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30 13:57:57      字数:3123

  三个人上了楼,进了舞厅。这是全县最好的舞厅,装修得很豪华,来这里跳舞娱乐的人还不少。三人找了一个靠边的卡座坐下,项武轻车熟路点好茶点。一会儿,服务员端上几碟花生瓜子,还有四杯茶。
  秦人杰一看这情形,知道还有一个人要来。会是谁呢?应该是一位女生,不然男女比例失衡。该不会是杨红兵吧?项武对她垂涎三尺可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个虚席以待的位子,十有八九是为自己的同桌留的。想到这,秦人杰的心突然紧了一下,如果是她,那岂不是会很尴尬?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并不是杨红兵,而是一位带着眼镜的女生,长相很不出众的女孩,以至于项红在为其做介绍时,秦人杰连名字都没有记住。这女生,秦人杰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既然是项红的同学和好朋友,那一定是在那场足球比赛中,当过她的拉拉队队员。
  音乐响起了,项武马上带着眼镜女生下了舞池,剩下秦人杰和项红面对面坐着。虽然跟项红已经不是第一次认识,但是这样单独与她相处,还是从来没有过的,秦人杰的心立刻变得忐忑不安起来,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应该怎么做呢?邀请她去跳舞,不会。说话当然会,可是说什么呢,从何说起,不懂。
  对面的女孩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把一盘瓜子推到他身边,微微一笑说:“吃点瓜子吧。”
  秦人杰受宠若惊,抓了一把瓜子,然后把碟子推了回去,斗争了半天,才回应了一句:“你也吃吧。”
  项红毫不客气,把碟子移到自己跟前,开始嗑起瓜子。她嗑瓜子的动作很快,但是很优雅,嗑出的瓜子壳很完整,像没有吃过的一样。
  很快,桌子上堆起一座小山。终于,她嗑累了,停了下来,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对秦人杰说:“你那么紧张干嘛?你怕我吗?”
  秦人杰一听,慌忙回答道:“没有,不怕。”
  “不怕,那你为什么紧张?”项红裂开嘴大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雪白的牙齿,“莫不是你喜欢我,见了喜欢的姑娘心里慌张了?”
  秦人杰哪里见过说话这么大胆的女生,不由地口吃了:“怎么……可能……呢。”
  看到男生的窘样,项红很是开心,更加肆意说道:“还不敢承认。”
  秦人杰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努力抚平紧张的心情,嘟囔道:“不是不敢承认。”
  项红收起笑容,好奇地问:“那是什么呢?”
  秦人杰心想,项红无非就是脸蛋比别人漂亮一点点,可是你一个堂堂七尺男儿,高三年级的毕业班学生,总不至于在低一年级的小女生面前表现得这么懦弱了吧,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利索,这样一想,马上镇定下来,落落大方承认道:“你是学校公认的校花,长得那么漂亮,喜欢你的男生估计有一大摞,我想我也不能例外吧。”
  项红听了这番恭维的话,反倒有点害羞,脸上起了红晕,状若桃花。
  秦人杰开始活跃起来,继续说道:“可是,喜欢也分轻重缓急,三六九等,我们才见过几回面,还谈不上什么喜欢,充其量也就是有个好感吧。”
  秦人杰说完,就知道自己说的言不由衷,真的只是好感吗?如若只是好感的话,为什么做梦老是梦见人家?如若只是好感,今天会旷课来赴这个约会?
  想到这,秦人杰不由地偷瞥了对面的女孩一眼,只见项红的脸一下凝重起来,仿佛有些失落,看来自己的话有点切中要害了,让这位骄傲的公主稍稍低下了头。
  漂亮的女孩总是见的世面多,项红很快就从低落的情绪中走出来,继续往下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经常在一起,才可能有时间去喜欢对方。”
  秦人杰没有听出头绪来,问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知道,你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项红回答道。
  秦人杰自言自语道:“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项红笑起来,说道:“只不过你自己不肯承认而已。”
  秦人杰还是懵懂道:“你能说的明白一点吗,你敢不敢直接点名道姓呢?”
  “这有什么不敢呢?”项红毫不畏惧,直视着秦人杰说,“就是那天跟你一起站在高高的讲台上那位,你还要亲人家呢。”
  秦人杰心里咯噔一下,原来她指的是杨红兵!与此同时,从女孩话里,秦人杰又仿佛闻到一点点酸酸的味道,没想到骄傲的小公主也有吃醋的时候,他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极大的满足感,嘴上却申辩道:“哪里是亲人家,只是象征性抱了抱,那还不是你表哥搞的把戏,一出游戏而已,你别当真。”
  “你干嘛要解释那么清楚,你心里一定有鬼。”项红嘴巴又变得犀利起来。
  秦人杰一挺胸说:“我心底无私天地宽,问心无愧。”
  项红忍不住乐了,讽刺道:“你别吹了,把自己形象搞得这么伟大。”
  秦人杰也觉得说过头了,傻傻一笑了事。
  项红看对方词穷,不依不饶说:“我在台下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你一定偷着乐吧,心里美滋滋的。你一定在想,怎么这么好的事让你摊上了,那可是你们班最漂亮的女同学,你们平时就是同桌,又一同站到桌子上去了,这是缘分呀。”
  秦人杰眼前马上闪现出那天晚上的场景,有些激动地说:“你说的恰恰相反,你没有注意到其实那时我站在讲台上的窘样,别提多难受了。”
  项红仔细地打量着秦人杰,摇头说:“我才不信呢,我看见你脸上在笑,眼睛还在四处观望,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我那是哭笑不得,一个男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总不能哭吧,只好笑了。”秦人杰继续解释道。
  “这么个哭笑不得呀。”项红笑了,“不过,我看你的同桌,站在桌上,她是真心开心。”
  秦人杰摇头道:“她开不开心我管不了,反正我是被逼上去的,一点都不开心。”
  项红听了若有所思,过了一会才问道:“这样呀,这么说你不喜欢你的同桌?”
  项红这样一问,秦人杰忽然意识到今天来这里,会不会是项武兄妹俩有意的安排,就是让项红借此机会来刺探自己对杨红兵的态度?秦人杰马上就肯定了自己这种想法,你没见项武跳了这么多支舞曲,都没见他们回来,一定是想留给项红充足的时间。
  项武喜欢杨红兵,秦人杰早已了然于胸,那天站在讲台上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更加坚定了这种的看法。
  项武肯定不知道自己对待杨红兵的态度。尽管舒大堤他们有事没事捕风捉影老爱拿自己跟同桌开玩笑,尽管项武不可避免也有所耳闻,但是秦人杰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听之任之笑之,不当回事。
  既然是项武这么想知道,自己也无需藏着掖着了,特别是在这个女孩面前一定要说清楚,于是秦人杰很痛快地回答道:“我们就是普通的同学,不凑巧被老师安排坐在一起了,仅此而已。”
  秦人杰刚把话说完,项武就带着眼镜女生就回来了,他这么厉害,把时间掐得这么准?
  项武来不及坐下,就端起茶杯猛地喝了一大口,然后对秦人杰项红说:“你们怎么不去跳舞呢?”
  项武话音一落,项红站起身对秦人杰说道:“说累了,也该运动运动了。”说完,不由分说就往舞池中央走去。
  项武拍拍秦人杰的肩膀,秦人杰只好起身跟随在项红身后。
  项红停下脚步,目不转睛看着秦人杰。
  秦人杰又有些心慌了,跳舞自己只是略懂一些皮毛,那还是寒暑假偶尔跟着回来的大哥二哥随便学的几样招式,从未上过正式的舞场,怎么敢在能歌善舞的项红面前献丑,让她贻笑大方?于是,惴惴不安说道:“我不怎么会跳。”
  项红淡然一笑,说道:“没事,我教你跳。”
  秦人杰受到鼓舞,伸出左手,轻轻抓住项红的右手,另外一只手搭在项红的后背上,随音乐舞动起来。
  一支舞曲跳了一半,项红夸赞道:“你跳的还不错的。”
  秦人杰点点头,正视着项红说:“这是我第一次跳舞,以前只是跟我哥他们胡乱学的。”
  项红小嘴一撇说:“男的跟男的跳,那多没意思呀。”
  项红这话一下提醒了秦人杰,自己这是在跟南溪一中的校花在跳舞,他马上感觉到了,她的手是那么的冰凉,她的后背是那么的温暖,她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幽香,他一下陶醉了。
  一阵晕眩之后,秦人杰猛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的一部分可耻地不听使唤了,不争气地有了反应。虽然舞场的灯光昏暗,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果被人发现看见,那是多么丢人的一件事,想到这,他一下又慌张起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