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24 14:17:47      字数:3156

  迎新年晚会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晚上八点正式开始。
  吃过晚饭,同学们都陆陆续续来到教室。
  今天是一年最后的一天,所有班级的晚自习都取消了,所有的教室都黑漆漆的,只有校园最角落高三8班的教室灯火通明,人头攒动。
  舒大堤成了晚会前最忙碌的人,指挥早到的同学搬动课桌,张灯结彩。
  秦人杰来到班级时,教室已经大变样了,黑板上已经写上“高三八班迎新年晚会”九个红色的大字,教室中央腾出了一个很大的空间作为晚会的舞台,课桌紧靠着四周的墙壁摆放着,围成一圈,多余的课桌暂时放到了走廊上。
  秦人杰走到舒大堤跟前,简单的问了一句:“吃过了?”
  舒大堤高挽着袖子,大冬天的脸上有些微汗,听秦人杰这么一问,没好气地回答说:“我哪有你们好命?下午放了学,就操劳到现在。”
  秦人杰装作心疼的模样,关心问道:“那不是要饿坏肚子了,要不要我去帮你弄点吃的来?”
  舒大堤指指旁边桌上的彩纸说:“我吃了点面包,你真要是心疼我,帮我把那些彩带挂一下,你个子高。”
  秦人杰正要走开去挂彩带,齐一急匆匆走了进来,走到舒大堤跟前说:“老牛,华老师不肯来,我请不动他。”
  舒大堤似乎早就料到这个结果,听了齐一的话并不惊讶。
  秦人杰知道,这回舒大堤在请任课老师参加迎新晚会上耍了个小聪明,因为害怕在华鹏举老师那边碰壁,所以身为班长的他做出一个决定,由他负责邀请班主任高明老师,其他任课老师都由课代表负责去请。
  齐一也明白舒大堤设下的诡计,让他摊上最难请动的华老师,但是他没有理由拒绝,只好硬着头皮去,结果就是灰溜溜回来汇报。
  见到舒大堤没有反应,齐一接着又说道:“华老师不来,也不让华志斌来参加。”
  舒大堤一听,顿时火就冒上来了,厉声责问道:“华志斌为什么不来,这是班上组织的集体活动,作为班级一员他没有理由不来,你为什么不叫他来?”
  齐一听完舒大堤这一通没头没脑的责怪,不由地也怒火中烧,回敬道:“你冲我嚷嚷干嘛,华老师不让他来,我有什么办法?”
  舒大堤喋喋不休地说:“所有的老师都会来,就你办事不利,老师请不动,同学也叫不来。”
  齐一急红了眼,争锋相对说:“你办事利索,你去叫呀,用不着站在这里光给我耍嘴皮子,你明明知道华老师不会来,还要使诡计,让我去走冤枉路。”
  舒大堤被激怒了,想也没想就回答道:“去就去,我还不信,请不动华老师,华志斌我还会搬不动?”
  齐一听了拍起手来,不无讽刺的口气说:“有志气,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舒大堤一听,马上有些泄气了,但是话已经出口,周围又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同学,只好硬下头皮去了。舒大堤走出几步,突然又回过头对刚刚爬上桌子挂彩带的秦人杰说:“老木,你陪我去一下。”
  秦人杰一听吓得摇头晃脑,重心不稳差一点从桌上掉下来。
  舒大堤扶住秦人杰,不满地说:“至于这么夸张吗,华老师是老虎呀,还能把你吃了。”
  秦人杰跳下桌,一只手捂住胸口,连忙拒绝道:“我害怕,还是你一个人去吧。”
  舒大堤不由分说,紧紧抱住秦人杰的胳膊就往外走,边走边埋怨说:“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一个个都不帮我忙。”
  秦人杰听这么一说心软了,挣脱舒大堤的手说:“你松开,我陪你去就是。不过,到了华老师家,我只站在一旁旁观,你去唱主角。”
  舒大堤秦人杰赶到华鹏举家的时候,一家人刚吃完饭,齐凤岚正在客厅餐桌旁弯腰勾背收拾碗筷。
  齐凤岚是秦人杰的数学启蒙老师,尽管只教了半年她就病退回家了,一晃十年过去,岁月已经在她的头上催生了白发,脸上也长满了皱褶,秦人杰还是一眼认出来。
  秦人杰唏嘘不已,刚想上前问候一下,只见齐凤岚直起身子,扭头冲着里面的一间屋子喊起来:“老华,你的学生来找你了。”
  华鹏举听到叫声,一声不响从里屋走了出来。旁边一间屋子,华志斌也探出头看了看,犹豫了一下,跟着出来了。
  华鹏举一看眼前站着两位学生,自然明白他们的来意,但是他是扳着一张严肃的脸问道:“你们来干什么?”
  舒大堤心知肚明,但是老师开口问了,只好又把来意说了一遍:“晚上我们要举行迎新年晚会,我们来的目的是想请华老师抽出宝贵的时间莅临现场,和我们一起欢庆新年的到来。”
  华鹏举马上抓住舒大堤话里的破绽说:“宝贵的时间,你也知道时间的宝贵呀。我来南溪一中二十多年了,教了这么多年的毕业班,倒是头一回听说,毕业班的学生还有空闲,搞什么文艺晚会。你们真厉害,真伟大。”
  舒大堤听出话里的讽刺意味,他想好了,告诫自己千万要冷静,于是平静地说:“其实,我们占用不了多少时间,不会影响学习。相反,今晚大家娱乐一下,可以轻松一下大脑,缓解备战高考而紧绷的那根弦。”
  华鹏举不理这一套,反驳说:“你的想法我不敢苟同。现在是什么时候,好不容易调紧了那根弦,你却要大家松下来,你知道现在松懈了,后果会怎样?”
  “我只是说暂时松一松,又没有说要懈了。”舒大堤解释道。
  “松了就会懈了,这个时候万万松不得,一松就会一泻千里,止都止不住的。”华鹏举说的不容置疑。
  “说的那么玄乎。”舒大堤不满地嘟囔道。
  “你是没有吃过亏,等吃亏了后悔都来不及。”华鹏举话语不知不觉更加严厉起来,“你说你一个学生,满脑子都是学习之外的东西,前面你搞什么足球比赛,结果伤人了,现在你又搞什么晚会,不懂得又会出什么结果,你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真是层出不穷呀。”
  舒大堤一听火气腾地上来了,身体忍不住抖动起来。秦人杰一看他又要失去控制力了,赶紧拽着他的胳膊,不让他发作。
  舒大堤努力压了压怒火,心平气和说:“既然华老师不愿意去,那我们就不勉强了,但是我们希望华志斌能去参加,毕竟他也是我们班的一员,今天的晚会所有同学都会去,连高二那五个在我们班插班准备考少年班的同学也都会来,我想您总不会让华志斌一个人缺席吧,让他遗憾一生吧。”
  舒大堤自认这话说得够圆满了,无懈可击,华鹏举老师没有理由不答应。
  一旁华志斌听完,也看了看父亲,眼睛里充满了期盼。
  没想到,华鹏举不假思索就拒绝道:“年轻人,你又错了。华志斌是我的儿子,我最了解他,他不会参加你们这种无聊的游戏的。你们回去吧,别在这里耽误时间。”
  华志斌一看没有希望了,失落的回自己房间去了。
  舒大堤没想到老师这么容易就把自己的话挡了回来,有些急了,争辩道:“刚才的话只代表您的观点,不是华志斌的真实想法,华志斌已经十八岁了,你不能再包办他的一切。”
  “我不能包办,难道你来包办。”华鹏举冷冷地说。
  舒大堤理直气壮回答道:“我是没有权利和义务包办,但是我作为一班之长,我有权利和义务让班上的每个同学,都来参加班级活动。所有我郑重请求您,让华志斌跟我们去。”
  舒大堤一说完,华鹏举突然受了什么刺激似的,有些歇斯底里说道:“你别提你那个班长了。我就不明白,高明老师怎么会这么糊涂,选择你来当班长,把一个班搞得乌烟瘴气。如果是我当班主任,绝对不会让你当班长。”
  舒大堤听了这么重的话,一时接受不了,顶撞起来:“您这么偏执,所以您当不了班主任。”
  秦人杰一看眼前这场面,心里不由叫苦。这大小两头犟驴子又话不投机,事情又弄大了。想到这,秦人杰二话不说,拽着舒大堤就往外走。
  舒大堤被秦人杰拽出华鹏举老师家,一出门,便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这个固执的老头,我算是彻底被他打败了。”
  秦人杰总算亲眼见识了一番师徒争斗,心情很是复杂。见到舒大堤难得这么认输,想安慰几句,却不知如何开口。就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人,生病中的叶天福老师。于是,他张开嘴说:“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华老师不去,我们正好可以叫叶老师来。我听说叶老师去上海动手术回来了,正在家里疗养呢。”
  舒大堤听了,马上兴奋得跳了起来,拍手道:“好主意,叶老师带了我们五年,我们怎么把他忘了呢,我们这就去他家。”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