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23 12:01:56      字数:3668

  谁都不曾想到,舒大堤设想的迎新年晚会进展出奇顺利。
  首先是班主任高明老师听了舒大堤的汇报,虽然有些吃惊,但还是很快就点头通过了。高明只是略微提醒了一下舒大堤,行事不要太高调,也不要过多为此事分心学习。
  接下来让舒大堤没有想到的是,同学们的参与热情度居然很高涨。原来是静静的一潭湖水,只要一把小扇子轻轻一摇,底下的暗流就开始涌动,在湖面上掀起了波澜。毕竟进入高三,辛辛苦苦已半年,大家都渴望能好好的休息片刻,活络一下极度紧张的大脑神经。
  报名参演的同学也出乎组织者的预料,舒大堤有些感慨,高三8班藏龙卧虎,居然有不少民间高手无声息地散落于此,如果不是自己的大胆创意,都要埋藏了。王二宝擅长二胡,谢明精通手风琴,危琳琳练过小提琴,农村来的梅文华还能惟妙惟肖学动物叫唤,这使得晚会的内容丰富起来。
  当然这些还不够,自称没有文艺细胞的总策划舒大堤挺身而出,要朗诵高尔基的海燕。于是,秦人杰被总策划要求唱一首歌,齐一也被要求学说一段评书。
  唱一首歌不是很难的事,秦人杰没有推辞。
  齐一却不愿意说评书,为难说道:“我哪里是说评书的人?”
  舒大堤表情严肃,问道:“你不是听《岳飞传》都走火入魔了吗,整天跟着收音机学说书吗?”
  秦人杰一脸轻松,玩笑道:“就是呀,华老师来的头一天,你不是学人家刘兰芳说书的口气,说华鹏举老师是岳鹏举的后代吗?干脆你来段评书,舒大堤智斗华鹏举。”
  齐一马上答应说:“好呀,只要你老木敢写老牛斗华老师的段子,我就敢上台说去。”
  “你还是饶了我吧。”秦人杰吓得直摇头。
  舒大堤不容分说:“这个时候你们还有空斗嘴,闲话少扯,就这么定了,老猫挑一段《岳飞传》精彩的部分说吧。”
  杨红兵很快答应了做女主持,秦人杰搞不懂舒大堤是怎样说服她的。
  项武就颇费了一些周折,秦人杰虽然在舒大堆齐一他们面前说的很轻松,但是做起来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总不能一开始就明目张胆直截了当用杨红兵来说服他吧,总是要绕绕圈子,顺其自然地推出诱饵,才能说动吧。
  果然,听了秦人杰要他做晚会的主持后,项武想都不想就一口否决了,不容置疑地说:“一定是你们那个舒大班长叫你来当说客的吧,你回去告诉他,我对他的所有事情都不敢兴趣了。”
  “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我也参与,是我建议你来做主持的。”秦人杰赶紧解释说,“怎么样,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屈尊一下,主持一下吧。”
  “我在你们班也小半年了,对你们也摸的很清楚了,你们这个班只有他会挑事,你们都傻傻的被他当枪子使了。”项武一点都不客气。
  秦人杰听了项武一点不留情面的话,脸上有些挂不住,但还是耐着性子劝道:“马上就要过新年了,大家一齐乐乐,怎么叫挑事呢?”
  项武经不起秦人杰这番劝游说,退后一步道:“那好,你去跟舒大班长说,只要他亲自来请,我就出山主持。”
  秦人杰有些为难了,舒大堤本来就不乐意项武来主持,把这事推给自己,他肯定不会亲自来的。
  见到秦人杰无话可说,项武很是得意地说:“我知道他肯定不敢来找我,那我就无能为力了,叫他另请能人吧。”
  项武很自信,把自己列入能人之列,这更加说明他对主持晚会轻车熟路。想到这,秦人杰马上接过话说:“他不是不敢来,我们分工好了,他去请杨红兵做女主持,我来请你。”
  项武一听,眼睛一下睁大了,吃惊问道:“你说什么?杨红兵做女主持?”
  一听有杨红兵,项武果然有了兴趣,态度明显不同了。秦人杰高兴了,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把杨红兵推了出来,自己也没料想到,于是说道:“是呀,我们想了很久,都觉得这个晚会由你和杨红兵联袂主持,是最佳选择。”
  项武毫不掩饰自己的表情,口气也委婉下来,回答道:“那是,那是,既然你们分工好了,舒大堤请杨红兵,你来请我,我怎么也要给你一个面子吧。这个班,我最欣赏你了。”
  项武最后一句恭维话,秦人杰听了不由暗笑,哪里是欣赏你了,还不是祭出杨红兵这面旗帜管用。
  离新年还有五天,三人团外加两主持终于在齐一的小阁楼聚集了。本来就不大的小阁楼里,一下涌进五个人,显得有些拥挤。
  项武一来就喧宾夺主,仿佛他才是这次晚会的组织者一样,舒大堤心里很不舒服,不过这回他压制住了内心的不满,没有发作出来。秦人杰猜想的不错,项武确实是有这方面组织的经验,一切按部就班井井有条,对迎新年晚会的规划和设计,都让众人听了服气满意,舒大堤也就更无话可说了。
  项武除了主持之外,还准备为晚会献上一手吉他弹唱,看来他志在必得,要在晚会上出尽风头。
  杨红兵一个女生置身在四个男同学堆里,一开始有些不习惯,不自在。等到后面混熟悉后,她也提出希望演唱一首日本歌曲,就是山口百惠唱的风靡一时的电视剧《血疑》的主题曲。
  “这首歌太好听了。”项武马上拍手称赞道,“听你说话这声线,你肯定会唱得很好听,不输山口百惠,一定会赢得同学们一片赞赏。”
  项武毫无顾忌的吹捧,杨红兵臊得满脸通红,剩下的秦人杰三人不由地对视了一下,会心一笑。
  笑过,秦从林问道:“这首歌,你打算唱国语版还是日语版。”
  “当然是日语版了,国语版一点韵味都没了,还是原汁原味听起来舒服。”不等杨红兵回答,齐一先开口了。
  杨红兵看来本意是唱国语版的,被齐一这么一说,有些六神无主了,担心地说:“日语版我怕是唱不了,我们又没有学过日语。”
  “这倒是个问题?要不还是唱国语吧,曲谱都是一样的,国语翻译得也不错。”舒大堤眉头紧锁道。
  齐一摇头跳脚说道:“不行,听习惯了日语版,再听国语版会恶心,让人想跳楼自杀。”
  “就你事多,一首歌还能让你不想活了?”舒大堤不满地嘟囔道。
  项武一看舒大堤反对,马上支持齐一道:“我也觉得应该按原版唱,日语不会没关系,我们可以拿来磁带,放一句,用中文记录下来一句,所有歌词都可以用中文标注,这样不就行了。”
  “这个主意好。”齐一带头鼓起掌来。
  秦人杰也附和称赞。
  杨红兵摇摇头说:“可是我不会操作呀,再说我家里也没有这首歌的磁带。”
  项武想了想,自告奋勇说:“我妹那有这首歌的带子,我这就回家去拿过来,我们大家一起来把这歌’翻译’出来。”
  项武说到做到,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打开阁楼的门,咚咚地下了楼。寂静的夜里,很快就听到自行车链条的响声。
  不到一刻钟,就听楼下一声急促的自行车停靠声,项武就提着一台收录机噔噔上楼了。
  秦人杰竖起大拇指表扬道:“真快呀。”
  齐一接过录音机,插上电,四个男同学开始手忙脚乱为女同学“翻译”歌曲。
  项武播放,秦人杰记录,舒大堤齐一竖着耳朵监听。
  山口百惠唱完一句,项武马上按下暂停键。
  齐一马上“翻译”道:“瓦达西诺,撒哟那啦。”
  “错了,应该是瓦达西努,色油那啦。”舒大堤提出异议。
  秦人杰抬起头看着两人,茫然问道:“到底是撒药还是色诱呀,到底谁对呀?”
  齐一自信地说:“老木,听我的没错。”
  “听我的不会错。”舒大堤也不含糊。
  两个人争执起来。
  秦人杰习惯了两人对嘴,耐心等着他们吵累了,自然会停下来。
  项武第一次见识两人为鸡毛蒜皮之事吵得不可开交,冷眼旁观。
  杨红兵实在看不下去了,笑着说:“这才第一句,你们就统一不了,一首歌还不得三天三夜呀。差不多就行了。”
  “就是,红兵说得对。”项武马上接上话说,“反正我们谁也不懂日本鬼子的话,有鬼子话的味道就行了。”
  杨红兵项武这么一说,齐一闭嘴了,舒大堤还是不肯罢休,继续争辩道:“话不能这么说,虽说大家都听不懂,但是我们还是不能糊弄大家吧,要尽力做到最准确。”
  项武鼻子哼了一声,不屑地说:“你这是吹毛求疵,咬文嚼字。”
  舒大堤不为所动,坚持道:“做事情就是要精益求精,不然不要做。”
  项武一听火冒三丈,回应说:“不做就不做,谁稀罕做。”说完,就去拉门,想要走人。
  秦人杰一看,两人又杠上了,赶忙上前拉住项武,劝道:“有话好好说,别生气呀。”
  那边,齐一也开口批评道:“老牛你这嘴巴,该改改了,别动不动就惹人家了。”
  就在大家一齐劝架的时候,阁楼虚掩的门突然打开了,齐一奶奶黑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老奶奶紧闭着嘴唇,怒视着屋里的每一个人。
  秦人杰一下愣住了,老太太这是来者不善呀。剧情演变太快了,先是舒大堤跟齐一吵,马上又是跟项武杠,这下好了,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
  齐一也意识到什么,赶紧撇下舒大堤,走到奶奶跟前,生气地说道:“你来干什么?”
  奶奶看看孙子,威严地说:“你爸妈给你这间单独的房子,是要你专心在这里读书,考大学。你却三天两头带一帮同学来这里打闹,这怎么安得下心来学习呀?”
  齐一连忙解释说:“你别乱说,我们同学正在商量重要的事情呢。”
  齐一说完就推着奶奶往外走,奶奶却纹丝不动,继续板着脸说:“各位同学,我老太太今天把话撂在这了,这里是齐一学习的地方,我不管你们是不是重要事情,你们可以到别的地方去谈。从今往后,我要是看见你们还来这里,可别怪我老太太不客气。”
  奶奶当着这么多同学下了逐客令,齐一觉得很没有面子,张着嘴还想说话,众人一看这种情况,早已慌不择路,作鸟兽散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