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28 03:15:47      字数:3911

  新的一年都过去一星期了,传说中的刘联伟退休的事情,一点迹象都没有。但是在接班人的人选方面,新来的副书记林古安看来是渐行渐远了。没有生产经营方面的经验,是他最致命的硬伤,加上又是从外面调来,在厂里没有根基,这使得他在与副厂长牛宏的争斗中,明显处于下风。
  秦众森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就是从自己的待遇问题上,清楚地看出来的。林古安说了,团支部书记可以享受副科长待遇,但是到了牛宏那根本就不认账,不当一回事。反倒是,新年伊始,吴建国就被火速提拔为车间副主任,明确了副科长待遇,工资当即就上调了。搞得林古安灰头土脸,也让秦众森颜面大失。
  面子都是小事情,工资也就是少十来块钱,少喝几瓶酒就省回来了。关键是,秦众森从中感受到了严重的危机,这是事关自己前途的大事情。从第一天上班就被推上了电视,到现在身处不利,才短短半年时间,这火箭升空的时间太快,坠落得也让人措手不及。
  秦众森很明显感觉到了,副厂长牛宏对他的态度变化。化验室建好了几个月,化验工作迟迟不能展开。以前,牛厂长还会时不时路过走进来看一看,现在门都不再跨越一步。花了好几万装备起来的化验室,成了一个十足的摆设。
  秦众森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早日开展化验室的工作,却得不到上面的支持。秦众森尽管被任命了团支部书记,但是对于这份出于无奈得来的工作,他并不十分热心,他总是觉得自己缺乏这种领导能力。然而,让他意外的是,他接手团的书记后,做的第一件事,却很出彩。局里组织的迎新年卡拉OK比赛,仙源选派的参赛选手周小雨居然获得了一等奖。秦众森知道这次能够获得大奖,完全取决于合同工周小雨与生俱来的出众歌喉,与其他人的工作似乎毫无关联,但是局里却把荣誉统统给了新成立的仙源制药厂团支部,作为书记的秦众森自然也收到局里口头上的表扬。
  秦众森并不想得到这种表扬,这无疑会让刘联伟牛宏等更加坚信,他是林古安的人了。
  也许是从秦众森受到局里表扬的事件上得到启发,刘联伟牛宏很快反应过来,厂里这仅有的三名大学生捏在自己一方手中的重要性。单月红不用说了,她是厂长刘联伟家的亲戚,自然归入刘联伟牛宏一方,剩下的吴建国马上就成了他们抢夺的唯一一位对象,迅速当上了车间副主任。
  三名大学生就这样被拆散了,进入了厂里不同的阵容。半年前,他们才从各自的学校分配到了一起,住在同一层楼里,虽然不像在大学那样挤在一个屋里,但是关系相处的都很融洽。在工人们眼里,他们就是一个与他们不一样的小团体。现在,这个小团体开始有裂纹了。
  吴建国表现得最明显了,当上车间副主任后,讲话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在秦众森面前,不再蔑视牛大炮,对工厂绝对不再发任何一句牢骚,更不敢再提刘联伟私下小工厂的事。他一心要跟随刘联伟牛宏他们,他是一个绝对精明的人,也是一个很实际的人,工厂眼前发生的情况,孰是孰利,他肯定有自己清醒的判断。
  让秦众森没有想到的是,单月红却一如既往地对待他。经历了那次醉酒,他已经清楚这个女孩内心的脆弱,但是在大部分时间,在大多数人眼里,她看上去都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相比吴建国农村出来的孩子,她的家境优越得多,加上又是女孩,她不可能像吴建国那样认真工作,追求上进。从平日的聊天里,秦众森能够悟出,这份工作对她来说也许只是她在失恋之后的权宜之计,仙源制药厂可能只是她人生的一个过渡小站,她不可能一辈子在这里呆着。
  单月红其实为了秦众森的事,找过刘联伟说明过情况。秦众森并非有意要跟林古安走得近,而是迫不得已接受了林古安安排的那份工作。刘联伟自然是个明白人,但是木已成舟,他们总不可能为了一个刚毕业的人,正面与林古安发生摩擦和冲突。单月红碰了壁,只好回头安慰秦众森。秦众森也只好自认倒霉,一切都是当初自己头脑发热,草草率率犯下的错误,既没有好好听从父母亲大人的忠告,甚至连弟弟秦从林的意见也没有仔细参考一下。
  又到周末了,晚上吃过饭,秦众森回到宿舍,抱着一本《中篇小说选刊》,半躺在床头上看起来。
  不一会,单月红敲门进来了,看见秦众森扔在床上的书,好奇地抓起来,笑着问道:“你喜欢看小说?”
  “没事的时候,随便看看。”秦众森回答说。
  单月红一边胡乱地翻着手中的小说选刊一边说:“那晚上没事,跟我去酒吧喝喝小酒吧。”
  秦众森一听酒吧两个,马上摇起了头,说道:“还喝呀,上回不是吴建国赶到,我都不知道怎么把你弄回来?”
  单月红的目光从书上离开,转身看着秦众森说:“众森,你太实在了,说话就不能委婉婉转一点吗?”
  秦众森脸一下红了,害羞道:“我是害怕你又喝醉。”
  单月红微笑道:“我酒量有那么差吗,那天心情不好,可能喝得太快了。”
  “你不是说心情不好才去那个酒吧吗,难道今天心情又不好了?”秦众森问道。
  单月红轻声责怪道:“你就希望我整天心情不好呀。”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想知道今天去那又是为哪般呢?”秦众森急忙解释说。
  “去了就知道了,我们走吧。”单月红微微一笑,仍不说明缘由。
  秦众森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站在不动。
  单月红一看秦众森还在犹豫,接着说道:“其实上一次我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醉,我还是有意识的,包括后来吴建国来背我回家,我都清楚。”
  “这么说你都是装的。”秦众森好奇起来。
  单月红板起脸说:“我干嘛要装,大脑是清醒的,人却浑身无力了。那时我就在想你会用什么方式把我送回家,正好可以考验考验你。”
  “考验我?干嘛考验我?”秦众森更加好奇。
  单月红脸微微一红说:“说起来好笑,我说了你可不许笑话我哦。”
  秦众森回答道:“哪里敢笑话你呢。”
  单月红想了片刻说道:“那我说了,那时突然想,如果你把我背在身上,背我回家,说不定我会跟你好了。”
  秦众森吓了一跳,单月红虽然看上去很大方,但是这么直露的话从一个女孩嘴里说出,还是让他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单月红却很坦然,接着说道:“打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你跟我前男友很像,当然不是指长的像,而是你们都高高瘦瘦的,戴个眼镜,斯斯文文,正是我喜欢的模样。不过,接触久了,发现你们还是有很大不同,你不太自信,做事情不够果断,而他正好跟你相反。我喜欢自信果断的人,可以让我仰慕崇拜。”
  秦众森对单月红的前男友没有概念,倒是突然觉得吴建国和她描述的很像,于是说:“吴建国比我自信果断,一来就把你背回家。”
  单月红一听,马上流露出不高兴的神态,制止道:“你别提他。我看不上他,他这人过于功利,实用主义。我一想起他约我看电影不成,马上就去约别人,就瞧不起他。如果换成你,你会怎么做?”
  秦众森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发生,不懂如何回答,但是至少不能学刚刚挨批的吴建国那一套吧,那样肯定也会被她看不起的,于是随便找了一种方式说道:“我想,我可能会撕掉或者扔掉吧。”
  “这样才像个男人。”单月红点点头,满意地说,“他太实际了,一张电影票都不舍得,不浪费,简直不是个男人。”
  单月红把吴建国批得这么体无完肤,秦众森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哈哈不说他了,还是回归正题吧。”见秦众森发愣,单月红笑起来,“打那天起,我觉得你做男朋友不行,但是你这人做男闺蜜,做蓝颜知己还是不错的。你很善良,很有耐心,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有什么高兴的不快的事,找你倾吐倒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选。
  单月红一席话,听得秦众森目瞪口呆。
  秦众森到了酒吧,马上就明白了,今晚来的目的。
  落座不一会,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走了过来,紧挨着单月红坐下。
  单月红欠了欠身,指着秦众森对刚来的女孩说:“这位是秦众森,我的同事,我们厂的团支部书记。”
  秦众森冲女孩友好地点头。
  单月红接着介绍女孩说:“这位是我的中学同学,我玩得最好的闺蜜,吴亦子,她在咱们滨海的建行工作。”
  女孩很有礼貌站了起来,伸出手。
  秦众森也急忙站起身。握手的一刹那,秦众森就懂得了,这是单月红在为她的男闺蜜和女闺蜜牵线搭桥。这样一想,忍不住多看了看女孩一眼。昏暗的灯光下,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是女孩总体面容还是挺姣好的,五官也耐看,唯一不足的是个子似乎矮了一点,这恰好是秦众森比较看重的一点,心里未免感到有丝遗憾。
  重新落座后,秦众森有些好奇对女孩说:“你这个名字很有内涵,你爸妈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帮你取的吧?”
  女孩一听低下头,害羞解释道:“哪里哟,他们就是重男轻女思想作怪,随随便便给我取的名。我姐生下来,他们倒是费劲脑筋给她取了一个很漂亮的名字,我生下来一看又是个女孩,他们不再有耐心了,我爸心想就把我当儿子养吧,就这么取的名。”
  三个人一边听着悠扬的音乐,一边喝着酒,漫无边际地聊着天。
  聊着聊着,吴亦子突然问单月红:“听说蒋博文要辞去深圳那边的工作,来滨海工作了?”
  单月红一边晃动着红酒杯,一边回答道:“嗯,过了春节就会来。”
  “这么说,你们和好了?”吴亦子追问道。
  “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来了再说呗。”单月红未置可否。
  “看来十有八九你准备重新接纳他了。”吴亦子叹了一口气说,“月红,你心太善了,他这是在深圳呆不下去,或是遇到挫折了,才来滨海找你的,男人我看就没有好东西,个个都是目的性太强。”
  吴亦子说到这,忽然意识到身旁还坐着一位男士,有些难为情对秦众森说:“不好意思,我说快嘴了,不是说你哦。”
  秦众森才不会在意女孩这种话,他的注意力都在这个叫蒋博文的人的身上。一开始吴亦子嘴里突然冒出这么个名字,他一点都不懂她们在谈论什么,渐渐的他听明白了,原来她们聊的这个姓蒋的就是单月红的前男友,这个人原先在深圳工作,现在要来滨海了,要和单月红重续前缘。她们谈论这种闺中秘话,居然在他这个大男人面前一点都不避讳,真把自己当成男闺蜜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