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20 23:22:47      字数:3116

  星期天,秦从林起了个大早。
  寒流过去了,气温回升了不少,习习微风吹在窗外的枯枝上,还是让人特别是从南方过来的人不寒而栗。
  洗漱完毕,简单吃过早餐,秦从林正准备出发赴约,听见服务员在门外大声喊:“秦从林,电话。”
  秦从林还没来得及吱应一声,旁边还在床上蒙头大睡的詹天朗忽地一动,从被窝里探出大大的脑袋,迅速向外张望了一下,正好与秦从林打了一个照面,四目相视,詹天朗眨巴了一下睡眼朦胧的小眼睛,头又缩了回去。
  詹天朗这副贼眉鼠眼的模样,秦从林觉得实在好笑,好笑之余,秦从林开始奇怪起来。这个詹天朗,最近吃啥药了,怎么自己一有电话,他就有莫名其妙的举动,鬼鬼祟祟,真是搞不懂哪根筋短路了。
  秦从林来不及细想,就去接电话了。电话是舒晓红打来的,告诉他行程变了,改到外滩的十六铺码头见面。
  秦从林顾不上问究竟,快步去到路边买了一张上海地图,一边走一边看。外滩正好座落在徐汇区和复旦大学的中间,舒晓红临时变更约会地点,该不会是让自己少走点路,少坐点车吧?这样看,这丫头还挺细心,挺照顾人的,秦从林心里不禁泛起了波澜。
  秦从林带着许多疑问上了公交车,一不小心坐过头了。等到他换乘捣转回来,耽误了不少时间,舒晓红已经守在码头客运站的大门口了。码头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舒晓红脖子上围着一条粉红色的纱巾,上身穿一件淡黄色毛衣,下面则是一条浅灰色的棉裙,站在人群中煞是扎眼。这么寒冷的冬天里,舒晓红穿的这么单薄,秦从林不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骨头里起了丝丝寒意。真是应了那句话,现在的女孩子,都是要风度不要温度。
  看见秦从林,舒晓红抬起手看了看手表,微笑说:“你来迟了。”
  秦从林刚想解释原因,舒晓红却不等他开口,拉过身旁一位个子不太高,带着一副银框眼镜的年轻小伙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郭汝亭。”
  秦从林起先以为这个人只是一个路人,因为他站在边上好像心有旁骛,一直在看着别处,压根没想到是舒晓红的男朋友,心里大吃一惊。
  秦从林来不及多想,大方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小红的中学同学秦从林,来上海实习,很高兴见到你。”
  郭汝亭轻轻握了握手,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的表情,张了张嘴,竟然没有说出话来。
  舒晓红做事还是那样风风火火,很快拦下一部出租车,对两个男人说:“上车吧。”说完,拉开后面的车门,钻进车厢里。
  舒晓红的男朋友拉开前门,正要进去,秦从林反应过来了,抢着要坐前面,男朋友却不容分说,迅速坐了进去。
  秦从林只好坐到后排,尴尬地看了舒晓红一眼。
  “前面是买单的位子,你是客人,就让小郭尽东道主之谊吧。”舒晓红微微一乐。
  出租车到了南京路,舒晓红昂头领着大家走进一家咖啡馆。
  秦从林紧邻着窗户坐下,望着外面宽阔的马路,马路对面鳞次栉比的商店,惊呼着说:“这就是者名的南京路呀?者名的南京路上好八连就在这条街上吗?者名的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就是在这拍的吗?”
  郭汝亭看看窗外,又看看秦从林,似懂非懂问道:“者名是什么意思呀?你们那都说者名吗?”
  舒晓红正在看着菜单,听男朋友这么一问,噗嗤笑出声了:“你别听我同学扯蛋,他说话就喜欢乱说错别字,故意篡改人家的意思。”
  秦从林纠正道:“这怎么是错别字呢?鲁迅先生错了,老师都说那是通假字。”
  “你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能跟人家大文豪比吗?再说人家是无意的,你是故意的,这一样吗?”舒晓红微微一乐。
  跟舒晓红拌嘴,秦从林从来就占不到上风,他转向郭汝亭,有些泄气地说:“我这老同学,你这女朋友,嘴巴太厉害了,你可要小心哦。”
  郭汝亭表情僵硬,似笑非笑。
  “老同学,你可不能在我们面前挑拨离间哦,”舒晓红叫起来,“小郭你千万别上他的当。”
  “我又没使什么阴毛诡计,上什么当?”秦从林笑着争辩说。
  舒晓红脸一红,责怪道:“女同学面前,说话请文明点。”
  秦从林吐了吐舌头,闭嘴不说话了。
  舒晓红点了三杯咖啡,几碟点心,然后合上菜单交还服务生。等到服务生远去,舒晓红也站起身,手朝洗手间的方向指了指,离开了。
  两个陌生的男人面对面坐着,舒晓红一走,气氛顿时冷落下来。
  秦从林一时找不到话题,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暗想,自己千里迢迢来到上海,第一次来看她,她却把男朋友推出来,这是为嘛?示威吗?
  对面的男生更是如坐针毡,一会看看窗外,一会看看秦从林,张了好几次嘴巴,最后还是说话了,他轻声问道:“听小红说,你们同学了很长时间?”
  秦从林不明白舒晓红为什么跟他讲这个,只好点头说道:“大概有十年吧,反正从上小学,一直到高中毕业,我们都是同班同学。”
  郭汝亭听完若有所思点点头,又不说话了。
  秦从林觉得很奇怪,这个人性格太文静了,和舒晓红太不相称了,小红怎么会选择这样一个男生做男朋友?难得是挑花了眼?
  过了一会儿,见对面男生还是不说话,秦从林只好开口说:“小红在中学,可是我们学校有名的校花。”
  听到老同学的夸赞,郭汝亭眼睛里突然有些放光,点头说:“是呀,在我们大学,她也是我们系里的知名人物,追求者络绎不绝。”
  秦从林听了,就更加好奇了,对面这个男生靠什么打败了那众多的追求者呢?于是问道:“你们谈了几年了?”
  郭汝亭一下慌了神,吞吞吐吐。
  “都大四的学生了,还这么害羞呀。”秦从林见状,不由笑起来。
  郭汝亭脸腾的红了,似乎经过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他终于下决心说道:“其实我跟小红只是同学,今天是她求我来扮作她的男朋友,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选中我来,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我看得出来,她对你很好,应该是喜欢你的,你们同学那么长时间,青梅竹马的。”
  郭汝亭说完如释重负一般,变得也不再那么腼腆,不等秦从林回话,接着又说道:“小红是很优秀的女生,追求她的人毫不夸张的说,有一箩筐,你可要上心,千万别让人家抢走了。”
  秦从林一下愣住了,他很奇怪自己听完后,心里不是感动,反倒是觉得舒晓红今天这样做太做作了。她太好强,太要面子了,这或许就是自己不能接受她的原因之一吧。
  秦从林刚要说话,舒晓红回来了,笑着问道:“你们两谈什么呢?”
  郭汝亭听了不由紧张起来,不知如何回答。
  秦从林赶紧出来掩盖道:“我们就聊了几句,说我们从小学同学到高中。”
  舒晓红露出不屑的表情,一边慢慢搅拌着咖啡一边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有啥好聊的。”
  秦从林目不转睛盯着舒晓红手底下那杯咖啡,突然童心一起,一把端了过来,大喝一口,嬉笑说:“那你找点好芝麻谷子的事,来聊聊吧。”
  舒晓红手上抓着小汤匙,眼睁睁看着秦从林把咖啡抢去,故作生气地说:“好你个秦从林,你太放肆了,小心我让男朋友修理你。”
  舒晓红说完看着所谓的男朋友,郭汝亭却被她老同学这一举动逗乐了。
  秦从林心里暗笑,“男朋友”都招了,她却还在还在装腔作势。
  郭汝亭没有表示,舒晓红只好重新拿起一杯咖啡,重新慢慢搅拌,她继续装模作样吩咐道:“一会,小郭你去把单买了,然后你就回去忙你自己的事去吧。我陪老同学逛逛街,让他见识一下大上海,见识一下中华第一街。”
  郭汝亭点头说:“好的。”郭汝亭顺从点着头。
  舒晓红说完,抿了一口咖啡,然后娇嗔看着郭汝亭,撒娇道:“我单独一个人陪老同学,你该不会吃醋吧?”
  秦从林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饶有兴致看着老同学演戏,听到这话,实在忍不住了,一口含在嘴里的咖啡来不及咽下噗地喷在自己的手臂上。
  舒晓红吓得从沙发上弹起来,急忙抓过桌上的餐巾纸,走过来,一边帮着擦去衣服上的污渍,一边好奇地问:“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乐?”
  秦从林扭头看见舒晓红身后的“男朋友”也忍俊不禁,便投去会心一笑,然后收起笑容掩饰说:“对不起,对不起,一不小心呛到了。”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