦人杰放弃了这种想法,还是不去为好。去了,万一又六神无主的,场面会多尴尬。虽然对项红还没有到达那种茶饭不思的程度,虽然那天在舞厅当着项红的面嘴上强硬,说出充其量只是好感的话,但是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还是喜欢这丫头的,见不得这丫头的,一见到她总是莫名的会激动,血液的流动速度会加快。
  项红收到舒大堤交还给她的底片时,会有怎样的反应呢?首先肯定是诧异吧,惊讶过后是高兴还是气愤呢?
  秦人杰恨不得马上就获悉结果,但是舒大堤归还底片的事却一波三折,时间一拖再拖。
  舒大堤的设想是将行动的时间安排在晚自习下课以后,这个时候街上行人比较少,按齐一的话比较好作案。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失算了,东街的路灯昏暗,晚上项红下了课都是搭坐表哥的自行车回去,一闪就没有了踪影。即便是拦得住,舒大堤也是一万个不愿意,有项武的护送,舒大堤懒得在这只愣头青眼皮子底下搭讪他的表妹。
  一连几天都没有逮到合适的机会,舒大堤只好调整方案,改成下午放学后。项武喜欢运动,下午放了学,必定要去打打篮球踢踢足球,没有时间为校花妹妹护花。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放了学,在靠近东街老粮站的大斜坡附近成功地拦截到了项红。
  项红正与几个女同学说说笑笑回家,忽见三个男生拦住去路,以为遇上地痞混混,不由大惊失色。仔细一看,居然是表哥班上的同学。项红马上脸上露出不悦神态,质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齐一秦云虎一看女孩不高兴,很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将舒大堤顶了上去。
  舒大堤之前想好的一大堆开场白,被项红一声尖叫,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摸摸索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信封,颤颤巍巍递给项红,结结巴巴说道:“这是你的底片,给你。”
  陪同的两位兄弟看到舒大堤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地都笑起来,秦云虎更是忍不住还笑出很大声音。
  明白了对面男生的来意,项红身边的女生也咯咯地笑起来,一齐将有些羞答答的校花推到舒大堤跟前。
  项红诧异地接过信封,抖落出底片,高举起对着光仔细看了看,脸色由温转怒,问道:“我的底片怎么会到你手里?”
  舒大堤有颗异常强大的心,被众人这样一嘲笑,反而镇定下来,平静地回答道:“我们路上捡到的。”
  项红全然不信,两眼直盯着舒大堤,怒斥道:“我说怎么找不到了,原来是被你偷走了,卑鄙无耻。”
  舒大堤没想到项红居然说出这么狠的话,正想张口解释一下,猛地看见愤怒的校花将底片扔到了地上,踮起一只脚尖狠狠地踩了几下,然后扬长而去。
  三个男生都看呆了,面面相觑。
  等到项红众姐妹走远,齐一弯下腰,捡起皱巴巴的底片,弹了弹上面的灰尘,对着天空一边看着一边感慨道:“可惜了,这么好的照片。”
  “这女子不得了,要不得呀。”秦云虎更是意味深长地说道:“一个对自己的照片下脚都这么狠的人,老牛,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经过就这么简短,结果是这样的离奇。晚自习前,听了秦云虎添油加醋的叙述,秦人杰很是庆幸自己不在场。很快,他又想,如果自己在场,项红会不会这样有失风度呢?还有,如果归还底片的人换成自己,她又会有怎样的表现呢?
  想那么多干嘛呢,这女孩虽说是漂亮,但是个性未免太强大了,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还是远离她一点为好。
  事情远没有结束,并且剧情发展迅速。下了晚自习,舒大堤秦人杰秦云虎三人刚出校门,与齐一分了手,在南溪大道上走了没几步,就听到一声急促的自行车刹车声。等到三人同时抬头一望,项武骑着那辆崭新的自行车从后面窜到前面,横在了他们眼前。
  项武单脚点地,半立半坐在自行车上,目不转晴盯着舒大堤一人,脸上带着一股少有的杀气。
  秦人杰预感到不妙,项武目不斜视,只盯住老牛一个人,肯定是项红已经将下午放学时发生的事情一把鼻涕一把泪告诉他了,这当哥哥的气不过,要来给妹妹解气了。想到这,秦人杰赶忙上前一步,满脸堆笑道:“你不是住东街吗,怎么往我们这边走呀?”
  秦人杰以为,凭着他与项武的关系,这家伙多少要给自己一些情面吧,不至于在他面前发作,动粗动武,做出不利于舒大堤的事情来吧。
  没想到,项武只冷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冲着他和秦云虎说道:“你们俩没事就请先回吧,我跟舒大堤有点事情要谈一谈。”
  秦人杰秦云虎马上就从话里听到了火药味,这个时候怎么可以离开,置老同学舒大堤而不顾呢?
  秦人杰顾不了许多,直接把话挑明了说:“项武,你冷静一点,你可能是误会了。大家都是同班同学,有事情坐下来好好商量,千万别伤了和气。”
  “既然你们都不走,那等下发生任何事,休怪我不给你们留情面。”项武语气变得不客气起来。
  秦人杰本还想劝项武消气,不曾想舒大堤这时却浇过来一把油,大声顶撞道:“老木老虎,你们回去吧,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项武一听就火了,跳下自行车,将崭新的车狠狠往地上一推,径直走到舒大堤跟前,揪住他的衣领,厉声问道:“你为什么要偷我妹的相片?今天你要是说得清楚,我可以饶了你,说不清楚,休怪我不客气。”
  舒大堤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欺辱,面无惧色,抓住项武的小臂,一使力挣脱出来,冷静回答道:“我没有偷拿她的相片。”
  项武又要去揪衣领,被舒大堤机灵躲开,恼羞成怒道:“那你怎么解释,好端端底片怎会跑到你手里?”
  舒大堤自然不会把齐一秦云虎照相馆偷拿底片的事告诉项武,冷笑道:“这个我就没有必要向你解释了,我只告诉你一点,我没有偷拿她的底片。”
  “偷都偷了,还不敢承认,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项武不屑道。
  “我没有偷拿,为什么要背黑锅?”舒大堤争辩道。
  项武继续挖苦道:“不肯承认我也要警告你,以后少往我妹跟前凑,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么个猪八戒牛魔王的模样,也想追我表妹,真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
  舒大堤也不含糊,回敬道:“我什么模样你管不着,我吃不吃天鹅肉也用不着你来管。”
  “既然这样,我也就没有必要跟你啰嗦了。”项武被彻底激怒了,说完,猛地扑过去,一把抱住舒大堤,脚下一使劲,狠狠将他摔倒在地上。
  舒大堤哪里吃过这等亏,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挥拳就向项武打去,重重击打在项武的鼻梁上,顿时鲜血直流。
  看到项武血流如注,舒大堤有些心虚,不敢再动手了。
  项武痛得嗷嗷直叫,像一头发疯的狮子,挥舞着双臂,拳头像雨点一般向愣了神的舒大堤头上重重砸去。
  秦人杰秦云虎都被这激烈的斗殴惊呆了,都没有想到话不投机,这么迅雷不及掩耳就动起干戈了,两人一时竟都忘记上前劝架。
  这时候马路上已经围过来许多人,大部分是晚自习放了学的同学,其中有不少本年级甚至是本班级的同学,大家都在高声嚷着,让他们别打了。
  秦人杰秦云虎这才如梦方醒,一齐走上前劝架。项武舒大堤已经死死纠缠在一起。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两人才将打架的两人分隔开来。
  再看舒大堤项武,两人全都已经面目全非。项武满脸都是血,衣服上也沾了不少血;舒大堤也好不到哪去,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眶跟熊猫一样,面目狰狞。
  秦人杰目睹这样的场景,不由地叹了一口气。仅仅因为齐一秦云虎一不小心错拿了一张底片,仅仅是自己一不成心出了个馊主意,让人始料未及的是,竟然酿成这么惨烈的结局,项武舒大堤这对冤家两败俱伤。这到底是谁的错呢?是齐一秦云虎?还是你秦人杰?还是项武舒大堤?抑或还是项红?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