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26 04:02:29      字数:3222

  节目演完了,舞也跳累了,大家的注意力开始集中到那三个纸箱子上了。
  项武招呼大家都到讲台边上来。
  秦云虎嗓门最大,身子趴在讲台上,问项武:“你这葫芦里到底装着什么药呀?”
  项武大声讲解道:“这是一个互动的节目,大家都可以参与,特别是今天没有上台表演的同学,更是要抓住这个机会展现一下自己的才华,过了这个村庄就没有店铺了。”
  “你这说的云里雾里,我们还是不明白呀。”秦云虎摇摇头。
  “刚才写纸条你身先士卒,第一个做示范,现在抽纸条也由你第一个来吧。”项武诡秘一笑。
  秦云虎一副大气凛然慷慨就义的模样,挽着袖子说:“第一个就第一个,我倒是要看看,能把我怎么着?”
  秦云虎说完,在项武的提示下,在三个纸箱里各掏出一张纸条,递给项武。
  项武打开纸条,脸上微微一笑,然后向大家解释说:“秦云虎抽到的三张纸条分别是梅文华、天花板和说相声,意思就是秦云虎要和梅文华同学在天花板上给大家说一段相声,大家说好不好?”
  项武这样一说,大家有些明白了。
  秦云虎看看屋顶说:“你这不是胡扯吧,这天花板上说相声,首先我们得要上得去,上得去还得站得住吧。”
  “你还真那么死心眼呀,”项武笑了,“天花板你们自然上不去也站不住,这不就是打个比方吗,你们可以考虑别的地方呀,只要高高在上的地方,接近天花板就行。”
  “那按你这意思,我们俩还得爬桌子上说相声去?”秦云虎若有所思说道。
  “这个主意好,你们就站在桌上说相声,一定别有一番风味。”没等项武回答,齐一先嚷起来。
  众人听了,都起哄起来。
  项武附和说:“既然大家都认可了,那你们就上桌子说吧。”
  秦云虎一听,马上扭捏起来。
  秦人杰想起刚才在底下秦云虎评论别人表演的模样,故意扇风点火说:“刚才评论我们表演,这也不好,那也不好,这回我们倒要看看你好在哪里?”
  “不就桌子上面说段相声吗,有那么难吗?”齐一也插话说,”又不是叫你桌上上面脱裤子拉屎拉尿。”
  秦云虎马上掩着鼻子说:“老猫你这话太呕心。”
  齐一笑着说:“就是呕心你,逼你从茅坑出来演节目。”
  “相声可没有那么好说,”秦云虎懒得搭理,正色道,“我得和梅文华先合计合计,设计一个包袱,笑掉你们这群无耻同学的大牙齿。”
  项武拍拍秦云虎的肩膀说:“那好,给你们十分钟好好研究一下,笑不掉我们大牙,大家可以敲掉你的大牙。”
  在同学的笑声中,秦云虎拉上梅文华去走廊那边合计去了。
  这边继续着,齐一伸手也摸了三张纸条,结果是和谢明在窗户上比武。
  大家不由分说,把齐一和谢明一起推上了窗户,两个人都一只脚踩在窗台上,一只手抓住窗户上的铁棍,剩下的手脚开始你一拳打来,我一脚踢过去,滑稽的场面引来同学们阵阵欢笑。
  看到了效果,同学们开始跃跃欲试,都挤到纸箱前,都想着争先尝试一下。
  接下来舒大堤抢得先机,让他沮丧的是,按照纸条拼起来的意思,他必须和孙娟连唱五首儿歌,本来就五音不全,还要学小孩的声音,谁这么缺德?舒大堤憋了半天,涨红了脸,才勉强唱了两首儿歌,一首《我爱北京天安门》,另一首《我在马路上捡到一分钱》。
  舒大堤好不容易表演完,秦云虎和梅文华谈笑风生走了回来,看他们轻松的模样,估计已经很有把握了。
  秦云虎梅文华一高一矮,一胖一瘦,本来就形象分明,站到桌上后反差更是巨大,两人还没开口,大家都已经乐得眼泪快要掉下来了。
  虽然没有经验,但两人还是有模有样开始表演起来。
  矮个子梅文华看来是逗哏的,先开口了:今天我们为大家表演一段相声。
  大个子秦云虎接着说:对。这相声可是一门艺术,讲究说学逗唱。
  梅文华:说起说学逗唱,我可是样样精通。说,我能说得天花乱坠;学,我能学得惟妙惟肖;逗,我能逗得你捧腹大笑;这唱,我能唱得你----
  秦云虎:唱得你怎么了?
  梅文华:唱得你也想唱。
  秦云虎:得得,你先别在这里吹牛了。
  梅文华:这怎么叫吹牛?我说的可是道道地地,地地道道的大实话。不信,你可以考考我。
  秦云虎:我还真想考考你。今天时间不多了,马上就到零点了,别的我就不考了,就考考你唱的。
  梅文华:唱我最在行,最拿手了。你随便考,挑难的考,什么美声的、通俗的,西洋的、民族的,我的统统的不在话下。
  秦云虎:看你得瑟的,日本话都来了。今天咱也不为难你,就挑一段简单的。
  梅文华:什么歌?
  秦云虎:就刚才高老师和老师唱的《夫妻双双把家还》,你再来唱一遍。
  梅文华:你这是要我把高老师他们比下去吧,你这是要置我于不义之地吧。
  秦云虎:此话怎讲。
  梅文华:这首歌我要是唱了,高老师以后还以何面目见我呀,以后看见学生了都不敢抬头。
  秦云虎:瞧你得瑟的,大话少说,赶紧唱吧。
  梅文华:好叻,简单,随口就来。(张了张嘴,没出声),头一句什么来的。
  秦云虎:头一句就不懂,还敢吹嘘。
  梅文华:这不是这么多人盯着,一时紧张忘了呗,你提个醒,起个调,我张嘴就来。
  秦云虎:还吹。好,我就给起个调,你注意听了,树上的鸟儿预备唱!
  梅文华头向前探去,手搭在嘴巴上,张圆了嘴,学起鸟叫来。
  秦云虎连忙去捂梅文华的嘴:我让你唱,你怎么学起鸟叫来?
  梅文华:你不是让我学鸟叫。(又学起来)
  秦云虎又去捂嘴。
  梅文华:你看我学得像不像夜莺在唱歌。
  秦云虎:我看你像黄鼠狼给鸡拜年。我让你唱歌,你学什么鸟叫,你发情了。
  梅文华:你才发情,你不是说树上的鸟儿预备唱吗。
  秦云虎:嗐,谁让你学鸟叫呀,我那是给你说歌词,歌词头一句是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梅文华:你怎么不早说,干嘛不一句说完,你说树上的鸟儿成双对,我就不会学鸟叫了,都怨你。
  秦云虎:倒怨起我来了。
  梅文华秦云虎这段相声小段虽然不是很精彩,但是在这么短时间里编排出来,又十分巧妙的把梅文华擅长口技的特点融入进去,现在效果还是不错,大家都没有吝啬,给予了他们热烈的掌声和称赞声。
  相声说完,秦人杰忽地也冲动起来,挤进去摸了三张纸条,递给项武。
  项武接过纸条,展开一看,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了,愣了半响没说话。
  舒大堤急了,走上前一把抢过来,看过以后,一脸的兴奋,高声嚷道:“杨红兵、讲台上、亲嘴。”
  秦人杰的脸上马上掀起一阵热浪,一直烧到耳朵跟上。这纸条的含义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要他和杨红兵站在讲台上,在大众广庭众目睽睽之下表演亲嘴,接吻。这是哪个混蛋出的馊主意?可这也怨不别人了,要怨就怨自己的手怎么就这么贱呢,偏偏抽到了同桌的她。
  在场的同学们都意识到有一场好戏上演,一齐围拥过来,把讲台堵了个严严实实。等到秦人杰清醒过来,想逃离现场已经没有可能了。
  秦人杰眼睁睁看着杨红兵红着脸,在女同学的簇拥之下,踩着椅子爬山了讲台。秦人杰无暇顾及她一开始的表情,但是现在高高站在讲台之上,她倒是挺神情自若,落落大方,尽管脸上的绯红还没有完全褪尽。
  秦人杰心想既然逃不过了,与其扭扭捏捏被同学们推搡,还不如主动点,勇敢点,同学们反倒起哄不起来。于是,一个箭步蹬上了讲台。
  台下又响起热烈的鼓掌声。
  秦人杰站在高高的讲台上,不敢正视眼前的同桌,只好掉转头往台下看去,只见底下一大堆黑乎乎的脑袋,一张张笑得绽放的脸蛋。秦人杰知道,同学们都在热切期盼着他和杨红兵的表演。
  秦人杰突然看见项武呆呆的站在讲台边上,脸上都是怅然的表情,他心里是不是在幻想,站在台上的男主角要是他自己,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
  秦人杰又看见了舒大堤,脸上洋溢着兴奋的表情,卖力的带着底下的同学们一齐不停断的呐喊着:亲一个,亲一个!
  秦人杰心里不由地烧起了怒火,恨恨骂道,好你个老牛,你不就是希望扯上我和杨红兵,从而不再挂牵项红吗?真是多此一举。
  想到项红,秦人杰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在底下寻找起来,他看见项红站在人群的外面,白白的双手托着红扑扑的脸蛋,正在津津有味的观望着台上发生的故事。顿时,秦人杰一阵晕眩,仿佛之间好像看见一朵白里透红含苞待放的莲花……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