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用户笔名:密码: 【注册】
江山文学网  
【江山书城】 【有声文学】 【江山游戏】 【充值兑换】 【江山社团】 【我的江山】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青春校园>平凡的故事>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作品名称:平凡的故事      作者:王西木      发布时间:2015-12-20 15:55:31      字数:4414

  秦从林先是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舒晓红终于来电话了。寒冷的天气里,秦从林忽然一股暖流流进身体里。她一定是经过一番剧烈的思想斗争,最后决定打这个电话的吧?
  秦从林急匆匆出了办公室的门,不想差一点与正好要进来的詹天朗撞了个满怀。
  詹天朗吓了一跳,惊慌地问:“老四,你干嘛?”
  秦从林闪到一旁,回了一声接个电话,就着急走了。
  詹天朗看着秦从林快速消失的背影,忍不住自言自语道:“一个电话,至于这么火急火燎吗?”
  秦从林来到传达室,抓起电话喂了一声,电话那头立刻传来舒晓红熟悉的声音:“是从林吗?”
  确认是老同学,电话里舒晓红笑了,声音温柔起来。“你是不是等急了?这些日子,我正好跟着导师去崇明岛采风去了,刚看到你的信,马上就给你回电话了。”
  舒晓红这样一解释,秦从林脸上有些发燥了,还以为人家小肚鸡肠不理自己了,人家这不是一看到信就回过来了,倒是自己心眼多了。想到这,连忙回答道:“我就猜想你一定是出门了,我不着急的,我们在上海实习还有一个月呢。”
  舒晓红沉吟了半刻,电话那头又说道:“那是不着急,这样吧,今天是星期二,这个星期天你有空吗?有空你就到我们学校来找我,我们出去转转。”
  秦从林也假装想了想,过一会儿回答说:“周日没有安排,那就这么说好了,我们周日见。”
  舒晓红痛快回答道:“就这么定了,周末你10点,在我们学校大门口见。”
  “周日10点,你们学校大门口,不见不散。”秦从林重复一遍。
  秦从林挂上电话,转身准备回办公室,猛地看见詹天朗堵在传达室的门口,便好奇地问:“你怎么像个鬼一样无声无息站在这里,你来干什么?”
  詹天朗被说得脸一下煞白了,神情很是诡异,吞吞吐吐回答说:“我来打个电话。”
  秦从林似信非信看了詹天朗一眼,走回办公室。
  一进办公室,秦从林就问孙师傅:“大姐,我们这边去复旦大学要怎么走呀,坐几路车呀?”
  话还没有问完,詹天朗又急急忙忙回来了。秦从林纳闷了,电话这么快就打完了?
  没等秦从林仔细想,孙师傅放下手中的活,说道:“你要去复旦大学呀,哎呦,从这里过去老远了。我好多年没去那边了,怎么坐车呢,让我好好想想。”
  “是呀,上海太大了。”秦从林深有感触。
  “老四,你要去复旦大学呀?”师傅还在低着头苦思冥想,詹天朗突然从口袋掏出一张地图说,“我刚才上街买衣服,随便买了一张上海市地图,这上面怎么坐车还不一目了然。”
  秦从林这才注意到詹天朗穿着一件崭新的羽绒服,不过他没有心思关注服装,而是一把抓过地图,铺在办公桌上,仔细研究起来。
  孙师傅凑了过来,伸出一只纤细的小手在地图上给秦从林指点路线,指示完了,她随口问道:“去复旦大学看你女朋友吗?”
  秦从林刚想否认,突然一想刚才拒绝了师傅帮他介绍女朋友的好意,这个理由倒不失为更好的挡箭牌,于是很含糊地支应了一声。
  下了班,詹天朗主动邀请秦从林去外面吃饭。秦从林纳闷了,这家伙虽然是大款,但是从来不会主动请客,今天是哪根弦短路了吗?
  尽管有些想不通,但是有免费的晚餐谁不高兴,秦从林很痛快地答应了,顺口又问了一句:“要不要叫上胡然?”
  詹天朗跟胡然走得最近,也最听他的话,这时却摇摇头说:“不用了,别打搅人家跟胡汉三相处。”
  这理由太勉强了,秦从林听完学着胡然的样子,拍了拍詹天朗的脑袋说:“你也想跟着瞎起哄呀,老二跟菲菲可能吗?”
  两人找了一家小餐馆,简单点了几个菜,坐下来。
  一会菜就上齐了,詹天朗只顾着低头吃起来。
  秦从林看着詹天朗闷头吃饭的样子,问道:“你就这样请我呀?连瓶酒也不提供吗?”
  詹天朗头也不抬,回答道:“这么冷的天,啤酒太凉,别喝了拉稀。”
  秦从林想想也是,上海不比滨海,一年四季都可以喝啤酒,于是说道:“啤酒不行,可以来瓶红的呀。”
  詹天朗抬起头来,征求道:“要不给你来瓶白的?”
  秦从林明白詹天朗钱抠得紧,他是知道自己从不喝白酒才说得这么大方,便打消了念头说:“算了,既然这么没诚意,我就不喝了。”
  秦从林说完也埋头吃起来。
  詹天朗打了一个饱嗝,喝了口汤,开口问道:“你要去复旦大学玩呀?”
  秦从林抬起头,看了詹天朗一眼,问道:“怎么了?不可以吗?你想跟我一起去吗?”
  詹天朗摇摇头说:“我去干嘛?你去看女朋友呀?”
  “你问这干嘛?”秦从林好奇起来。
  詹天朗解释说:“在办公室你不是跟师傅说去复旦看女朋友吗?”
  “我说了吗?”秦从林反问道。
  “师傅问你去复旦看女朋友,你不是嗯了一声,嗯难道是不是?”詹天朗争辩道。
  秦从林哈哈大笑起来,强调说:“师傅问我,我没有必要说得那么清楚呀。现在我告诉你,只是去看一个中学同学,女的,不是女朋友。”
  詹天朗不信,追问道:“这么简单吗?”
  秦从林放下筷子,干脆地说:“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我欺骗你干嘛,有必要吗?”
  詹天朗想了想点头说:“那倒也是,我又不会跟你抢女朋友。”
  秦从林瞥了对方一眼,自信地说:“你抢得来吗?”
  “听说魏老师向所里请了三天假,放我们去旅游,你打算去哪玩?”詹天朗不想应战,换了话题说。
  秦从林也有耳闻,马上说:“我没想好呢。你去哪呢?”
  “我也没想好,我不喜欢游山玩水,可能就呆在上海吧。”詹天朗摇头说。
  秦从林一听这话里有语病,纠正道:“这么说,你是想好了,哪里也不去。”
  “可以这么说吧。”詹天朗尴尬一笑。
  秦从林想想说:“不对呀,我听胡然说你女朋友就在上海附近上大学,这么近你都不去看人家?”
  “分手了,前女友了。”詹天朗黯然地说。
  秦从林惊奇道:“不可能吧,暑假胡然还说在你们老家见过她呢。”
  “见过以后就分手了。”詹天朗挠挠头,淡淡地说。
  秦从林猛地笑起来,玩笑道:“难道说,她看到帅哥胡然,就把你抛弃了。”
  “有你这样的同学吗,同学失恋分手了,你还嘲笑。”詹天朗叫起来。
  秦从林紧盯这对方说:“我看你也没多大难过呀。为什么分的手呀?”
  “心里痛苦着呢。”詹天朗捂住胸口说,“她爸爸嫌我们家是农村的,逼着她跟我分手。”
  秦从林哦了一声,问道:“谈了几年?”
  “两年多吧。”詹天朗回答道。
  秦从林看着桌上一扫而光的碟子说:“难怪你今天请我吃饭,原来是要我陪你解忧呀。”
  詹天朗露出很怪异的表情,苦笑一下,反问道:“是吗?”
  秦从林思想了一阵,摇头说:“不像,解个忧连瓶杜康都不上,想想都觉得蹊跷,听你这么说,分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早就不痛苦了,这么说,莫非你还是别的事请我吧?”
  “你想太多了吧,我们都独在他乡为异客,难得有机会在一起吃个饭。”詹天朗急了。
  “呵呵,请个客唐诗都搬出来了,你别介意,我跟你开玩笑呢。”秦从林笑了。
  吃完饭,回到浴室,秦从林冲了个热水澡,重新穿戴厚实,准备出去附近溜达一下。
  路过服务台,只见詹天朗抱着电话正在那小声嘀咕着。听见脚步声,詹天朗回转身,见是秦从林,他的脸上马上露出慌张的神色,背回身去,结结巴巴对着话筒说道:“有人来了,就到这吧。”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你怎么了?挂个电话鬼鬼祟祟的。”秦从林看着詹天朗好奇地问。
  詹天朗努力着让自己平静下来,极力掩饰说:“没什么呀,就是挂个电话。”
  秦从林上下仔细打量着他,不相信问道:“老实交代,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看见我就挂电话了。”
  詹天朗两手往外一撒,心虚地说:“我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太多疑了。”
  秦从林围着詹天朗转了一圈,继续怀疑道:“怎么是我多疑,你一看见我就说有人来了,然后就忙不迭把电话挂了。”
  “正好打完电话,就挂了呀。不可以吗?”詹天朗解释道。
  “好像不是这样吧。”秦从林摇着头说。
  秦从林还想审问出个究竟,胡然忽然走了过来,老远就大声喊:“老四,你在这呀,快点,魏老师叫我们去她房间去一下。”
  秦从林只好撇下詹天朗,跟着胡然上楼去了。
  魏老师房间已经坐了好几个人,秦从林一看都是班委成员。
  见到秦从林胡然进来,魏老师关上门开始说话:“都到齐了。今天召集你们这些班干,大家一起商量一件事。元旦马上就要到了,到时所里会给我们安排放5天假,你们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你们打算一下,组织一下,看看去哪里玩比较好?”
  班长杜建军马上问道:“老师,您是怎么考虑的?”
  魏老师不着急亮出自己的观点,征询道:“这个还是要看你们自己有什么样的想法。”
  书记葛玲马上说:“魏老师,您就先说说您的想法,我们再来议论议论。“
  葛玲的话一说完,大家都齐声附和。
  魏老师看大家都等着她先开口,只好说:“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次我们有幸来上海实习,正好苏州和杭州的中间。我觉得这两条线路都挺适合大家去的,距离近,风景美。”
  杜建军赞成道:“我们私下里也都是觉得这两个地方比较好。”
  魏老师接着说:“我建议你们最好是分成两组,一组建军葛玲你们带队,一组从林胡然你们带队,至于去哪,哪一组去苏州,哪一组去杭州,你们两组自己商量着办。你们马上就要毕业了,这是毕业前你们最值得珍惜的一次机会,一定不能错过呀。”
  秦从林听着听着,忽然觉得老太太做事情事无巨细,力图完美,意图也暴露无遗,想到这便情不自禁笑出声来。
  魏老师诧异看着秦从林,问道:“你笑什么?”
  秦从林生怕老师误会,赶紧解释说:“老师,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有的喜欢杭州,有的喜欢苏州,应该自由组合才是。你把班长书记安排带一组,我和胡然带一组,万一我想去苏州胡然去想杭州,万一我们这些你任命的组长们都统一不到一块,那该怎么办?”
  屋里人都乐了。
  秦从林受到鼓舞继续说:“魏老师,您的意思我们都明白,自打小云跟张良好上了,您特别高兴,可是您还不满足,希望咱们班再成一两对。但是这里我要给您泼一盆冷水,张良和小云的故事可能在我们班再也复制不了,你的愿望可能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秦从林一说完,原本热情高涨的魏老师脸上一下阴沉下来,张口结舌了。
  整个屋子都安静下来了。在场的同学都明白老师的心愿,也都清楚这只是老师一厢情愿,但是秦从林这么冒冒失失把事情挑明,说得这么直截了当,多少让老太太尴尬下不了台,这大大出乎了大家的意料。
  还是葛玲反应机敏,沉默一阵后,她开口说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做事情我们都要追求最好的结果。魏老师对咱们班可谓呕心沥血,像一个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我们,希望我们都有最好的归宿。”
  葛玲一番话虽然空泛却很动情,秦从林这时也意识到自己嘴巴太快了,说话不经由大脑,也不分场合,于是检讨道:“书记说得对,魏老师真心为咱们好,我不该乱加评论,惹老师不高兴。”
  魏老师看着学生,有些苦笑不得:“我哪里不高兴了,我就是希望你们更进一步。”
  秦从林见气氛缓和下来,又恢复了顽劣的本性,笑道:“魏老师,您说的极是,我们一定按照您的指示,更进一步。俗话说,欲穷千里目,再爬一层楼,我们这就准备爬楼去。”
  众人哄堂大笑。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分享按钮