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28 17:09:00      字数:4425

  这边秦众森在胡思乱想,那边单月红继续说道:“我看这回他是真心认错了,对我发誓了,你说一段感情谈了那么多年,哪里是想了断就断得了的。”
  “男人的话----”吴亦子说到一半,意识到自己又说漏嘴了,改口道,“他的话,你还能信吗?你对他一往情深,他却这么忍心地伤害过你。我劝你还是冷静考虑考虑。”
  秦众森端着酒杯,漫无目的望着远处,竖着耳朵专注在听。这个吴亦子个子不高,可绝不是善茬,对男人研究得这么透彻,处处都是男人的不是,这万万交往不得。
  单月红突然哈哈笑起来,大声说:“今晚叫你来喝酒,不是来说这些以往不痛快的事情。还是说说你自己吧,男朋友找好了吗?”
  刚才还目光坚定,嘴上一点不饶人的女孩,一听单月红这话,马上变得害羞起来了,声音轻得像蚊子一样,回答说:“没呢,我们单位那些小男生都不行,都看不上,这不等着你帮忙介绍。”
  单月红倒是直截了当,单刀直入道:“我们这位团书记,你看入得了你法眼吗?”
  吴亦子听完马上低下头,不说话了。
  秦众森也是始料未及,望着单月红不知所措。
  单月红瞅了瞅男闺蜜,又转身推了推女闺蜜的肩膀,干脆利落地说:“都这般年纪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什么害羞的。”
  都说女人是感情的动物,一旦自己卷进去,就失去分辨能力了。秦众森心想,这女闺蜜的女闺蜜,说别人的时候倒是条理清晰,头头是道,这一轮上自己,就六神无主了,看来并不是自己刚才想像的那么可怕,如果不是身高欠缺了点,还是可以交往下去的。
  单月红着急起来,急切地说:“你们倒是说话呀,一个个羞滴滴的。”
  秦众森明白单月红这话其实是冲着他说的,女孩子这种时候自然是不会轻易表态的。不过,从吴亦子那种忸怩的表情上看,秦众森还是可以看出端倪的。
  秦众森心中有数,却一时找不到最合适的回答。单月红虽是一番好意,但是做法未免有些强买强卖的味道,答应吧心有不甘,拒绝吧心又不忍。无奈,只有用最笨的办法来搪塞,就是装聋作哑。于是,秦众森端起酒杯来,笑着说:“今天月红刚把我收了男闺蜜,又让男闺蜜认识了女闺蜜,三个闺蜜聚在一起,应该好好庆祝一番,闺蜜们,来,干一杯!”
  秦众森这么一说,单月红自然明白了一大半,脸上明显有些失望,不过她还是被男闺蜜这番话给逗乐了,顺水推舟举杯道:“没想到平时谨慎严肃的男闺蜜,也会说出这么幽默的话,来吧,闺蜜们,咱们干了这杯。”
  接下去又变成了漫无边际的聊天,谁也不再触动刚才那个敏感的话题。
  酒喝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吴亦子没有酒量,喝了大半天,一杯酒还在半空中。单月红一开始还懂得控制,后来看着秦众森大口喝着,也就不再顾忌了,一杯不落陪着男闺蜜。
  秦众森本不是爱酒的人,今天明显有心事了。工作上开始出现的不顺利,折磨着他,让他整宿整宿地失眠。他没有弟弟秦从林那种超脱,烦恼隔夜就能忘掉。所以,今晚他想着,多喝点酒,喝得头脑晕糊,看看回去能不能好好入睡。
  喝着喝着,单月红站了起来,准备离桌。秦众森也站起来,跟着她。
  单月红一边走一边回头对秦众森说:“你跟着我干嘛,我去上洗手间。”
  秦众森喝得有些头晕目眩,但是大脑还保持着清醒,听了单月红的问话,马上回答道:“我也上洗手间,我送送你,咱们殊途同归。”
  “你可真够逗的,谁跟你殊途同归,我上女厕所,不用你送。”单月红有点哭笑不得。
  秦众森笃定说道:“我送到门口。”
  单月红伸出五个手指在秦众森眼前晃了晃,笑着说:“看来你还没喝醉。”
  秦众森上完洗手间,走到水台前,打开水龙头,低下头,用冷水使劲搓了一把脸。顿时,一股刺骨的寒意袭身而来,酒劲立刻散去了一半。
  走出洗手间,就看见对面单月红这时候也踉踉跄跄走了出来,冲着他傻傻的一笑,正要张口说话,忽地重心不稳,向前扑倒过去。原来,她穿的高跟鞋,不小心踩在洗手间前面的半截阶梯边缘,受力不均,鞋底一崴。
  眼看着女闺蜜就要摔倒了,秦众森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力量,猛地向前窜去,要去扶住女闺蜜。殊不知,底下一块地板粘上水了,脚步一滑,秦众森整个人失去了重心,跌倒过去。只听噗的一声,秦众森整张脸贴到地板上,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脸颊上开始,传感到身体的各个部分。
  接着,又一个人重重倒在自己身上,秦众森暂时失去了知觉。
  秦众森很快就醒过来,发现自己被两名保安架着往外走去,一名经理模样的人在不停地向单月红吴亦子道着歉。
  单月红早已经花容失色,瑟瑟发抖,对眼前的突发事件完全失去了应对的能力。
  多亏了刚刚认识的吴亦子,只有她在据理力争,只见她嘴皮子不停地张合着,怒斥着酒吧的各种失职,将朋友摔倒的一切责任都推给酒吧,责令酒吧负责朋友摔伤的一切治疗费用和损失。尽管模样稍稍有失闺秀风范,甚至有如街上悍妇一样,但是一想到她这是在为自己而争吵,是为了自己赢得更多的权益,秦众森心里马上充满了感激之情。
  秦众森想说话,却发现竟然一时发不出声来。抬起右手摸了摸脸,发现右边半个脸已经肿了,用力按了按,这半边脸麻木了,居然不懂得疼痛了,反倒是左边的嘴角上一根神经隐隐作痛。秦众森心想这回完蛋了,不光破相了,还可能要面瘫了,这以后怎么生活怎么见人?
  很快,酒吧叫来了一辆面包车,把秦众森三人一齐送到了最近的医院。秦众森被推进了急诊室。
  情况并不似秦众森想象的那么糟糕,医生稍做诊断检查,确认只是皮外伤而已。秦众森麻木的半张脸开始有了知觉,医院护士在上药水的时候都懂得疼痛了。不过,细心的医生发现,摔得最严重的地方并不是脸颊,而是眉骨的部位裂开了,只好为他缝了三针。
  秦众森很快就从治疗室出来。酒吧的人早已经匆匆离开了,留下了所谓的治疗费营养费还有退还今晚买单的钱,合计三百块,交给了吴亦子。
  吴亦子一边将这三百元递给秦众森,一边还絮絮叨叨极为不满地说:“太便宜他们了,误工费还没跟他们算呢,回头再找他们理论去。”
  秦众森一手捂住脸,一手接过钱,嘴里含糊不清说道:“算了,也不全怪他们。”
  “都怪我,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才摔倒的,都是我害了你。”单月红旁边听了,一脸惶恐,马上不停地道歉起来。
  秦众森一看单月红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赶忙解释说:“这怎么能怪你呢,都怪我自己喝多了酒,脚下一不留神。”
  “还是怨我,如果我不是要摔倒,你完全不用奋不顾身来救我。”单月红还是陷入深深自责之中。
  秦众森知道这个时候光解释可能没有作用,于是说道:“谁让我是你的男闺蜜呢,女闺蜜有难我能眼巴巴看着吗?”
  为了让女闺蜜彻底放宽心,秦众森一边玩笑说着话,一边还思忖着在露出的那半边脸上挤出一点笑容来,没想到还没笑出来,脸上就剧烈疼痛起来。
  吴亦子一看,进来劝道:“你们就别争论谁的错了,赶紧回宿舍早点休息吧。”
  三个人在医院门口拦了一部出租车,回到宿舍。
  下了车,单月红仍是惶然不知所措的模样,吴亦子见状也顾不了许多,上前扶住了一只手紧捂着脸的秦众森,上了楼梯,进了房间,躺到了床上。
  安放好秦众森,吴亦子马上弯下腰去拿起一个洗脸盘,抓起桌上的热水瓶摇了摇,皱了皱眉头问道:“一点热水都没有了?”
  秦众森半躺在床上,正在半睁着眼,看着吴亦子忙碌的操持着,那麻利的样子,还真像这屋的主人一下,忽地听她这么一问,有些不好意思回答道:“刚好喝完了,没来得及去打水。”
  秦众森习惯每天早上去锅炉房打上一壶水,到了晚上往往就空空如也,他也懒得再去打水了,大学延续下来的习惯,早晚洗脸漱口都是用冷水。
  单月红这时缓过神来,听了女闺蜜的问话,连忙从她手里接过脸盆,说道:“我房间还有热水,我去给他打水去。”
  单月红很快端来一盆温水,吴亦子撸起袖子,拧好了毛巾,俯下身小心地轻轻地帮着秦众森擦起脸来。
  秦众森静静地躺在那里,心里猛地涌出一股暖流,睁着一双大眼,怔怔地望着女孩在他脸上专注干活的表情,她的大大的眼睛,她的高挺的鼻梁,还有她的薄薄的嘴唇以及嘴唇上细细的绒毛,都是那么的清楚,那么的真切。
  吴亦子全神贯注干着活,忽地瞅见底下的人正在愣愣的盯着自己看,四目相对,顿时脸一红,赶紧将头转了过去。
  秦众森也清醒过来,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一股芳香沁入心脾,脸上的灼痛一转眼没有了,替代的是浑身的舒坦,他知道这是女孩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幽香,没想到还有止痛的奇效----
  秦众森正这么胡思着,突然听到一串急促的脚步声,等他睁开眼,吴建国已经站在屋里了。吴建国惊讶地打量着秦众森屋里的两个女人,脸上充满了疑惑。
  看到陌生人进来,吴亦子慌忙停下手中的活,站了起来,往旁边闪了闪,把秦众森暴露出来。
  吴建国一眼就看到了,秦众森半张脸肿得很大很狰狞,涂满了红药水,眉头上还贴着纱布。此情此景,吴建国的表情马上从惊讶转为关心,他走上前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摔得这么严重?”
  秦众森看看吴建国,又看看他身后的两位女孩,他当然不能告诉他实情。尽管三番五次邀请单月红吃饭看电影都被婉言拒绝了,但是吴建国毕竟还没有完全死心,这个时候说今晚他们又在一起喝酒,那他还不要气得发疯?想到这,秦众森平静地说:“走路不小心摔的,正好月红她们遇见了,就过来帮帮忙。”
  吴建国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弯下腰来仔细观察了一番,舒了一口气说道:“还好都是些皮外伤,休息几天就没事了。我老家有个方子,治疗跌打损伤效果不错,我明天就让我爸他们去山上采些草药,弄好了送下来给你敷上,保管你好得快。”
  听了吴建国一席话,秦众森深受感动,毕竟是住在同一栋楼里朝夕相处的兄弟,虽然现在人为的被分割在两个不同的阵营,但是关键时刻,流露出来的还是真情。
  想到这,秦众森激动地说:“那太谢谢你了。”
  “举手之劳,何必挂齿?”吴建国摆了摆手,说了一句文绉绉的话。
  “时间不早了,我们都撤吧,让众森好好休息吧。”单月红插话说。
  众人走了,替他关上灯,带上门。
  黑暗中,秦众森睁着眼仰望着天花板,那里有厂区路灯折射过来的微弱光线。秦众森闭上双眼,渐渐的疼痛又开始袭来,先是受伤的部位,慢慢地蔓延到整个整个身躯,甚至连骨头都感觉到了痛楚。
  今夜,看来注定会是一个不眠之夜吧?酒吧里那重重摔倒的一幕,开始在他的脑海里像演电影一样又重复着播放起来。你怎么这么笨呢,救个人居然把自己摔的这么惨。摔成这种惨样,明天还怎么上班?只好请假在宿舍里窝着了。这个吴亦子倒是个很懂得做事情,很会体贴关照人的女孩,单月红这一点就明显不如女闺蜜----
  秦众森左思思右想想,想着想着,忽然想起,春节马上就要到了。糟糕了,今年的春节来的特别的早,一月底就是春节,还有二十天就要过节。如果脸上的伤痕不能尽快消去,要是被喜欢大惊小怪、小题大做的老妈看见,那还不要让她担心死了,念叨个没完没了。这可怎么办?
  秦众森有些慌了,慌了一阵子,又忽地想起吴建国说的那种草药,真的会像他说的那么有效吗?于是,他开始祈祷起来,祈祷草药能尽快治愈脸上的伤痕。否则的话,这个春节都不敢回家过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