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25 18:33:09      字数:3140

  由于项武临时起意节外生枝,让大家写纸条,耽误了不少时间,晚会开始的时间只好向后推迟了一刻钟。
  八点一刻,教室安静下来,舒大堤慢步走到教室中央,开始致辞道:“现在是公元一九八九年的最后一个夜晚。即将过去的这一年,和即将迎来的新的一年,是跨越时代的一年,是承前启后的一年,对我们来说则是人生重要转折的一年。然而现在,我只有一个希望,希望时光此时此刻停滞,好让我们忘掉一切,尽情地唱歌,欢乐地跳舞!”
  “好!”舒大堤话音一落,秦云虎在底下大喝一声,引来大家一片嘘声。
  舒大堤接着说:“下面,我们请高老师我给我们讲话。”
  高明站起身,走到教室中间,满面笑容说道:“我简单说几句。今天你们搞这台迎新年晚会,我觉得很有意义。再过半年,你们就要离开这里了,为了自己的前程要奔赴祖国各地了,所以特别希望今天这个美好的夜晚,大家欢聚一堂,能在你们漫长的生活道路中留下深刻的记忆。”
  舒大堤带头鼓起掌来。
  掌声停息,高明接下道:“刚才你们舒班长说了,让大家在这一时刻忘掉时间,忘掉一切,尽情欢唱,我也希望大家在今年最后一个夜晚快快乐乐。不过,在接下来的这一年,我希望大家就不要再忘乎所以了,要重新想起你们的重任,重新拾起你们的笔,重新找回你们的书,道理你们都懂,我就不多啰嗦了。”
  教室里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高明讲完话,舒大堤退到后面,晚会正式开始。
  项武杨红兵联袂走进舞台中央,开始主持节目。
  第一次主持这样的节目,杨红兵显得很紧张,拿着节目单的手都有些发抖。好在项武是老油子,表现从容淡定,说话滔滔不绝,妙语连珠。
  一番开场白后,项武还不忘拉上一旁有点不知所措的女主持一把,装成是事先编排好的台词,故意问道:“杨红兵同学,我们的第一个节目是什么呢?你来介绍一下。”
  杨红兵一听,很感激地看了项武一眼,打开手中的节目单念起来:“第一个节目,女生小重唱《清晨我们踏上小道》,表演者高二1班五朵金花。”
  五位学习成绩优异准备报考少年班的高二插班生,那几个喜欢叽叽喳喳抢问抢答的小师妹抢先登场,倒是十分的应景,符合她们事事不甘人后的性格。
  不过她们的节目排练的时间太少,配合的很不默契,结果被坐在教室后门口的秦云虎批评得体无完肤。秦云虎轻松对身旁的秦人杰齐一说:“她们真像清晨的一群小鸟,唱的杂乱无章。”
  秦人杰无声的笑了,这个评论倒是很贴切。
  接下来危琳琳演奏了一曲小提琴,王二宝拉了一段二胡,都被秦云虎区区点评了三个字:三脚猫。
  秦人杰听不下去,忍不住替同学鸣不平道:“其实危琳琳功底是有的,可能长时间没有练习,技艺有些生疏了。”
  秦云虎听了表示不能接受,嘲笑道:“你看危琳琳脖子那么短那么粗,那是练小提琴的料吗?”
  “你这是人身攻击呀,哪天我告诉她去,看她怎么收拾你。”齐一忍不住笑出声。
  秦云虎挺了挺胸,毫无惧色,回答道:“我说的是事实呀,怕什么,当她的面我也敢说她,趁早把小提琴丢了,别丢人现眼了。”
  “你厉害你自己上呀,”秦人杰有些不满道,“你一个节目都不演,人家演过了,你又尽说风凉话,尽给差评。”
  齐一马上附和道:“就是呀,你这样一评论,谁还敢上去表演呀。”
  秦云虎洋洋得意说:“我没有演节目的本事,还不能评论呀?写不出红楼梦,还不能评论红楼梦呀?”
  秦人杰笑着说:“你就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红楼梦那也是你评论的。”
  “你评论可以,但是不能全面否定,尽是打击呀。”齐一担心起来,“呆会我上去说评书,你不许评论。”
  秦云虎摇头说:“我这个人从来都是实事求是,你说的真好我一定会给你好评。”
  “算我求你了,你最好闭嘴。”齐一拱手作揖道。
  “我们俩上台表演后,你不能评论。”秦人杰也害怕了,强调道。
  果然,秦人杰齐一先后登台表演完回到座位上,秦云虎都假模假样端坐着,目不斜视,闭口不言。
  轮到高明和英语何老师合唱了一首《夫妻双双把家还》,一片掌声过后,齐一忍不住捅了捅秦云虎的后腰,挑逗道:“高老师你总不敢差评吧?”
  秦云虎面无表情回答道:“不敢。但是,何老师我敢。”
  “为什么高老师不敢,何老师敢?”秦人杰忍不住问。
  “高老师声音嘹亮,中气十足,当然不差了。”秦云虎理直气壮评论道,“何老师声音弱了些,高音有些吃力。我这是实事求是。”
  “看起来还挺客观的,不是一棍子打死。”秦人杰点点头。
  就这样,在秦云虎轻声细语的指指点点中,节目按部就班继续着。
  晚会到了后面,节目渐渐精彩起来。杨红兵一曲日本原汁原味的《血液》主题曲唱完,迎来一片掌声。
  秦云虎也拍起巴掌,大声叫好,对秦人杰夸赞说:“你还别说,她唱的蛮像一回事,闭着眼睛听还以为是山口百惠本人在唱呢,你说她应该没有学过日语吧,怎么就学的这么像呢?”
  秦人杰经历了“翻译”这首歌曲的整个过程,内幕一清二楚,听秦云虎这么一说不由心里暗乐,冲着齐一挤了挤眉。
  秦云虎眼尖,马上知道有情况,转头问齐一:“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说来听听。”
  齐一故意吊起他的胃口,目光转向教室中央,冷冰冰说道:“看节目。”
  “好呀,你们有事情瞒着我,以后也休想我告诉你们秘密。”秦云虎吃了闭门羹,转向秦人杰说。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十点了,叶天福有些坐不住了,起身告辞。众老师一看,也都站了起来。于是,高明代表老师们说道:“我们节目也看了,也上台演了节目,现在该回家跟家里人乐去了。我们这些老师坐在这里,你们会拘束,放不开,现在我们就知趣地把舞台全部让给你们,接下去的时间你们就尽情地唱吧跳吧。”
  欢呼声中,老师们离开了教室。教室里果然如炸开的锅一样,热闹起来,任凭舒大堤项武怎么喊话,局面都控制不了了。节目没有办法进行下去。
  舒大堤项武紧急商量了一下,决定把本来准备压轴的项红提前出来表演。
  欢快的项红脱去了厚厚的羽绒服递给项武,不知从哪里变出一顶小红帽戴在头上,双手提着漂亮的红色连衣裙的裙摆,露出了底下的红舞鞋,站到了教室中央。顿时,教室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不约而同聚集到项红的身上。项武摁下了录音机的按键,一首程琳演唱的《童年的小摇车》的音乐缓缓响起,项红随着音乐的节奏,迈着轻盈的步子,翩翩起舞。
  项红的舞蹈功底很深,一招一式都像经过专业的培训,同学们都站了起来,看得如痴如醉。秦云虎更是张大了嘴巴,就差流下口水了,他已经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只是不住点头说好。
  一曲舞蹈跳完,教室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叫好声。项红站在教室中央,微微喘着气,脸上挂着红色的彩霞,右手靠在胸前,躬弯着腰向大家表示致谢。
  秦人杰随着涌动的人群,不知不觉就被挤到了最前面,与项红近在咫尺,鬼使神差喊了一声:“再来一段吧。”
  项红抬起头,怔怔看着眼前这个有过两面之交的瘦高个同学,突然噗嗤一笑,转身向远处的项武那走去,接过表哥手中的羽绒衣麻利地穿了起来。
  秦人杰还直愣愣站在原地,项武走了过来,走到舞台的中央,骄傲自豪地说:“这次我妹只准备了一支舞蹈,如果还想看的话,以后还有这样的聚会我还可以叫她来,大家欢迎吗?”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众人一齐喊道。
  “以后还有这样的聚会吗?”只有秦云虎说了一句令所有人都扫兴的话。
  教室里马上响起唏嘘声。舒大堤气得走上前去,用力拍了一下秦云虎的脑袋。
  节目的最后变成了项武的吉他演唱,他选择了一首摇滚歌星崔健的《苦行僧》。项武颇具明星风范,一边卖力地拨弄着吉他,一边声嘶竭力的嚎叫起来: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北走到黑,我要大家都看到我,却不知道我是谁----
  项武唱着唱着,忽然把吉他往旁边一扔,扭动着身子,跳起一段霹雳舞。渐渐地,大伙都受到了感染,一个接着一个走到教室中央,跟随着录音机里的音乐节奏,疯狂地跳了起来。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