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25 04:17:03      字数:3656

  没走两步,舒大堤脚步又迟缓下来,担心地说,“不知道叶老师身体恢复得如何,能不能出来参加这个晚会?”
  秦人杰想了想说:“我前两天听我妈说,叶老师恢复得还不错,经常会出来走走,我想来晚会坐坐不成问题吧,坐不住可以让他先回去呀。”
  “有道理。”舒大堤还是有些担心,“可是叶老师会不会跟华老师一样,看见我们在这么紧张的学习之余,搞这个晚会,他会不会也不高兴呀。”
  秦人杰当然明白舒大堤的担心不无道理。在对待学生学习上,叶天福和华鹏举的理念其实甚是接近,都是以严格著称。不过仔细区分一下,两人还是有明显的区别。叶天福工作起来兢兢业业,扎扎实实又谨小慎微,对班级对学生事必亲躬,力求面面俱到。而华鹏举是北大的高材生,知识非常渊博,他的教书轻车熟路,加上长期奋斗在高考第一线,他的授课针对性特别强,对学生特别是后进的学生颇有启发。齐一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过去齐一数学成绩经常拖总成绩的后腿,长期徘徊在及格线上,如今半年时间在华鹏举的调教下,突飞猛进,虽然还不能进入优秀行列,但已经能够经常接近一百分了。
  秦人杰认为,尽管前后两任数学老师都受到学生们的认可,但是学生们亲近的程度却明显厚此薄彼。也许是华鹏举的第一次摸底考试,就吓坏了学生们,也许是他没能当上班主任,没法对班级对学生倾尽全力,学生对他是敬而远之。叶天福就不同了,从进中学就是班主任,一带就是五年整,学生对叶天福的感情自然毋庸置疑。
  秦人杰胡乱想着,也没有整理出清晰的头绪,见舒大堤还在等着自己回答,便说道:“这个,我就不敢保证了。”
  舒大堤思索了一下说:“我想,叶老师教了我们这么多年,生病半年了,这会儿,他一定会很想念我们的。”
  “说的也是,我们不妨试试去。”秦人杰点头道。
  叶天福老师的家离华老师家不太远,两人折回去没多久就到了。
  见到学生来看望,叶老师很是开心,脸色一下红润起来。听完了舒大堤说明来意,叶天福竟激动起来,满口答应,站起身马上就进里屋去换衣服了。
  秦人杰舒大堤会心一笑,都没料到叶老师答应得这么痛快。
  换好衣服,叶天福才冷静下来,仔细问道:“都有哪些老师会去呀?”
  秦人杰明白老师的意思,接过话说:“除了华老师有事情不能去,其他任课老师都会去。”
  秦人杰知道两位数学老师已经形同水火,自然不会把华鹏举老师不去的真实情况说出来,只需要着重点明华老师是不去的就行。果然,叶天福一听,放心了,穿戴整齐,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说道:“时间不早了,那我们走吧。”
  秦人杰舒大堤一人一边搀扶着叶老师,小心翼翼出了家门。
  路上,叶天福关心地问起班上近来的情况,舒大堤秦人杰都一一作了回答,老师听了很满意。只是当听到舒大堤抱怨这段时间作业和考卷堆得都快有人高的时候,叶天福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开口,感慨说道:“你们再坚持坚持吧,还有半年就可以上岸了,可惜我不能带你们游完这最后一程。”
  舒大堤秦人杰听了,怕触动老师敏感的神经,大气不敢出了。
  “经历这场大病,与死神擦肩而过后,老师悟出了一些道理,你们在好好学习的同时,一定要保重好身体,好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叶天福老师似乎有一肚子的话,继续说道,“今天,你们搞这么个迎新晚会,搁在以前,我一定是会反对的,现在我很支持你们,学习是重要的,身心愉快也是重要的。”
  舒大堤秦人杰咋一听老师说出这么真挚的话,都惊住了。特别是舒大堤刚刚在华老师那遭遇了挫折,此刻有了叶老师的意外支持,心里无比的激动,哽咽得不知从何说起,只是一个劲道谢:“谢谢叶老师,谢谢老师。”
  师徒三人一齐走进教室,同学们看见敬爱的老班主任叶老师来了,一下全涌了过来。
  叶天福与久别的学生们握手拥抱,慈爱地拍拍这个肩膀摸摸那个头发,眼里噙着泪花,场面感人肺腑。
  舒大堤心里惦记着晚会,拉着秦人杰挤出了人群,站在讲台上四处张望一下,然后着急地询问一旁的齐一:“项武呢?都这个点,怎么还没有看见人呀?”
  齐一摇头说:“我也没看见他。他不会耍你吧,临阵撂挑子。”
  秦人杰分析道:“项武是个守信用的人,我想这么大的事,他应该不会临阵脱逃,撂挑子对他有什么好处?”
  舒大堤听了心还是放不下,着急道:“那都快开始了,主持人还不见踪影,有这么玩的吗?”
  三人正说着,高明领了一群老师走进教室。看见叶天福被学生围着,众老师先是一愣,随后不约而同走过去问寒问暖了。
  项武终于现身了,从教室的前门口神气地走进来。
  舒大堤迫不及待迎上前去,刚想斥责一下,忽见项武背后项红跟着进来,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项红打扮得非常时髦,穿着一条长长的红色连衣裙,上身罩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保暖,脸上抹着淡淡的胭脂。
  项红的到来一下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不知情的男生们在底下开始窃窃私语,这清新靓丽超凡脱俗的小美女到底是何方来的天仙?仙女为何这般下凡到咱们班上?
  只见项武手上捧着两个纸箱子,项红手上也拎着一个,兄妹俩同时把纸箱放到讲台上。
  这边,那五位插班的准备报考少年班的高二女学生们一拥而上,把项红团团围住了,尖声说笑起来。原来她们都是一个班的。
  舒大堤看着讲台上三个像募捐箱一样的纸箱,皱着眉头问项武:“你这搞的什么名堂,难道是想明天一大早新年第一天领着我们全班同学上街去募捐吗?”
  项武听出舒大堤话里的讥讽,并不介意,微笑地解释说:“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节目表,我们准备的这些演出节目,撑死了也就是两个小时。虽说我们只是班级的一个小型晚会,也不一定要撑到零点,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些节目太单薄了,活跃度不够。”
  秦人杰也凑了过来,听了项武的话还是云里雾里,问道:“那你准备这些纸箱子又是什么节目呀?”
  “就是,晚会要这些破箱子干嘛?”舒大堤不屑道。
  “我是来之前才灵机一动想到的。”项武不想搭理舒大堤,对着秦人杰解释说,“我搞来这三个纸箱子,是准备搞一个互动节目,在节目的最后,让所有同学都能参与进来,把晚会推向高潮。”
  舒大堤目光紧紧盯着这三个纸糊的其貌不扬的箱子,皱着眉头问:“就凭这三个纸箱,你有本事让晚会达到高潮?”
  项武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大叠已经裁剪好的细纸条,晃了晃,笑着回答道:“纸箱当然不行了。”
  “那你手里的纸条就行了。”秦人杰玩笑道。
  项武抬手看了看手表,收住笑容说:“时间来不及了,我们闲话少说,赶紧行动吧。你们去把同学们一个一个叫上来,每个人写下三张纸条,分别投进三个纸箱。”
  舒大堤站着没动,继续问道:“可是我们都不懂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叫他们上来干嘛?”
  项武一看指挥不动,有些不高兴,不耐烦说道:“来不及跟你们解释清楚了,你们先叫人过来,我会教他们怎么写,怎么做。”
  舒大堤无奈,只好走下讲台去招呼人。
  秦云虎就站在旁边,第一个冲了过来,身子伏在讲台上,好奇问项武:“我来了,怎么弄呀?”
  “好!”项武马上递给秦云虎三张纸条,然后吩咐说,“你来示范一下怎么写。记住,第一张纸条写上你的名字投进左边纸箱,第二张写上在哪里投进中间纸箱,第三张写上干什么投进右边纸箱。”
  秦云虎没听明白,写完第一张,然后抬起头瞪着大眼睛问道:“第一张写名字我会,第二张在哪里是什么意思呀?”
  “你就随便想一个地方写呀,最好是咱们教室里你能想到的地方。”项武回答道。
  秦云虎傲头环顾了一下教室四周,摇着头说:“这教室空荡荡的,能有什么地方?”
  “地方多了去了,黑板呀,窗户呀,天花板呀。”项武启发道。
  秦云虎有些开窍了,小声问道:“那我写这讲台,可以吗?”
  项武点点头说:“可以呀,只要是教室里有的你都可以写。”
  秦云虎扑在桌上飞快写完第二张,马上又问:“那第三张写干什么怎么写?”
  “你可以想想你在干什么,或者你想干什么呀。”项武继续启发。
  秦云虎拍了拍大腿,大笑道:“我在跟你说话,我没想干什么呀。”
  项武回笑道:“你总会想点事做吧,你又不是行尸走兽,只有一副空脑壳吗?”
  秦云虎不好意思摸摸脑袋说:“那我得好好想想,干什么呢?”
  这时候讲台前已经围过来很多同学,有人出主意:“老虎,你贪吃就写你在吃糖果或者吃饼干。”
  另一位同学参考说:“喝凉水,喝饮料。”
  又有一位不怀好意说:“拉屎拉尿。”
  秦云虎急了,瞪了那人一眼,骂道:“去去去,滚一边去。”
  众人哄堂大笑。
  笑过,秦云虎看着项武说:“他们这帮人都太俗气,整天就知道吃喝拉撒,我还是优雅高贵点,写看演出吧,可以吗?”
  项武笑着点头说:“可以,你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没有人限制你的。”
  秦云虎低头写完,把三张纸条分别投入三个纸箱,一边投一边念念有词:“秦云虎,讲台,看演出。”
  秦云虎示范完,大家都懂得了程序,陆陆续续接过纸条开始按照项武的要求去写去投了。
  秦人杰也接过纸条写起来,他写到:秦人杰,课桌,唱歌。写完,迟迟没有投进纸箱,而是紧紧盯着三张纸条,看了半天,仍是满腹疑虑,就凭这样三张不起眼的小纸条,就能把晚会推向高潮?项武这牛吹大了吧?倒要看看他怎样收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