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27 19:18:50      字数:5008

  大伙说说笑笑,到了凌晨三点钟才打完一局。牌局一结束,胡然詹天朗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秦从林困得上眼皮连着下眼皮,倒头就翻到另外那张床上睡去了。
  男生里只剩下张良骂骂咧咧洗牌,收拾乱糟糟的床铺。
  两位女生好像还留在屋里,兴致高昂,精神抖擞。
  秦从林隐约听她们在跟张良说去西湖看日出的事情,张良好像不太乐意,结果被两个女生狂批评了一阵,最后屈服了。
  秦从林睡得迷迷糊糊,猛地被胡菲菲推醒,原来他正好把胡菲菲的外套死死压住身子底下。秦从林只好坐起来,让她把外套拿走。
  眯了一小会儿,困意去了一大半。等到女生们都走了,秦从林一边脱去外衣钻进被窝,一边问张良:“怎么着,明天一大早还要陪她们看日出?”
  张良和衣躺了下去,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忿忿不平地说:“是今天一大早就要看日出,打牌打到这个点都累死人了。都怪你呀,出馊主意打牌。”
  秦人杰缩在被窝了,鼻子哼了一声,回应道:“真是好心没好报,我这么做还不是想给你和小云创造条件吗,让你们小两口好亲热去,我哪里知道小云硬要来打牌。”
  张良又连着打了几个哈欠说:“你是不知道,小云就迷八十分,就这么一个爱好,听到有牌打,什么都可以不顾。”
  秦人杰笑了笑说:“呵呵,这个我哪里知道。”
  张良叹了口气说:“早点睡吧,还能睡个两小时,真羡慕你们几个,可以美美睡个懒觉。”
  “你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们这一行男生就属你最幸福了。”秦人杰还想说下去,那床上已经发出轻微的呼噜声了。
  秦从林一觉醒来已经快中午了,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人,张良什么时候走的竟然一点都没有觉察到,真的看日出去了?精力够旺盛的。
  洗漱完毕,秦从林出了房门就去使劲拍另外两间房门,女生那间没有一点动静,剩下一间敲了不久,里面就传来胡然迷迷糊糊的声音,然后就是窸窸窣窣起床的声音。
  詹天朗迷迷瞪瞪打开门开,秦从林冲了进去,大声指责道:“你们这群懒鬼,太阳都照到桑干河上了,你们还在西湖边上是睡大觉。”
  胡然听了,端着牙杯从洗手间走出来,嘴角上都是白色的泡沫,笑着说:“这桑干河与西湖,风马牛不相及,相去千八百里。再说了,你又勤快到哪去了,五十步笑百步。”
  秦从林的话尽管被人戳穿了,但是他仍然高傲着头十分得意地说:“那也比你们起的早呀。”
  三个懒汉早饭午饭合在一起吃了,填饱肚子,接下去该怎么办,上哪玩去,三人莫衷一是。三人都是那种事先从不做足功课的人,杭州除了西湖之外,还有哪些名胜风景,三人都知之甚少。
  “要么上雷峰塔玩去?”胡然提议。
  胡然这么一说,秦从林也记起来,中学课本里有鲁迅先生的一篇文章《论雷峰塔的倒塌》,那时还曾经以为这塔跟雷锋叔叔有关系,读了才知道与好事做了一火车的雷锋叔叔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反倒是跟白娘子那个著名的传说有点瓜葛。原来,雷峰塔就在喜欢边上,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秦从林很快就否决了胡然的提议,胡然的话让他忽然又想起黄幼红,那个挥之不去的魔咒又冒出来,黄幼红会不会又凑巧飞来雷峰塔下呢?黄幼红在上海临分手的时候,曾经不经意地问过自己元旦期间的打算安排,他记得当时自己回答的很含糊,可能苏州,也可能杭州。黄幼红真要是有心人,自己现在来到了杭州,她一定可以探知到,但是要制造什么地方偶遇,那么事先就必须与眼线串通好,而这眼线胡然嫌疑最大,因为随行的三位男生,张良哪里有空闲管这闲事,詹天朗除了操心他的茶叶外很少有他操心的事,胡然尽管警告过自己要与黄幼红快刀斩断联系,难保他改变主意了,或者被小女孩施展什么法术感动了收买了,这个完全有可能。
  没想到秦从林一反对,胡然并不坚持,马上让他提建议。秦从林不免又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起来,如果胡然真的肩负使命,和黄幼红联手,那么他一定会坚持到底,去事先讲好的地点,然而他却是这么的漫不经心,无所谓的态度。
  秦从林想着想着,头倏地大起来,你是不是太操心了,一个黄幼红有那么让你怕的吗?
  意见统一不了,詹天朗看不下去,建议干脆接着睡午觉,边睡边想,睡醒了再出去。
  大家细细一想,都觉得这主意好,于是回宾馆继续睡。
  冬天的被窝留得住人,结果一睡大半个下午就没了,哪里都去不成了。
  秦从林狠狠把詹天朗埋怨了一通:“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我们花这么多钱来杭州,就是为了在西湖边上睡觉吗?”
  詹天朗很是委屈,争辩说:“你们自己拿不定主意,我出主意你们都说好,现在又来埋怨。”
  “反正还有两天时间,足够逛一圈西湖的,我们这样也好,逍遥游,想睡就睡,想逛就逛。”胡然倒是很大度。
  秦从林自嘲道:“太逍遥了,这下好了,睡了个昏天黑地,哪里都没去。”
  胡然笑着说:“你就别牢骚一大堆了。找点事做吧,要不我们仨来打争上游,带点彩。”
  一听要打牌赌博,秦从林马上来了热情。秦从林并不喜欢两副牌的升级八十分,那是陪女生才玩的游戏,他喜欢的是一副牌的争上游、斗地主之类的玩法,这才是男人间的战争。一副牌看似更简单,但是技巧性很高,一般人不容易掌握真正的诀窍。这方面,秦从林很自信,自己天生就是打牌的高手,有着异乎寻常的牌感。
  “我不打,跟老四打牌,那不是送钱给他花。”詹天朗连忙摆手反对。
  秦从林知道这家伙算计得很精,不打无把握之仗,劝说道:“打牌主要靠的是手气,你怕啥?”
  胡然附和说:“对呀,七分靠牌,三分靠技术,老四虽说牌技好的,没有牌运也是徒然。”
  詹天朗不以为然,继续说:“对老四来说,是六分牌四分技术,就多出这一分技术,就够他打遍天下了。”
  “你这是涨敌人威风,灭自己志气。”胡然一副大义凛然模样。
  詹天朗还是心有顾忌说:“反正,跟老四打,打着玩还可以,打钱的坚决不干。”
  胡然骂道:“怂蛋,怕个屁,再说我们就小打小闹的,输的请吃个晚饭就好了。”
  詹天朗想都没想,脱口说:“那我干脆直接晚上请你们得了。”
  秦从林不由地笑起来,跟着骂道:“笨蛋,直接请还不如打牌博一下,说不定不用你请了。”
  詹天朗想想也是,答应下来。三人从昨天打过的两副牌里整出一副牌来,又坐到张良的床铺上打起来。一开始,两人牌风很顺,打的秦从林灰头土脸,毫无还手之力。
  胡然得意洋洋说:“我说了吧,不用怕,老四也就是纸老虎一个,看似吓人。”
  詹天朗依然没有信心说:“跟老四打牌,要赢他,只能一开始就猛击他几棍子,然后卷款就跑。打持久战,我们必输无疑,你等着瞧。”
  胡然害怕起来,紧张地说:“那我们现在就停吧。”
  詹天朗马上同意说道:“好呀。”
  “打牌哪有这样的,才开始就结束了,赢这点你们就满足了?”秦从林叫起来。
  胡然笑着说:“不满足不行呀,等纸老虎苏醒了,我们就惨了。”
  果然,秦从林手中的牌渐渐好起来,一下就扭转了不利的局面,到了后面越打越顺手,胡然詹天朗毫无还手之力。
  到了晚饭时间,胡然输最多。请完客,胡然不服,要接着玩,赌注换成明天的早餐。
  秦从林神采飞扬,洋洋自得说道:“这样下去,杭州之行,肚子问题就全有人帮忙解决了。”
  又战了不久,秦从林又开始稳操胜券。
  这时候,张良他们回来了。走了一天,他们看起来很累了,赵小云不停地喊腿都抽筋了。看见又在打牌,胡菲菲似乎一下忘了疲惫,叫嚷着也要下场。
  秦从林心想,再怎么赢也就是一顿早餐,于是站起来要让位,一边把手上的牌递给胡菲菲,一边笑着问:“争上游,你会打吗?”
  胡菲菲歪着脑袋看着牌,毫不隐瞒道:“会呀,我什么牌都会。”
  胡然输得一脸铁青,这时笑起来说:“没想到还是个女赌鬼哦。”
  胡菲菲听了手一抖,把牌一扔,大声说:“你们赌博呀,赌钱的我不打。”
  秦从林帮着把牌捡起来,递还给她,宽心道:“没事,前面我赢的算你的,你别怕,我坐在你边上给你做高参。”
  胡菲菲又把牌扔到床上,坚持道:“我从来不赌钱的。”
  秦从林乐呵呵说:“那今天你就破破身,赌一把吧。”
  胡菲菲脸一红,从床上跳起,双拳疾风暴雨一样敲打在秦从林身上,歇斯底里道:“秦从林,你太坏了,说话太难听了,我警告你以后不许胡说八道。”
  秦从林抱头鼠窜,躲得远远的,保证道:“姑奶奶饶命,小的以后不敢,小的真的不敢了。”
  胡菲菲发作过后,马上平静下来,对一旁的赵小云说:“我们还是打八十吧,小云今天我们女生一边,打他们男生。”
  赵小云正还饶有兴致看着两同学斗嘴皮,听了胡菲菲的话连忙摇头说:“今天不打了,才睡了两小时,要去补觉了。菲菲你也别打太晚,女人熬不得夜。”
  交待完,赵小云跛着脚,回屋去了。
  胡菲菲瞅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张良,命令道:“你还赖在这干嘛,赶紧去那屋表现表现关心关心女朋友去呀。”
  张良走了,胡菲菲接着发号指令对秦从林说:“你还傻愣愣像根木头一样杵着干啥呢,赶紧上床呀。”
  秦从林听了,不由地笑了。
  胡菲菲诧异看着秦从林,问道:“你笑啥?笑得好淫荡哦。”
  秦从林走上前,坐下来,正视着女同学说:“这回可是你自己说的,叫我上床哦。”
  胡菲菲脸一红,害羞道:“你这脑瓜,尽想歪的斜的,我是叫你上床打牌。”
  “那你要说清楚呀。”秦从林争辩道。
  胡菲菲笑着说:“看来跟你们这些男生说话,我要小心翼翼,不知道哪里就把我们引到沟里去了。”
  胡然也乐呵呵说:“怎么又把我们扯进来,你防着从林就好了,我们没那么不正经。”
  四个人又换了一种玩法,玩起拱猪牵羊。胡菲菲拒不赌钱,只好输了的在脸上贴纸条。胡菲菲脸上贴满了纸条,几乎都看不到五官,但是她依然玩得很尽兴,一点都看不出三个男生有意无意都要把那头猪塞给她。
  玩了两个小时,早早散场了。
  第二天,秦从林胡然他们起了个早,不能再耽误游山玩水的时间了。可是今天,两位女生却迟迟不见出来,等到她们洗漱好了,打扮好了,一个上午基本上算是浪费了。
  就这样,左耽搁又耽搁,在杭州真正游玩的时间算起来只有一天左右,绝大部分浪费在吃饭睡觉打牌上面。一天时间只够秦从林他们围着西湖匆匆忙忙转一圈,好在他们都是些走马观花到此一游的人,倒也没觉得十分遗憾。
  最令大家开心的是,六个人都在著名的灵隐寺抽了签。马上就要毕业了,几乎所有的人抽的都是事业方面的签,看起来都是上上签,大吉大利。
  秦从林也是求的事业签,但是签文却让他有些费解,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似懂非懂的。签上面写着:机感运用无休歇,寒暑相推冷又热,朝必种兮暮必收,冬既凋零春又发。这签的内容不像是有关事业的,但是像在说感情方面的事。如果是爱情签,那这又是说什么呢?
  一行人终于完成了杭州的旅程,在放假的最后一天中午回到了上海,回到龙华路的浴室。
  另外一路人马也在晚餐之前回来了。但是去了7个人,只回来了4个。
  杜建军向大家说明了缘由,原来到了苏州第二天,陈闽敏突然肚子疼,送到医院一检查,急性阑尾炎,要开刀住院。他们已经定好去南京的行程,就在大家犹豫的时候,家就住在苏州的老八潘苏宁,主动请缨留下来照顾陈闽敏,剩下的人才得以继续前往南京。
  “魏老师是不是也留在苏州呢?”赵小云马上关心问道。
  “魏老师也跟着我们去了南京,但是回来的时候,她放心不下,又中途在苏州下了。”杜建军解释道。
  “老太太真有颗慈母心。”秦从林感慨万分。
  “我倒是觉得老太太多此一举了。”樊仁不以为然,“老八说的够明白了,他会叫上她姐姐和他妈妈一起来照顾闵敏的,让我们放心,老太太还是执意要去。”
  葛玲插话说:“话不能这么说,魏老师去了是对学生一种关爱,这是一种起码的姿态。”
  大伙一下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秦从林开口道:“你们说,老太太去了会不会收获惊喜呀?”
  秦从林这话说得唐突,众人一下没有反应过来话里的含义,赵小云马上追问道:“什么惊喜呀?人生病了,喜从何来?”
  “我在猜想,老太太回到闵敏身边的时候,会不会看到温馨的一幕,老八一家人就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照顾闵敏。”秦从林回答道。
  葛玲马上接过话说:“这是自然,这次我们去苏州,苏宁爸妈姐姐都出来见我们了,请我们吃饭,他们一家人都善良,对人挺好的。”
  “我说的不是这层意思,”秦从林摇摇头,“我想我们的魏老师一心插花,一心幻想着老六能和闵敏成一对,这回会不会无心插柳,成就了老八苏宁呢?”
  一班人恍然大悟,议论起来,众说纷纭。
  胡菲菲这几天跟秦从林混得熟了,很豪气地当胸给了他一小拳头,有些佩服地说:“还别说,从林这脑子就是转的快,我看呀,魏老师这回一定会有意外之喜。”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