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30 18:29:15      字数:3528

  春节越来越临近,寒假也马上就要放了。
  不过对秦人杰他们来说,放不放假都已经没有意义,因为无论什么时候放假,他们都要补课到除夕的前一两天。
  上星期接到通知,可以去东街的县照相馆照毕业照了,为即将到来的毕业证和高考准考证作准备。
  秦人杰齐一舒大堤秦云虎四个人是利用周末时间,一块去的照相馆,照相馆差不多要被来照相的同学挤爆。排了半天队,好不容易照完了个人照,一看还有时间,剩下还没走的同学又三三两两自由组合,照了一些合影。
  今天通知可以去领照片了,下午下了课,秦人杰建议齐一和秦云虎两人代表去就行了,理由是他们俩家里离照相馆更近些。舒大堤自然举双手同意,齐一秦云虎也没有理由反对。两人高高兴兴去了,晚自习的时候却说相片还没有洗出来,还要等到明天。秦人杰舒大堤是将信将疑。
  下了晚自习,秦人杰和舒大堤在教室里讨论一道数学难题,耽误了一些时间。路过齐一家小阁楼时,舒大堤突然警觉对秦人杰说:“老木,你看,老猫里面有情况。”
  秦人杰仔细打量着小阁楼,有些茫然问道:“什么情况,我怎么看不出来?”
  舒大堤指着阁楼的小窗户说:“你看上面的灯光,以往都是昏黄的,今天怎么变成暗红色了,一定是灯泡上蒙上了红纸。”
  秦人杰一看,阁楼里面果然如舒大堤形容的一样,好奇问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与往日不同,只是他用红纸蒙着灯泡干嘛?”
  舒大堤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很坚定地说道:“这小子一定在干什么坏事,我们上去看看,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
  舒大堤说完,轻轻上了楼梯,秦人杰跟在身后,走了几步,他又拉住舒大堤,担心地说:“我们还是别去了,一会老猫奶奶又冲进来赶我们,多不好呀。”
  舒大堤压低嗓音说:“上次是我们人太多,说话又太大声,那还能不惊动老太太,这回我们动作轻点。”
  舒大堤说完,蹑手蹑脚上了楼,轻轻敲起门来。
  好一阵子,门轻轻开了一条缝,齐一探出一个脑袋来,一看是舒大堤他们,长长地嘘了一个气,小声骂道:“你这个死老牛,吓我一大跳,我还以为是我爸妈奶奶他们敲门。”
  舒大堤也不答话,推开门就闯了进去。秦人杰见状也不甘落后,跟着闪了进去。两人一进屋,就听屋里还有一个声音大声说:“赶紧把门关上呀,别走了光。”
  秦人杰一听,居然是秦云虎的声音,借着微弱的灯光,只见齐一的床铺和书桌之间拉起来了一块布帘,秦云虎正躲在布帘后面,不懂在捣鼓什么。
  齐一关好门,迅速窜到布帘后面,只听他轻声埋怨道:“老虎,你说话声音不能小点吗,你想惊动我们家人来呀。”
  秦人杰舒大堤一看这场景,很是好奇,跟着挤到布帘后。
  秦云虎又失声叫道:“你们小心点,别把盆踩翻了。”
  秦人杰低头一看,地上果然有两个脸盆大的盆,盆里装满了水,里面若隐若现漂着几张照片,原来他们俩偷偷在这里洗照片,于是脱口说道:“你们还会洗照片呀?什么时候学的呀?”
  舒大堤也叫起来:“好呀,你们骗我们说照片没拿到,原来是偷偷拿到这里来了。”
  齐一急了,细声埋怨道:“你们能不能说话声音小点,生怕别人不知道呀。”
  秦人杰压低了嗓音说道:“你们赶紧交代,什么时候学会洗照片的?”
  “我们哪里学过,”秦云虎放下手中的活,呵呵一笑,“下午去取照片,老猫说他表哥那有个曝光箱,我们就临时起意,自己来洗洗看,就在照相馆买了些显影液定影液。”
  舒大堤一听,竖起了大拇指说:“你们真大胆,给你一个木棍,你们就敢撬动地球,给你一个箱子,你们就----”
  舒大堤还没有说完,齐一打断道:“老牛,你就别讽刺了,洗照片有什么难的,只要有工具,一学就会,我们已经试着洗了几张照片,还是不错的。”
  舒大堤不说话了,弯下腰从地板上盆里捞出几张照片,对着昏暗的灯光看起来,点头道:“第一次洗,能洗出这样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能得到老牛的赞扬,真是不容易呀。”秦云虎感叹地说。
  秦人杰从舒大堤手接过湿漉漉的照片,看了看,笑着说:“确实洗的不错,老牛无话可说,只好表扬你们了。”
  秦人杰把照片放回盆里,掸了掸手上的水,忽地看见书桌上一大堆的底片,惊讶地问道:“你们哪来的这么多底片呀?”
  “都是老猫从照相馆顺手拿来的。”秦云虎抢先回答道。
  舒大堤立刻端出班长架势,批评道:“你们偷来的呀?怎么可以这样?”
  齐一反驳说:“这怎么叫偷呢。我们拿过来,只是想晚上试一试洗照片的水平,明天就送回去。”
  舒大堤不由分说说道:“你们这没有征得人家同意,就是偷拿。”
  两个人七嘴八舌争论起来。
  秦人杰没工夫费那口舌,走到书桌前,拿起桌上的底片,对着灯光一张一张仔细看起来,看了一会儿,好奇地说:“怎么一多半是女同学的照片呀?”
  齐一一听,马上停下与舒大堤的争执,笑着说:“男同学的照片谁稀罕呀。”
  舒大堤也来了劲,凑到秦人杰跟前,饶有兴致地看起底片来。
  秦人杰继续往下看,突然看到杨红兵的底片,手像触了电一样抖了一下,底片从松开的手指间滑了下去,飘到舒大堤跟前。
  舒大堤马上感觉到身边同学的异样,拾起那种刚刚跌落的底片,对着灯光仔细看起来,然后转身笑着说:“你干嘛手发抖呀,看见她春心荡漾了吧?”
  听舒大堤这么一说,齐一放下手中的活,问道:“看到谁,老木春心荡漾了?”
  舒大堤冲齐一挥挥手说:“干你的活去,没你啥事。”
  秦人杰懒得搭理他们,跟他们越啰嗦越适得其反,越解释越说不清楚。
  继续往下看,忽地秦人杰又愣住了。前面的都是免冠大头照,这一张怎么是全身照?尽管是全身照,头像小了很多,秦人杰还是一眼把她给认出来了,怎么会是她?她的照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秦人杰手捧着底片陷入沉思,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把抢过底片,随后听到一个声音说:“老木你怎么呆住了,你这是又看到谁了?”
  秦人杰清醒过来,只见舒大堤拿着那张底片左转转右看看,情不自禁叫嚷道:“这不是项红吗?你们怎么把项红的照片也偷来了?”
  齐一秦云虎一听,马上站起身来,冲了过来,抢过底片看起来。
  秦云虎歪着头看着底片说道:“这就奇怪了,这段时间都是我们高三的学生去照毕业照,她怎么也跑去凑热闹了?”
  “我想她大概是陪表哥项武去照相,顺便也照了张相片。”齐一分析道。
  秦人杰马上附和道:“老猫分析得有道理,也许项武不知道照相馆在哪。”
  舒大堤立刻反驳道:“咱们南溪就这么大,照相馆离他们家还不到一里路,项武怎么可能不知道在哪?”
  秦人杰一看舒大堤又较真了,笑着说:“那就是因为离着家太近,所以她才陪着项武去了,女孩子都爱臭美,看着别人都在照相,她心里也痒痒了。”
  秦云虎扫了大伙一眼,高举着底片说:“你们争这个有意义吗,现在当务之急是把这张底片洗出来,南溪一中的头号大美女,难道你们不想每人收藏一张她的亭亭玉照吗?”
  “对对对,千载难逢的机会呀。”齐一马上赞同。
  舒大堤不乐意了,制止道:“这可不行,项红的照片洗好了只能归我一个人。”
  “凭什么呀,底片是我们千辛万苦拿来的,凭什么归你一个人?”齐一叫起来。
  “我喜欢她呀,对她有意思,你们就不能成全我呀。”舒大堤毫不掩饰地说。
  “不是我们不成全你,你这是单相思,人家可没有喜欢你呀。”齐一打击道。
  舒大堤追问道:“谁说的?”
  “前几天,人家项红请老木跳舞,怎么没有请你呀?”秦云虎搭话道。
  舒大堤转向秦人杰,疑惑问道:“有这回事?”
  秦人杰脸一下红了起来,奇怪了,老虎怎么会消息这么灵通,他是从哪听来的?是齐一吗?他应该也不知道那天自己去哪了。原以为这事做的很绝密,没想到这么快就露馅了。
  看着舒大堤还在焦急等着回话,秦人杰只好狠狠瞪了秦云虎一眼,转身对舒大堤解释道:“老虎胡说八道,那天是项武请我去了,去了才知道项红也在场。”
  秦人杰知道这种解释是苍白无力的,但是他也想不出更好的说词,秦云虎已经把事情说出来了,抵赖是不可能的。
  果然舒大堤听了失望极了,埋怨道:“老木,你说过的不跟我争抢项红,你不能说话不算数。你有杨红兵,不能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秦人杰听了这话,哭笑不得。自己是说过不会跟他争抢,可是女孩光靠争抢就能得到的吗?最烦人的是,整天把杨红兵跟自己扯在一起,半个班的男生都信以为真了。
  秦人杰这样一想,便心生了一些怨气,同时也心生出一个坏主意,于是说道:“老牛,你要追项红,我们一定支持你。如果你敢把底片当面交还给项红,那么洗出来的她的所有照片都可以归你,大家说可以不可以?”
  “这个主意好,”齐一马上支持道,“只要老牛敢去,我们就一张不留都给老牛了。”
  “就怕老牛不敢。”秦云虎也故意激将道。
  “世上哪有老牛不敢的事,”舒大堤一拍胸脯,自信道,“你们可都说好了,我把底片还给项红,就不许你们几个再对她有什么念想哦。”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