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27 14:07:01      字数:4156

  秦从林一行到达杭州的时候已经是元旦这天的晚上八点了。
  元旦的5天假期,同学们还是按照班主任魏老师指明的方向前行。张良赵小云胡然胡菲菲他们决定往南去杭州一线,詹天朗本不想出行,硬被胡然拽去,摇摆不定的秦从林只好跟着一起去杭州,毕竟平日里玩得好的走的近的都在这条线路上。
  剩下的同学都准备北上去苏州南京一线,魏老师亲自带队。
  秦从林心想,看来老太太还是对那边期待更高。这边的张良赵小云木已成舟,而胡菲菲已经有男朋友了,指望不上。那边的班长杜建军和书记葛玲,陈闽敏和樊仁都还看不出有谈恋爱的迹象,完全有可能通过一次愉快的旅程,再下一城。
  秦从林原本是哪里都不想去了,那天在舒晓红学校奇迹般的遭遇了黄幼红后,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心力交瘁了。尽管黄幼红的一番解释,似乎是那么天衣无缝,连舒晓红都不再怀疑了,但是秦从林还是隐约觉得这里面藏有阴谋,这里面一定是有一根眼线,一直躲在自己身后窥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随时随地向遥远的滨海汇报呢。这个线人不查出来,说不定,去了杭州,又在哪个地方与黄幼红巧遇呢?这个人会是谁呢?胡然最有嫌疑,但是从他身上又看不出一丝破绽。秦从林绞尽脑汁,却百思不得其解。秦从林感到自己被这事折磨的都有些神经质了。这是怎么了,以前什么事都不会记挂在心上这么久,随风就散,隔夜就忘了,这回怎么整天就在琢磨这件事呢?
  入住下来以后,大家都饿坏了,于是找到离西湖不远的一家大排档,吃起宵夜。杭州的天寒,大排档的生意比滨海冷清多了,只有稀稀拉拉两三张小桌,坐着情侣模样的客人。
  酒菜一上桌,秦从林就开始端起酒杯声泪俱下般的讨伐胡菲菲。今天完全可以一大早就出发,可是她偏偏要中午去见一个拒绝透露是谁的人,以至于大家都跟着她饥寒交迫。
  秦从林装出一脸严肃的模样威胁胡菲菲说:“你还是老实招供了吧,中午见的什么野男人?”
  赵小云马上替同伴打抱不平说:“死从林,嘴巴那么贱,菲菲别理他。”
  “还是招了吧,招了这杯酒不用你喝,胡然替你喝。”秦从林不依不饶。
  “凭什么我帮她喝。”胡然叫起来。
  胡菲菲白了胡然一眼,责怪道:“你就这么没有绅士风度呀,一杯酒都不帮。”
  两人开始打情骂俏,你来我往争辩起来。
  秦从林看在眼里,这二胡平日里来往不多,这回实习分在一组,整天在一个办公室,混的已经很熟悉了,说话也随便了,老太太这样分组还是有些道理的,只是太迟了。
  见两人没有停的意思,秦从林插话说:“你们别吵了,菲菲你别转移视线,快点招吧,不招我可要把今天你去私会别人的事告诉你男朋友哦。”
  胡菲菲性格豪爽,满不在乎回答道:“你去告呀,老娘还怕他不成。”
  “哪有菲菲怕男朋友的道理,都是男朋友怕她。”张良帮腔道。
  “你怎么告呀,你连她男朋友面都没见过。”赵小云也附和道。
  “这倒是哦。”秦从林若有所思,顿了片刻说:“我说菲菲,你男朋友到底是谁?大学三年半了,我估计你男朋友走马观花一样,至少也有一个排吧?”
  胡菲菲细细的眉毛往上一翘,骂道:“去你的,我是那种水性杨花的人吗?”
  “一个排已经是往少里算了,”秦从林笑着说,“我怎么感觉你屁股后面跟了一大堆呢,怕是一个连也不止吧。”
  “你就使劲扯吧,”胡菲菲正色道,“前后就两个,多一个没有。”
  “那也比我强呀,我一个都没有。”秦从林摇头道。
  胡菲菲盯着秦从林半天,鄙夷道:“你没有,我才不信。你不是有个外文系的小师妹吗?”
  秦从林咋一听又在说黄幼红,心里不免有些烦燥,看来这辈子都要与她理不清扯不断了。不过,他很快想到一个计策,这说不定是个机会,正好可以乘此机会,把那个折磨了他数日的眼线揪出来,于是说:“你听谁胡说的?是胡然吗?胡然爱胡说,胡然说就是胡说。”
  胡然一听跳了起来,着急辩道:“你这绕口令呀,就你那点事我才懒得说呢。”
  “小云生日,大家都看到了,回来都说给我听了。”胡菲菲解释道。
  “都是没影子的事,我们也就是一般朋友。”秦从林申辩道。
  胡菲菲笑了:“你就别描了,越描越黑的。”
  于是,大伙七嘴八舌添油加醋地把秦从林和外文小师妹的故事说了个够,只是从他们的言语中,似乎没有一个人知道黄幼红来过上海。秦从林有些失望了,不懂他们是真不知,还是口风很严?
  这里面,只有詹天朗一个人闷头吃着,一句话不说。秦从林并不惊奇,这家伙只有推销茶叶的时候才会费口舌,平时不爱多嘴,很少插话,人多的时候更是如此。
  秦从林一看计策失算了,不光达不到目的,反而把自己推入议论的漩涡中,赶紧制止道:“你们就别扯了,我们今天主角是菲菲,怎么说起我来了?”
  “为什么我是主角?”胡菲菲好奇问道。
  “这还不明白吗,我们这趟实习,一切尽在我们可亲可敬的魏老师掌控之中。”秦从林分析道,“魏老师的分组,那都是经过她老人家日思夜想深思熟虑的,你们是不知道为了这个,她老人家熬白了多少跟头发,死了多少脑细胞。”
  “不就是魏老师希望班上成几对吗,现在都是公开的秘密了,让你说得这么玄乎,神乎其神的。”胡菲菲噗嗤一声笑了,“从林,我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你呢,你这张嘴巴咋怎么厉害,怎么会胡诌呢?”
  “胡诌那还不是跟你们姓胡的学来的。”秦从林呵呵一乐,“说实话,以前你不是没有注意到我们,你就是压根看都不看我们一眼,你那么大一双漂亮的眼睛只会盯着外面的帅哥。”
  “你这是在夸人吗?这也不能怨我呀,你们都太矜持,躲我躲得远远的,如果当初你们有人追我,我也说不定就情定你们了。”胡菲菲大大咧咧说。
  “我们哪里是矜持,我们是害羞,不敢追求。最主要的是,那时老太太三令五申不准我们谈恋爱呀,我们不敢谈呀,所以不敢追。”秦从林装出一脸后悔的样子说。
  赵小云忍不住站出来揭露说:“你们哪里是不敢谈,我听说你们是自己不谈,还定了三人盟约,大学期间不准谈恋爱,谁先破例,要罚俸一个月。”
  “你听说了,听谁说的,你这样一说倒提醒我和胡然了,你男朋友先破的例,到现在还没罚他的俸禄呢。”秦从林故作震惊,“今晚这顿饭,就他买单了,你说行吗,胡然同学。”
  胡然乐呵呵答道:“我没意见。”
  张良赶紧拉了身边的赵小云一把,责怪说:“从林说话,你就少插嘴了,看看,引火烧身了吧。”
  秦从林继续说:“我看还是我们太老实了,老太太说不准谈我们就照准执行。菲菲谈了一个又一个,最后也没事,是吧?”
  “我可没少被魏老师叫去批评哦。”胡菲菲叫起来。
  秦从林不动声色说:“嘴上批评一下,又没损失什么,也不伤皮肉,关键是大学四年你得到的多。”
  “得到什么了?”胡菲菲好奇问道。
  “你想得到的都得到了。”秦从林狡黠一笑,“得到了男人的身心,男人的爱抚,还有男人的滋润呀。”
  胡菲菲听了马上用双手捂住耳朵,尖声说道:“死从林,我抗议,你这话太肉麻了,太露骨了。”
  听了胡菲菲有气无力的抗议,大伙都开心的大声笑起来。
  宵夜吃到十一点钟,整个大排档已经只剩下这一桌了。老板走过来客气地说要打烊了,六个人才酒足饭饱回宾馆。
  宾馆走廊上,秦从林叫住了胡菲菲,问道:“菲菲,要不要上我们房间打八十。”
  胡菲菲正想拒绝,但是一看秦从林对她挤眉弄眼,一下明白过来,大声说道:“好呀。”
  秦从林原本的意思是把胡菲菲叫到他们房间打牌,好把空间留给张良和赵小云,殊不知赵小云在后面听说有牌打,马上手痒脚痒起来,乐颠颠跟了进来,执意要上场。秦从林只好把位子让给小云,坐到胡菲菲身边去了。
  胡菲菲脱去外套,往旁边的床上扔过去,袖子一撸就开始熟练的洗牌,牌在胡菲菲那双白白胖胖的小手之间洗得唰唰直响,引得对家胡然一片赞叹声。
  秦从林坐下去,探头往胡菲菲脖子那边靠了过去,鼻子嗅了嗅,然后贪婪地闻起来。
  赵小云一边抓着牌,眼睛一边看着秦从林的小动作,笑着问道:“菲菲,小心后面有人捣你的鬼。”
  胡菲菲一听,猛地转过身,怒视道:“你想干什么?”
  秦从林不慌不忙,笑嘻嘻问道:“菲菲,你抹了什么香水呀,怎么这么香,我都把持不住,想入菲菲了。”
  “你是想入那个非非呢,还是想入我们家菲菲呀?”胡然一旁推波助澜道。
  “专心打你的牌。”秦从林骂道,说完,又转头问道:“菲菲,你该不会用的是牡丹花香水吧?”
  胡菲菲熟练抓牌插牌,漫不经心问道:“是会怎么样?”
  “不是有那句话吗,牡丹香下死,做鬼也风流,菲菲,今晚就让我做一回风流鬼吧。”秦从林笑嘻嘻说。
  “你想的美,老娘可是名花有主的人,你做梦去吧。”胡菲菲笑道。
  “从林又在篡改名人名言,”赵小云插话说,“是牡丹香下死吗,好像是牡丹花下死吧?”
  秦从林马上接过话说:“都一样的,我们的菲菲就好比一朵雍容华贵的牡丹花,香气袭人。”
  “真没想到我们的从林一张嘴巴这么甜,太会哄女孩子高兴了。”胡菲菲听了很开心。
  胡然装作幸灾乐祸一样说:“后悔了吧,魏老师也说了,咱们班男生一点不比外面的差,你干嘛非得在外面找男朋友。”
  胡菲菲连连点头,故作懊恼状说:“后悔了,要不我就悔了,找从林得了。”
  秦从林一听,连忙摆手说:“这不行。”
  “你们这些男同学,就是嘴巴甜,”胡菲菲不乐意了,“一说到正经的事都缩头乌龟了,调戏老娘是吧。”
  “我可做不了长寿龟。”秦从林厚着脸皮申辩说,“你找我找错对象了,也违背魏老师的本意,老太太可是一直希望的是你们二胡能联姻,把你们分组也在一起。现在胡二哥还单着呢,你说哪有做小弟的越殂代疱,抢在哥哥先呢。”
  胡然不满道:“你尽胡扯,人家菲菲对你情有所属,你扯我干嘛。”
  赵小云笑得牌也不知道该怎么出了,对同伴说:“菲菲,你别跟他们扯了,他们男的没有一个好东西,油嘴滑舌,没有一句真话。”
  “小云,你这打击面太宽了。”秦从林争辩道,“毛主席可说过,张良是个好同志。”
  赵小云索性把牌往床上一扔,追问道:“毛主席他老人家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也是哦”秦从林摸着头思索道,“老人家逝世的时候,张良还穿开裆裤呢。”
  “我穿开裆裤,你更穿开裆裤呢。”张良忍不住叫起来。
  秦从林摆摆手,平静地说:“大家都绅士点,别争了,都穿开裆裤。”
  胡菲菲一巴掌打在秦从林肩上,训斥道:“你这还叫人家绅士一点,在场还有两位小女生呢,你们一口一个开裆裤,还当不当我们存在呀,你们就不能尊重一下妇女同志呀。”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