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22 22:25:21      字数:3128

  很长一段时间,高三8班风很平浪很静。高考越来越临近,同学们都心无旁骛,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面。
  秦人杰这段时间的日子可以用紧张枯燥乏味来形容。每天都是上不完的上课,做不完的做作业,还有摸不完的模拟考试。
  齐一的小阁楼依旧是每天上课下课都要经过,但是每次都是脚步匆匆,很少上去了。
  今天下了晚自习,舒大堤又召集秦人杰他们上去。舒大堤自从当了班长之后,举止行为都收敛了不少,既没有惹恼华鹏举老师,也不见与项武同学产生摩擦。秦人杰猜测,也许是日子过的太过平静,这家伙大概是又有什么突发奇想了吧。
  果然,闲聊了没几句,舒大堤切入正题:“还有一星期八十年代就要整篇翻过去了,马上就要进入九十年代了。”
  “老牛,你这话不对。”秦云虎马上反驳道,“九〇年还是属于八十年代,应该是八十年代末年,真正的九十年代应该是从公元1991年算起。”
  舒大堤先是一愣,很快转为嗤之以鼻,争辩道:“你太矫情了,你的这种说法也不符合道理。89和90本来就不是一个等量级的数字,所以九〇年就可以算作九十年代开始。”
  两个开始谁也不服,争论起来,齐一听了很不耐烦,打断说:“老牛,你有屁就快放,啰哩啰嗦,争论这个干啥?”
  齐一的话很奏效,舒大堤停止了争论,开始和盘说出他的想法:“还有几天我们就要跨越时代了,我想我们可以开始准备举办迎新晚会了。”
  秦人杰一听马上接过话说:“你当班长的时候就信誓旦旦要搞这么个晚会,几个月过去了,没见你一点动静,我还以为你消停了,不打算办呢。”
  “老牛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没见不兑现呢,”舒大堤拍着胸脯回答道,“当初那场足球比赛,那么难,我们不是照样踢了。”
  秦人杰害臊道:“你就别再提那场比赛了,你还嫌丢的脸不够呀。”
  舒大堤信心满满回答道:“所以,这回我们一定要办一场长脸的迎新年晚会,把脸子挣回来,让大家看到我们的丰采。”
  “就你这张牛脸,再长脸就长成马脸了,还丰采,疯子差不多。”秦人杰嘲弄道。
  舒大堤毫不动摇地说:“长成马脸也要办,要让那些不待见我们的人闭嘴。我再说一遍,不是不办,时候未到,现在是时候了。”
  “你这不是有病吗?就留一个星期时间,你就想搞台晚会?这也太不切实际了,完全是痴人做梦吧。”齐一痛斥道。
  舒大堤不搭理齐一,稳稳坐在沙发上,缓缓说道:“时间是紧了点,但是我经过深思熟虑,也只能提早这么点时间。你们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马上就要高考了,学校老师盯得那么紧,你早早放出风声,这台晚会很可能迫于各种压力,半路就夭折了。”
  秦人杰一听,舒大堤这想法倒是有些道理,便委婉说道:“那既是高考这么紧张的时候,你还是省省心,别折腾了,省得有些老师看到了不高兴,又说你这说那的,你费了那么大力,到时又落不到什么好处。”
  齐一说得更直截了当,讥讽道:“就是,你尽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你的死对头华老师该又要夸你了。”
  “我才不怕他评论了。”舒大堤很有信心,“你说就为了三天高考,我们就这样没日没夜地扎在书本里,一点自由没有,一点娱乐没有,这样的生活比地狱还不如,有意义吗?”
  “好了好了,你别在这里给我讲大道理,最烦的就是你这个。”齐一一点不客气。
  秦人杰眼瞧舒大堤又是志在必得的模样,担心问道:“那你想怎么搞晚会呢?我们可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呀?别到时又像足球比赛一样搞砸了。”
  “这个简单,找几个会弹琴的会唱歌的会跳舞的,表演几个节目,再做些游戏就行了。过年了,不就图个喜庆图个乐子。”舒大堤说的很轻巧。
  齐一摇起头,不客气批道:“这样太单调了,估计没一泡尿的功夫就结束了。由此可见,你这个人是志很大才很疏呀。”
  “老猫说的是,既然你想搞,就一定要搞好,搞得不温不火的,还不如算了。”秦人杰赞同说,“要搞就要搞得大家记忆深刻,十年,二十年,若干年后,等大家都老了,还能牢牢记得住有这么一次欢聚一堂。”
  舒大堤反应很机敏,马上改变了口气说:“所以才要你们集思广益呀,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就是想听听你们说怎么办?”
  秦人杰想了想,说:“我看春晚办得好,很关键的一条就是要有个好的主持人,能压得住台面。”
  “这个我早想好了。”舒大堤点点头,似乎成竹在胸。
  “你想好谁了?”齐一好奇问。
  舒大堤看着齐一回答道:“我觉得主持这个晚会,老猫和杨红兵比较合适。”
  齐一一听马上摆手说:“我不行。”
  “你怎么不行?”舒大堤问道。
  “你自己为什么不上呢?”齐一不做回复,反问道。
  舒大堤解释说:“我这人太严肃了,没有娱乐精神,我比较适合在台后。老猫你比较灵活幽默,很适合在台前。”
  “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齐一笑起来,“可是我也只是适合在台下,到了台上我的灵感就没了,哑口无言。”
  秦人杰拍手说:“老猫说的有理,杨红兵做女主持我不发表意见,但是男主持我倒是有一个更佳人选?”
  “谁?”齐一舒大堤听了齐声问道。
  “项武。”秦人杰干脆地说。
  “我们搞晚会,要他一个外人来干嘛。”舒大堤听了,马上反对。
  秦人杰知道舒大堤天生牛脾气,很难接受项武,耐心说道:“项武已经在我们班上学习生活了快半年了,怎么也算班上的人了。他是从省城来的,这方面经验一定很丰富。”
  舒大堤不为所动,冷冷地回答:“我们不需要他这种经验。”
  “他山之玉,可以攻石。”齐一白了舒大堤一眼,“我也觉得老木推荐得对,有这么现成的男主持为什么不用呢?老牛,你就是嫉贤妒能。”
  舒大堤一看齐一也支持项武,只好后退一步说:“那就让他主持吧。但是节目组织策划不需要他,由我们四个说了算。”
  秦云虎一直沉默不语,这个时候马上回复说:“我对你们这个晚会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还是你们三个成立三人团负总责吧。”
  齐一听出秦云虎的冷嘲热讽,笑着接过话来:“你这是含沙射影说我们是李德博古三人团呀。”
  秦人杰心想真要像舒大堤这般狭隘想法,项武一定不干,便强调道:“既然要项武主持,就要无条件信任人家,就必须把他拉进来一起组织策划,全程参与,不然干脆别叫他了。”
  齐一也支持道:“干脆咱们也不管了,让老牛一人团,一个人折腾吧。”
  舒大堤一看得不得好友的支持,只好再退让道:“那就再叫上杨红兵,我们五个人一起来策划组织吧。”
  “你们说,老师们会支持咱们搞晚会?”主持人没有疑议了,秦人杰又有了另外的担心。
  舒大堤自信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这事只要班主任点头就行了,高老师比较开明的,而且他自己又是学校的文艺积极分子,这种娱乐于教的事情一定不会反对。”
  齐一满不在乎说:“老木,你这是杞人忧天,高老师那老牛去汇报,高老师啥态度,真的无所谓。我倒是希望高老师直接否决好了,这样我们更省心了。”
  舒大堤指责道:“老猫尽说丧气话。高老师那我保证,倒是项武杨红兵,让他们出山,我没有把握。”
  齐一眼光对着秦人杰,笑嘻嘻说:“这个让老木去说,他有把握。”
  “杨红兵我就不去说了,”秦人杰知道齐一使坏,并不介意,微笑应对道,“不过,项武我倒很有把握说服他。”
  “你凭什么这么说?”舒大堤表示怀疑。
  秦人杰狡黠一笑说:“很简单,我只要说女主持是杨红兵,项武一定喜出望外,片刻都不会犹豫,立马答应。”
  “有道理。”齐一哈哈大笑,“老木摸准了项武同学的七寸。”
  “好,很好。”舒大堤得到了启发,鼓掌道,“那杨红兵我去请了,我也有十足的把握了?”
  秦人杰一时想不出舒大堤会用什么办法请动人,脱口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呢?“
  “我依葫芦画瓢呀,”舒大堤诡秘一笑,“我只要说这个晚会是老木一手策划的,是老木叫我请她的,杨红兵也一定喜出望外,片刻都不会犹豫,立马答应。”
  一屋子的人,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只有秦人杰傻愣愣坐在那里。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